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Another Love 作者:黑鱼精

字体:[ ]

 
 
 
文案
“但是,我不想放你走。”赵子倾抱着白一珩,头抵着白一珩的头,眼睛对着白一珩的眼睛。
“我看见你难过,心里就痛得不行;看见你失落,就难受得不行;想到你不在我身边,心里就堵得慌;想到你将来会爱上其他人,就愤怒得不行,我怕我会杀了你爱上的人。”赵子倾的嘴唇几乎贴在白一珩的鼻尖,他亲了亲那个细小的鼻尖,继续说道,“我一想到你,就像亲你,一看到你,就想抱你。我现在因为你简直时时刻刻都在发情。和你做的时候,就越吃越饿,恨不得真的把你干死在床上。可是我舍不得。”赵子倾看见白一珩低下眼,眨了眨,细而长的睫毛刷到他的脸上,痒痒的。而后他听到那个低低的、沙沙的,带着韧性的声音迟疑了一下,响起,“流氓。”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子倾,白一珩 ┃ 配角:周映琛,顾风近 ┃ 其它:年上,美攻美受,HE
 
 
  ☆、女王大人与波斯猫
 
  “呶,就是那边那个。”
  赵子倾顺着顾风近微扬的下巴看过去,一个明显还是少年模样的人站在角落里,少年穿着白色V领毛衣,里面是酒红色的条纹衬衫,衬衫的领口微敞着,露出一段泛着光泽的细长脖颈,和瘦削而精致的锁骨来。就像是一个误入酒吧的高中生,和周围华丽鲜艳、“春光无限”的嫩男孩们形成了鲜明对比。
  “就这样?”赵子倾眯起狭长的丹凤眼,略皱了皱眉,拿起乘着猩红液体的高脚杯,轻轻晃了晃。液体装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混着酒吧里不断晃动的杂色灯光,发出近乎妖异的光泽来。
  “那可是’女王’。”顾风近拿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口,一丝冰凉的液体顺着咽喉流进体内,他忽而有种轻微的眩晕感。
  “女王?是吗……”赵子倾细细看着角落里的少年,少年显然与外界的喧闹和灯红酒绿格格不入,他只是安静站在那里,不经意似的斜着靠在墙上,手里端着透明的玻璃杯,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毋宁说是水。不断闪烁着的灯光打在少年脸上,陡然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契合感,细微的光线铺在少年脸上,赵子倾几乎能想到此时少年微微低垂的双眼,和那细长的、向上卷曲着的睫毛。就像一只慵懒的波斯猫。
  “呵呵……你有兴趣?”顾风近低低笑起来,有点轻佻的意味,他凑到赵子倾耳边,“那位女王大人可不是什么人就能爬到他床上去的。”
  “不过,他看起来倒不像女王大人……”赵子倾挑挑眉,“他只是个高中生吧。”
  “高中生?拜托,人家现在是今年柏林银熊奖最有竞争力的候选人,搞不好就是明年的影帝。在娱乐报上占1/3的版面,搜搜上排名绝对前十。”顾风近随手拨了拨额前细碎的刘海。
  “影帝来KS?估计明天娱乐头条有得爆了。”赵子倾心里撇撇嘴,柏林奖,这么容易拿的?看样子不过是个高中生,穿的也是。现在的大牌明星都那么低调?
  “呵呵……子倾,别想不通,他不常来KS,基本上也没人知道他的身份,只知道是个演员。不过既然来这里,就算是生人,身份也不一般,大家都不敢怎么样。要么,你说,他那种姿色,多少人排着队抢人。不摸清楚底细,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上这儿,点几个小男孩玩玩儿,也可以爽不是?再说,这家KS可全是上等货色。”
  “你说,女王大人是TOP还是BOTTOM?”赵子倾嘴角上扬,眼睛眯起来,一副等待猎物的危险猎人模样。
  “赵大公子,你不要轻举妄动,虽说只是个演戏的,但是他身份不止那么简单,你先调查清楚再下手。喂,听人说话没?”顾风近看着盯人盯得入神的某人,皱起眉头。
  “在听。”
  “而且,人家好歹是女王,听说在整个圈子里,上过女王床的不超过十个。而且其中三个绝对是极品男神。”顾风近似笑非笑。
  “谁?”赵子倾皱皱眉,在圈子里,女王大人绝对算贞洁,赵子倾自己就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爬到他床上过,当然,男的也有,女的也不少。赵子倾是个双性恋,和他认识的人几乎都知道,或者说整个H市和他常去的X市的太子党们都知道,北辰赵家太子——赵子倾男女通吃,是个双性恋。
  但是,赵子倾很好奇,那样一个少年眼光居然奇高,他更好奇的是,少年看上的是哪三个极品男神。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别人也没说就一定和他上过床,但是这三位绝对和他暧昧不清。这三位就是南宿秦家太子——秦右丞,东经白家天才家主——白司空和上一届的柏林银熊奖得主、影帝兼西行顾家小幺——顾轻颜。”顾风近顿了顿,然后有点别有意味的看了赵子倾一眼,“子倾,你说这他妈是哪门子巧合啊,东南西三家都占齐了,就差你北辰赵家了。谁不知道你赵家就你一根独苗,看来不需要你主动出击,人家奔着凑齐四大家,也会来找你的。”
  “是吗?荣幸荣幸。风近,你那个小堂弟真的和女王……那啥了?”赵子倾扬了扬嘴角,但是脸部肌肉完全没动过。顾风近看赵子倾招牌的皮笑肉不笑式的笑容,皱皱眉头,“不知道,我也不想和他家有多大牵扯。”顾风近喝了一口酒,心里不大舒服。
  “没听说你堂弟对男的感兴趣啊!估计是空穴来风罢了。”赵子倾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他知道顾风近最不待见的就是西行顾家的人,虽说他是堂堂正正的继承人。顾风近父母死于空难,他父母也只有他一个孩子。但是他还小,他爷爷疼他,怕他叔叔为难他,就干脆把顾家的产业交给了他叔叔,免得他叔叔六亲不认为了顾家的继承权害他。现在顾风近虽说只是名义上的太子,但是因为顾老爷子还健在,顾廷轩也不敢贸然就对他怎样。再说,顾风近着个叔叔实在是个老狐狸,城府极深,现在的顾风近是完全不能和他正面对抗。亏得是北辰赵家的少爷和他交好,因为赵子倾是独子,所以算得上是整个北辰赵家都是顾风近的后盾,“起义”也不是没有希望。但是顾风近从来不是一个看重权势的人,他现在手里有顾家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钱自然不用愁,加上老爷子也不想他孙子和他二儿子拼得鱼死网破。顾风近只要是他叔叔不找他麻烦,他也乐得清闲,活得自在。顾廷轩有三个儿子,顾家老三,也就是小幺,就是顾轻颜。顾廷轩是个传统的人,所以顾家太子们只有顾风近光明正大的好男色,其他三个顾廷轩亲生的儿子都是正常的直男。说顾家小幺和“女王”有一腿,他自己也不怎么信。
  “你说,顾廷轩知道他儿子也搞男人,会不会……”赵子倾笑得女干猾。
  “他二儿子不就已经那啥了。”顾风近刚说完就有点后悔了,他抬起头看看赵子倾,赵子倾只微愣了一下。
  赵子倾忽而一抬手将高脚杯中的液体尽数倒入口中,拿起桌上的酒瓶又倒上。
  “话说,子倾,你什么时候回来,还打算呆在那个纠缠不清的娱乐圈,真搞不懂你,当初你去吧是为了周映琛,现在都这样了,你还不回来干什么?”顾风近和赵子倾从小玩到大,二十多年的哥们了,赵子倾的什么事情他几乎都知道。他和赵子倾性格很像,外面的人都称他是花花大少。确实也是,他和赵子倾身边的人没断过,但是没有几个人让赵子倾上心,而他顾风近更是至今还没有人让他上心过。但是赵子倾不同,赵子倾两年前就是在这个酒吧里认识了周映琛。但是现在两人并没有在一起。而当时那个周映琛就和顾家老二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我回来干嘛?最近刚接了一部好戏,过两天就得去试镜头。趁这两天有空就和你出来喝两杯。这一年内是不能陪你出来浪了。”赵子倾笑笑,拿起手里的酒一饮而尽。“哎,对了,你刚才说的女王不是也在演艺圈吗?叫什么?我就说看着挺眼熟。”
  “别岔开话题,周映琛和你已经掰了,你还呆在娱乐圈干嘛?为了这事和老爷子闹那么僵。”
  “就是闹得那么僵才不能回去。你以为我赵子倾是什么人,我有自己的打算,进入娱乐圈也不光是为了周映琛。留在娱乐圈就更不会是为了他。”赵子倾猛地灌了一口酒,眉头任然紧紧皱着。
  “你还是放不下周映琛是吧!”顾风近叹了一口气,“子倾,你值得更好的。”
  “爷知道。”赵子倾笑了笑,端起酒杯,“哥们,干一个。”
  清脆的玻璃撞击的声音。
  赵子倾抬起眼看向角落边,那里的少年已经走到离他很近的地方。赵子倾眯起眼细细看,果然如他所料,少年的神情还是淡淡的,有种不耐烦的慵懒神色,眼皮微微下垂,专注的看着手里的玻璃杯,细长的微卷的睫毛清晰可见,像一把小扇子。赵子倾看得入神,少年忽然抬头,微微困倦的、带着一点湿意的眼神撞进赵子倾眼里,刹那间,像有火光溅出。少年像是习以为常有人这样肆意打量他,只露出鄙夷的神色皱皱眉头,转过头去。
  赵子倾满脸黑色,当他是瞎子吗?那样赤果果的鄙夷算什么?他郁结,闷闷的喝了一口酒。爷我的长像也是四大家族太子党中的TOP好不?比起和你暧昧还是和你上床的货色强多了好不?赵子倾其实不太注重外貌,但是他也知道外面私下拿他们四大家族少爷党们比较,谁最有气质、谁最好看、谁最有名望……在一些大牌的娱乐杂志和报纸上都有刊登过,他就获得了“最好看的王子”之称,他的经纪人Cole还利用这件事炒作了一番。接着就接到业界“怪才导演”王导的邀请,出演一部电视剧里的男二号。他的演技不算差,在这之前也演过两部戏,不过都只是重要角色之一。因为他家的背景,公司在他刚出道就给他安排了一部电影里重要角色,那部电影反应不差也算不得好,但是他的演技比一般的新人好很多,大概是他母亲的缘故。不过接王导这部戏就完全不是靠家里的关系了,谁不知道圈子里王导脾气是出了名的怪,拿多少钱砸能砸动那个怪人?也正是因为这部戏的接拍,让赵子倾有了留在娱乐圈里的想法。
  顾风近看着黑着脸的赵子倾忽而笑逐颜开,猛地一惊,伸手拍了拍赵子倾的肩,“怎么了,突然?”
  “没什么,想要拍的戏呢!”赵子倾扬扬眉头,“不过,女王大人和我真是心有灵犀呢!”
  顾风近疑惑,抬头看了看已是在不远处的少年,少年正抬起下颌,眯起眼看着他们,神情里隐隐带有不可捉摸的傲然和冷漠,正像是一个高傲的、坐在王位上俯视着她的子民的女王一样。
  “他不会真看上你了吧!”顾风近不敢相信的回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赵子倾。
  “呵呵……”赵子倾只笑不语。
  过了良久,赵子倾才用自己仅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还真的是女王大人……”说完,嘴角勾起,露出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微笑。
  宿醉的感觉真他妈的太难受了。赵子倾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双手扶着额头,想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昨晚和顾风近喝了多少,他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顾风近那个混蛋最后趴在他身上吐得一塌糊涂,他只比顾风近好了一点,他没吐。但是他那件挺喜欢的XX限量版的纯手工外套算是毁了。他又皱皱眉头,妈的,这算怎么回事,这几天他皱了多少次眉头了。他伸出手揉揉眉间,一边走进浴室,走到自动感应的喷头下,早上,他一定只淋洗,不用浴缸,只是一种奇怪的癖好罢了。
  怪的是昨晚,他和顾风近居然一个MB都没叫,KS的MB不可否认全是一些上等货色,但是他没心情,顾风近谁啊,他最好的哥们,自然是陪他。他没心情,顾风近也就没什么心思招妓了。
  只是宿醉,又没有整夜“运动”就这么累,真是不行了。赵子倾感慨。他抹抹脸上的水流,顺着发线向后,及肩的长发顺着水流服帖的贴着他的后颈,他微仰起头,闭着眼,急速喷涌的水珠经过他秀气挺立的鼻梁、单薄性感的嘴唇,最终顺着颀长的颈部曲线,混入了水流落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