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菇凉们看小时代难道没有YY吗 作者:崎染鹰潭

字体:[ ]

菇凉们看小时代难道没有YY吗  BY 崎染鹰潭
 
 
 
华丽的旋转楼梯上缓缓行下一人,服帖的黑发,修长的脖颈,宛若白瓷的皮肤,一身严谨的黑色小礼服,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双眼宛若深潭,泛着清冷的光。
 
这是初到宫家,小小的崇光对宫洺的第一印象。明明是怕他的,却又有着莫名的好感。这是小孩子对漂亮事物的忍不住。
 
而宫洺,却只是在崇光身上瞟了一眼,一丝反应都没有,这让崇光觉得失落。
 
大家族的晚饭,总是安静的,以至于周崇光不小心弄出来的噪音,犹如放大了一般,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小小的周崇光一阵局促,他努力让自己不露出局促的表情,倔强,羞涩的对看过来的人投以抱歉的微笑。漂亮小男孩的笑容,纵使大家不是很喜欢他,却也忍不住怜惜,都默默将头转了回去,犹如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只有宫洺,莫名的一直看着崇光,看着崇光已经低下头去,漏出的小小发旋。
 
搬入大宅的日子过去了好几天,宫洺再也没有在饭桌看见过那个小男孩,那个后母带来的,应该叫自己哥哥的漂亮孩子。
 
问过下人,才知道,竟是那孩子的亲生母亲不让他来大厅吃饭的。宫洺回想了一下那个女人的样貌,倒真是没太大印象,模模糊糊的似乎和那个孩子一样,有一张单纯的脸。宫洺摇摇头
宫洺摇摇头,不想了,一会去看看那个漂亮的小弟弟吧。
 
 
敲了敲那个紧闭的门,不一会,门开了一条小缝,紧接着钻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有点婴儿肥的小脸,眨着一双干净清凉的眼。宫洺发现,看见这双眼,他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崇光见是他,犹豫着把门打的更开了一点,嘴巴微动,却又紧紧的闭上。
 
宫洺看见他这副小模样,就想去揉揉脸,摸摸头,不过…宫洺想,还是等以后关系好点吧,不然吓到小孩子就不好了。
 
宫洺露出一张笑脸,稚气未脱的脸透着隐隐约约的英俊:”乖,叫哥哥”
 
崇光呆呆地看着这张好看的脸,不由自主的“哥哥”脱口而出。
 
宫洺笑得更开心了,终究是没忍住,揉了揉小孩的脸。恩,皮肤很好,很软。宫洺想。
 
宫洺进了崇光的屋子,(我:关上了门,然后翻来覆去,覆去翻来。宫洺,崇光:……)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蛋糕,一瞬间,他觉得心疼了,小孩就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面过生日。
 
崇光见宫洺看着他的蛋糕,一副很生气的样子,犹豫了好久才说“我,我以后不会在过生日了,……哥哥,不要生气”
 
宫洺这才惊觉他吓到了小孩,把小孩抱在怀里,摸着他的头说“我没有生气,只是在想没准备弟弟的生日礼物要怎么办,不如,就罚我以后每年都为弟弟过生日好不好,恩~”
 
崇光直觉不好,想要拒绝,可他从宫洺收紧的怀抱里觉得,他,还是不要拒绝才比较安全。
 
 
宫洺抱着怀里的小孩,觉得浑身都好舒服,小孩软软的,暖暖的,真不想放手。宫洺边想边说“哥哥这次没准备礼物,亲亲崇光好不好”
 
崇光红了脸,乖乖的点头,宫洺立刻亲了崇光的脸蛋,崇光的脸更红了。
 
崇光想:哥哥亲我了,是喜欢我吧,好开心啊\^O^/
 
宫洺想:小孩好香啊,以后要找机会多亲亲,对了,不许别人亲。宫洺想到这里,笑得像狐狸一样狡黠。
 
“我们来唱生日歌吧”宫洺提议到,主动为崇光唱起了歌“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my brother…”
 
崇光渐渐湿了眼眶,闭上眼睛,许着他的愿望“我想要…”宫洺宠溺的看着小孩,那是以前的宫洺,不会出现的包容。
 
晚上,独自躺在床上的崇光,想着宫洺,总觉的自己有些不对劲,刚刚自己居然许了那样的愿望,什么每年生日都要有他陪着,怎么可能会实现,明年他都不一定会记得。崇光扁了扁嘴,觉得自己要哭出来了,倔强的摸了摸眼,对着空气重重“哼”了一声,也不知是给谁听。
 
宫洺的屋子里,宫洺想,明天去和小孩一起吃饭,交给他餐桌礼仪,这样就可以独处了,以后也可以一起吃饭了,宫洺想,it is prefect.
 
第二日,崇光准备去厨房领饭回房吃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众仆人鱼贯而入,摆桌子,上菜,放椅子,秒秒钟弄出一个小型饭厅。崇光想,如果不是看到后面的宫洺,他一定会认为这些人是来欺负他的。
 
至于为什么看见宫洺就有不会被欺负的想法,崇光想,他是我哥哥,当然要保护我。(我:已经被圈养了还无知觉的人啊!)
 
“崇光,我来教你餐桌礼仪。”宫洺搂着崇光的肩说。
 
被占便宜而毫不自知的人“哦,…谢谢哥哥。…哥哥,是嫌弃我吗”
 
宫洺偏头去看他,看到他眼底满满的不安,却没有安慰,只是说“我希望以后吃饭的时候可以看见你,毕竟,你是我弟弟”
 
崇光觉得自己瞬间就被治愈了,眉眼弯弯,说“哥哥,我会尽快学会的。”
 
宫洺皱了皱眉头,心想,学慢点啊,笨蛋,不然怎么独处啊。
 
接下来的两天,宫洺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崇光看的胆战心惊,以致学的越来越快,宫洺的眉头就皱的越来越紧。
 
终于,一个月,崇光学了好多,气质在单纯中加入了一丝绅士风度。崇光也被允许重新和大家一起去吃饭。可是…
 
崇光躺在床上,想:如果,是说如果的话,哥哥皱眉,是因为不能两个人单独吃饭了吗。为什么崇光会突然想到这些呢,因为崇光体验到了前几日宫洺的感受。
 
“要不,要不明天故意出错吧”崇光想,“唉呀不行,他们如果说哥哥坏话怎么办”崇光翻来覆去的很久才睡去。
 
宫洺坐在屋子里,看着显示器笑“算我没白疼你”(我:●﹏● 偷窥狂!!!! 宫洺(邪魅一笑):那是我私人财产)
 
 
饭桌上,崇光皱着眉,挑捡着饭菜,他现在一点也顾不上可能会被斥责的事。他只是觉得,这样很不舒服,哥哥坐在对面,离自己远远的,不能说话,不能互相夹菜,甚至…崇光偷偷看了一眼哥哥,哥哥到现在都没有看过他,崇光扁着嘴,快哭了。
 
宫洺看着小孩一副快哭了的表情,嘴角偷偷勾出一抹笑来。(我:女干诈。宫洺:←_←)
 
好不容易熬到吃完饭,崇光撅着嘴回到自己的屋子,独自生着闷气,他知道,哥哥不会来找他了,哥哥接下去要学习,根本没有时间找他。
 
宫洺从门外溜进来,看着生着闷气的小孩,捂上他的眼睛,调皮道“猜猜我是谁”
 
崇光暮然转身,看见宫洺的瞬间眼就红了,然后又转回头去,气鼓鼓的鼓起了包子脸。
 
宫洺戳戳崇光的脸,崇光“哼”一声,却没转开头,宫洺乐滋滋的亲了一口崇光的脸,崇光震惊的捂着脸“你…你干嘛,乱…乱亲人”
 
宫洺看着崇光红了脸庞和脖颈,憋着笑,从衣服兜里面掏出一块巧克力“别生气了好不好,这是从德国带回来的,可好吃了,尝尝好不好”(有木有觉得眼熟)
 
崇光看着那块巧克力,从德国带回来的呢,会不会味道比较不一样呢,崇光觉得口水都快流出来啦,可是…哪里不对劲?
 
“哥,哥哥,你不是要上课的吗”崇光惊讶道,怪不得,总觉得忘了啥。
 
“啊,哥哥我看有个小孩一直撅着嘴,就请假一天来陪他喽,既然他不要,那我…”
 
“哥,哥哥,你不是要上课的吗”崇光惊讶道,怪不得,总觉得忘了啥。
 
“啊,哥哥我看有个小孩一直撅着嘴,就请假一天来陪他喽,既然他不要,那我…”
 
“没有说不要”崇光急急忙忙打断宫洺的话,“没有说不要”崇光又低声重复了一遍。
 
 
崇光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的安详,床头柜上摆着一架漂亮的纸飞机,那是宫洺为他折的,崇光视之珍宝。
 
而宫洺此时正拿着书,听着家教的讲解,想着已睡着的小孩。
 
主卧里宫先生,宫洺,崇光的爸爸,对着新取的妻子说“听说今日宫洺为了和你儿子一起玩,把课程调到了晚上,这不利于成长啊,以后,让你儿子和宫洺一起学习吧。”
 
宫先生对面的美人,双手在宫先生洗完澡后裸*露的身上游移,娇笑着说“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们今晚…”话还未说完,已“咯咯”笑了起来,青纯的脸透着妖娆。
 
宫先生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翻身附上女子的身体…一夜春*情。
 
崇光的门又被打开,不过这次不是宫洺,而是他那自搬进大宅就再没见过面的妈妈。
 
崇光的手里还拿着宫洺为他折的纸飞机,看到那个走过来,和他拥有相似容颜的女人。
 
那个女人拿过崇光手里的飞机,把玩了一下,嗤笑一声,将飞机飞了出去,不知落在哪里。
 
崇光攥起了小小的拳头,低下了头
 
女人抬起崇光的头,说“乖乖的,不要给我惹麻烦,抱好了宫洺这条大腿,有事别麻烦我”
 
崇光咬着唇,看着那个应该被他称为妈妈的人,目光清澈。他感觉到下巴上收紧的力道,垂下了眼敛 说“知道了”
 
 
宫洺推开崇光的房门,此时晚灯已经亮了起来,崇光又不被允许去饭厅吃饭了,宫洺第一次觉得,自己太不谨慎了。因为自己,使崇光受到伤害。
 
而当宫洺真的看到小孩的眼泪的时候,宫洺想,这辈子,他可能都放不开小孩了,因为心脏处传来的疼痛是那么明显,那么无法忍受。
 
“男生怎么能哭鼻子呢?”宫洺问出口后就在心里狠狠地唾弃了一下自己的笨拙。可是,就算笨拙也要硬着头皮说下去,总不能让小孩一直哭吧,虽然…眼睛红红的很想让人欺负。
 
“哥…哥哥给的飞机找不到了,我想进花园,可是那个老伯不让我出去”崇光 操 着带哭腔的软糯声音。
 
宫洺皱了眉,不是说只罚他一个人吗,怎么把小孩禁足了,可是…
 
眉头在看见小孩的一瞬间平稳,先安慰小孩吧,宫洺在心里叹气“没关系,哥哥在帮你折一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