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Seven系列之Seven监禁 作者:彻夜流香

字体:[ ]

 
    文案:
 
    莫子木因为侵犯防卫过当而入狱,为了逃避纠缠,他选择处在孤岛上的玛门监狱。
    而与世隔绝的玛门监狱其实是权贵们的狩猎场。
    莫子木因为其独特的相貌跟气质成了很多人的狩猎对象,为了自保他不得不投靠狱中一个看上去对男人没兴趣,玩世不恭的黑道大佬Ivan,却没想到一脚踏进了Ivan的圈套,再难脱身。
 
    在玛门监狱里,强者是猎人,弱者是猎物,然而这是一个弱者反败为胜的故事。
 
    小时候嬷嬷跟Ivan说:每个人的心里都会住着一个天使直到你不再相信它。
    八岁的Ivan听了这句话,只说了一个单词:BULLSHIT。
    可当他看到了莫子木的时候,他开始相信这句话,但是他认为只有占有了天使,它才不得不一直在你的心里一直住下去。
 
 
    《Seven监禁》
    
    上部
 
  第一章
 
  尽管晚上七点应该是美国警署最忙的一刻,总是有络绎不绝的小贼,浓妆豔抹的妓女,纹著刺青的白人,朋克造型的黑人录完口供,等著收押。
  但这里不同,这儿是维尔京岛。
  加勒比海边的沙滩上多的是有钱人,星罗棋布的维尔京群岛上居住的都是最顶极的富豪。
  因此在维尔京岛的拘留所里,今晚只有一个年轻的华裔。
  他看起来有一些清瘦,当然是跟已经痴肥的美国中年看守狱警相比,因此不管什麽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似乎都略略显大,让他看起来很修长。
  他戴著一幅黑框眼镜,几乎遮去了这位年轻人一半的脸,却没有令他看上去像个书呆子,相反他令人觉得舒适,不张扬,有一种东方的神秘,很含蓄。
  他会接过狱警手中的饭盒,水,然後低声说谢谢,他的动作看上去很有教养,这令莉莉颇有好感。
  莉莉,维尔京岛拘留所里新来的一名女警,刚从芝加哥警局转来。
  她长了一头金发,一双碧绿的眼睛,事实上她并不漂亮,但这两样令她看上去性感,很有自信。
  「老麦克,他为什麽要开枪打杀伤基佛.萨瑟兰?」莉莉翻著档案问,又道:「真的是因为强女干吗?」
  对桌的一个肚大腰圆的中年狱警,撇了撇嘴道:「事实上应该是轮女干,他的内裤上被发现有两种*液。」他边说边咬著汉堡。
  莉莉睁大了她那双碧绿色的眼睛,道:「除了基佛,还有谁?」
  老麦克挑了一下眉,道:「听说是老唐纳德。」他说著好像咬到了什麽不想咬到的东西,骂了一句垃圾,然後将自己手里的汉堡丢到办公桌下面的垃圾筒内。
  「你是说萨瑟兰公爵吗?」莉莉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老麦克。
  老麦克耸了耸肩,道:「听说他们父子一起上的,你可以不信。你们这些女孩子,总以为在维尔京岛晃晃,便可以凭著*子钓到一个在加勒比海岸边上有别墅的阔少爷。小姐,不要相信这回事。如果你在芝加哥碰上的那些吸毒的黑鬼让你恶心,那维尔京岛上这些白种贵族能让你……sick ……it realy does!」
  莉莉略有些尴尬,道:「我没有这种想法……」然後她又翻了翻,才惊讶地道:「奇怪,他似乎在维尔京有熟人,嗯,丹尼尔.克鲁斯,他要保释他,为什麽他要拒绝?」
  老麦克喝了一口咖啡,道:「你知道这个克鲁斯是谁……」
  「难道说是那克鲁斯家的……」莉莉恍然大悟。
  老麦克挑了一下眉,点头啊哈了一声,道:「他还替他请来了达维律师事务所整套班子打刑事案,Seven也拒绝了。」
  「这是为什麽?!」莉莉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都忘了压低声音议论犯人的隐私。
  老麦克嗔怪地看了她一眼,但仍然满足了莉莉的好奇心,他道:「如果你被所谓的男朋友约到加勒比海来,却被下了药送到别人的床上,然後你还要为此欠下他数百万美元的律师费,你愿不愿意?」
  莉莉倒抽了一口冷气,道:「不!」
  老麦克点了点头,然後又抛下一个重磅炸弹,道:「而且那两个人还是你从未谋面的父亲跟兄弟。」
  莉莉这次连叫都不会了,她伸出手捂著嘴,只觉得嘴里充满了冷气,浑身打著寒颤,道:「这个丹尼尔为什麽?」
  「为什麽?也许是为了老唐纳德刚将维尔京的珊瑚岛开发权出让给克鲁斯,那可是一个上亿美金的处女岛,这个小夥子大概是除了香槟以外的庆祝物吧。也许是因为贵族老爷们之间有这种爱好,总之不会是为了友谊吧!」老麦克一口气将咖啡喝完,然後将手中的纸杯捏扁丢进垃圾筒。
  莉莉收回惊愣无比的眼神,落在她面前的档案上,喃喃道:「Seven,难怪他没有姓,天……他不过才十七岁。」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老麦克连忙收回翘在桌上的腿,示意坐在办公桌上的莉莉也坐回去。
  门开了,进来两个男人,前面一个是光头的局长,他後面跟了一个男人,他黑色的头发,看上去有爱尔兰血统,这让他的脸显得有点瘦削,一副精悍的模样。
  他穿了一身意大利的手工西装,手上提著黑色的公文箱,他站在局长的身後,不停地看著表,显得有点不耐。
  「安迪.沃卓斯,达维的大律师,来给犯人Seven做保释。」莉莉虽然来得不久,但是凭她仅有一点了解,也知道光头局长有一个像猎狗一样的鼻子,能嗅出所有来人的身价来。
  他这麽献媚,显然来人身价不凡。
  老麦克犹豫了一下,道:「但是Seven之前已经明确表示过不愿意让保释!」
  光头局长还没开口,安迪.沃卓斯淡淡地道:「给我一分锺的时间,我会说服他。」
  老麦克看了一下光头局长暗示的眼神,只好掏出钥匙,将门打开,安迪已经跨过他快步走到了Seven的牢舍前,他道:「Seven,我是来保你出去的。」
  Seven只是屈腿坐在硬床上,他既没有应声,甚至没有回头。
  安迪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这一次完全是免费的,我不会在事後给你寄一张账单,你放心!」
  Seven微微转了一下头,看了他一眼,仍然没有应声。
  安迪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支金笔,从手提箱里又掏出一张信笺纸,贴在墙上刷刷写了几行字,然後隔著铁栏递过去,道:「立字为据,这总可以了吧!」
  Seven从床上走下来,安迪才发现其实他并不矮,事实上他很高挑也很修长,他伸出手隔著铁栏接过那张纸,细细看了一遍,再仔细地把它折好,放入口袋中。
  这种小心谨慎,就像安迪认识的所有中国人,只是……这真是一双漂亮的手,非常漂亮。
  安迪走出警局,加勒比海吹来的海风带著一种咸湿之气,他停在了一辆加长的凯迪拉克的前面,对著里面的人说:「他同意接受保释了,但是……他说不想见到容清。容清是谁?」
  那人沈默了片刻,开门跳了下来,淡淡地道:「是我,这是我的中文名字,你们……就开这车回去吧。」
  安迪叹息了一下,道:「丹尼尔,别人或者会认为你是为了那张地产合同,但我知道你不是……你把我卷进这桩Case,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麽要这麽干?」
  他面前的这个丹尼尔看上去是很有教养,很有风度的贵族子弟,长著一头柔顺的黑发,硬朗的五官,有华人及葡萄牙人的血统,他的身材很高,比起安迪扑面而来的压迫感,他要显得较为含蓄,甚至带著几分书卷味,他给人的压力是那种渐进式的,一点一滴,让人不敢轻视於他。
  「他怎麽样?」容清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问道,那双手看上去很修长,保养得也很好,就像每一个上流绅士的手。
  安迪瞥了一眼那双手,道:「很正常……非常正常,能吃能喝,除了不睡觉。」
  容清轻笑了一声,道:「是麽,那他总算学会了失眠,他以前的睡眠质量是很好的。」
  安迪无奈地挑了一下眉,道:「OK,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要继续报复?丹尼尔,那你完全没有必要这麽大费周章,凭老唐纳德在维尔京岛的关系,他至少会被关上十年。」
  容清掏出手帕擦了一下手,才冷淡地道:「你只要把我让你做的事做好,其他你就别管了,就算你去做他的庭派律师,我也还是会按价付你律师费的,这点你放心。」
  安迪的气为之一滞,半天才道:「丹尼尔,如果我不是在猎豹特训队曾经与你生死与共,我真是……」他忽然觉得自己再说这一些有些没有意义,便收回了後半句。
  他自嘲地道:「我是担心你……你嘴里说著报复,其实心里还想握一下那小子的手!」安迪说著,忽然想起了那双手,修长,没有多余的骨节,修剪整齐的指甲,红润,圆润,但却一点也不会让人错认为这是一双女性的手,不由心中一荡。
  容清没有回答,而是转身走了,Seven随著安迪坐进了车子,後面是两个荷枪实弹的保镖,安迪发现这小子的脸上完全没有什麽触动之色。
  车子刚开动,只听Seven道:「我不想去那间别墅,请带我去宾馆。」
  安迪好笑了一声,冷冷地道:「你以为你是谁,小子?识相一点,在动物的世界里,有人是猎豹,有人是牛羊,你知道对於一头豹来说,最引起它捕食欲望的不会是跑得慢的那只,而是拼命跑的那只。」
  Seven推了一下眼镜,淡淡地道:「谢谢你的野狗理论,但是我想那人已经让你尽可能的满足我。很可惜,你并不生活在动物的世界里,至少在那里没人付钱让一头豹子去看门。」
  安迪一滞,脸皮抽搐了一下,道:「你小子好利的嘴,好吧,那你只能住我的房间了。」
  Seven转过头去,没有反对,安迪看著他的侧面,他有一头乌黑的短发,露出一轮耳廓,很优美的弧线,同样美好的下巴,安迪突然起了逗弄的念头,他问道:「你的名字中文应该怎麽读,嗯,你母亲是怎麽叫你的……七……小七……七七?」
  Seven猛然转过脸来,沈声道:「请叫我Seven!」
  「OK,OK!」安迪耸了耸肩,维尔京岛上的五星酒店自然比比皆是,而安迪入住的是六星级的大酒店,从那里可以眺望整个加勒比海的潮起潮落,酒店里还有一块私人的海滩。
  柔软的沙滩,洁白沙子,安迪对著站在露台上的Seven道:「想下去走走吗?」
  他已经沐浴过了,黑色的湿发随风一吹就能闻到那种淡淡的洗发液香味。
  「我想上网,可以上网吗?」Seven半转过头透过落地窗瞄了一眼放在玻璃桌上的手提电脑。
  安迪看了他一眼,道:「随便。」
  Seven不再多话,而是转身回去。安迪看了一会儿,见他上的都是一些中文网站,他虽然精通中文却对陪人玩网上冲浪游戏没有什麽兴趣,於是便走过去在壁炉旁边挑了一张椅子坐下来看资料。
  两人始终没有说话,当中只有Seven快速敲击键盘的声音,还有就是安迪的翻页声。
  入夜以後,由丹尼尔保镖送进来的晚餐无可挑剔,都是顶极的享受,从酒至牛排,安迪很满意能在忙碌的一天之後享受这样的一餐,他心情愉悦之後,觉得有必要开导Seven几句。
  「Seven,有的时候人不能太固执,否则就是跟自己过不去。比如像现在,看起来丹尼尔伤害了你,是的,我承认这种伤害没几个人能受得了。可是你想想,这是否也是个机会,我可以透个消息给你,丹尼尔後悔了,凭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是後悔了。Seven你只要开口要求,我相信丹尼尔应该会乐意弥补与你之间的不快……」安迪切著牛排,道,「想一想,这种事情过去个两年,除了你,谁还会记得?不要固执,难道你想一无所有,除了从少年监狱里面带出来的一张毕业证书?人始终要面对现实!」
  Seven已经把面前的餐前面包吃完了,他端起盘子把那份一盎司数百美金的牛排放在安迪的面前,道:「我看你比较爱吃牛排,我换你的面包。」他说著也不管安迪愿不愿意,就将他面前的面包取走了,然後叼在嘴里去打电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