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疯沙(黑色禁断系列之三/出书版) 作者:彻夜流香

字体:[ ]

 
 
    封面文字:
 
    一份暗杀令、一个特务的失联,促使国际刑警叶宇真前往沙漠小镇,达尔贝达。
  罪恶的市场拍卖的不仅是毁灭人类的毒品,更夹杂著威廉王子疯狂的嫉妒心,与林龙精心布置的陷阱。
  生命里最黑暗的一幕如魔鬼的花,充满了谎言的美丽,横亘在他与安德鲁之间。
  那把埋在心间的罂粟种子,指引的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   
 
 
  封底文字:
 
    每次当他在清晨里睁开眼睛,当他看到安德鲁平静地注视著他的双眼,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
  那实在太痛苦,他几乎要开口哀求安德鲁不要出现在清晨里。
  他诱惑许安林背叛了曾雨森,却又辜负了视他为光明信仰的许安林。
  他得到了惩罚,只是那惩罚太过沉重,以至於他直到现在还在刑期当中。
  所以他不会开口向安德鲁哀求,因为他在服刑。
 
  
 
  序
  伦敦,清晨八点。
  一个穿黑色风衣的年轻华裔男子正坐在露天餐椅上用著他的早餐,他的动作不快不慢,修长的手指拿著刀叉,非常专心致志地在用餐。
  而离他不远处的地方,有两个男人正隐於暗处,拿著高倍成像的摄影机将年轻男子的一举一动都拍了下来。
  「把镜头拉近一点,老大爱看叶宇真的脸。」一人小声道,手持摄影机的人立即动手拉近焦距。
  「再近一点!」
  「再近就只能人往前靠啦!」拿摄影机的人小声道:「对面那个人是国际刑警组长叶宇真啊!」
  「别废话,他知道。」
  「知道……」
  「他当然知道老大的人在跟踪他,他作为我们老大看中的人,就要有被跟踪的觉悟。」
  「那你又说前面有一个偷拍叶宇真的人失踪了,连尸首都找不到。」
  「哼,谁让那个混蛋邀功心切,跑去偷拍叶宇真洗澡。」
  黑道摄影师总算弄明白了,吃饭就随便拍,洗澡就是要命的禁区。
  录影很快被传送到了北欧某国,一座犹如古堡的大厅里,一张华丽的餐桌上坐著一位贵族模样的绅士,他一头银色的短发,同色的冷酷的      眸子令人不寒而栗,高大的身体上穿著笔挺的西装,看起来风度翩翩,正用很优雅的姿势掀开面前的银盘。
  盘中是几颗小樱桃,几片黄瓜,一点甘蓝菜沙拉。
  彷佛意识到自家老大山雨欲来的脾气,站在他身後的黑衣人连忙道:「今天是周三,叶警官都吃素。」
  他说著连连将刚传送过来的影片快转,果然有一幕是拍叶宇真盘中的菜,虽然造型略有不同,但真的是一盘子素沙拉。
  绅士深吸了一口气,举起边上的柠檬清水,道:「早安,宇真。」
  然後,绅士略显艰难地抿了一口水,又补充道:「吃素没关系,我还可以吃你,宇真。」 
 
  第一章
  沙漠,总是令人联想起赤色的落日,以及落日下一望无际的沙子。
  然而在撒哈拉沙漠上却并不完全如此,火烧岛是沙漠深处最引人注目的建筑。
  它酷似监狱的外型,庞大的体积,完全孤立於沙漠中任何一处绿州之外。
  它像极了一座孤岛,在沙漠耀眼的阳光下,长年散发著犹如正在燃烧一般的红晕。
  因此间谍们都管这座建筑叫火烧岛。
  火烧岛的中心广场上,一个金发的年轻男子坐在一张宽大的榻上。
  金发男子用半躺的姿势坐著,他的右手托著脸颊,修长的手指上戴著一枚巨大的黑色宝石戒指,戒托是两条吐珠状的蛇。
  他穿著摩洛哥最传统的衣服,一条手工绣花的小背心,一条宽大的裤子,下面则是他一双白皙赤裸的脚。
  他的模样很俊美,是一种典型欧式的容貌。
  散发著柔顺光泽的金发,秀气挺拔的眉眼,纯到无一丝杂色的碧绿眸子。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柔美,但是他的目光却透露著一种狂热,执  著的狂热。
  「默罕默德,这就是你最好的货色了吗?」金发男子微有一些不屑地看著面前一排脱光了的男人。
  他们当中每一个的身材都好到可以全裸去代言YSL的香水,而且绝对不会比名模Samuel要差。
  「威廉王子……」默罕默德是典型的阿拉伯人,他谄媚地笑道:「默罕默德为您效力这麽多年,我始终都尽心尽力为殿下奉献最好的。」
  威廉冷笑了一声,道:「他们六个有三个不会用枪,剩下三个连枪眼都找不到,你说这就算最好了?」
  默罕默德连声道:「殿下,他们真的是极品了,你瞧他们的身材,肌肉,还有腿的比例,*器的尺寸,都是一等一的。」
  「你没听明白我的话吗?」威廉傲慢地道:「我要的是一个十枪能打中一百环,精通搏击的高手,不是要你去找一帮男妓,我不是已经给  过你类似的人选了吗?我说过了我要一个身材好一点的国际刑警叶宇真版本!」
  默罕默德的脸抽搐了一下,心想要弄一个国际刑警分区组长,还要块头大一点的来蹂躏,不亏是Crazy威廉。
  而火烧岛的外面,简弈正拿起vector的淡绿色望远镜,透过那略泛红光的镜片望去。镜片里的火烧岛还算平静,黝黑的铁门紧闭著。
  高塔上的哨兵与远处星罗棋布的各国间谍们保持著心照不宣的默契。
  简弈收起望远镜,依在他黄色的悍马(Humvee)车上,随手从敞开的车门里抽出了闪著信号的卫星电话。
  他的长相不是平凡,而是平淡,除了身材魁梧,他无法给人留下任何的深刻印象。
  这样一副相貌,戴上白色的高帽,他可以是一名点心师,如果手持公事包,他立刻就变成了一座高楼里不起眼的白领。
  「Cat呼叫学长!」对方是略带外国腔的中文,但发音很清晰,也很流畅。
  「学长在回话!」简弈用中文回答。火烧岛外面世界各地哪一方的特务都有,没事互相偷听对方的密频。用中文对话,比暗语还管用,尤  其是夹杂在Cat杂三杂四的八卦当中。
  「今天情况如何?」
  简弈扫了一眼远处的火烧岛,道:「一如既往的不正常。」
  「你知道这个报告很难写的,学长,如何不正常法?我们都知道Crazy威廉不正常才叫正常,光要先解释这一点就要写上十大页介绍威廉这 个稀有品种,你要知道坐在上面会看这份报告的不光是老板!」Cat说。
  「那就写很正常!」简弈无奈地道:「这不等同於暗示老板们我干活很少?」
  「错错,这可是个大活,要不然组长为什麽特地把你弄来我们组。」Cat压低了声音道:「你知道你为什麽会被派往撒哈拉?」
  简弈呼了一口气,道:「因为火烧岛是国际刑警任务当中最清閒的一个,刚好配我这个十年也升不了一级的刑警。」
  「那是正常思维,事实上我看到老板手里此次任务标的是X——绝密行动!」Cat的声音小得跟猫挠爪似的,道:「火烧岛还有什麽可以被    当作X级别的,你想想,Crazy威廉干的哪一桩事随随便便都能标X了。」
  简弈皱了一下眉,道:「那麽你认为?」
  「刺杀威廉!」
  简弈的心忽然「咯登」了一下,半天没反应过来,隔了半晌才道:「What?」
  「你知道,作为秘书我是不可能犯这种错误,我犯了这种错误那证明老板想预先给你打个招呼,否则他会说Cat,我希望我五分钟回来之後 ,你已经忘了你刚才看到的东西。」Cat洋洋得意地道。
  简弈愣了一下,道:「你还真是了解宇真。」
  「老板可够信任你的,怎麽,有心理压力?」
  简弈眺望了一眼远处沐浴在橙色夕阳里的火烧岛,幽幽地道:「怎麽说呢,想一想威廉,一个公主与王子的私生子,只能被藏在世界上最   住郑州荒芜的地方,但他却能在这个寸草不生的地方上建立起属於他自己的王国,虽然是一个罪恶的都城,但你不想想,这不也是一个奇迹吗?」
  「你可真够感性的。」
  「帮我转宇真!」简弈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块巧克力,由於沙漠里的气候过热,巧克力已经完全变形,成了一团黑色的黏状物。
  「不行,你该知道规矩!」Cat异常不满,道:「你不可以直呼老板,有事请上报专线员Cat!」
  「我只想跟学弟閒聊。」
  「密频不许閒聊!这是原则!」Cat说得异常庄严。
  「妈的,你什麽时候这麽讲原则了?」简弈笑骂道:「如果你不叫宇真,我就把你一直用来在中文网站上骗女孩子的ID——我的ID会背台词的兔子罗吉给自杀了。」
  「你……好狠!」
  对面Cat挣扎了一会儿,像是终於妥协,电话里头沉默了,又在下一刻被接通。
  「Cat说你想跟我聊天,学长?」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清朗的声音。
  简弈想了一想,终於还是装作不知道Cat的小道消息,道:「学弟,想问你为什麽把我从八区弄到十区?是因为想给我留多点时间看电影吗?」
  「因为你精通阿拉伯语与西班牙语,同时会法语与英语。」清朗的声音很客观地说道:「另,你用密频聊私人话题,违反特务通讯守则,扣五分。」
  简弈好像被扣习惯了,耸了耸肩,用嘴剥开巧克力外面的锡纸,道:「张三疯今天只疯了二疯。
  「一是让人不停地在火烧岛外面浇水,把整个监狱弄得都湿答答的,现在还在滴水,你可以想像他用了多少水,所以今天来火烧岛的运水车差不多从这里一直排到塔尔法亚。然後中午他又疯了一回,在火烧岛外面挂了一块牌子!」
  「什麽内容?」
  简弈黑色的眸子露出了笑意,道:「你绝对想像不到,是一块招聘启事!
  「他向外面所有的特务招聘,要求是身高超过一米八,体格健硕,黑发,擅长枪击,必须十枪能打一百环,擅长搏击,相貌俊秀,性格狡诈又寡廉鲜耻,国际刑警与华人优先,待遇从优!如果不是要求身材健硕,我还以为他在向你招安呢,宇真。」
  「听起来,你还满欣赏他的。」对面沉默了一下才道。
  「我也很欣赏你,宇真,如果说威廉过得太热闹,你就过得就太冷清,好像学弟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叶宇真没有回答。
  「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简弈将巧克力塞到嘴里笑道:「我曾经跟你说过,像你这样的男人,就算是正常男人也很容易对你想入非非,何况……」
  电话已经切断了。
  「何况女人,还真是……宇真啊!」简弈苦笑地对著卫星电话道,电话又响了。
  「Cat呼叫学长,听说你因为私聊被扣了五分?」
  「是的,怎样?」
  「真遗憾啊,组长一贯就是这麽公私分明!」Cat分明就是专程打电话来私聊。
  「是啊,比起你远在伦敦当文书,我们当然只好遗憾的歹命了!」
  「哇,你搞什麽,你怎麽能泄露我的身分!要知道天底下没有比Crazy威廉更睚眦必报的人了!」Cat急急地道。
  「所以你叫Cat,你怕全世界特务乃至威廉不知道你叫汤姆吗?」简弈好笑地道。
  听筒里传来一声惨叫,电话被挂断了。
  简弈从口袋里又掏出一块巧克力,由於巧克力几乎全部融化了,与锡纸黏在一起。
  简弈伸出舌头舔著那初尝微甜,其实却包含著苦涩的滋味。
  他静静地在等张三疯疯完今天的最後一疯,然後开车去塔尔法亚喝一杯法国干邑,用国际刑警的专用网路下载几部电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