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盅惑战+番外 作者:晓春

字体:[ ]

 
 
 
     
 
   
 
晓春-盅惑战 
 
 
 
1-5 
 
  这回,我不得不离开纽约老巢到中国去避风头,这次不同,走得越远越安全,得罪了最嚣张的纽约华人帮派──“索罗帮”,再多钱都不管用。 
 
  我妈是中、法、波黎维亚混血,爸是加国华人并在纽约创业,这样折合下来,我的血统相当复杂,除了眼睛是棕色,头发天生有些微卷外,混在中国人里倒不会被当成老外拖出去表演太极拳、京戏,万幸。 
 
  我的新中文名字是“邵振安”;我将于三日内入驻“新亚大学”,我的新身份是“特聘讲师”,主授法语;至于年龄,档案上写着26,比实际加了两岁,一切看来还不算太糟。 
 
  在东京转机的时候,顺利摆脱随行的保镖,因为觉得这两位老兄沿途劳碌,我脸皮薄,再不好意思麻烦他们,客客气气请他们回去,他们又不肯,那么体贴善良,非得和我保持三步距离,看他们这样做人实在太辛苦,我只得忍痛与他们来个“不告而别”。 
 
  直到确定我人安全到达彼国,家里人才松一口气。难不成我还边逃难边旅行?哪有那么不知分寸,简直是低估我的智能,真把我这金头脑当烂草包,这世道! 
 
  这是我到“新亚”的第一天。可走到学校门口就忍不住摇头,连个警卫都没摆,慢慢晃进去根本没人上前来询问,心灰意懒,真觉得自己是英雄落难,到这种鬼学校来当差,还不闷死人! 
 
  教务主任已在办公室恭候我这令人头痛的助教,他也是受人所托,准确说一开始是受我爸的势力胁迫不得不接收我,但后来一看我到底不是白混的,学问真材实料,这才安插了个闲职。 
 
  “邵振安是吧?我是教务主任唐继仁。”一个憨老头热情地伸出手来。 
 
  “主任,今后望请多指教。”文绉绉谁不会,我的中文底子可不薄,在家里的中文老师都很漂亮,所以从小学得就专心。 
 
  “邵老师可是加州大学原子物理学硕士兼精通四国语言,竟然肯来敝校执教,真是我校的荣幸,请问准备何时正式开课?我们好作安排……” 
 
  这个老头费话不少,但挺会做人,真把我说成个青年才俊,我爽快打断他:“随时可以。” 
 
  “不用备课?” 
 
  “我有我的教学方法,先与学生打成一片。” 
 
  “是是,加州学院的高材生必定独到。” 
 
  其实全世界的大学都一样,差别在人,不做学问,学了等于白学,纽约也是遍地硕士博士,不过读原子物理的倒不多,读了原子物理又来当法语老师的大概就我一个。 
 
  “好,我下星期来正式报到,拜拜。” 
 
  话说完正打算走,刚拉开门,唐老头又叫住我,面色庄重:“邵老师,我校校风严谨,为人师要作表率,你的……着装风格可不可以勉强改一下。” 
 
  说得再直接没有,我到底也是讲理的,在人屋檐下就不必耍性格,既来之则安之,人家有人家的规矩,不好让上头难做,立即说:“没问题,我会注意。”保证衣冠楚楚来上工。 
 
  “要不要现在请位同学先带你去校园参观熟悉一下?” 
 
  “不必,我自己逛一下就好。” 
 
  开门出去,天已经落下微雨,春季刚至,风过处还有些冷,我那满是破洞的牛仔裤的确碍眼,手扒了扒被风吹乱被水打湿的染色长发,摸出烟点上,沿着走廊兜兜转转。 
 
  这时是正午,学生们都已躲进宿舍,花园、操场都不大见着人。突然看见后教学楼花坛边围了七八个人,本来不想走近,省得麻烦,但后来想好歹自己也是名老师,对亲爱的学生们表示出一点点关心还是可以的吧。 
 
  待走近些,听到那对话倒是精彩:“阮晋,上回你泡我女人,我也不跟你计较,那种贱货送给你好了。可老子不发威你倒当我是死的,这回竟然伤我手下三个兄弟,你自己说,要怎么个了结?” 
 
  嘿,乳臭未干的小鬼,毛没长齐就泡马子、干架惹祸,比我当年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在学校里充地头蛇,以多欺少未免太不入品。 
 
 
  我望进人群里,看见被围困在中央的那个男人的侧脸,他表情坚忍、眼神镇定,有个漂亮刚毅的轮廓,皮肤似乎长期经由阳光洗礼,略显得黑,身材高大,乍见觉得精悍强健。男人看男人的眼光总是挑剔的,我长得也不算差了,可要是在他面前可能也会显得逊点,不过我最欣赏的是有胆识临危不惧的男人,在他身上我可以感觉到这点。 
 
  是“新亚”的大学生么?不好说。 
 
  为首的那个接着讲:“不开口?你倒挺拽,摆出这副臭架子给谁看!再给你个机会,说是让我们打断你手好还是脚好,啊?到时可不要哭着向老师告状噢。”周围的人幸灾乐祸地轰笑。 
 
  果然是学生啊,我也不禁失笑,笑这里的学生已可媲美纽约“黑街”的混混,什么“校风严谨”,屁话!那唐老头原来也是个会做戏的老甲鱼。 
 
  那中间的男子眼光冷冷扫一圈:“不必拖延时间,要来一起上好了,我没空陪你们这些小子耗。” 
 
  有种!只不过场合不对,这是校内,别闹出人命来,下意识的,我边走出花坛边慢慢鼓起掌来:“好,有种!”惨,完全是本能,脑子没转人已经走出去,我那多余的正义感哪。 
 
  不出所料,所有眼睛都向我这边看来,其中两个已经踱过来,面部凶神恶煞。完蛋,没考虑周到就行动,应该去请那唐老头来清场,根本不必自己出马,千万别出师未捷身先死,第一天到贵宝地就搞出事来。 
 
  我只得挺了挺腰板站直,迎视来人,猛地想到手里还夹着烟,学校可是禁烟区,要命,教坏小孩子!连忙扔掉烟头自我安慰:不必内疚,这批孩子不用教就已经够坏了。 
 
  “看你这身行头,是新来的吧?”一个平头男生边说边回头朝他们的头头嚷,“大哥,这人是只菜鸟。” 
 
  另一个也怪叫:“难怪这么嫩,我们常大哥在这儿修理人也敢旁观,要看,去动物园看你的同类去,别不识相,挡这儿坏事!” 
 
  那个人群中低沉有力的声音再次响起:“别找不相干人的麻烦。喂你!叫你走就快走,免得吃误伤。”后一句是说给我这“菜鸟”听的。 
 
  突然间我有点感动,规矩我懂,这年头有些人挺下流,多一个替死鬼在身边一起受罪就觉得赚了,哪里管别人活不活,他倒是怕我受鱼池之殃。 
 
  连那常大哥都开口了:“哟,看看这位,多仁义啊,自身难保了,还心疼不相识的小兄弟。小子,还不快来给这位磕头谢恩。” 
 
  我实在没什么兴致跟他们胡闹,也不回嘴,似笑非笑地等着看好戏。 
 
  常老大想了想:“不会是同伙吧?好啊,找帮手了,看这小子也不经打,既是一伙的,大家上,不必手软客气。” 
 
  人一窝蜂地拥上来,五个缠住那位,三个向我这局外人扑过来,我暗叫不妙,头一日就用暴力教训学生,将来还怎么服众?还怎么树立可亲的新形象!唉。 
 
  我虽不是臂粗腿壮的牛男,但毕竟长年练习击打和空手道,三两下放倒这些小鬼还不成问题,但出手不宜太重,毕竟面对的是我可爱的学生。 
 
  朝前面看过去,那位倒也是慈悲为怀,似乎比我还有顾忌,下手很有分寸,只有那个常大头挺难缠,纠结了数分锺,在半让半攻间,对手终于被制住,那个年轻男人边喘边压低嗓门问:“服不服?” 
 
  “今天是我栽了,技不如人,没话可说。” 呵,还算条汉子,常大哥这时倒有几分大哥的派头,我高兴起来:不净是流氓无赖,还有得救还有得救哪,出手的懂得进退,落败的懂得认输,不错不错。我不禁对新环境生出新的好感来。 
 
  “别再惹我,大家可以和平共处。还有,小莉不是所谓的你的女人。你好好反省一下,别再瞎混了。” 
 
  这人有意思!我笑了。 
 
  “姓阮的,我不用你教。”那常大哥站起来,没有多逞口舌之快,默默带着那帮人悻悻地走了,也没有回头说那句老掉牙的台词“等着瞧!”,可见也不是普通混混,有点威信。 
 
  终于,那男子转身,目光凌厉直直扫过来:“你!刚才要你走为什么不走?本来或许可以避免动手,你一闹,全搅了。” 
 
  “有没有搞错老弟!他们那种架势可以不动手解决?修养到家那是你的事!看你一股聪明相,原来脑子是坏掉的。”我忍不住调侃他,“在学校里搞帮派,小心被退学。” 再说,哪有眼看学生们斗殴还只顾明哲保身的老师。 
 
  “这种话,你应该跟他们去讲。” 
 
  “你这身手像是混大的,别说我没警告过你,这是学校。”我是老师,我有义务劝人才改邪归正。 
 
  “你算哪根葱?先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再教训人不迟,你有比我好多少?” 
 
  哈,我低头看自己的狼狈样,身上全是脚印。不再与他争辩,递出右手:“不打不相识,邵振安。” 
 
  他走过来,轻轻一击我的掌心,很江湖味,随口道:“阮晋。” 
 
  他也轻轻一笑,全没有了刚才的严肃,战斗好象从没发生,可他的外套已有褶皱,衬衫领口的扣子也扯落了好几粒,半裸着结实的胸膛。 
 
  现在才看清楚,那是张特别鲜明的面孔,五官深刻,令人过目不忘,眼光最不似普通的大学生,连打斗时都有种姑息和容忍,除了那张英气逼人的脸,其它都无学生味,浮躁、鲁莽、赌气统统没有,他的肢体语言极有感染力,你不自觉地想去亲近他,那种孤傲的气质让人看着很不爽,有种威迫感,就是那种坦荡得很“欠扁”的样子,难怪会树敌。 
 
  我阅人也不少,这种人倒没见过,怎么给他混进学校来的?觉得可疑,但总也捉摸不透。不会也跟我同样经历,当这儿是临时藏身所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