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粉热夜+番外 作者:风夜昕

字体:[ ]

 
 
 
《红粉热夜》作者:风夜昕 
 
【内容简介】
 
普通的扫黄警察江洋,“赶鸭子上架”地被派去保护一位不普通的人物--超级偶像程征宇。才二十一岁的程征宇有着他这个年龄的任性和嚣张,偏偏江洋又是个表面看上去任人
揉捏的“书呆子”,两个无论身份地位和性格都属于两种极端的人,被“任务”绑在了一起,争吵和谩骂是常有的事,一个骂得开心,一个根本不当回事,江洋越是对程征宇不予理睬,程征宇就越是不服气。
一个普通的“丑四眼”警察竟然对他这个超级偶像视若无睹,走到哪里还得带着他?可是,当江洋抓住他的手的那一瞬间,看到了江洋的眼睛-----其实这家伙长得也不丑嘛--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洋,程征宇
 
 
第一章
 
  这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普通的长相、普通的身材、普通的近视带着普通的黑边框眼镜,还有个极普通的名字,叫江洋。
  普通,除了普通还是普通。男人唯一不普通的大概只有推眼镜时镜片后会反射出一道凌厉的白光,还有,他的职业。
  江洋,是一名扫黄组的警察。
  
  早上六点,男人准时起床,在闹钟响之前的一秒把闹钟按掉,然后走进厕所解决完生理问题之后,开始刷牙洗脸,换好衣服,从冰箱里拿出昨天晚上做的鸡肉粥和超市里买来的豆浆,放进微波炉里简单加热一下之后,不紧不慢地吃了起来。很专心,不看电视也不看报纸,甚至连事情也不想,专注的咀嚼着嘴里的东西,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了眼前的食物上。
  他说:“这样对肠胃好。”
  七点钟,准时从家里出发去上班。
  江洋所在的扫黄组属于东部警察署,简称东署。离他家其实不算远,乘公车只要十五分钟左右,不包括等红灯的时间,这是江洋自己推算出来的。平时他都是骑自己的“小绵羊”机车去上班的,但很不幸,在很久以前的某一天,他的“小绵羊”借给了他的上司,扫黄组的组长,一个看上去非常“沉稳”和“高深”的男人,从此“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返。
  那个男人骑车时出了小小的“车祸”,人没事,可江洋的“小绵羊”报废了,连个“尸体”都没留下。男人曾经向他承诺过,会分期付款,把车赔给他。可到现在为止,江洋一期“还款”都没收到。
  人生,真是“跌宕起伏”啊!
  全当是是晨间散步,虽然早上的空气其实并不好,但江洋仍然不喜欢乘车,也不喜欢自己开车。先暂且不论他的工资能不能买辆车,江洋还是喜欢迎着风的感觉,舒服自在。所以,从还在上学的时候开始,江洋骑的一直是两个轮子的车。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从自行车换成了机车,也算升级换代了。
  离上班时间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江洋准时到达了东署的大门口。年代虽算不上久远的东署却也跟不上现代的步伐了,除了新建筑不久的一幢办公楼,剩下几幢楼都是老式建筑,也就去年给每幢楼刷上了一层白涂料,说是进国的防水涂料,江洋看着也就是一层白石灰的感觉,要是没有房顶的深蓝色装饰,远一看跟医院住院部似得。
  慢悠悠走进大门,江洋伸手推了一下眼镜,大楼门口正站着年纪不大的女警员,看样子应该是今天刚来报到,目光随意地打量了一下,正要移开,身后突然有人叫了他一声。
  “江洋!”
  声音很是动听,绝对不比动画片里的日本声优差,热血而又透着一股低调的华丽--江洋很郁闷自己来哪的这么多形容词?
  转过身,不意外地看到了他的上司,那个欠他一辆“代步工具”而至今一分钱都没有还给他的男人。
  那绝对是个漂亮的男人,就算漂亮也绝对不会减少他身为男人阳刚气质,长得英俊而又性感,身材适中,双腿修长,穿着一身适合到死的质量上乘的衣服,像从电影中走下来的贵公子,以至于可以让人忽略一个警察的工资是不是能买得起那些衣服,反正,只要好看就好行!
  男人微笑着冲江洋招手,步伐轻快优雅地向他走过来。
  早上看一眼如此养眼的上司,应该是很幸福的吧!
  “呀~~美男!好帅!”
  “真的好帅!他哪个科的?我要进他那个科!”
  “是呀是呀~”
  不远处的女警员们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女人的热血又开始沸腾。
  江洋听到了,在心里笑了笑,然后脸上也笑了笑。在心里的是“同情”的笑,对笑那些女人的。
  男人小跑着来到江洋面前,脚跟还没站稳就手一伸,照着江洋背上就是一掌!
  “嘭!”一声,江洋身体朝前扑了一下,如果不是及时稳住,一般人很可能摔个狗啃泥。几乎每星期都会出现这种情况,多年来江洋已经习惯,记得第一次的时候,他听到了自己骨头错位的声音--
  “操!你小子昨天竟然偷跑!你爷爷的!不知道老子准备和你大战三百回合啊!老子发过誓这辈一定要让你小子喝倒一回!”
  “咔拉嗒~”耳边传来了类似于“心脏”和“梦想”破裂的声音,期待越大,失望越大,有时候骑着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
  江洋又在心里微微一笑,站起了身体,抚正了被拍歪的眼镜,拉了拉衣服。
  “早啊!老大!”
  两人并排走在一起。
  “说!昨晚死哪去了?我去了次厕所回来你就不见人了!”
  “家里有事。”江洋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
  “你家就你一个人有毛事?”
  “我想起来早上走的时候厕所灯没关。”
  要理由,江洋可以说出一百个,随你挑。而且,停了一下,又说:“你没过多久不也被冷警官抓回去了么?”
  一听到“冷警官”三个字,男人脸色先是红再是青,愤愤地咬着牙说:“靠!我想他怎么知道我在那里!原来是你小子告的秘!说!你怎么对得起扫黄组的全体同仁?”
  江洋眼镜一推,白光一闪,“你说要去打电话,结果把我的手机拿走了,我以为桌上那只是我的,结果一接--”微微一笑,暧昧不言而喻,“冷警官‘问候’的声音真是优美啊!”
  男人脸红。
  “我要是不出声的话搞不好还能再多听几句呢!”
  脸爆红。
  江洋看着男人红得很有风情的脸,在心里摇了摇头。叶恕行,虽然是个极品,但也不是一般人能要得了的,也就那个男人才能收得住!
  他们的组长,叶恕行的情人是个男人,在扫黄组已经是大家心照不暄的“秘密”了!
  话题被“生硬”地转移。
  “你又走着来的?”脸红的男人问。
  “嗯?”
  “每天都走,你累不累啊?”
  江洋侧过头,眼镜片在阳光的反射下,白白一片,看不到双眼。
  “你把车赔给我我就不累了。”
  “----哈!走路很不错嘛!锻炼身体啊!啊哈!啊哈哈哈!”
  扬起嘴角,江洋也不再说话,他知道,这是他们相处的一种方式。枯燥的工作,无聊的生活,对他来说,这是最好的调节剂,至少,现在还能拥有。
  
  今天一早,江洋和往常一样,准时在闹钟响之前按掉了闹钟,刷完牙洗好脸换好衣服,从冰箱里拿出昨天晚准备的食物,加热一下,然后专心地吃早饭。要说唯一不太正常的地方,可能就是他在刮胡子的时候不小心割了一下,在下巴上,伤口很细很浅,疼了一下之后,倒也没什么感觉了。
  没在意,江洋拿手指按了一会儿,就没再理会。谁知,这只是刚刚开始。
  上班路上,走到一半的时候,在十字路口红灯的时候江洋停了下来,周围是一群穿着制服的女高中生,叽叽喳喳的聊着什么,朝气蓬勃。
  “呀~~~好帅!真的好帅呀~~~!”
  “是的是的!看那眼神!迷死人了~~”
  “我要去下载这张照片当屏保!”
  “我也要我也要~~”
  几个女孩扭动着身体,情绪和语言异常激动。
  一开始,江洋有些疑惑,后来不经意地一抬头,他发现了是什么让这些女孩子们这么兴奋了。
  马路对过的高楼外墙上,挂着一幅巨型广告海报,海报上是一个男人的上半身特写,男人赤 裸上身,解开裤头的牛仔裤拉到最低限度,隐隐约约可以发现里面没穿任何东西,强壮但绝不过份的肌肉均匀地分布在身体上,麦色皮肤因为灯光的照射而显出自然的光晕,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张邪气中成透着一股清新的脸,亚麻色的碎发凌乱地垂下,遮住半只眼,另一只眼睛的眼神用一种若有似无地挑 逗看着镜头,旁边是一组男士护肤品和一句广告语--
  就只看着你--
  江洋不认识男人是谁,觉得应该是个有点名气的模特儿或者就是个看上去长得还不错的明星什么的。广告海报右上角写了一行字,是男人的名字和签名,江洋推了推眼镜,眯起眼盯着看了好几秒,最后放弃了。
  太费眼睛!
  广告商们大概想不到,还有不认识代言人的人存在,所以把名字印得相对小了些。签名其实挺大的,但单独拿出来绝对是永远不会有人看得懂的。
  身边的女孩子们还在激烈讨论着海报上的男人如何的帅、如何的美、如何的性感、如何的勾人--
  江洋很低调地站在一边,利用等绿灯时的无聊之余看了海报一会儿,说了一句:“长得还可以,不过没什么气质--”
  此话一出,四周一片安静,刚才叽叽喳喳的女孩好像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一般。凭良心讲,江洋说话的声音真的不大,完全可以被淹没在车水马龙之中,但他低估了现在女孩对一切跟偶像有关的风吹草动都不会放过的本领。
  突然的安静让江洋愣了一下,低头往四周一看,可爱的女高中生瞬间变得面目“狰狞”,而接下去发生的事,江洋已不愿意再回忆。
  悲剧啊--!!
  
  比平时晚了十分钟到了东署大门口,江洋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四周,今天是他们的组长外出执行任务的第三天,扫黄组少了那个男人,气氛也消沉了不少。出任务扫荡卖 - yín -窝点的时候少了那一声中气实足的“都他妈的不许动”,大家连气势都降低了不少。
  推了一下眼镜,收回思绪,江洋继续慢悠悠地往办公楼里走。
  扫黄组在整个警察局地位不高,真的不高,这点从他们所处的地理位置就能看出来,走廊尽头一拐弯,不认识的人绝对找不到,但警局里没有人找不到,因为扫黄组紧邻一个“重要场所”--厕所。每天都能在这里见到不少高层领导,今天,江洋就碰到一个。
  上了楼,马上就要从厕所门前经过的时候,从厕所里突然冒出个人。江洋一愣,不走了,除了那个人的身份之外,更因为那个人的身体占满了整个走廊的三分之一。
  这种体积,除了东署的署长不作他人。
  “哟!小江啊!”头顶秃得跟打过蜡一样的署长抬头一见江洋,笑得跟看到了自己儿子一样。
  江洋浑身一抖。来东署这么多年了,署长从来只叫过他“江警官”、“你小子”--等等,“小江”这么亲热的“昵称”,实属罕见。
  无事献殷勤,肯定没好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