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良医纯爱诊疗(出书版) 作者:风夜昕

字体:[ ]

 
 
 
良医纯爱诊疗(出书版) BY: 风夜昕
 
  
 
  楔子
 
  有这样一个笑话。
 
  有个花花公子玩得太厉害了,「那里」得了病。他先去看西医,看了好几个都说那里不能要了,必须要切掉才行,不然会没命。
 
  可花花公子怎么舍得,于是他又去看中医。
 
  中医看过之后点点头。「嗯,虽然晚了点,但还是可以治的。」
 
  「真的吗?可我看的西医都说一定要切掉才行啊!」
 
  「唉!那些西医就是这样,动不动就要人切东西。这瓶药你拿回去,每天三次涂在那里,连涂三天那个就会自己掉下来了——」
 
  第一章
 
  一连数天的阴雨,今天终于放晴。
 
  早上六点多的时候,室外虽然算不上寒风凛冽,却也绝对不会让人觉得温暖,而刚刚透出云层的阳光并没有带来多少暖意。
 
  年代有些久远的社区里,赶早起来锻炼身体的居民众集在社区的小型广场上。除了一小部份的人在使用锻炼器材外,大部份的人都排着整齐的队伍,随着缓慢悠扬的音乐,进行一项能够强身健体的传统武术项目——太极拳。
 
  不过,明明是以中老年人为主的队伍,但在最前方带着大家打拳的,却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男人有着一副适中的身材,不算太高,但是比例很不错,不过他到底几岁,光看外表还很难猜。因为他穿得实在是——土气了点。
 
  深蓝色的运动服,是好几年前流行的样式,现在要买到已经很难了,应该是男人学生时代穿的,虽然有些旧,但是还没破。脚上是双普通的白色布鞋,虽然还算新,但现在的年轻人绝对不会穿。
 
  这一身打扮,给人好像回到八○年代学校办运动会时的感觉。
 
  而男人戴着一副看起来既老气又笨重的黑框大眼镜,那几乎遮掉了他大半张脸,若再加上额前的刘海,除了嘴巴和鼻子,根本就看不清楚他长啥模样,整身造型让他散发着「朴实」的气息。
 
  但是如果靠近点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男人有双非常漂亮的眼睛,不过很可惜,能发现这点的人并不多。
 
  男人跟随着音乐缓慢比划着,太极拳看似简单,一招一式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但真正能打得好看的却不多。
 
  不过这点男人显然做到了,虽然「其貌不扬」,但那熟练得堪称精湛的拳法,让人不禁眼前一亮,仿佛是在看一场表演,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不寻常的美感,向人们展示了所谓的柔中带刚。
 
  最后一招打完,饶宗义缓缓收势,闭上眼轻轻吐了一口气才转过身。
 
  「今天,就到这里。大家辛苦了。」一字一句缓缓道来,说话时特有的慢节奏几乎成了他的正字标记。
 
  「饶医生你也辛苦了!」
 
  他微微一点头,走到旁边拿起一件黑色的旧外套,穿上之后,本就有些不太适宜的打扮变得更加不伦不类,不过他本人没有在意,又朝众人点点头,转身缓缓离开。
 
  饶家三兄弟中,饶宗义排行第二,身为中医的他算是三兄弟中最特立独行的,并不是他的性格有多怪异,而是他的性子「异常」的慢。
 
  对中医养生颇有研究的他一直秉持着「心浮气躁乃养生大忌」的理论,所以再天大的事也不会让他表现出火烧眉毛的紧急感。除此之外,他的个性也很中庸,所以只要不是太麻烦的事,他都不会拒绝的。
 
  今天,饶宗义的生活也和平时一样,细嚼慢咽地吃完早饭,他拿着报纸夹在腋下,锁上家门之后,慢吞吞地往上班的医院方向走。
 
  他工作的中医院顶多算是中小型,但在附近小有名气。
 
  走进年代有些久远的木造建筑,感觉不像医院,反倒更像是座古色古香的宅院。
 
  饶宗义会选择这间医院很大一个原因就是这栋建筑。深红色的油漆有些斑驳,保留了一股传统的气息,而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中药味,让人感觉很安心。
 
  穿过警卫室,顺着长长的走廊走到办公室,路上碰到几个护士向他打招呼,他只是轻轻点头示意,一如既往的冷漠,却又不失礼。
 
  他的办公室不算大,除了基本的办公设备之外,几棵植物让整个房间显得绿意盎然。中医诊所不会有急诊病人,气氛安安静静,十分轻松。
 
  上班时间还没到,饶宗义先打开饮水机,然后慢慢换上白袍,一身白衣再加上稍乱的头发和粗框眼镜,让他整个人顿时变得更加老气横秋。
 
  趁饮水机加热的时间,他打开窗户流通空气,再帮植物浇水,然后拿出杯子泡茶,接着便埋首桌前看报纸,像是工作了十几年的上班族大叔。
 
  上午看诊的人并不多,一连几个都是老年人,切过脉,又问了几个问题,确定病人情况后,饶宗义便开出方子让病人去抓药,整个看诊过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刚送走一个病人,护士就站在门口问:「医生,可以叫下一位进来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向表情冷漠的护士今天似乎格外开心,脸颊上淡淡的红晕仿佛怀春少女——虽然她已经快四十岁了。
 
  饶宗义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趁病人还没来之前起身去倒茶。
 
  刚把茶杯装满,门就开了,他缓缓转过身,目光和门外的人对个正着。
 
  当医生这么久,像这样的病人,并不常见。
 
  门口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外套、白衬衫和深色牛仔裤,身材高大匀称,看骨架似乎不是纯正的亚洲人,更别说那混血味十足的立体五官。身上的立领白衬衫,就算此刻天气寒冷,领口仍微微敞开,脚上是一双深咖啡色短靴,一头故意拨乱的深褐色头发自然地垂在额前,更衬出来者深邃的眼神。
 
  饶宗义打量男人的同时,对方也在看他,几秒钟之后,微微皱起眉。
 
  并不想深究他的表情和眼神是什么意思,饶宗义大略观察对方的气色后,发现除了肝火过旺和脸色不太好之外,来人并没有什么致命症状的征兆。
 
  拿着杯子坐回原位,他对门口的人点了一下头。
 
  「请进。」
 
  挑了一下眉,官骏扬现在考虑的是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进去。这个像「植物园」的诊疗室,还有眼前这个男人,跟他想象中的医生有段差距——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官骏扬是个导演,虽然年轻,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国际知名的导演。三十二岁的他,五年前凭着一部一开始并不被看好的暗黑系电影一战成名,当年那部片的票房和所赢得的各种奖项,让他几乎成了传奇,而如今,这个传奇更是向着神话的方向发展。
 
  近几年,官骏扬拍的几部电影都被评为游走于尺度边缘,可即使如此也没有影响电影上映之后的票房和口碑。对官骏扬来说,把色情拍成情色才是真正的艺术,如果只是赤裸裸的*爱,那他不如直接去拍A*,而连续几部题材敏感的作品票房皆是大卖,又让他的导演生涯迈向一个新的境界。
 
  但比起导演,官骏扬给人的第一印象更像个演员,只是作为导演,那挑剔到近乎苛刻的眼光却是从来没有改变过的。
 
  趁饶宗义坐回位子上,官骏扬再次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
 
  蓬乱的头发,又土又笨重的眼镜,还有白袍下颜色过时的衬衫,明明没打领带,却连最上面一颗钮扣也扣上,再加上手里捧着个保温杯的样子,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虽然以貌取人并不应该,但他的职业病就是以貌取人。就像第一轮面试的人,外表通常是给人的第一印象一样,而饶宗义给他的第一印象,很差。
 
  官骏扬从来没有接触过中医,对中医的印象也不过是诊脉、针灸、拔罐和一些民俗偏方等等。他不太能理解那种在人身上扎针,还在针上点火的治疗方法,但是不用开刀动手术,看起来似乎是个颇为轻松的职业。
 
  今天会来看中医,完全是因为他的制片人兼好友的提议。他最近身体状况的确不太好,所以,当友人说他并不需要太过大费周章的治疗,而是一次没有痛苦的诊治和没有副作用的好药,他立刻接受了这个说法,并抽空来到这家中医院,找朋友推荐的医生。
 
  但是中医不都应该是那种白发苍苍、浑身散发着仙人气息的古稀老人吗?官骏扬慢慢走进诊间自问着。
 
  饶宗义推了推鼻梁上看起来笨重的眼镜,抬起头看着他。
 
  「你是医生?」因为实在太怀疑,官骏扬忍不住出声确认。
 
  翻开病历,饶宗义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
 
  「坐。」
 
  官骏扬犹豫了一下,虽然已经兴致缺缺,还是坐下了。
 
  饶宗义先看了一眼病历上的名字和年龄,然后开始在上面写下自己目测的情况。
 
  官骏扬不懂自己一个字都还没说,为何对方就写个不停,便看了一眼,虽然医生写的东西一般人是看不懂的,但是他发现男人的字非常漂亮。
 
  「哪里不舒服?」饶宗义边写边问,头也不抬。
 
  「经常失眠,有时候身上会很疼,最近精神也不太好。」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是也有几分敷衍的意思。看着感觉有点呆的土包子医生,他盯着病历的样子除了能证明他是个近视眼之外,一点也看不出医术高超的样子。
 
  「食欲如何?」终于写完了,饶宗义抬起头看着他问。
 
  官骏扬轻轻挑了一下眉,「普通。」
 
  「眼睛看得清楚吗?有没有经常,觉得视线模糊?」
 
  到目前为止这是他说过最长的一句话,也让官骏扬发现他的语速比常人慢一些。想了想,他点点头,「累的时候会。」
 
  饶宗义点头,记下来之后放下笔。
 
  「把手放上来。」
 
  官骏扬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小枕头,吊儿郎当的撩起袖子把手腕放上去。
 
  饶宗义把手指搭到他的手腕,双眼看着前方,聚精会神地开始诊脉。
 
  官骏扬觉得无聊,眼睛随处乱看,突然注意到这个医生有一双很好看的手,指甲也修剪得整整齐齐,散发着健康红润的光泽,牵起来一定很舒服——
 
  「你紧张什么?」这时饶宗义突然别过头看了他一眼。
 
  紧张?官骏扬收回胡思乱想,面露不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