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乌龙拍档(第二部)作者:堕天

字体:[ ]

 
 
 
 
乌龙拍档(第二部)
  
  文案:
  
  结束两件大案子,凌霖原以为能打响侦探社的名气,却因为BLACK林亦云的「三不政策」──不寻人、不捉女干、不拍出轨照片,而持续阮囊羞涩状态。
  
  这回卧底员警的神秘失踪案,凌霖来了兴致,与第一人格的林亦云斗志满满的开始查案,从坤帮、「太平洋」、镭射条码......一案牵一案,似乎查不到尽头。
  
  一次脑部检查,凌霖发现了林亦云头骨上也有镭射条码!到底林亦云的真实身分是何人?那层他不愿触碰的黑暗,又是什麽?
  
  档案三
  
  第一章
 
  「唉......」
 
  幽怨绵长的叹息在空旷的大屋掷地有声,再反弹碰上四壁,于鬼屋里交织成悲怆的回响,硬生生在这绿意盎然的春天营造出一抹灰白黯淡之色。
 
  凌霖在桌子上摊开记帐薄、钱包,心情就像股市一路跌到底的倒霉鬼一样,DOWN到最低点。
 
  张开的钱包就是嗷嗷待哺的孩子的口,而业绩的月报表直接仿制了股市集体大跳水的曲线图。他创业至今的唯一成就,就是失败。
 
  提起上一单案子他就呕火。刘代志那个恶魔学长,又一次彻底耍弄了他,当他几经辛劳找出女明星杀人一案的真凶并取得套证之后,就被彻底地丢过墙,追讨酬劳时,被刘代志以一面「好市民」的锦旗与一千元现金糊弄了过去。
 
  一千元够吃个屁!
 
  即便蒙林亦云大赦恩宠免去数月房租,他再精打细算着每日用度,交付了水电、瓦斯、网费等生活必要支出之后,除了找上门的生意没有幸运降临,弹尽粮绝日倒是毫无意外地如约而至。
 
  「唉......」
 
  在眼角瞥见某个大购物回来,大包小包从车上抱下,一身当季时装金光闪闪,笑容更是春风得意的公子哥儿时,叹息声变得更大了。
 
  同居一个屋檐下,这贫富差距尤其让人愤怒。
 
  不能不怪老天爷偏心。人家身家厚到有N个亿在银行,光每年的利息都花不完,自然不把这点惨淡经营的小小营生放在眼里,更何况钱多到了一定的地步,钱是会生钱的......
 
  就在凌霖眼中放射出豪光,完全忘记了自己原属警察的本分,而在幻想把这家伙绑架、勒索、撕票......的时候,一张凑近到面前来的,英俊得像地狱里的恶魔一样的面孔,唤起他正常的神智。
 
  「这个月又没生意上门啊?」
 
  闲闲地跳上桌子,摆弄着空空如也的日程安排记录本,不靠老板吃饭的唯一员工心情很好。
 
  「都是你!我就说侦探社的本行就应该是寻人、捉女干、拍出轨证明照片,你就是不让我接,才让生意一落千丈,血本无归!」凌霖提出血泪控诉。
 
  本来连着办了两件大案后,他们多少也有点声誉,可是─这该死的可是─身为拍档之一的林亦云厌恶、反对、憎恨做这样的工作。
 
  帮贵妇人去找老公出轨的证明多好啊!必要时还可以安慰寂寞芳心,工作轻松不说,而且酬劳也高。
 
  「我说过,这种龌龊的事我们不做。」
 
  唯一员工立刻化身为最大股东,行董事权对上述建议实行一票否决。
 
  林亦云本来龙心大悦的表情一变,眼光如刀。
 
  「可是,我们已经没钱了!」
 
  凌霖拍着空空的钱包强调,因理念不合而发生的争论在他们这对拍档间,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是『你』没钱了!」林亦云一针见血地指出重点,突又一笑:「其实我又不反对你吃软饭。」
 
  继而轻佻地拍拍同伙灰暗的脸颊,扳着他的脸左右打量,「其实整理一下,也还是不错的,我不应该要求太高,将就一下就行了。」
 
  「......我要诅咒你下拔小鸡鸡的同性恋地狱!」凌霖咬牙切齿。
 
  作为一个还算开通,并且支持个人发展的正常人,他容易么!?
 
  本来觉得同性恋者应该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而自小他接受的教育就教导他不可欺凌弱小,他也一贯秉承至今地对这个特殊群体抱同情、关怀态度。可是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却颠覆了他以往的观感。
 
为什么,他这个应该是以强者姿态来主持正义,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人类,反而成为了被欺凌、被欺压的对象啊?
 
  这个男人和市面上或是电视里可见的「基佬」们完全不同,他不怯懦、不妥协、不灰暗,堕落靡烂得理直气壮,只是偶尔阴沉得叫胆敢捋他虎须的人发抖。
 
  对了,他的来头,怎么老不记得叫刘代志查查,毕竟一个有钱人想象普通人一样微如尘芥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哈,你的诅咒又有了更新的提法,还是一如既往地有趣。」对他恶毒的反击,林亦云笑得几乎喘不上气来,如果说以前凌霖在林大公子眼里看来是男佣、煮饭公、修理工,那么现在地位则上升到了「有趣并值得研究」的对象。
 
  「别人骂你的话也听不懂是吗?」
 
  凌霖无奈,当咒骂听在别人耳里也像是在听笑话一样的时候,他还能用什么办法去解决眼前这个祸害?
 
  打架?像真正的男人一样用拳头来解决恩怨?
 
  可是......林亦云从不知耻的赖皮招,会让他后悔自己主动与他产生肢体接触的行为,再有就是,对着这么漂亮的一张脸,是不是真的打得下去还是另一个问题......
 
  「我天生耳背,凡骂我的话一概听不见。」
 
  见凌霖瞬间泄了气,林亦云好玩地揪着他的耳朵,顺口道:「算了,我请你吃饭吧,今天心情很好。」
 
  外面春光明媚,一扫已经连续阴雨了十天的压抑。
 
  「你请?」
 
  有饭吃耶!空空的肠胃立刻合作地响应出辘辘饥肠声─打从他拒绝被林亦云吃豆腐而换软饭吃后,就着那点点收入,已经青菜、白饭过了好一阵子了。那个万恶的资产阶级,居然对他面黄肌瘦的现状视而不见,坚持豆腐换荤腥的规矩不能破。
 
  「是啊!」
 
  看着他比照着卡奇拉的举动,一脸兴奋地龇牙,就差没竖起一条尾巴在身后晃了,林亦云这才想起如果要出去的话,还得找一家能带宠物进去的餐厅,他们家的狗好像也满久没吃大餐了。虽然只是条土狗,胜在精力旺盛、活泼、愚钝......还有忠心。
 
  「好,小的我这就发车去。」
 
  他们的社车依旧是那匹老铁马,咆哮如雷地扰民过后,有时还得踹两脚才发动得起来─没办法,没有收入就没经费,没经费的话说换什么都是假的。
 
  凌霖要提早给老铁马热身,才能保证在林大公子步出房门时能一举发动。
 
  结果才要出门,迎面撞上一个麻烦。
 
  「唷!」
 
  「麻烦」笑得非常之灿烂,非常之狡猾,非常之......让凌霖本来很迟钝的神经也觉得有一朵大事不妙的乌云拢上心头。
 
  「学长,你来干什么?」
 
  从上次被当成免费劳工使唤摆了一道后,凌霖就对自家学长推荐的工作存有戒心了。
 
  「啧啧,这里还是这么冷清啊。房子大了家具少,人气显得很不旺的,主位摆向又不是旺财位,难怪你还是过得这么清贫。」
 
  刘代志一进门,娴熟的江湖口吻几乎让人以为他是资深的风水先生。
 
  「关......关你什么事!你上门才叫衰神进家,我们正要出去。」
 
  忍了又忍,凌霖还是不敢直接轰人,只好迂回婉转地以自己要出门为理由,把这尊大神请出去。
 
  「笑话,你不知道顾客是上帝吗?虽然你做的是侦探,但也是开门做生意的,客人上门你反而想出去,有钱不想赚啊?」
 
  看到抱着小狗从后面出来的林亦云,两个人一条狗大剌剌地在眼前,昭示一幅和乐融融的家居图,刘代志眼中闪过一抹高光,反而气定神闲地坐下了。
 
  「有钱当然想赚,可是学长......」
 
  「我们不做你生意!」
 
  凌霖满腔委屈的控诉与林亦云斩钉截铁的拒绝同时说出,刘代志看了他们一眼,高级警察才不把这种小CASE放在眼里,立刻判定要从最薄弱的环节下手。
 
  「这回可是先付半数订金后办事。」
 
  一迭看起来有点分量的现钞放在桌上,立刻成功地达到了阻止凌霖出门的愿望。
 
  「学长你有什么吩咐?」
 
  凌霖立刻摇着尾巴靠过去的举动,让林亦云打算掐死怀里的卡奇拉。
 
  「呜汪─」
 
  立刻敏感地察觉出主子心情急转直下的小狗,挣开他的怀抱逃命去也,刘代志与林亦云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接,顿时碰撞出一串「劈里叭啦」的电火花。
 
  神经超大条的凌霖却完全没注意到,正小心翼翼地把桌上的钞票纳入自己的钱包。
 
  「哦,要你帮忙找一个人。」刘代志眼角瞥到他已经把桌上的公款全部蚀吞入私人荷包,拨冗给他指示一下任务的明确方向。
 
  「寻人我们不做!」
 
  林亦云光明正大地拒绝,合身扑上前掐住凌霖,要把他那罪恶的金钱掐到吐出来。可惜凌霖已经有先见之明,护着自己的小荷包闪到一边去,在追逐战中努力向刘代志了解更多的任务情报。
 
  「学长,无论是你的初恋情人,还是私生老爸,我都一定能帮你找到的。」
 
  「去你的!这是公事,公事知道吗?我要你找的人是一个我们警方的卧底。」刘代志冷静地观察,在那两人集团经过自己身边时,神准地揪出了凌霖,大吼。
 
  「啊?」
 
  卧底是一项危险的工作,一般都会自己主动且小心地跟警方保持联系的,如果无缘无故失踪,恐怕不是好事。
 
  想到也许是自己〈前〉同事的生命有危险,凌霖停了下来,脸色凝重。
 
  「是我们派到坤帮的卧底。不久前突然失去联系,因为他身分特殊,警方不方便进行搜索及寻人工作。他的具体资料......」说到这里,刘代志有意无意间眼角扫过一旁的林亦云。
 
  卧底的数据越少人知道越好,林亦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坤帮」后呆了一呆,陷入沉思,现在看到刘代志的神色,明白他的意图,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出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