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苏叶未曾远 作者:栗早

字体:[ ]

 
 
文案
“小叶子,我当年对你可是一见钟情啊。”多年后,卫成远轻抚着枕边人的鬓发,忆起往昔的青葱岁月,忍不住趴在他耳边感慨了一句,大有赞叹自己情深如许之意。苏叶困倦不堪,却也不忘回一句嘲讽——
“你明明是见色起意。”
话里带着笑。
但这是许多年以后的事了。
内容标签:甜文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叶,卫成远 ┃ 配角:齐禹,纪青 ┃ 其它:校园,有肉渣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在晋江发文,请大家多多关照[]~( ̄▽ ̄)~*
  第一章
  苏叶曲起手指,轻轻叩了叩课桌。卫成远的肩膀应声动了动,他抬起朦胧的睡眼,露出额头上一个通红的印子。
  “交作业。”苏叶言简意赅。
  卫成远刚睡醒,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昂着头看了苏叶半晌,才伸手从桌膛里掏出一本皱皱的本子来递给他。苏叶一旋身走了,卫成远却没像往常一样趴下来接着睡,直着身子,目光一直追随着苏叶的背影,直到他回到座位上坐下,留下一个泯然众人矣的背影。
  就在刚才介于清醒与瞌睡的那一段时间里,卫成远忽然发现眼前这人长得很好看,以至于他险些忘记了苏叶大组长是来收作业的,就那么一直呆呆地看下去。
  卫成远就是这时注意到苏叶的。在这之后,卫成远就一直有意无意的会关注苏叶这个人,直到自己也走进了他的生活里。
  “小叶子,我当年对你可是一见钟情啊。”多年后,卫成远轻抚着枕边人的鬓发,忆起往昔的青葱岁月,忍不住趴在他耳边感慨了一句,大有赞叹自己情深如许之意。苏叶困倦不堪,却也不忘回一句嘲讽——
  “你明明是见色起意。”
  话里带着笑。
  但这是许多年以后的事了。现在的卫成远还是一个初来乍到的高二插班生,因为自家老爸调任X市市长后举家搬迁,卫成远不得不抛弃一众朋友,来到了X市的重点高中四中——还是因为自家老爸,进的是理科重点班。
  人生地不熟,再加上尽管大家都穿着一样的校服,卫成远却是一副差生样,与重点班成绩优异的乖学生们格格不入,除了和苏叶那一场心猿意马的对视,卫同学过的一度都是百无聊赖的日子。
  当苏叶走远,卫成远捣捣同桌的手臂,下巴朝着苏叶座位的方向扬起,问道:“同学,这人谁啊?”显然和人家坐了几天,连人名字都没记住。
  同桌好脾气,抬起头顺着卫成远的视线看过去,张口时语气里带了几分崇拜:“苏叶,上次月考的理科状元。”又转为不甘心,“不过那次我没发挥好,不然说不定也能进前十——”卫成远对同桌的壮志未酬没什么兴趣,又追问:“什么叶啊,怎么写?”同桌不知被打开了什么开关,朗声吟诵——“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文艺青年本色尽显,卫成远额上青筋微凸,但这厮并未为自己文学素养的缺失而羞愧,同桌小男生为眼神所逼,只好停下朗诵,满脸不逢知己的愤然:“叶子的叶。”卫成远听罢又转过了头,同桌则继续埋头苦读。
  前排的苏叶也正和自己的同桌说着什么,桌子上摊开一本习题集,是与卫成远这边截然不同的学术交流。卫成远看着他表情淡然的侧脸,只觉得赏心悦目,觉都醒了。
  苏叶和卫成远坐同一组,中间并没隔多少座位,这些座位现在又都空着,他的余光隐约碰撞到卫成远的视线,回过头看时,恰好有人回来坐下挡住了,只仿佛瞥见了那人朝自己笑了一下。苏叶也不在意,接着做自己的事情,表情没什么变化。卫成远刚以为自己看别人被发现,有些不好意思的想笑一下缓解尴尬,视线骤然撞到一堵肉墙上,偏过身子再看,便只见到一个背影了。
  高二的学习已经开始逐渐进入紧张的节奏,更何况在是重点中学的重点班。身边都是刻苦学习的人,形势使然,下课后的卫成远竟然也翻出了一本练习册。正动着笔,肩膀上突然搭上了一条长臂,卫成远的耳边响起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
  “哟,卫少爷还会写作业。”
  卫成远肩膀一抖,甩掉了齐禹的爪子,面不改色地回答:“这不是无聊么,小齐,给少爷捶捶肩膀。”
  齐禹是卫成远在父亲的酒席上见到的。那时父亲和本地几个官员相谈甚欢,卫成远则受到了酒席上同龄人的欢迎,大家家世生活背景差不多,熟悉的也快。尤其是齐禹,和卫成远脾性相投,知道卫成远和自己同班后更是大呼痛快,两人很快就成了二班唯二上课经常睡觉放学打篮球的人。
  苏叶依旧只是偶尔过来收收卫成远的作业,尽管卫成远的视线有时仍忍不住飘向他,但两人并没有说过什么话,就像他们作为两种不同的人应该呈现的相处模式那样。说起来,一向没什么耐心写课后练习的卫成远也只会在要交上去的作业上花一点心思,不过也只是写完而已。他不想在苏叶过来的时候回答说没有写,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原因,齐禹问起时他只回答说是“做做样子”。
  可惜苏叶每次都是转身就走,并不会对卫成远不同寻常的“乖巧”置喙。他不像班里一些心性高的同学,对待卫成远和齐禹的态度里总有些隐隐的轻蔑,或者像其他的同学那样不自觉的讨好。卫成远觉得在他的眼里,自己和其他组员并没与什么分别。卫成远望着苏叶抱着一沓本子离去时,有时会觉得有些失落,但连这失落也是莫名的。
  卫成远不愿往深处想,每天乐呵呵的和齐禹厮混,生活轻松又惬意。
  这一天轮到卫成远和苏叶这组值日。
  在值日的前一天下午,苏叶作为组长去分配任务。打扫的范围主要是教室、走廊和大操场的一部分。二班是理科班,尽管女生不算少,但向来都是很受照顾的。大操场离教学楼远,范围还不小。组里只有卫成远和苏叶两个男生,于是卫成远终于听到了苏叶说“交作业”“卫成远,作业”……以外的话——“卫成远,你跟我一起去扫操场,可以么?”
  卫成远还没来得及回答,前排的女生就插话了:“组长,你们两个人够么,要不我下午早点扫完去帮你?”
  卫成远当即拒绝:“不用不用,我们两男生,扫的很快的。”
  苏叶看了眼卫成远,也回答说“不用”,女生于是有点丧气地回过了头。卫成远抬头看站在自己座位前的苏叶,眼睛亮晶晶的,苏叶不知为何想起了某种大型犬类,忍不住笑了一下,平日里的冷淡如同冰雪消融,眉眼弯弯,说不出的好看。
  值日的时候,苏叶仍旧没什么话,卫成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奋力扫快些,好让苏叶不用干太多活。这样想着,倒也没多久就打扫的差不多了,卫成远把畚斗里的垃圾倒进垃圾桶,苏叶走了过来,放下扫把,卫成远觉得自己的头发被轻轻拂了一下,直起腰,苏叶的手上拈一片小小的叶子,微微仰着头跟他对视,睫毛长长的眼睛里竟有几分无辜——此时已是初秋,凉风渐起,不知道哪里飘来一片叶子落在了卫成远的头上。
  卫成远的心里也飘进了一片叶子,像湖面泛起一圈圈的涟漪。苏叶离他很近,一瞬间呼吸相闻,卫成远想俯下、身去吻他。
  一阵风吹来,吹落了苏叶手上的叶子,卫成远弯腰去捡,苏叶看见他汗湿的脖颈,觉得刚刚的气氛莫名的旖旎。卫成远对他说谢谢,少年微湿的发垂下来,轮廓分明的脸微红。苏叶想起刚刚卫成远几乎承包了大半个操场,心里一暖,他对卫成远摇摇头表示不用,又低下头把掉在垃圾桶周围的杂物扫干净。
  打扫完回到教室,班里人大多都去吃饭了,教室里空空荡荡。一路上卫成远心里乱的厉害,苏叶的脸,还有之前萌生的绮念一直在心里盘旋,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那么想要亲近一个同性。各种思绪混杂在一起,等卫成远回过神来,才发现苏叶已经走了。
  卫成远去食堂的点炒窗口,这时饭点已经过去有一会儿,大厅里人稀稀落落的,饭菜也凉的差不多了,还好小炒是现做的。卫成远端着热气腾腾的餐盘,一眼就看到了齐禹和一群平时一起打篮球的男生们正坐在一桌聊得热闹,他正想走过去,却忽然发现苏叶一个人坐一桌,背对着他在吃饭。不用看卫成远也知道苏叶现在肯定依旧一副拒人千里的表情,可是不知为何那道背影像是卡在了他的心里,哽的他有点难受。
  一双手端着餐盘放在苏叶对面,他抬头,看见卫成远微笑的脸。
  “苏叶,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可以。”
  卫成远坐下片刻又离开了,苏叶看着对面的饭菜,有点发愣,和卫成远一起吃饭这件事让他的心里像是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卫成远走了回来,手里多了一碗热汤,他把汤放在苏叶餐盘边上——苏叶吃的是普通窗口打的饭,已经不怎么热乎了。他起先想拒绝,卫成远却用不容置疑的态度推回来。
  “给你打的。”
  热汤袅袅飘着蒸汽,苏叶觉得自己的眼睛被熏得微微湿润。自从母亲去世后,苏叶第一次觉得有人这样关心他。
  “谢谢。”
  隔着饭菜升腾的热气,卫成远看到苏叶笑了一下。
  
 
  ☆、第二章
 
  第二章
  晚上还有晚自习,苏叶和卫成远并肩走回教室。和之前扫地时相比,卫成远觉得他和苏叶之间有一些东西好像在悄然发生着改变,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但是比起之前的冷淡,苏叶面对他时表情显然柔和了许多。
  回教学楼的路上经过球场,齐禹和一帮男生正在挥洒汗水,卫成远从小被家里人教着养生,看到这群猴子饭后又在上蹿下跳,心想他们也不怕胃下垂。
  正想着,苏叶的鞋带散了,他蹲下身来系,卫成远于是停下脚步站在前面等他。齐禹瞄见自家兄弟站球场边上,随手就把接到的篮球朝他抛了过去。
  “卫成远!过来打球——”
  苏叶正好起身,还没站稳,便被飞来的篮球砸了一个趔趄,踉跄着撞进了卫成远的怀里。
  齐禹:“……”
  苏叶:“……”
  卫成远:“!!!”
  卫成远刚才离苏叶有几步远,在看见苏叶扑过来的一瞬间,他不知怎么的张开了双臂,刚好抱了个满怀,苏叶的头撞在他的肩膀上也没松手。
  反应过来的苏叶赶紧推开他,卫成远也有点尴尬——以及一些些的失落。这时罪魁祸首齐禹跑过来,捡起从犯篮球,特别真诚地给苏叶道了个歉。
  “苏叶,对不起啊,我刚刚是想把球扔给卫成远的,你没事吧?”
  苏叶摇摇头,表情有些不自然。
  “我没事,你们打球吧,我回教室了。”
  然后苏叶就走了。他并没有生气,但刚刚那个意外的拥抱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别扭,鼻尖仿佛还萦绕着卫成远身上的气息,他想起卫成远张开双手接住了他,而自己的头抵在他的肩膀上。
  球场上,齐禹一直看着苏叶离去的方向,然后转过头来撞撞卫成远的肩膀,用一种特别稀奇的语气说:“卫成远,你看我们班的移动冰山刚刚是不是脸红了?嘿,真神奇,我还以为他发生什么都一种表情呢——哎,卫成远你怎么一脸呆样啊,别是刚被撞傻了吧——”
  “啊,没事,那什么,我们打球吧。”
  于是,卫成远稀里糊涂地加入了胃下垂的队伍。
  今天是生物晚自习,教生物的吴老师性格外向,和同学们的关系一向不错。但是她的晚自习却总是让人提心吊胆,其他老师一般只是坐在讲台上改作业,而生物老师的出场则经常伴随着一捧试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