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始于追逐 作者:格子Kaiser

字体:[ ]

 
 
简介:
 
【!BL文,H文,犯罪恶趣味文,新手文。慎入!】 
 
萧莫凌原本以为自己杀人的事可以瞒天过海,却没料到被另一个逍遥法外的犯人借此威胁,不甘屈人于膝下的萧莫凌,在次次的反抗下,终于升级到“屈人于胯下”。而此后,自己更是要提心吊胆的防备他人的谋杀和警方的追查。 “冤家”,“初恋”,“情敌”……层层捋不清道不明的背景关系和记忆碎片浮出水面。 
 
【以上为国际惯例的简介(就是听起来高大上的感觉),格子这里总结的通俗一点的简介:一个只有傲没有矫的小受挑战扮猪吃老虎的腹黑攻的恶趣味过程。】 
 
原作者“背弃被酝酿”改名为“格子Kaiser”。 完毕
 
第一卷 : 命
 
楔子
 
  Death is a kind of happiness, happiness is a very profound · is homeward wandering around in pain, is a serious error correction, is to be liberated from the unbearable yoke yoke。
  【 死亡是一种幸福,是非常深邃的幸福···是在痛苦不堪的徘徊后踏上归途,是严重错误的纠正,是从难以忍受的枷锁桎梏中得到解放。——(德)托马斯。曼 】
 
  雨,如势的下着。
  8岁萧莫凌站在楼梯的顶头,平静如水的俯视着被自己推下去的生母。
  倒在血泊中的女人,已经了停止呼吸。蛋白色的脑浆掺和在殷红的血水中。女人依旧瞪着一双不可思议的死鱼眼。是的,女人在生命最后一刻,也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亲生儿子预谋杀掉。
  而8岁的萧莫凌,已经不是第一次杀人。萧莫凌第一次杀的人就是自己的生父。
  刚刚被母亲从精神病院接回来的萧莫凌,含着怨恨再次把自己唯一的亲人送上了黄泉。
  死寂般的房子里,除了雨滴拍打窗户的声音,突然响起了不属于萧莫凌的脚步声。
  萧莫凌失神的双瞳猛地回过神,开始凝神的听着渐渐靠近的脚步声。寻着声音的源头探去,萧莫凌出奇的看到了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男孩。
  不知怎么了,黑暗中萧莫凌只记得对方有一双不属于亚洲人的蓝瞳。
  “她是你杀的吗?”那人开口问道。
  萧莫凌此时才意识到大事不妙,惊慌失措的一口咬定说:“她是自己摔下去的!不是我!不是我杀的!”
  男孩看萧莫凌惊慌失措的模样,不仅没有说穿事实,反而笑着拉过萧莫凌的手,把浑身发抖的萧莫凌拉入怀里,用安慰的语气说:“因为下雨,所以停电了,你妈妈失足从楼梯上摔倒,你和我闻声赶过来,却发现妈妈已经死掉了。记住了吗?”
  “什么……”萧莫凌惊慌过后是惊讶。没想到面前这个“哥哥”一样的人,愿意帮自己掩饰罪行。
  “明天警察问起来,就照我这么说。记住了吗?”
  次日,别墅周围停了一辆辆警车。
  经过审问萧莫凌,断定女人为意外死亡。警察没有证据怀疑如此年幼萧莫凌。况且,萧莫凌哭的一塌糊涂,确实有着丧母的孤儿的反应。
  从此,真相就与那夜的那个神秘的男孩共同深埋在萧莫凌的心底。
  殊不知,从那一刻起,一场追杀与被追杀的游戏,正式拉开帷幕。
 
第二卷 : 死与新生
 
第一章:萧先生登场
  Suffering in love, then love a little more。 To die of love, is to live。
  【 因爱而受苦,那就爱得多一点吧。为爱而死,便是为爱而生。——雨果 】
  “叮铃铃……”
  下课铃一响,同学们迫不及待的结伴离开了心理教室。
  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初夏的微风中夹杂一丝丝的凉意。
  靠窗收拾书本的萧莫凌不禁打了个喷嚏。顺着窗外探去,萧莫凌突然想起了13年前那个雨夜,转眼间,萧莫凌已经从那个稚嫩的孩子长大成人,虽然没有出人头地,但也考入了一个一本大学,成绩也勉强看的过去。
  “知道吗?昨天城外河坝上又发现一个女人的尸体……好恐怖……”
  “是啊是啊。听说死法跟原来的案例十分相似呢,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听法医说,似乎是因为血管中注入大量空气导致死亡的……”
  萧莫凌无意间身后两人的议论,收回欲言又止的表情。整理好衣领,走出教室。
  “不好意思,同学,帮忙把这个篮球送到体育器材室好吗?”刚刚走出教室的萧莫凌被人叫住了。
  萧莫凌刚想拒绝,那人却直接把篮球搪塞过来,萧莫凌见对方身上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湿乎乎的样子。这让向来爱干净的萧莫凌皱褶眉头说:“我还有事……”
  “拜托了同学!好人一生平安!会长马上就要参加篮球比赛了,老师刚刚罚我一篇论文,我来不及了。帮帮忙!”
  那人打断了萧莫凌的话,没给萧莫凌拒绝的机会,便拔腿跑走了。
  “怎么回事?”萧莫凌抱着篮球,愣在原地片刻。却注意到那人口中的“会长马上就要参加篮球比赛了”。
  于是乎,暗恋会长近两年的萧莫凌,刚刚的不愉快完全抛到了脑后。乐此不疲的抱着篮球走向器材室。
  萧莫凌暗恋两年的学生会会长叫褚林泽,人帅性格好,成绩自然是不用多说。身边从来不缺像萧莫凌这样的追求者,不过,跟自己同性的,除了萧莫凌,还真没几个。
  在萧莫凌的眼里,褚林泽就是太阳。不仅给予了自己温暖的阳光,同时也有无数人同时沐浴在日光下,当然,萧莫凌和褚林泽之间的距离也像太阳和地球的距离,差不多 149,597,870公里了。
  尽管如此,萧莫凌依旧几近痴狂的暗恋着褚林泽。
  当初得知褚林泽报名篮球队时,萧莫凌立刻也去了报名处,可人家老师想都没想,就把萧莫凌刷去了。
  萧莫凌至今为止,还清楚的记得当时那位满脸胡渣肌肉男老师的话:“我的小少爷,身高刚过175,体重才54公斤,你要参加篮球队?这是闹哪样?摔着碰着,骨折谁负责?”
  之后,萧莫凌发誓不踏入篮球队一步。除非去看褚林泽的比赛。
  但在当时,萧莫凌对体育老师的话不可否认,自己净身高176,长期不锻炼身体的缘故,身材有些消瘦,加上萧莫凌有意无意的保养着皮肤,比女生还要好上几分的白皙脸孔,怎么看也不像是在篮球场挥汗如雨的健壮少年。
 
 
 
第二章:卑微的暗恋
  萧莫凌来到器材室后,放下篮球,转身欲走时,瞥见了隔壁的男生更衣室。
  此时褚林泽已经在外面比赛了,萧莫凌来迟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那个体育教练,当萧莫凌来到器材室时,愣是不让萧莫凌进去。
  害的萧莫凌浪费口舌的说了一通,才答应让萧莫凌速去速回。
  不过,站在原地的萧莫凌,视线却迟迟不肯从更衣室门口移开。最后,萧莫凌咬咬牙,蹑手蹑脚的走进了篮球队员专用的更衣室里。
  更衣室的构造很简单,靠窗的位置是板凳,靠墙的地方是存放物品的立柜,里面还有一间屋子,是浴室。
  而萧莫凌则仔细的寻找着有关褚林泽的衣物。
  今年萧莫凌刚上大二,但从萧莫凌踏入这所学校那一天起,萧莫凌便对褚林泽产生了疯狂的迷恋之情。
  以至于,萧莫凌只要一有时间,便会悄悄跟在褚林泽的身后。时间久了,萧莫凌也得知,自己和褚林泽之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褚林泽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每天上学放学,都是有专门的私家车接送。以至于,萧莫凌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才打探出褚林泽的住所。
  褚林泽对自己跟踪他人的技巧很有信心。
  每天,褚林泽放学后,都会在球场练球。而萧莫凌所做的,就是躲在一处,在褚林泽从球场出来,临走时把喝剩的矿泉水扔到垃圾箱之后,萧莫凌趁整个球场只剩自己和昏黄的路灯时,偷偷把垃圾桶里那半瓶矿泉水拿出来。
  萧莫凌有不算严重的洁癖,平时连扫把一类的都不会去触碰。而对于褚林泽,萧莫凌可以忍着垃圾桶的肮脏和异味,去翻找那瓶微不足道的矿泉水。
  甚至,萧莫凌每天收集下来的瓶子中的水,当做肥料,和普通的自来水掺杂着,给自家阳台养的那盆郁金香浇灌。
  正当萧莫凌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时,安静的走廊里渐渐响起了队员们归来的声音。
  暗叫大事不妙的萧莫凌,不得不躲进唯一可躲藏的立柜中。而萧莫凌,特地的留了一条缝隙,微眯着眼睛,屏住呼吸等待着。
  果然,伴随开门声的想起,一拥而入的大小伙子们,身上都散发着汗气,他们都在谈论着刚刚在球场的发挥,丝毫没有注意到立柜中被汗味呛的几近窒息的萧莫凌。
  正当萧莫凌头昏眼花的暗骂这群“不讲卫生”的粗鲁青年时,一阵微弱的茉莉花味的沐浴露掺杂近了满是汗味的空气中,这股不算明显的清香,此时在空气中是那么吸引着萧莫凌。
  顺着来源看去,萧莫凌看到的是刚从浴室冲洗完毕的褚林泽。
  一条白色浴巾缠在腰上,发梢时不时的水滴,滴落到褚林泽赤裸的肩上,接着顺着褚林泽手臂上的隐隐的肱二头肌流到手腕,一双白皙修长的手里握着毛巾。
  褚林泽走到凳子旁坐下,一边与身边的队友闲聊着,一边用毛巾擦拭着黑色碎发上的水滴。再次起身时,腰间的浴巾不小心顺势滑到地板上……
  褚林泽尴尬的笑了一下,之后淡定自如的捡起浴巾重新围上。
  短暂的一瞬间,而那一刻的画面,让暗中的萧莫凌看的一干二净。
  正当萧莫凌被画面冲击的无法思考时,温热的鼻血提醒萧莫凌造报应了。萧莫凌用袖子遮住流出的鼻血,心里骂着自己不争气。
 
 
 
第三章:你好,我叫King
  Many people can not rely on, only to survive on their own。
  【人多不足以依赖,要生存只有靠自己。——拿破仑】
  也不知褚林泽何时离开的,总之,当萧莫凌的鼻血把白色的袖子染湿一片后,萧莫凌才被血腥味唤醒。可惜,那时候,整个运动场只剩下萧莫凌和几名捡垃圾的保洁员。
  “活该吧!让你瞎看!”萧莫凌一边自责着,一边把外套脱下,然后塞进书包里。
  突然,若有若无的音乐在走廊里回荡起来。
  萧莫凌立刻抹掉脸上的血渍,贴着更衣室的门,侧耳倾听着门外的音乐。听清楚后,萧莫凌认出这曲子是《克罗地亚狂想曲》。
  欢快的曲子里,透露着战火硝烟的气息。钢琴与提琴的完美结合,紧张的节奏……这个时候听到这个曲子,确实让萧莫凌感到毛骨悚然。
  于是,萧莫凌下意识的把隐藏在裤子里的蝴蝶甩刀取出,一手握着门把手,另一手打开刀,蓄势待发……
  音乐越靠越近,一声声清脆的脚步声也掺杂入其中。
  当萧莫凌断定那人已经站在体育器材室门前时,萧莫凌深吸一口气,猛地踢开门……
  却不料连对方的脸都没有看清,就被不知名的喷雾迷住了双眼。
  “谁?”萧莫凌蹲下来捂着双眼,刺痛感让萧莫凌睁不开眼睛,泪水条件反射的流着。
  音乐戛然而止,萧莫凌只感觉到脖子一阵刺痛,似乎被针头一类的东西扎了一下,接着,意识就像音乐一样消失不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