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热辣之春 作者:彻夜流香

字体:[ ]

 
 
    文案: 
 
    李嘉维不过是在茶餐厅给朋友讲了个黄色笑话,却被人硬栽是基佬。 
    明明是异性恋的嘉维好像一脚踩进了泥潭里,再也无法翻生。 
    因为栽他基佬的是学校里空降来的相貌令人惊艳又有财有势的简氏的谪子简维。 
 
    不肯认栽的嘉维开始了跟简维的斗争,但学校里没有人为嘉维说话,即便是过去好友也不得不对他绕道而走。 
    恨极了简维的嘉维却撞上了简心画室里男扮女妆的简维,酷爱恶作剧的简心嘉维说这是他们家的哑巴私生女简。 
    同病相怜的嘉维顿时对简一见钟情,想要通过寻找到自己富豪父亲来发变两人的命运。 
 
    此时被学校里的男生公开攻击骚扰的嘉维身边出现了一个变态,为了找出这个变态,敌对的嘉维与简维站到了一起。 
    渐渐而起的友谊,却因为同性恋的传言而被再一次打破,厌恶同性恋的简维公开表示对嘉维的敌意,两人再一次见行见远。 
    简维通过心理战终于使得变态暴露,为了证明嘉维不是同性恋,他公开了自己是简的秘密,却给了频频受到打击的嘉维最致命的一击。 
 
    到底谁是隐藏的变态? 
    嘉维又还给了简维什么样最致命的打击。 
 
    「简维,我连一分钟跟你做朋友的想法都没有过!」 
    「我错了……是一秒都没有!」  
 
 
    第一章
 
  李嘉维从来不看A*,那是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如果说这二十年里有无数个先驱者……那李嘉维的妈妈沈小姐肯定是第一批二奶。
  出於这个原因,再加生了李嘉维这麽一个儿子,这个男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感情的。
  沈小姐也很气派,要得不多。
  正式居留证跟房子,还有一笔足够养活李嘉维到大学毕业的存款。
  这些男人都满足了她,把他们从内地弄上来,然後买了一套挺亮的二居室,再给了他们一大笔钱。
  房子的地段其实是不错的,东城富人居住区,闹中取静,交通也方便,本来是个顶级金屋藏娇的地方。
  可惜沈小姐年纪一大,又生过孩子,跟顶级就有一些渐行渐远。
  男人渐渐不来了,家用自然也就没了,但沈小姐的派头却已经提得起放不下了。
  存款早就花得一干二净,炒楼又亏了不少,沈小姐只好卖了东城住处,跟李嘉维搬到了租金便宜的西城。
  也许是对此早有预感,男人早一次性付清了李嘉维所在的东城最顶级私立学院所有的费用。
  沈小姐倒是松了一口气,至少儿子不会休学,於是拿著差价又快快乐乐地打起了麻将。
  嘉维的窗望刚好对著西城某所凤居,每天活色生香的场面是不想看也要看。
  所以他对於A*,他有一点不屑,所以绝不看。
  关於这一点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八个男生围著一台电脑,随著里面嗯嗯哈哈的声音,七个男生的裤裆都翘了起来,唯独他的没有反应,你让他怎麽解释八杆枪竖了七杆唯独他的一杆倒著?
  人生的矛盾之处就在於:如果他一直长在西城,他会很乐易分享这窗活人秀的窗户,但他却曾生活在东城。
  不远的地方有座世界级的音乐大厅,进出的男人都穿著毕挺的礼服,音乐声起,他们也很亢奋,但裤裆绝不会拱起,这很影响嘉维对审美的选择。
  所以没有人知道嘉维有一扇A*的窗口。
  但有一个人例外。
  “那只凤昨晚搞什麽了?”
  “双龙入洞!”嘉维一边戴手表,一边夹著手机懒洋洋地道。
  “操,那只浪凤要爽死了,嘉维你有没有觉得裤档一紧。”
  “紧你个头啊!”嘉维拿起手机骂道:“她叫了一整晚,弄得我都没休息好。”
  对面的声音立即陪笑道:“你还说没反应,你妈打麻将的声音那麽响你不都照睡不误。下楼,我请你吃早茶!”
  “我不详细复述哦!”嘉维笑道:“你不要以为请我吃两个虾饺就让我给你说色情小说。”
  “四个!”
  “八个!”
  “成交!”
  嘉维背起书包下楼,沈小姐日夜倒著过,所以自然现在正在睡梦中。
  窄小的客厅里一张麻将台占了大半个地方,嘉维很熟练地从一块白搭下面抽出一张沈小姐留给他吃早点的钞票。
  街道的转弯之处是阿德茶餐厅,嘉维的嘴巴很刁,但这里虾饺却是他最爱吃的早点。
  他推开门,黑色的短发,蜜色的肌肤,敞开的校服下面是一双修长的腿,这样的嘉维走到哪里都很引人注目。
  “嘉维!”靠窗口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朝著他挥手,嘉维立即张开修长的腿笔直地朝著他走去。
  冯德龙看著他坐下,才悄声道:“嘉维,你刚走过来身後掉了一地女孩子垂涎的眼神。”
  虾饺已经点好了,嘉维一坐下,热度就刚刚好入口。
  嘉维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只塞进嘴里,吃完了才道:“你用词怎麽这麽猥琐,你干嘛要用垂涎?”
  冯德龙边吃边道:“不用这个词用什麽?”
  “爱慕,欣赏,什麽的,这才配女孩子吧!”
  “可是这个词很配你!”冯德龙加重了口音说那个你字,以至於都把嘴里吃的东西给喷了出来。
  “我跟你讲过多少遍了,别含著东西再说话。”嘉维拧著漆黑的眉头表达恶心。
  “抱歉,抱歉,我给你擦!”冯德龙连忙抽出纸巾给嘉维擦脸。
  “我自己来吧,你的手这麽油!”嘉维从他的手里抽过纸巾。
  嘉维的五官都很出色,漆黑的眉毛,英挺的鼻梁,但绝对不是让人惊豔的那种类型,而是那种渐入的,仿佛被包裹著性感,一层层的剥离,等露出真相的时候,你早就沈沦了。
  冯德龙是那种虽然很高大,但总是喜欢缩肩厚腰的人,整个人看上去有一点怂相,他的样子一般,可是性子却很讨好,自尊心不强,人又活洛,再加上又有一些下贱,所以朋友很多。
  这跟嘉维有一些相反,嘉维是典型外冷内热的个性,刚搬到西城的时候甚至有一点清高,再加上外形实在好,所以很不讨西城男孩喜欢。
  这样两个完全不搭的朋友,靠著冯德龙死缠烂打终於成功地成为了朋友,而且如果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嘉维也很愿意向冯德龙的爱好靠拢,比如现在这个时候。
  嘉维将擦脸的纸巾丢到一边,道:“你昨天去哪了?”
  冯德龙喝著豆浆有一点有气无力地道:“哪也没去,修身养性。”
  嘉维扑哧一笑,压低了声音道:“你算了吧,你肯定又传播色情大业去了。”
  “你对面那只浪凤又没有新花样,我怎麽传播啊!”
  嘉维扫了一下四周,然後低声道:“我跟你说,昨天两个男人,哇,那下面真是又粗又长,我都替那只凤捏把汗。”
  冯德龙顿时来劲了,道:“有多长,比我长麽?”
  “不知道!”嘉维回想了一下,道:“至少不会比你短!”
  “不可能!”冯德龙断然道:“我有二十三厘米,只要他是亚洲人,他就不可能比我长!”
  嘉维拿起咖啡,扬眉笑道:“宾格,你猜对了,是两个白人。”
  冯德龙才收回了脸上愤慨的表情,无奈地道:“那没办法了,这是种的问题,他们的毛也比我们的长!”
  他傲慢的声音实在有一点大,嘉维连忙嘘了一声,拿著勺子划著咖啡低声笑道:“那只凤的腿撇得都快可以跳芭蕾了!”
  冯德龙追问道:“他们怎麽搞,一前一後,还是一起。”
  “都跟你说了是双龙入洞,要是一前一後,我昨天就能睡个好觉了,至少把那只凤的嘴给堵上了。”嘉维喝了一口咖啡。
  “两个一起,两杆枪一起摩擦,那只凤的表情一定很好看吧!”
  “哦,一脸销魂。”
  冯德龙看著他道:“你用望远镜了,怎麽会看得这麽清楚。”
  嘉维急道:“她每次都用趴在窗口,对著我……”他顿了顿无奈地道:“对著我的书桌,我想看不清楚都不行!”
  他说这话的时候也许是想到自己确实也在偷窥,所以微微有一点不好意思,脸有一点泛红声音也有一点低,所以冯德龙越凑越近,耳朵都快贴到他的嘴了。
  “那你什麽感觉?嘉维……”冯德龙追问道。
  “我又没参於,能有什麽感觉啊?”嘉维脸更红了。
  “不可能吧,观看这种激烈的战火场面,你没有觉得自己很热,手心出汗,内裤有一点紧……”
  嘉维想了想侧过头,看著冯德龙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唇,低声笑道:“事实上是有一点渴,你要知道我也是正常男人嘛!”
  冯德龙的表情腾地一下就红了,颤声道:“嘉维,你都把我说驳起了!”
  嘉维也面红耳赤地道:“你这贱精搞什麽呀!”
  “哼!”旁边的卡桌里传来一声轻哼。
  嘉维一抬头,才发现不远处的卡座里坐著一个男生,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跟冯德龙现在的姿势实在够古怪,连忙向後靠了一下。
  “我去一下卫生间!”冯德龙匆匆丢下这一句就一溜烟跑去泄火了。
  嘉维长吐了一口气,瞥了一眼刚才冷哼的男生,这个男生的长相是恰巧是那种惊豔型,唇红齿白,但是脸色很冷,冷得有一点阴郁,让人忘而生怯。
  他似乎意识到嘉维在瞥他,突然抬起眼帘,他的眼廓是那种狭长型,但配上长流海,给人的感觉就是英气逼人而非媚。
  那眼神里透著明显的厌恶,让嘉维的眉头不仅微微上扬。
  这个时候门口的客铃又响了,一个中年男人匆匆走进来走到男子的桌前低声道:“少爷,办好了,让您久等了。”
  那个男生什麽也没说只是掏出皮夹子丢下一张钞票,然後面无表情地像阵风似地从嘉维的身边经过。
  嘉维恰巧看见了他身上校服的校徽……跟他的一模一样,不禁征住了。
  等他走了好久,嘉维才长吐了一口气,喃喃地道:“真是出门撞见鬼。”
  东城的少爷怎麽会跑到西城来的,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嘉维不禁有一点郁闷,直到出了地铁口看见门口秀丽还是郁闷不已。
  秀丽跟他就读一个高中,都属於东城最高级的私立中学,有钱人读书的地方。
  秀丽的父亲是厨子,当然有一点小名气,在一家高档酒家当主厨,但再高档的厨子也还是厨子,尽管他跟太太所费不菲,花了很多心思让秀丽挤进这所中学,秀丽也只能跟李嘉维结下深厚的友谊。
  秀丽看见李嘉维便大力的挥手,她说不上漂亮,但跟她的名字一样,还算秀丽,最主要的是名校的校服,长发飘飘,这本身就是一道风景,所以其实她的回头率实在不算低。
  嘉维看见秀丽手上抓著一个便当盒,他们学校的饭菜实在不算便宜,学校周围也都是一些高档酒家,所以秀丽物尽其用,每天都带便当,但却没有发现跟她一起吃便当的人,直到她在学校的槐树下面看见每天都不吃午饭的李嘉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