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为了报仇写小说之小心肝+番外 作者:夕阳看鱼

字体:[ ]

 
《为了报仇写小说之小心肝》作者:夕阳看鱼
 
文案
 
温邢远:你这个折磨人的小东西。
林宝:你这个讨人厌的老妖怪。
 
大叔和林宝贝之间的爱恨情仇。
 
PS:三观不正。自由发挥,想到哪写到哪。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邢远,林宝 
 
 
    
    ☆、第一章
 
  ①
  林宝从校门里出来的时候是非常郁闷的。司机恭敬地为他打开车门的时候,他盯着司机脸上的笑容看,想从中分辨出是否有幸灾乐祸的成分。看不出来,司机是只老狐狸,笑得无懈可击。
  从车窗往外看,很多家长在等着接孩子,骑车的步行的,站在大太阳底下,热得浑身冒汗。他想,也许很快他也会像他们一样了。因为爸爸可能快破产了。没有人告诉他,他是在书房门外偷听到的。鼎鼎大名的凌江一汽要收购越锋汽车集团,所有越锋的供应厂商都将面临艰巨的考验。其中包括爸爸的公司。
  车子又在新世纪儿童乐园门口堵住了,看着大门外那个巨大的米老鼠,林宝想到了那天见到的那个坏人。爸爸热情地上前打招呼,车外的那个男人林宝认得,经常到家里吃饭,还是非常有礼貌的,和爸爸握手谈笑。可是那个坏人就实在可恶了,靠在车后座上,连车子都不愿意下,墨镜都没拿下来。对着爸爸的殷勤只是随意点了个头。林宝为爸爸觉得羞辱,站在乐园门口,离着一段距离,一边舔着冰激凌一边眯起眼来狠狠瞪着那个人。
  他以为那人根本不会注意到他。没想到车子开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他降下这边的车窗,眼镜早已经摘下,一双幽深的眼睛直盯着林宝看。林宝当时心口猛然一滞,吓了一跳,眼睛不自觉都睁圆了。
  坏人。成功吓到小孩子以后,自己愉快地笑了。
  “今天家里来的是什么客人?”林宝一本正经地问。
  “越锋的采购部长,就是经常来家里吃饭的郭正东。还有一位姓温的,做什么的就不知道了。但是郭正东对他非常客气,我想可能是凌江一汽的。”虽然林宝只有十二岁,对公司的事情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但是司机同志回答地丝毫不含糊。多年的从业经验告诉他,不要小瞧了任何一个人,即使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
  “为什么爸爸总喜欢带客人回家吃饭呢?真讨厌。”林宝望着车窗外的景色,撅着嘴小声地自言自语。
  司机闻言望了一眼后视镜,微微一笑。他为林世杰开了那么多年的车,关于林宝的这个问题他可以给出颇完整的答案:林世杰热情好客,喜欢交接朋友,妻子年轻又漂亮,厨艺尤其出色。他难免会有一点想跟人炫耀的小心思,家里的别墅又是盖得富丽堂皇。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习惯,喜欢邀朋友们回家聚餐。
  ②
  郭正东不知道温邢远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但是作为了解他的老同学,他知道他今天这么好说话,绝对不可能只是因为想到一个即将被否定掉的一个下级的小小的供应商家里吃一顿饭这么简单。
  林世杰的光明厂不管是保险丝盒,还是电池阀传感器,最大的客户都是越锋。现在越锋即将被合并,可以肯定凌江一汽将撤掉越锋的大部分供应厂商,全改用它自家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他之前和林世杰算有些交情,就算想帮忙,现在也是力不从心。没想到今天在越锋碰上了林世杰,随口一邀,林世杰的机会就来了。
  莫非是看上了林世杰的老婆。这个小女人确实长得漂亮,厨艺也是好得不得了。眼睛是那种水汪汪的,会说话一样,一笑起来就弯成两弯新月。说真的,他第一次来的那次看着都心动不已。难道这两个人以前就认识?不会曾经是恋人吧?温邢远女朋友众多,莫非他还念起旧情来了?
  郭正东用眼角编着温邢远,他始终是那副有些冷冰冰的模样。酒也不大喝,对于林世杰试探性地问一些合并以后的情况,他也是含糊答应两句。白费了林世杰两口子的热情,一时搞得竟有些冷场。直到林世杰冲楼上喊了一句“宝宝,下来吃饭。”温邢远这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点兴致,抬起了头往楼梯上看去。
  林宝听见了,但是不想下去。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家里只要有客人,爸爸就喜欢把自己喊出去展示一样给客人们遛一圈。因为林宝随母亲从小就长得十分可爱,尤其那一对眼睛。客人见了无不纷纷夸赞。每次林世杰都乐呵呵地非常高兴。而有一些非常讨厌的大人暗地里会对着他的小脸蛋又捏又掐的,常常把他掐得疼死了。
  何况今天来的客人竟就是那个傲慢的坏人。
  楼上一时传来咚咚的脚步声,林宝穿着橘黄色的小短裤追着心爱的小京巴狗从楼梯上跑下来了。
  林宝刚乖乖地喊过一声温叔叔好,然后趁人不注意,狠狠翻了温邢远一个大白眼。温邢远不但不恼,眼里还带上了笑意。一时心情大好。饭桌上的气氛陡然就跟着变得热络起来。
  ③
  年底的供应商签约会,越锋的老供应商被留下的不到一半,光明保险丝盒很幸运算其中一家。而很多明明比光明规模还要大的厂商却都被凌江一汽毫不留情地踢掉了。
  当时的审查是温邢远亲自上阵。林世杰见没一个越锋的老熟人,当时还非常紧张来着。温邢远仍是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一个车间一个车间看得非常仔细。而且对汽配的各个工序都十分了解,问的都是非常内行的问题。
  直到中午十二点才结束。林世杰从温邢远的表情里看不出什么来,只恭敬得说辛苦了,请赏脸大家一起吃个饭。
  温邢远当时垂着眼睛是这么回答的:外面的饭菜太油了。林世杰再听不出话音来就白混了这么多年了。当即就兴高采烈地将一行人马领回家去了。他知道公司这下是保住了。
  温邢远第二次在林家吃饭。这次人多在大客厅里开了两桌。贤惠的媳妇和保姆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林世杰则巴结越锋的新的“权贵们”整个是喝的不亦乐乎。他看得出来温邢远似乎是挺喜欢林宝的,就巴巴地把宝宝叫出来让坐在温邢远身边。
  林宝喊一声温叔叔,低着头,避开林世杰的视线斜着眼角嘟起嘴巴狠狠瞅他。这坏蛋怎么又来了。害他又要出来“陪客”。
  温邢远是忽然就弯起嘴巴笑起来的,抬手就抚上林宝的头顶心。林宝扭着小脑袋敢怒不敢言。一干随从人员这才明白原来他们家太子爷和林家是旧识。怪不得要亲自来走上一遭。
  知道温邢远肯定是凌江一汽的高层,又姓温,说不定还是“皇亲国戚”。可是直到了今天的签约大会现场,林世杰才知道原来温邢远竟就是凌江一汽的太子爷。 
    
    ☆、第二章
 
    ④
  越锋被合并半年以后,人心稳定,凌江一汽开始往越锋空降中层领导人员。
  郭正东从采购部长的位置上被撤下来,这也在他意料之中。明知道温邢远是个从来都不念旧情的,他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却意外得到凌江一汽要去重庆开辟重卡基地的大消息。
  “越锋现在到处都是凌江的人了,你这个前朝的老人呆在这已经没有什么生存空间。老头子想让我去重庆,要把我百炼成钢。再过几个月等越锋这块彻底捋顺了你跟着我去吧。”温邢远在电话那头声音淡淡的,彷佛是因为必须要去重庆而有点小小的烦恼。
  老头子认为自家孙子现在是能独当一面了,越锋从上到下都捋得很顺,他很满意。但是还要再锤炼一番,他才敢放手把整个凌江都交给他。
  郭正东喜出望外,自是求之不得。
  ⑤
  又是一年盛夏,学校考试的最后一天,林宝走出校门,没有见着自己家的司机。却看见了半年未见的坏人温邢远,带着墨镜站在大太阳底下跟他招手。
  林宝不情不愿地走过去,站在那辆奇长无比的车子前面,扶着肩上的书包带子仰头看他。
  “你凭什么指使我家的司机?”林宝坐在座椅里竭力挺着小腰杆子,气哼哼地质问对面优雅地叠着两条长腿的男人。温邢远竟然打发林家司机先回去了。他怎么这么听话,让走就走,都没经过他同意。
  温邢远眉眼带笑,只是盯着他看。
  看什么看。林宝有心翻他一个白眼,想想爸爸后来总是隔三差五就要打电话去邀他吃饭,而无果,还是算了。林宝知道温邢远和小时候那些喜欢背地里掐他小脸蛋的叔叔阿姨们一样肯定也是喜欢他的。他在他家一共吃过两次饭,有人的时候他会严肃一点,吃完饭,只有两人坐在沙发上的那会,他就用眼睛偷偷看自己。以为自己不知道么。
  “这不是回家的路?你要带我去哪啊?”林宝望着窗外,小眉头皱起来。温邢远总不会是要绑架他吧,他比爸爸有钱多了。这个林宝从爸爸巴结他的态度上早就看出来了。
  “把你带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没有人的地方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外星球?”
  温邢远忍不住笑出声来。觉得林宝此时歪着脑袋烦恼的样子很可爱。
  “宝宝,我要走了。”温邢远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长手伸过来,直直将手指点在林宝皱起来的眉心上。
  爱走不走,关我什么事。“走去哪儿?”林宝一别脑袋,轻轻将他的手拍到一边。
  “重庆。”
  温邢远带林宝去吃了好吃的普罗旺斯小羊排,还给他点一大杯法国红樱桃冰激凌。林宝小腿并拢规矩地坐在位置上,当温邢远为他将羊排切成大小适中的小块时,他矜持地微微一点头说了声谢谢。然后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为什么爸爸找你吃饭你总是不答应?你不尊重人。”林宝一边吃冰激凌一边对他的傲慢进行指责。
  “我最近几个月都很忙,每天要见很多人,检查很多工作,下达很多指示。实在是抽不出来时间。”温邢远不紧不慢地认真回答。
  “那以后有了时间你会答应吗?”
  “可以考虑。”
  “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呢?”
  “联络感情。”
  林宝点点头,果然他是喜欢我的。
  温邢远询问林宝在学校里的事情,林宝看在冰激凌的份上跟他说了一点心事。没想到温邢远耐心十足,听得认真,一点不觉得林宝的烦恼是小孩子式的无中生有。
  今天的一切都让林宝觉得自己受到了尊重,和在爸爸妈妈那里是完全不一样的待遇,被对方当成了一个大人对待,于是不知不觉就说了很多。包括给他递情书的女生被他拒绝后放生大哭,害他丢脸死了;借他MJ演唱会精装碟的隔壁班男生故意拖延不还,实际上是把他心爱的东西借花献佛地送给别的同学看了,不知道要不要继续理他。等等,诸如此类。
  送林宝到家门口。两人站在午后的树荫底下道别。
  “你要去很久吗?”林宝拽着肩上的两根书包带子仰头看他。经过今天一顿饭,林宝决定对他做一些改观了。觉得他是个仰慕自己的很不错的听众。
  “看情况吧。会很忙。”可能要两三年甚至更长。
  温邢远郑重其事地掏出一张名片来,“可以打电话给我,随时。”
  林宝将名片收进自己的口袋里,“那握个手吧。祝你一切顺利。”
  林宝气派俨然地伸出白白的小手掌,被温邢远的大手一把整个包住。
  ⑥
  十二月一日,林宝生日。收到温邢远寄来的生日礼物。有MJ签名的收藏版演唱会碟片和MJ仿真模型玩具。
  林宝翻出温邢远的那张名片,等到睡觉之前给他打了个电话。他想再忙这个时间肯定也下班了。等待电话接起来的时间里,林宝为自己的考虑周到小小地自得了一下。
  会议桌上正是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温邢远一旦阴沉着脸,表情便是冷冰冰的,他此时抱臂坐在首位,工程部一干人等,个个低头屏息等闲不敢顾盼乱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