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说爱的男人(出书版)+番外 作者:瑞者

字体:[ ]

 
 
 
  《不说爱的男人上(出书版)》BY瑞者
 
 
  文案:
  身为一个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大少,
  裴文的情人向来是一个换一个,
  一次偶然间,
  经人介绍认识了据称「绝不说爱」的苏雨。
  苏雨很懂得被包养的分寸,
  裴文则是个温柔的情人,
  他们都很懂得如何在相处上让彼此感到愉快,
  裴文也渐渐喜欢上苏雨温和沉静的气质。
  但裴文的死党杜若寒不知吃错什么药,
  对苏雨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还正大光明的对裴文下战帖──
  这应该只是个不重要的游戏,
  只是,裴文从未见过杜若寒如此认真,
  而他自己,也未曾如此在意。
 
  第一章
 
  裴文手里拿着一份报纸,看到一半的时候,感觉有人在身边坐下,抬起头一看,禁不住微笑:「恭喜,你又上报纸头条了。」
  杜若寒拉了拉领口,将领带松了些,侍者不等吩咐,驾轻就熟送上一杯加了冰的威士忌,他抿了一口,才斜着一双漂亮的凤眼,瞪着杜若寒手上的报纸那明显的大幅照片,嘀咕了一句:「晦气!」
  「你杜大少当初追莉萨的时候,可没说晦气。」裴文明显的在取笑。
  「我讨厌纠缠不清的女人,另外,我没追她,我只不过问了她一句,有没有兴趣在以不结婚、不说爱为前提的情况下,跟我交往一阵子。」
  那个女人考虑了半年,答应了。
  报纸上,那曾经让人惊艳的面庞,此时在杜若寒眼中,就只代表了麻烦二字。谁不知道他杜大少是天生的花花公子,当初玩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说明,只是玩,谁先动心谁退出。莉萨这个女人,表面看上去清高冷漠,他还以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至少能坚持得长一点,这才三个月,比她当初考虑的时间还短了一半,就口口声声说爱他。
  爱他什么?爱他的钱,爱他的脸,爱他的出手大方。该分手的时候,杜若寒一向不犹豫,也很大方,只是这女人远没有她的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干脆利落。
  「那你也不用找个男人来刺激她。」裴文继续取笑,手指移上了照片中另一张脸。
  「我本来就是双。」杜若寒打了个哈欠,因为角度关系,照片上的另一个男人的脸并不清晰,只能从面部轮廓判断出这个男人有一张相当完美的脸形。
  狗仔们一向神通广大,才认识了二天,他杜大少也不过只知道这个男人叫安小颂,职业是个模特,而报纸上已经把这个男人从小学到大学的经历,连每个学期的成绩单都翻出来了。
  杜若寒觉得,所谓的商业间谍跟这些狗仔队比起来就是个屁,他以后想窃取对手公司的商业资料,不用找专业的商业间谍,直接收买狗仔队会比较快。
  裴文轻笑着,将报纸推开,喝了一口咖啡。
  杜若寒不悦的瞪了他一眼,道:「我觉得你在幸灾乐祸。」
  「不,我只是觉得有趣,你杜大少终于踢上铁板。」裴文的目光,扫过那幅照片下的醒目标题:旧爱新欢当街扭打,花心大少俊面无光。
  「哼,这也算铁板……」杜若寒嗤之以鼻,不耐烦的又拉拉领带,「不过是难搞一点,不是搞不定。」
  「哦……」
  裴文的尾音拖得很长,让杜若寒十分不悦。裴家和杜家是世交,两个男人从穿开裆裤起,就混在一起,彼此之间,知根知底。两个人无论是喜好、性格都相差较远,就好像每次来夜吧,杜若寒喜欢威士忌,而裴文只喝咖啡,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花心,只不过一个花在外,一个花在内。
  杜若寒的花心,表现在脸上,身边的男人女人换得比衣服还快,交往之前,都会说得分分明明,只交往,不结婚,不说爱,愿意接受就交往,不愿意接受,那就一拍两散,天下的美人多的是,不差你一个。
  裴文的花心,藏在心里,他身边的人,换得没有杜若寒快,因为他是个纯粹的同,身边只有男人没有女人,他会对人说爱,他也告诉别人,他每次都是真心的,只是他的真心,总不长久,多则一年,少则几日,就耗尽了。
  所以两个人同样都擅长于分手,只是方式大不相同。
  杜若寒每次分手,都会一手拿着支票,一手拿着刀,能用钱打发的,就给支票,不能用钱打发的,就给把刀,说是最近不太平,什么飞车党、砍手党,嚣张得很,让对方带在身上防身。
  利诱和威逼,杜大少玩得炉火纯青。
  裴文的性格,一向是温和的,就连分手的时候,也会温柔得让人想哭。他不会给人支票,也不给人刀子,他会将人抱在怀里,安慰整整一夜,或者两夜三夜,从来没有人能撑过他连续三夜的安抚,用这世上最温柔的声音,说出最无情的话语。
  当然,裴文也是大方的,在分手之前,他就会把情人应得的好处,全部给齐,所以熟悉裴文的人,都知道,一旦裴文开始对情人撒钱的时候,也就是快要分手的时候。
  杜若寒一向都能把分手处理得很好,这一次闹上了报纸头条,对于这个花心大少来说,实在算得上是阴沟里翻了船,这个跟头栽得不轻。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
  姗姗来迟的郑世同,带着自己的亲亲爱人苏单,在裴杜二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杜若寒瞪了他一眼,看着他们亲亲蜜蜜的样子,想想自己此时的处境,就分外眼红。
  侍者过来,郑世同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给苏单点了一杯果汁,目光也落在了那份报纸上,然后会意的笑了。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跟着郑世同到夜吧这样的高级酒吧里来,但苏单还是有些拘束,郑世同看哪里,他就跟着看哪里,郑世同的目光落在报纸上,他也跟着看过去,一眼看到那幅照片和那个醒目的标题,他撇了撇嘴角,很有些不屑。
  苏单一向讨厌花心的人,庆幸的是,郑世同和那两个男人不一样,所以他才能接受郑世同。
  杜若寒注意到了,做为郑世同的死党,他可以接受郑世同不花心,但不能接受自己这个好友,被一个相貌平平看不出任何优点的男人管得严严实实,比传说中的妻奴还妻奴,于是他故意道:「这个世界上,要是有一个人,能跟我相处一年以上,还不爱上我的人,我马上就跟他(她)结婚。」
  「自恋狂。」苏单腹诽,再怎么看不惯,他也不会当着郑世同的面骂他的朋友。
  郑世同搂住了苏单,仿佛知道爱人在腹诽,忍不住笑了一下,才道:「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话没说完,苏单就突然变脸。
  「哪有这样的人,不要乱说。」
  郑世同耸了耸肩:「是是是,我乱说的,杜大少你别当真。」
  杜若寒白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声「妻奴」,还真没把郑世同的话当真,这个男人已经自恋到不是一般的程度,根本就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人跟他相处一年以上还能不爱上他。
  倒是裴文,在分手的时候,趁郑世同走在后面的机会,问了一句:「真有这样的人?」
  郑世同愣了一下,还没有说话,苏单已经在前面叫他,他只勿勿道了一句「回头给你打电话」就向亲亲爱人跑过去。
  过了两天,就在裴文已经几乎把这件事情忘了的时候,郑世同的电话来了。
  「阿文,忙不?」
  「不忙。」
  裴文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下名字,秘书熟练的送上一杯咖啡,顺手将他刚刚签好的文件拿出办公室。
  「前天跟你说的那个人,他叫苏雨。」
  「嗯。」
  「他是单单的一个一表三千里的远亲,论辈份比单单还大一辈,单单管他叫表叔。」
  「嗯。」
  「听说他上大学的时候,和一个男人纠缠不清,当时闹得挺大的,学校不能待了,家里人也把他赶了出去。」
  「嗯。」
  「别嗯啊嗯的,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在听。」
  「后来那个男人把他甩了,他消沉了一阵子,再后来这个男人就永远不对人说爱了,这些年也有几个交往对象,每次分手都异常的顺利,让他走他就走,让他留他就留,比机器人还好使。」
  「嗯。」
  「前阵子李家老六的那档子事你听说过吧,那个差点被弄死的就是他。」
  「嗯。」
  裴文想起前阵子闹得纷纷扬扬的流言,据说,李家的六公子玩了一个男人,玩着玩着,居然不小心投入了真心,按说李家的家世,也不比杜若寒差多少,李家老六的那张脸,更比杜若寒还出色几分,他要是看上什么人,没理由弄不到手,更何况还是真心。可是那个男人偏偏就是不要真心,他陪李家老六玩,怎么玩都没关系,唯独不要真心,也不给真心。李家老六被逼急了,把那男人关在豪宅里折磨了整整半年,差点弄死那男人。
  后来,一个胆大包天的狗仔不知用什么法子潜进了李家的豪宅,发现了这个快要连命也没有的男人,报道一出来,几乎弄得满城风雨。李家大佬出面,将这件事情压了下来,李家老六被送出国,那个不知名的男人,就没什么消息了。
  「不过他年纪有些大了,过了年就三十五了,你一向喜欢白白嫩嫩的小男生……」
  「偶尔换换口味也好。」
  「哦,那你是同意了。」
  「嗯。」
  一个不要真心也不给真心的男人,正适合自己,裴文想着,虽然年纪大一点,但也不是不可接受。杜若寒踢到铁板的事件,给裴文提了个醒,总有什么事情不是可以掌握的,他讨厌麻烦,所以有这种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男人,先抓住再说。
  「那……」裴文答应得太爽快,郑世同反而犹豫了。
  「怎么?」
  「那个,丑话我要先说在前面,苏雨毕竟是单单的表叔,单单也很照顾他,所以……」
  「我不会伤害他。」裴文听出了郑世同的意思。
  「这我当然知道,你裴大少一向温柔,就连分手都可以做到比热恋还温柔三分……」郑世同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没好气,「所以我才给你打这个电话,要是杜若寒那家伙,我死也不会跟他说,我的意思是,你别让单单知道是我给你拉的皮条,单单要是知道……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那你还拉这个皮条?」裴文的语气里有了几分笑意。
  「你不知道,单单对那个苏雨,照顾得过头了。」郑世同的话里,透着浓浓的酸,「这样,苏雨刚出院不久,身体还不大好,过阵子我把他约出来,你先跟他见一面吧。」
  「嗯,你等等……」裴文放下电话,把秘书叫进来,问了几句后,才又拿起电话,「下个月十号、十八号这两天,我都有空,你方便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
  「好。」
  郑世同收线了,裴文靠在椅背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心里对那个将来的会面,隐约有几分期待。
 
  见到苏雨的时候,裴文微微有些惊诧,原本听郑世同的形容,再联想一下苏雨的经历,于是一个脆弱、畏缩、沧桑的形象在脑中定格,或许还会有点漂亮,毕竟一个快要三十五岁的男人,如果没有很好的外表,怎么可能吸引李家老六,为了求爱甚至到了软禁殴打的地步。
  真正见到苏雨,裴文才知道,自己也有错的时候。
  亚特兰是一间比较有格调的咖啡厅,因为裴文喜欢喝咖啡,所以郑世同特地把见面地点安排在这里。
  那是一个靠着窗户的座位,一盆半人高的绿色盆栽,恰到好处的隔出一小片安静的天地,郑世同在向他招手,透过叶片的缝隙,裴文看到了那个男人的侧脸。
  第一印象,这个男人很干净,胡子刮得非常干净。
  「坐,我来给你们这介绍,这是苏雨,这位就是有名的裴大少了。」
  郑世同笑眯眯的拉着裴文坐下,那个男人抬起头,向裴文微微颔首,两人打了一个照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