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想成为你的男人+番外 作者:angelina

字体:[ ]

 
 
文案:
 
当苏小米明白自己已经成了别人常说的同性恋时,他已经喜欢了严言一个学期了。 
苏小米说:“卢依依想让你成为他的男人。” 严言说:“如果我想成你的男人呢?怎么办?” 严言像是高高在上的王子,苏小米就抬头望着,望得脖子都酸了,还是望着。不知道是想上去找他,还是等他下来找自己。
 
【简评】
 
一篇温馨,搞笑,无负担的文
小受超级小白,想象力既丰富又脱险,但白的也很可爱
小攻超级伟大,为了全人类收了小白
 
全文就是一个个关于严言和苏小米的有爱的故事
小受偶尔的抽下风,没事找事,想当然就会被小攻虐一下
小攻则是一个行动大于口头表达的人,爱惨小受又不说
 
正如作者说的如果这文一直写下去可以写到老
当然两人的生活还在继续
虽然文完结了,感情依旧在升华
 
 
    1
    当苏小米终于明白自己成了别人常说的同性恋时,他已经喜欢了严言整整一学期。刚开始对他像所有人一样抱着好奇和羡慕,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是苏小米的学长,有着出色外表和修长的身材,连学习成绩也是那么无懈可击,如果硬要找缺点的话,就是性格不太好,整个人冷冰冰的。连苏小米有一阵子也对上天万千宠爱都集于一人身上而感到愤愤不平。
  而在抱着这种羡慕和嫉妒的感情有两个月后,因为一件事,让这份单纯的感情开始在苏小米的心里慢慢变质。
  那晚苏小米和寝室的一群人出去喝酒,失恋的朱刚心情不好,苏小米和龚家华、廖飞就陪他喝酒,喝到大家都已经有些醉意时,朱刚突然情绪失控的大哭大闹,把酒洒得到处都是,还扯破了苏小米的衣服。三个人花了二十分钟惭朱刚扛回寝室,然后他找了个借口走出寝室。
  其实苏小米也有点喝醉了,他就觉得头晕,不想回寝室,晃晃悠悠的来到足球场,倒在有些硬和潮湿的地上就睡着了。最后还是被冻醒的,他坐起来,摸出手机看了下,已经早上7点了,头有些痛,看了看周围,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人,苏小米揉揉眼睛想努力看清是谁大早上7点跑到足球场来,当那个人走过苏小米旁边时,停了下来,低着头打量着坐在地上的苏小米,苏小米也抬头看他,这,这不是严言吗,他来这里干嘛。
  严言眯起眼睛直直的盯着苏小米,然后从兜里摸出了100块钱蹲下来放在苏小米面前,就起身走了。苏小米愣是没反应过来,等严言已经快走出他视线时,他突然明白过来,这个家伙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就上来了,站起来跑过去,一把拉住严言:“你他妈什么意思,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苏小米怒气冲冲的盯着他。
  严言回过头看了看这个满身脏兮兮,红了眼的苏小米,冷冷的回了一句:“你觉得呢?”
  苏小米就差没跳起来,看着他理直气壮的样儿,把刚才那100元扔到严言面前:“给你,你别瞧不起人,你有见过乞丐可以进大学的吗?你有见过乞丐长这么文质彬彬吗?你有见过乞丐留着这发型吗?你有见过乞丐长这么白吗?,”苏小米边说着还把自己的领子朝下面拉,露出锁骨和白白的皮肤:“再说,那门卫也不会放乞丐进来啊,你说清楚,到底你哪里看我像乞丐”
  严言还是冷冷的扫了这个嘴里不停说话的人一眼:“那你倒说说你哪里长的不像?”
  又是反问,苏小米讨厌这个人老是反问,老是把问题又丢回给他。他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也被打败了,确实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是脏的。看着看着连头也不敢抬了,像泄了气的皮球。然后又想别人也是好心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才给的,也不知道自己不是乞丐,这样骂人家也不太好,苏小米想着想着,讷讷的说了句:“那,谢谢啊。”
  严言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给逗笑了:“你是白痴啊!”,刚刚明明还一副要杀他的样子,马上又要谢谢他。
  苏小米又一次愤怒的抬起头,却碰上严言的笑脸,从来没看过严言笑,这第一次看见苏小米就被迷惑了,盯着这张帅的一塌糊涂的脸,走神了。
  等回过神时,严言已经走了,只留脚下那100块钱,苏小米捡起来塞进裤子里想:白给的钱不可能不要啊,我又不是真的白痴。
  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自从那次后,苏小米刷牙时看到那个人的在冲他笑,吃饭时那个人冲他笑,连讲台上的老师都被成那个人的脸。苏小米很苦脑,差点没有请法师来做法了,这严言是不是有什么妖术。
  那100块钱被苏小米装进了相框里,相框的旁边放着一把水果刀。恶狠狠的警告寝室里的其他人,如果这钱不见了,就让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看到严言和一群大二的同学走过时,苏小米的心就怦怦跳。
  等到苏小米明白这是什么感情时,已经是一个学期后的事了。
  苏小米的春天来了,但是春天是个男的。
  苏小米大二了,严言大三。
  苏小米还是埋没在学生里,严言依旧淹没在花丛中。
  苏小米想,只要严言交了女朋友自己肯定就死心了。他带着矛盾的心情希望严言赶紧交个女朋友,让自己心里不要纠结。但是一想到严言跟女朋友一起卿卿我我的样子,苏小米的心又更纠结了。
  卢依依在苏小米纠结的时候转学过来了,还是和严言一个班。苏小米恨的咬牙切齿,卢依依就住在他房子旁边,他跟卢依依从小一起长大,凭着比自己大一点天天抢他的玩具,还捉弄他,苏小米想他这辈子跟这个女人都誓不两立。同桌孙耀用手肘碰碰他:“苏小米,有美女找你?”
  苏小米朝着他眼神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了卢依依。
  孙耀一脸羡慕的说:“苏小米,行啊你,看不出来,什么时候认识的美女,给哥们介绍一下。
  ”
  “呸,就她那样子还美女,充其量就是个像女人的男人。”苏小米恨恨的说一句,走出教室门口,盯着眼前这个笑嘻嘻的女人,大冬天的还穿着个裙子。
  “你找我干嘛。”
  卢依依还是笑嘻嘻的:“哟,好久不见,怎么对我这么冷淡。”
  “我每个星期都要见你,你转学来干嘛,每个星期都见你已经够痛苦了,你还要转学过来折磨我?”
  卢依依撇撇嘴:“我还用不着为了你大费干戈转学。”
  “那你?”
  “还不是为了严言。”当卢依依嘴里说出这个名字时,苏小米心里一惊,现在这个臭女人还要跟自己抢男人?
  “我费了好大劲才跟他同班的,只是顺便过来看看你,学弟。”她阳怪气的说。
  “你怎么知道严言的?”苏小米忍不住问,没有理会她刻意强调的学弟两个字。
  “谁不知道严言,哼,我就喜欢挑战高难度,小米,看咨,我要让他成为我的男人呢?”
  苏小米心里不舒服了,酸酸的:“就你有那本事?”
  卢依依不理苏小米的讽刺:“你现在有课没?”
  “没,刚下课,正准备回寝室,下午才有课,干嘛?”
  “去我们教室,跟我好好谈谈严言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刚来,只认识你一个,我得了解啊,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开什么玩笑,我对严言也不熟悉。”
  “一个学校,总听过他的事吧,说来听听。”
  卢依依不由分说的,就拉着苏小米朝教室说出。苏小米一进教室就看到了严言坐在后面看着书,心里又开始怦怦的跳,偷偷瞄了一眼卢依依,怕她发现自己的不正常,还好,她的眼睛也像黄鼠狼一样盯着严言。大学课上两、三个班一起,所以人也很多,老师也记不得,卢依依拉着我坐到严言的后面。苏小米白了一眼卢依依,这女人是不是有毛病,又要听严言的事,又要坐在他后面,那不是会被听到吗?
  盯着严言的后脑勺,感叹,这人怎么后脑勺都生得这么完美。
  一上课,卢依依就说:“快,跟我说说。”
  苏小米压低音量:“离这么近会被听到的。”
  “没关系,就是要让他听到,才知道我有多么在乎他。”卢依依说,眼里不知道有哪里来的自信。
  “我对他也不是很了解。”
  “那捡你知道的说。”
  苏小米清了清喉咙:“他就人长得好看,性格不太好。”
  “就这些?”卢依依非常不满意的盯着我。
  “成绩也很好。”
  “你他妈能不能说点有用的。”卢依依忍不住骂脏话。
  “听说家里挺有钱的”。这确实是句有用的,但不是卢依依想要的,这些她在其他学校就知道了,还需要问张小米做什么。
  “那你觉得严言怎么样?”卢依依的问题让我想了一下,恍恍惚惚的说:“笑起来挺迷人的。
  ”说完苏小米就后悔了,卢依依怪怪的盯着他,又问:“我都跟他同班两个星期都没见过他笑,你在哪里看见的?”
  “忘了。”
  “你肯定有什么没跟我说,你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咒你一辈子讨不到老婆。”
  “你他妈嘴也太毒了。”
  正当苏小米和卢依依吵的不可开交时,严言对身后这两个人吵到他上课有些不耐烦:“你们两个在背后说我的事时,能不能离得远一点。”
  苏小米愣住了,他又一次近距离得看着这个男人。卢依依对于严言的搭话似乎很高兴,戳了戳我:“哇,他第一次跟我说话也。”
  严言看着苏小米傻愣愣的表情,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然后回忆慢慢浮现,他嘴角轻轻的勾了一下,但不是很明显:“是你啊。”然后就转过头去。
  苏小米又走神了。
  等回神时,他迷迷糊糊的听到卢依依一直在问他怎么认识严言的。苏小米回答不出来,也不好意思回答,站起来就想往外走。
  “这位同学,你想来回答这个问题吗?”
  讲台上的老师,扶了扶眼镜,盯着这个突然站起来的学生。全班同学的眼光刷刷全都聚集在苏小米身上,苏小米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原来严言还记得他。他就有些傻乐。直到卢依依扯他的袖子。他才回过神了,看了看台上的老师:“干嘛?”苏小米问。
  老师额头上的筋动了两下,全班同学想笑但是憋住,老师重复了一遍问题,苏小米根本就是建筑系的,一点也不懂广告系的。然后挠挠头:“啊,我走错教室了。”然后就朝门口走,对于苏小米的答非所问,所有人都一愣,终于有几个同学忍不住笑了出来,被老师瞪了回去,苏小米狼狈的走出去,偷偷瞄了一眼严言,他手撑着头,眯起眼神盯着他。苏小米一个踉跄就跌倒在门口,迅速的站起身,他妈的,丢脸丢到家了。
  严言在教室里有点想笑的冲动,他发现只要自己盯着他或者跟他说话,他就会失常。这样就让自己有更想逗他的冲动,严言想了一下,忽然恍然大悟。
  为了证明自己的结论,严言问了卢依依,这个叫苏小米男人住的寝室。现在他正站在门口,准备敲门。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自己,怎么会这么喜欢看苏小米在自己面前失常的样子。
  门开了,是廖飞来开的门,寝室里四个人都在,看到严言都是愣得说不出话来,这个全学校女生的宝贝跑到他们寝室来干嘛。
  严言先说话了:“我找苏小米有点事。”
  其他三个人把眼光又聚集到苏小米身上,苏小米像石化一样,坐在那里,手里拿着块面包一动不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