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扭曲的天使 作者:丁榕

字体:[ ]

 
 
扭曲的天使 by 丁榕 
 
 
 
 
 
十六岁那年,我清楚地看到天使的翅膀逐渐变成墨一般的黑色,他轻轻地对著我微笑,却不说一句话。 
 
然後,空气宛如魔鬼的舌头,一遍一遍地舔著我。 
 
从此,成为我心底最圣洁的亵渎。 
 
 
 
 
 
(一) 
 
我和殷的交情打一出生就开始了,记不清是怎麽认识怎麽交往的,好像一睁眼已看到对方,自然得仿佛太阳的存在一般。然而我们却处在不同的世界里。 
 
我在教务处接受众师长的批评教育,在全校大会上接受处分,次数多得令众人见怪不怪。 
 
我看不到其他人,我只将目光投向殷。 
 
殷在颁奖台上接受来自四方的荣誉与赞叹,阳光下闪闪发亮,我远远地看著他。在那短短的一瞬间,我分明地看到他眼底的湖泊荡漾著灰色的涟漪。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吧? 
 
因为从出生到现在,我们一直没有分开过。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殷这麽对我说。在一个大冬天的夜晚,我们一起坐在草坪上,遥望著远处的灯光点点。 
 
我对他的话没有回应,平躺在草地上,身下的小草扎得我好痛。天上看不到一颗星星。 
 
答应我,明天一起上学去。殷说。 
 
我眯起一双眼。 
 
为什麽你不愿和我一起逃课? 
 
为什麽要逃? 
 
为什麽不? 
 
一问再问,谁也说不出答案。 
 
到现在,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问。 
 
什麽意思? 
 
我轻笑一声,不说话。学校里所有人都知道恶名昭彰的不良少年与声名显赫的优等生是一对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如此的天差地别令众人跌破眼镜。什麽叫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在我们身上丝毫得不到体现。但是不管我们靠得有多麽的近,实际上也有如云和泥的分隔。 
 
我不会离开的。殷突然说道。你和他们不一样。 
 
我抽搐了一下,仿佛被人探穿了心底的秘密,一下子跳起来叫道:这里好冷,我们回去吧! 
 
你们明明是青梅竹马,为什麽要躲著他? 
 
蓝对我说。在校园里的某个角落,我们一起抽著烟,坐在栏杆上,用力把喝空了的啤酒罐踢得远远的。 
 
除了殷,最常和我在一起的就是蓝。我们都是校园批斗大会上的焦点,而且同是单亲家庭,我丧父,他父母离异。虽然同龄,蓝却比我成熟世故许多,很多事情都是他教会我的,但他顶多违反一下校规例如抽烟喝酒旷课骑机车之类无伤痛痒的事情,极少在外与人干架,即使有,也是点到为止,而我有好几次若不是蓝阻止,或许早就被关了进去也说不定。这大概就是我比不上蓝成熟的地方吧? 
 
和殷在一起,会莫名地感到压抑,和蓝却不会,这是否就叫做物以类聚呢? 
 
他太耀眼了,不适合做朋友。我只是淡淡地说。 
 
可他却不这麽认为。蓝说。很少有优等生会像他那样,愿意和我们这些声名狼藉的家夥交往,如果不是真心,那就只有一点,他想借此炫耀他的优秀。 
 
我呼吸一窒,大声说殷才不会。薄薄的泪膜却不争气地浮了上来。为免被蓝看到,我跳下栏杆,径自向前走去。 
 
 
 
 
 
(二) 
 
优等生和劣等生,在某种积极意义上是不提倡分得太清楚的,可事实却不是这样。在学校,确切地说,在学生之中,这种大人们看似理所当然的斗争实际上相当残酷,尤其对劣等生而言。我们不是希望,我们背负的是数不尽的唾骂,对他们来说,我们和路边的垃圾没有两样,每个学校都迫不及待想要脱手,可我们做的偏偏又是令校方头疼不已却也不能称之为大逆不道的事情。我们恶意的反抗在他们看来纯粹是成长期的叛逆,我们的愤懑与苦恼在他们眼里幼稚而又可笑,我们的不驯与顽劣被当作不良行为遭到批判。在未成年的彼岸,阴霾与暴力在他们眼中,只是孩子的恶作剧与玩闹。学校塑造傀儡,犹如天堂挑选天使。天使只须遵从上帝便可,我们也必须一切服从上级。同样的养料,同样的空气和水,有人可以调和得很好,循规蹈矩,兢兢业业,也可能有人水土不服,如同生长在荒野的玫瑰,在温室中未必能开出美丽的花朵。太过温驯的饲养,根本不能满足被业火灼烧得发红发烫的心灵,更深更烈的欲望早已超出肉体的界限,一步一步逼迫著稚嫩的灵魂。我们是被神抛弃的孩子。 
 
原本我和殷一直处於相对平衡中,在对方眼里彼此没有什麽分别,纵使走的是不同的路子,我仍毫无顾忌地和他同进同出,不分你我。他本来可以进入重点中学就读,却和我来到这所普通的学校,只因他说我不想和阿紫分开。对此我并无异议,照理说,我是不在乎被拿来和殷比较的,然而不知从什麽时候起,周围的人开始用诧异的眼光看著我们,如果不是那天无意中听到老师对他说的话,也许我还没能够彻底的醒悟。 
 
──他品行不佳,你最好尽量少和他在一起,以免受到不良影响…… 
 
殷说了什麽我没有听到,因为我很快就走掉了。 
 
我向来以为最适合我的生活方式居然和殷差得那麽遥远,甚至给他带来困扰。是我一厢情愿罢。 
 
谁理解呢,堂堂的学生会长与素行不善的痞子混在一起。 
 
我不想离开,可是我也不可能像殷那样生活。烈火在我的体内焚烧。 
 
你们那麽希望天天被老师批评吗? 
 
教导主任几次愤怒地向我们大吼。晚自习是训人的大好时光,省了白天的份。 
 
为什麽别的学生就可以规规矩矩,而你们就必须惹出一大堆的麻烦? 你们到现在难道还分不清什麽是是与非吗? 
 
是与非,善与恶,谁又能真正地分清? 
 
蓝用一种异常平静的语调说著,微笑地看著面前脸色铁青的各位老师。 
 
是非善恶既是人定下来的,就没可能不会改变。对你们来说,或许是错误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就有可能是正确的。什麽是我们真正想要的,连我们都不明白,你们又怎麽可能会懂? 
 
正因为你们什麽都不了解,才需要到学校学习,不是吗?不知什麽时候,校长已来到了门口。他很少亲自过来,多数负责教导我们的是主任。 
 
学校并不仅仅只是传授知识的地方,如果是这样,在家自学岂不是更好?若你们不愿意念书,提早参加工作也无非不可,但是,你们认为这样就足够了吗? 
 
校长不会像教导主任那样大吼大叫,他和蓝一样,总是一副平静的表情。 
 
我和蓝都心知肚明,我们根本不是为了书本上的东西来学校的,也不可能是为了接受那所谓的做人道理而来,生而为人,要怎麽思考都是自己的事,只有思想这种东西是不受任何人控制的,纵然是伊甸园里的垃圾,我们也有自己的原则。 
 
那麽我们又是为什麽而来的?明知这里的空气和水分都不适合我们,明知会更加躁动不安,为什麽我们还要来……? 
 
我突然转身快步离开教导室,不理会身後教导主任的怒斥。 
 
阿紫! 
 
一出门就撞上个人,熟悉的声音令我思绪纷乱的心一抖。是殷。他手上一打的作业本,被我刚才那一撞,还掉了好几本在地上。他不急著捡东西,而是看著我。 
 
下晚自习後一起回家吧。 
 
我刚想拒绝,转念一想,又点头答应。 
 
好啊,不过我不马上回去,你得陪我去一个地方。 
 
什麽地方?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只想赌赌看,殷究竟是不是我的同类。权当作是我的任性。 
 
你真这麽想? 
 
蓝知道後若有所思地问我。 
 
有什麽不妥? 
 
我只是想赌赌看,赌一赌我们天上地下的友情。 
 
 
 
 
 
(三) 
 
这里是……? 
 
殷显然对这样的环境很不安。意料之中的事。 
 
酒吧啊,看不出来吗? 
 
可是,未成年人不是不允许进入吗? 
 
少逊了,我们不就大摇大摆地进来了吗?你以为这种地方还会查你的身份证看你是不是真的成年啊? 
 
那我们来这里干什麽?殷有些局促地问。 
 
这回是蓝笑出了声。 
 
想不到优等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看来你真的不适合这种地方,还是回去吧。 
 
殷看了看我说:不,我要留下来。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在心底默默地道。 
 
我们才要了冰啤酒,阿青就带著一群人来了。 
 
阿紫,蓝,你们好早啊。阿青笑著打招呼。他是那种纯粹意义上的小混混,年龄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却早已退了学,整天带著一群家夥游马路,白天懒懒散散,晚上则生龙活虎,泡酒吧,打群架,飙夜车,偷窃抢劫,甚至吸白粉……几乎成了他生活的全部重心,可是他不见得有一丝的不快乐。也许他只是比我们更麻木而已。我和蓝与他仅仅只是酒肉之交,我本身没什麽自觉,是蓝阻止我与他做更深一步的接触。用蓝的话说就是:我们的翅膀还不够黑。可是在我看来,我和蓝拥有的是黑色的翅膀,而阿青却连翅膀也没有。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著些琐碎无聊的事情。 
 
那个红头发的阿才怎麽最近都不见人? 
 
他啊,玩过头了,竟然让同校的一个女生大了肚子,目前正急著撇清关系。 
 
那他也太笨了,如果是我,一定事先准备好套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