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厄运不怕晚+番外 作者:红糖/袖刀

字体:[ ]

 
 
厄运1
 
  1
  季迦亭是公司给他起的艺名,三年前正是这个名字如日中天的时候,那时无论是广告商还是电视剧投资商都指明要季迦亭参演,哪怕只是露一面呢?
  那张被粉丝称为邪美的面庞没少为群灿影视公司赚钱,但现在,却被毫不留情的踹开。
  三年期满,公司没有和他续约。
  
  季迦亭站在高不见顶的银白色大厦外,再一次低头审视自己的著装。
  浅灰色牛仔裤,合体的灰蓝色西装,头发也被精心打理过,应该还有一份昔日红星的架势吧。
  自我打量了一会,旋即重重笑了。
  来这种地方,有必要在乎衣著吗?反正等下也要脱。
  
  如果在三年前有人告诉他:“季迦亭,你的运气也就这三年,之後惨不堪言。”他肯定不信。
  那时的他意气风发,出门有专车接送,下地有红地毯垫脚,人的运气顺畅时连打嗝都是香的,那时的他死也料不到,三年後的自己会站在辉豪门外。
  
  辉豪影视公司,AV造星工坊,色情电影制作界巨鳄,两年前开始涉猎男色市场,GV电影成系列的出,现在俨然已独占AG两界鼇头。
  
  巨鼇正在筹备一部大片,GV,但是和之前的套路完全不同,这回是大策划,导演编剧舞美请的都是国际上有名的大腕,按照高层的设想:“这将是一部史诗级的名留GV青史的艺术色 情片。”
  主角自然是重中之重,说是GV,自然离不开攻受两种属性,辉豪的思路是这样的:攻1从自家挑,肥水不入外人田;副CP主要从甄选和举荐两种方式中挑选合适的人才,这就免不了有其它同类型公司的演员掺和进来,虽然捧红别人家的有点亏,但为了片子总体质量著想,也是有必要的;而最重要的,就是受1。
  这个就太难了,首先演技、美貌、身材一样也不能差,性 技巧当然也很关键,不过这个可以在开拍之前培训,如果这个人能有一定的名气,那就最好不过了,可是这样优质的人才早就该大红大紫了,谁还会来拍GV呢!
  
  为主角人选发愁的当口,当红偶像明星季迦亭传出丑闻,而且一丑再丑。
  季迦亭接到辉豪公司的邀请函时,忍不住笑了。
  天无绝人之路啊!
  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什麽好挑的了。
  
  因为外形出挑,季迦亭在出道的第一个月就抢尽风头,一时无两,那时群灿也卯足了劲捧他。出名太快,赚钱太容易的恶果就是很容易不知天高地厚,去年三月,一组照片开始在网络上流传,那是季迦亭和清纯偶像师妹的亲热照,其实也没有什麽,只是两个人接接吻而已。
  但是媒体那边说的就很不好听了。
  
  季迦亭一直被包装成乖乖的优质偶像形象,他曾在数万粉丝面前义正言辞的表示:他拒绝婚前性行为。
  但是亲密照一经流出,群众的发散性思维便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都热吻了,你说没上床谁信?
  季迦亭的名誉骤降,连几个学生品牌的代言都被撤掉。
  如果他稍微有点心眼的话,应该做做慈善活动,或静静蛰伏一阵,等事情平息再出现。
  但他没有,他做了一件非常傻缺的事。
  
  他招妓了。
  招的还是男 妓。
  
  季迦亭是同性恋,他怎麽可能和女人发生关系?要不是那个清纯师妹硬搂著他,拗著他的脖子索吻,他怎麽可能吻下去?照片只拍到一面,殊不见另一面师妹的胳膊摽得紧著呢。
  因为这件事,季迦亭被公司暂停一切活动,那个师妹却因此大炒特炒,翻红了一倍都不止,一有人问起:你和季迦亭到到什麽地步了?可以说说嘛?
  丫就舔著大脸忸怩的低头保持沈默:我不想说。
  
  季迦亭那个气!
  老子一同 性恋,为了当偶像现在还是处 男呢,现在名声和财路都断了,我冤死了!
  在酒精的驱使下,他拨打了特殊服务热线,决定豁出去一回,中止处男生涯。
  
  但人的运气真的有耗光的那天,从被大脸师妹搂著亲嘴开始,季迦亭的厄运就来临了。
  他招的是男妓,但不是MB。
  
  男 妓春风得意的走进季迦亭住的宾馆,以为这次捞了个大活,不知是哪位寂寞的少奶奶在床上等著他。
  结果门一开,一个大老爷们扑上来,带著一身酒气急吼吼的把他往床上按。
  男妓也是有尊严的!人家虽然卖,但也不是哪都卖!
  也巧了季迦亭喝得太多,完全没感觉出男妓的不乐意,还上下求索的摸人家的胸,腰,屁 股。
  男妓却看清了:小样,是季迦亭啊!!
  
  哢嚓哢嚓两张特写。
  从此,季迦亭不但星路完蛋,而且背上了巨额债务。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季迦亭还是有些紧张,他这次来的目的,既是签约,也是谈判。
  他想好怎麽谈了,拍裸 露可以,但不许拍细节,动作戏什麽的,必须拉远景,如果有替身就更好了……
 
 
 
 
厄运2
 
  2
  
  还没进入楼道,高亢的呻口今声便从远处传来,并伴随著男人有节奏的喘息和肉体碰撞的钝响。
  季迦亭迟疑了一下,正在拍片,现在打扰会不会不合适?
  但约定的时间就是现在,而且前台转述时,也是说导演请他现在过去。
  季迦亭打起精神向发出猛烈呻口今的房间走去。
  
  六号摄影棚正在拍今天最後一场戏。
  其实就是做到射米青而已,灯光下是一张床垫,上面的被褥早就凌乱不堪,床垫旁零散放著润滑液,安全套,以及一些用处不明的珠链之类的东西。
  较为纤弱的男人被压得双腿正对镜头大张开来,正中的孔洞已被润滑液和汗水洇得一片狼藉,另一个主角在这时走进镜头,2号摄像赶忙走进,近距离拍摄性 器入洞的画面,“啊啊──啊……恩……”被侵入的男子发出- yín -靡的叫声。
  季迦亭第一次直观男人的性 事,整个人都看懵了,傻傻杵在门外竟忘记来意。
  一个站在门边的裸身男人发现他:“你找谁的?”
  季迦亭这才注意到,这是一场轮J的戏码,除了正在镜头里鞭挞胯 下肉 体的男优外,边上还候著三个赤身裸 体的男人,正在问自己话的人正在用纸巾擦拭湿润的龟 头,显见他刚射完,性 器疲倦的耷拉著。
  被轮J还叫得那麽享受,这也算一种演技吧。
  季迦亭胡乱想著,同时小声答道:“我找李导。”
  “哦~~你是季迦亭吧?!”那男人认出他,目光里顿时多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意味。
  “季迦亭?!就是那个……”一屋子的人都往这个方向看来。
  “哇哦第一次看到本人!”
  甚至有人吹了声口哨。
  “偶像红星背负巨额债务奋勇投身GV公司”的新闻早已传开,身为事主之一,虽然早就有遭遇尴尬境地的自觉,但亲身站在这里,被拍摄现场的未来同仁们行注目礼的感觉还是真是难以形容。
  幸好有特大黑超墨镜遮住了一半脸孔,季迦亭硬著头皮低声答:“是李导约我这个时间来。”
  “他来了?小张,这里先交给你,你们继续,我等等就来!”一个身影越众而出,从大堆摄影器材中走出来。
  来人如时下著名导演一样,戴著一顶旧到发灰的鸭舌帽,脑後七零八落的扎著长长的马尾,肥大T恤外面套著不分春秋冬夏都能穿的工装马甲,十七八个口袋里鼓鼓囊囊的装著不知道是什麽的小玩意。
  “来,我们这边谈。”李导来到季迦亭面前,将帽子向後扯了扯,伸出右手,“我是李鹤,也可以叫我Jim。”
  季迦亭愣了一愣,早知道李导也是“动作片”艺员出身,但是没料到他竟保持得这麽好,灰扑扑的帽子下面是一张干净得看不出年纪的脸。
  Jim大红的时段应该是五年前,在最红的时候急流勇退,利用积攒多年的经验和人脉改行转做导演,他执导的《豪门夜豔》荣获金维尼最佳表现力奖,不得不承认,Jim才是辉豪这些年来制造出的最大的奇迹。
  
  “我知道你想和我谈什麽。”在相隔不远的会议室坐下,Jim说,“谈尺度,对不对?”
  “是。”
  季迦亭并不会因为负债便没头苍蝇般乱撞,就算和GV公司签约,也要看对方片子的类型,和幕後制作班底。
  他是被邀请函上提到的“情 色艺术片”这个类型所吸引。
  “你可以先看过剧本再做考虑,但是你知道,虽然我极力把它拍得唯美艺术一点,但它仍然是三J片,裸 露,口 交,肛 交,射米青这些都有。”在季迦亭脸色大变之前,Jim又道:“当然,我们也考虑了你的接受度,毕竟曾经是青春偶像来的,我会尽量为你安排凸显演技的部分,像舔 肛啊,插 入啊这种需要近拍的情节会大部分落在配角的戏份上。”
  “大部分?”还有小部分呢?
  Jim笑著解释道:“但是裸露是肯定要的,还有做 爱,我们可以借位,但你要演出来,毕竟观众不是傻子,你的号召力就在於此,大家想看的是充满风情的季迦亭吧?”
  “这点我明白。”对方毫不掩饰的用词令季迦亭感到不适,娱乐圈虽然是个大染缸,男男女女那些鸡零狗碎的事不见得少,但至少面子上还是盖著一层遮羞布的,谁也不会把做啊,插啊这些粗俗的字眼挂在嘴边。
  
  “我可以先看一下剧本吗?”
  “没问题!”Jim站起身,从桌子上的一堆纸张里找出一沓纸,“片酬就是信函里说的那样,如果超过市场预期百分之十,你的片酬也可以增加10%,以此类推。”
  把剧本递给他时,Jim再一次强调片酬的问题。
  这是季迦亭的死穴。
 
 
 
 
厄运3
 
  3
  
  剧本只有薄薄的几页,季迦亭很快看完。
  电影的名字叫《齿痕》,讲的是狼人和人类相爱的故事,但是除了寥寥几句涉及到主线情节外,大部分都是做,做,做,比起剧情的刻画,这种剧本更突出性 爱场景的描述,哪里用绳子,哪里出现血浆,什麽体 位,什麽时候深吻……季迦亭粗粗看了几眼就放下。
  
  “狼人不应该是强大的吗?怎麽肯让人类压?”
  他本以为自己饰演的应该是那个被狼爱上的警探Nick,但是看到第一场H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角色竟然是狼人。
  “哈,一看你就没看仔细,狼人是从狼群中走散的‘小家夥’呢!”提起剧本,Jim就有些滔滔不绝,兴奋的晃著翘起来的修长小腿,“他是和族群失散才闯到小城的,城市生活对他来说很陌生,所以才会爱上收养他的警探啊!但是信任还没建立起来,小城就出现了神秘袭击事件,作为保证城镇居民安全的警探Nick当然第一个怀疑自己身边的这只小狼人,小狼人怕被抛弃,才毫无保留的奉献自己……瞧,上下制度就是这麽确立的,这有什麽可质疑的吗?”
  “我懂了。”
  季迦亭心里却不以为然,你剧本上如果写这麽清楚我就不会问了。t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