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心甜食 作者:紫曜日

字体:[ ]

小心甜食(出书版)
 
[出书版]小心甜食 by紫曜日 
 
[内容简介]
  有一个只会惹麻烦,
  要人替她收烂摊的姐姐已经很够了,
  周辉彦怎么也想不到,
  自己竟然还会替姐姐照顾那个明显处在叛逆期,
  满头绿发的死小孩!
 
  操心他的功课、他的行为、他的朋友......
  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小鬼的重要性,
  甚至可以让他放弃生平最爱的甜食了?
 
  小龙一看到这个脸上写着『我是菁英』的舅舅就烦,
  偏偏吵也吵不赢、打又打不过!
 
  不知不觉,他开始思考起自己的人生;
  不知不觉,他愿意回到学校去上课;
  不知不觉......他觉得舅舅好可爱!
  天啊!看着房间里的美女海报,
  他难道、难道已经在某个夜晚,走上了不归路?
 
 
 
 
 
 
第一章
  「也就是说,这次是走黑暗路线啰?」
  全身整洁的几乎找不出一丝脏污,说话的语调也严谨不苟,脸上的眼镜更增添了一种强势的气息,从外表来看,周辉彦就是这种硬派的男人。
  只是,这种形象在他大口吃着多纳兹先生的巧克力甜甜圈时,与其说是完全的被破坏殆尽、还不如说是出现一种契合度负数的情景。
  「是的,我希望写一个在小时候,心灵就被伤害殆尽的女主角。」正回答周辉彦问题的,是现今受欢迎的小说家之一,年销售量有好几千万的柳望。顺带一提,柳望并不是他的本名而是笔名,至于本名到底是什么,此话暂且休提。
  「周辉彦,我的这个也给你好了。」看周辉彦吃得这么津津有味,坐在柳望身边的男人递出手中洒了糖粉的甜甜圈。
  「谢了。」毫不客气的收下别人的份,周辉彦对于甜食方面的执着绝对不落人后,然后他突然看着男人道:「陈敬荣,我跟柳望老师讨论的可是下一本书的商业机密,你可别多嘴去跟高浩成泄漏情报啊。」
  陈敬荣叹口气说:「我才不会呢,你也太小心眼了吧?」虽然知道周辉彦说的话是玩笑,可是之前感情不算和睦的两人逮到机会就开始针锋相对。
  周辉彦口中的高浩成也是作家,而陈敬荣则是高浩成的编辑。至于周辉彦则是柳望的编辑。当然、各自是不同出版社的。
  只不过,柳望与陈敬荣之间的接点,在于两人现在是恋人关系。
  这点让周辉彦这种从小做事与观念都是一板一眼的人感到非常的诧异,虽然他也知道,在二十一世纪的现在,同性恋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呢、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接受又是一回事,标准再放宽一点......好吧、只要不把这问题扯到自己身上,随他们要怎么样都不关自己的事。
  「我只是在做适当的防范措施而已,别仗着柳望老师宠你就乱来喔。」周辉彦舔着手指上沾到的巧克力酱,嘴角勾出笑。
  「什么啊!我告诉你!我们家的高老师呢、可是『完全没有』把柳望放在眼里的!上个月高老师再版的短篇小说集可是接到日本出版社的接洽,已经决定要在日本出版了呢!插图则是由超人气的日本插画家高野琉璃来画,怎么样?」陈敬荣平时是个温和的人,只是一遇到有关最崇拜的高老师的事情,马上就会变得热血激动。
  「那个敬荣啊......虽然我知道你对于高浩成的狂热啦,可是听你这么形容的话,我的立场到底......」柳望苦笑的咬着同样也是洒着糖粉的甜甜圈,其实说不是滋味倒也还好,因为早在他跟陈敬荣交往前,早就见识过了好几次对方这种完全燃烧起来的模样。
  「你居然说『怎么样?』这是一个二十七岁的成年男子该说的话吗?丢不丢脸啊?」周辉彦满脸不屑。
  「你说什么?爱计较的人根本是你吧?你摆明就是来跟我吵架的嘛!甜甜圈还我!」陈敬荣边叫边伸出手讨着刚刚给的食物,根本就已经忘记还有柳望在一旁。
  「我本来是很宽宏大量的,不过跟你这种高浩成的走狗就是要计较。还有、到我手中的甜食是绝对不会再交出去的,你死心吧。」周辉彦说完还咬了好大一口以宣示主权。
  「你这个脑袋里头装花冈岩的沙文主义者!」
  「我还真想知道你这个形容是打哪来的呢?」
  「呃......两位......」柳望搔了搔脸想劝阻,只可惜没人想理他。
  「请称呼这为充满创意以及巧思的形容。」陈敬荣手叉着腰,脸上气鼓鼓的。
  「哇、这种孤芳自赏到恶心的话你也说得出口,我看由这位编辑负责的作家也不怎么样吧?」周辉彦损人时还不忘拼命把甜甜圈往嘴里塞。
  「那个......」直想插话却根本无力阻止两人争执的房屋主人柳望再度挑战。
  「『给我闭嘴!』」
  没想到恋人与编辑两人同时回头抵制自己,柳望难过的低下头去只能拉自己的手指玩。
  为什么辉彦会对我这么凶恶呢......
  为什么敬荣会对我这么粗暴呢......
  柳望的自我哀怨情怀决定封闭耳朵,把还在争执的两人排除在外。
  经过十八分钟又二十秒,桌上的两大袋从多那兹先生抱回来的甜甜圈早就一个也不剩,各人食用比例是七比二比一,而胜者是谁不言而喻。
  随着下午茶时间结束,两位编辑的低级吵架也同时告了一个段落。其实本来就是已经把大致的剧情走向谈好,周辉彦才有闲心跟对头打嘴炮,拿湿纸巾仔细的擦了擦手,整理好资料后就准备告辞。
  「不多坐一会儿吗?」柳望也从封闭状态中脱出,伸手把桌上装甜甜圈的纸袋揉成一团。
  「下次吧?今天下午我跟人有约。」周辉彦摇头。
  「跟玲雅吗?」柳望问。周辉彦已有个交往一年半的女友叫做汪玲雅,他也见过几次,感觉还不错,也许再过一阵子就会接到两人的红帖吧?
  「不是,是家务事。」周辉彦没什么表情的回答。
  柳望点头后就没再追问了,曾听对方提起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这种事情等到对方愿意自己说出口再知道就可以了。
  「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谢谢你的点心啊柳老师。」周辉彦有礼的道谢后直接走到门边。
  「是我买的!」陈敬荣在一旁插嘴。
  「那我可得提防回去肚子痛。」周辉彦戏谑的拉开门。
  「痛死你好了!」陈敬荣差点没吐舌扮鬼脸,却被柳望一把拉到怀里抱。
  「是是、我这个电灯泡要走了。」周辉彦轻松的耸了下肩。
  待身后的门关上后,周辉彦叹了口气,他怎么也不习惯看到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的画面,要自己真心给那两个家伙祝福,可能还得很久很久以后吧?
  柳望可是金虹电子的二少爷啊,不知道他跟男人交往这件事情会在家族中引起多大的风暴......算了、只要别影响到柳望的写作灵感就好了,毕竟每个人家里多多少少总是会有些烦人的事情......
  比如说、自己等一下即将见面的人......比自己整整大上十二岁的亲姊姊就是个麻烦中的麻烦......
  ◆◇◆
  「把别人叫出来自己却连个招呼都没有,会不会太过份了一点?」周辉彦站在一家名叫『东方玫瑰』的小小银饰店前板起脸孔道。
  「唉呀小彦你就自己进来嘛!没看见你姐姐我正忙着呢。」
  由于店铺真的很小,从外面就可以看到一位穿着打扮很民族风的女性正趴在桌前用雕刻刀调整着银土的形状。
  「既然妳在忙我就走了。」周辉彦说完,当即毫不留恋的转身。
  「小彦你别这样嘛!我停下就是了。」丢下雕刻刀与银土,女性忙奔向店门亲昵的拉着周辉彦的手。
  「到底有什么事?」周辉彦问。
  他对手工饰品一点兴趣也无,店内的陈设就算再琳琅满目也无法打动他。他唯一承认的是,店内商品做工细腻,样式也很特别,如果是要他买来送人倒可以考虑。
  而这间『东方玫瑰』的店主正是周辉彦的姊姊周湘霞所经营,基本上店内的员工也只有周湘霞一人,不过偶尔忙起来的时候会雇用短期打工人员。
  只见周湘霞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挂在两边耳垂上的特大耳环晃呀晃,「其实是......为了扩大店面,要多存些钱,我下个月想把房子退了。」
  「然后呢?」周辉彦毫无表情的点了下头。
  「店里面我一个人住可以,可是小龙就......」
  小龙指的是周湘霞的儿子纪芳龙。
  「所以呢?」周辉彦心感不妙的把眉头拧得死紧。
  「可不可以暂时让小龙住你那里?」周湘霞双手合十的涎着脸。
  「我为什么要替妳照顾那个野男人的种?」周辉彦毫不在乎的用言语伤害对方,因为他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面对这个老是任意妄为而带给家人一堆麻烦的女人......
  「......拜托嘛......我只能拜托你了......」周湘霞哀求着,「而且小龙也都高二了,你不是政大的吗?正好也可以当他的家教嘛!」
  「妳这家伙还得寸进尺啊!」周辉彦几乎要揉自己的太阳穴了,从小到大,自己老是屈服在姊姊的- yín -威下,而且还不是体格比不上,而是对方的哭招耍赖任性与厚脸皮根本就是天下无敌。
  「我会给你家教费的,所以......」
  「有钱给我还不如把儿子送去补习班!」
  「你的意思是你不用收钱也行啰?」周湘霞眼睛顿时一亮。
  「才不是!我们周家怎么会出妳这种女人啊!」
  「小龙!小龙你出来一下,你亲爱的舅舅来看你啰!他还说要教你最不拿手的国文耶!」周湘霞忙扯起喉咙大喊。
  「姊、姊姊妳!」周辉彦咬牙切齿的根本来不及阻止对方。
  他跟小龙其实没见过几次面,几个月一次的例行探望大多也只站在店门口看姊姊还有没有好好活着就走,自己对小龙的印象根本就还停留在会躲在串珠门联后面探出半个光脑袋的迷你小鬼头。
  「别叫了,很吵。」
  意外低沉的声音。
  周辉彦顿时一愣。
  这个整头染成绿色,左耳上还一排耳环,面貌虽然不难看但很明显就是正值叛逆高潮的男孩是怎么回事?
  「这个索隆是谁?」周辉彦一脸嫌恶。
  「不错的笑话嘛老头。」绿毛头男孩痞痞的露齿一笑。
  「跟舅舅说话不可以这样!」周湘霞并不是很认真的告诫道。
  看来这个绿毛头真的是周湘霞的儿子纪芳龙没错,而且夸张又招摇的打扮正好是做事一板一眼的周辉彦最讨厌的类型。
  「妳为什么把自己的孩子搞成这副德行?妳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为人母的自觉啊?」周辉彦转头不再看小龙一眼,反而骂起周湘霞来。
  这副德行简直就跟那个混帐......好、跟他姊夫一个样......不良!超级的不良!
  「喂!老头!这跟我妈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少乱骂!」小龙说着,甚至一把揪起了周辉彦笔挺西装衬衫的领口。
  「小龙快住手!」周湘霞这次是认真的教训道。
  「啐、」
  小龙一脸不满的把周辉彦用力往后推,结果周辉彦手一挥,一个巴掌清脆的响在对方过于狂傲的脸上。
  「你这个家伙......」
  小龙回过神,意识到脸上的疼痛,举起拳头就要扑过去,只见周辉彦直挺挺的站着,以一种肃然的态度道:「要打也无所谓,不过要是弄坏店里的东西,我可是半毛都不会付。」
  光是这么一句话,就让小龙的拳头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看出小龙虽然叛逆而且暴躁,但好歹懂得要护卫母亲,这让周辉彦给了点好感分。
  「小龙乖、叫舅舅。」周湘霞温言朝儿子道。
  「......不要。」小龙撇开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