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只在乎你+番外 作者:谦心诀

字体:[ ]

 
 
 
我只在乎你   作者:谦心诀
 
Chapter 1
  
  “唉,实在是舍不得吃你……”满脸忧伤的看着眼前挑着的半根面条,林言非啧啧嘴,“这么精道这么晶莹剔透还这么入味,真真是面条中的佼佼者!但是……”
  悲戚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林言非抽抽鼻子,毅然决然的吃下了那根面条,也是他碗里所剩的最后一根。
  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目光炯炯的看着眉开眼笑下着面条的老板,林言非暗叹一句,我真是个好孩子,没有吃霸王餐。自我表扬了一番,林言非起身,向老板走去。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六月,不冷不热,最适合交友出游,白色的夹竹桃翠绿的香樟,生气蓬勃的植物们点缀着有些伤感的校园。
  大学四年级的毕业舞会,有欢笑,但更多的无以言喻的痛苦,无奈的分手,惜别的友情,还有对未来迷茫的无措,所有的一切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将即将于社会接轨的学生们密密罩住。
  虽然是大学最后一次的见面会,但林言非并没有多大兴趣。唯一一个还算要好的朋友徐诺已经出国,班级里学校中没有熟识的人,可又敌不过班长好几次打电话来说服自己,想着反正没事去看看回忆一下往昔峥嵘岁月,这样好像也不错的林言非重回到了自己阔别三个月的校园。
  和部门主任请了半天假,林言非啥也没带的就出来了.
  
  本来以为自己就是来看看,然后觉得无聊就可以闪人并不用花钱的林言非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被勾引了,被一阵无法抵挡的香味勾引了。
  舞会进行到一半,林言非就无趣的走出会场,插着口袋走出校门,学校的东门是一条小吃街,有来自据说是全国各地的地道小吃,不仅好吃还便宜,深受在校学生的欢迎,虽然有点脏,可这并不影响人们喜爱美食的热情。
  闻着转转悠悠晃到自己鼻头前久久挥散不去的香气,林言非无力支配自己的大脑,纯粹是一副痴呆的傻样,顺着香味走进一家坐的满满当当的小吃店,林言非擦擦嘴边快要流出来的口水,扬声道,“老板,一碗牛肉凉面。”
  
  “好嘞,小哥等等啊。”热情的招呼了一下林言非,老板遂又转头对着冒着滚滚热气的大锅开始煮面,由于天气炎热煮面的热气扑面等诸多原因,老板脑门上的汗珠沿着脸上的褶皱蜿蜒而下,然后流到……还是当没看见好了……
  刚刚擦好筷子,小老板娘就端着量多美味的牛肉面过来了。
  礼貌的对人家笑笑,林言非“刺溜~”吃了一大口凉面,咀嚼了几下后陶醉的闭上了眼,呜~有小半年没吃到这味道了。
  
  自从三月份他面试成功,光荣的当上了耀阳这家大公司隶属总务处供应室的小职员之后,林言非就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工作,每天按时上下班,多待一分钟都不干!虽说不太有上进心,可也不惹祸,做事也不拖沓。
  再说,这仓管部门已经有五六年没有进过新人,所以刚刚出校门长得也不差的林言非一来得到了部门上下(多是欧巴桑)的一致好评,一个月后晋升为一名正式员工。
  吃一口带着丝丝牛肉丁的凉面,再环顾一圈热闹的小店,林言非满足的差点要哭出来,好久没有看到过这样让自己放松的场面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容易感动的生物,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总是会有不同寻常的脆弱。
  
  傻笑一下,林言非低头,继续吃着美味凉面。
  “恩~”吃完最后一口牛肉面,林言非满足的抽出一边的卷纸擦擦嘴,想着这牛肉面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吃,等徐诺回来的时候他可以忍痛来请他一次,不是他小气,而是在金钱方面……
  金钱方面……
  轰隆……晴天霹雳。
  现在林言非终于想起,他,压根没带钱包。
  僵硬的擦着嘴,林言非大脑一片空白。
  该怎么办?怎么办?国家养育了自己那么多年,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居然来吃霸王餐,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这对的起社会给予自己的期望吗?
  答案毋庸置疑,是否定的。但现在能怎么办?
  
  于是乎,林言非定下心神,扭扭捏捏的重新拿起筷子戳着碗里幸存的几根面条,还不时的放到嘴里舔两下来告诉别人,我还没吃完,不是没钱结账磨蹭时间。
  舔着筷子,林言非的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表面上不动声色正直好市民样,其实那自诩聪明的脑袋瓜子已经想出好几个馊主意了。
  方案一,直接落跑!
  这个方法干净利落,这小店的地理位置复杂,隐没在众多炊烟之中,而且那人不是一般的多,想在这鸡肠子似的小弄堂里想人,那还是比较的有难度。
  可这样的事咱能干吗?
  那是绝对的不能!想他林言非虽然从小到大好事没干过小祸闯不断,没有追求没有理想也有目标,但是好歹也是个受了十几年教育的文化人,怎么能为了区区一碗牛肉面而毁了自己的名声?
  这个方案,OUT
  
  方案二,求助!
  求助谁?林言非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自己家的老管家余伯,余伯从小看着他长大,可谓是最最亲密的人了,可是家里离这实在太远,而且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没带手机……
  他的手机,他的钱包,他的小车钥匙(电动车)全都放在了公司的储物柜里忘了带出来,这下好了,他成了没依没靠的小可怜。眼下居然一个靠得住的人都没有。
  这就是自己平常不善交际的后果吗?
  挑起最后一根面条,林言非苦着脸决绝的放进嘴里,心想着,面条啊面条,吃完这最后一根,你就跟我一起下地狱吧!俺找老板摊牌去!
  于是,林言非磨磨蹭蹭的抬起黏在凳子上的小屁股,走向老板。
  
  但没走几步,林言非就被一声巨响吓得呆在原地,不明所以的向声源看去,恍然大悟,是一个美女在发飙……
  “方寒你丫个混蛋!上完老娘就想甩?没门!我告诉你,要是你今天不给我个说法,老娘就去找人把你给干了!”极其有爆发力的喊声。
  庆幸的看到周围人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那桌上,林言非挑眉又坐了回去,早死不如烂活着,指不定之后会出现转机,有人帮自己买单,所以他现在还是观望一下好了。
  坐回自己的单人小桌,林言非感兴趣的听着人家吵架。老板也是一副八卦的样子,这样的业余生活对成天煮面的老板来说不可或缺,只要不打坏店里的东西,老板一向很欢迎。
  
  “你瞎嚷嚷什么啊!”美女对面的男人开口,语气颇为不耐,林言非坐的角度很好,那吵架的俩人就在他斜对面,他女干笑了下,跟大家伙一起不厚道的看戏。
  男人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根烟,右手轻点额头,手腕上的银色金属链子哗哗的晃动似乎很是不耐,抽一口烟,飘渺的白烟朦胧,挡住了林言非的视线,在那层似幻似真的烟雾下,林言非勉强看清了男人的脸。
  算得上帅,眉眼锋利鼻梁挺直,只是唇有些薄,余伯说这样的人多薄幸!
  林言非傻傻的抚上自己的唇,还好,是不厚不薄的。
  男人瞪着发飙的女人没有一点想阻止的样子,口气也是懒懒的,“你要发疯出去发,别影响人家吃东西。”
  
  “你说什么!”女人筷子一扔,站起来指着男人吼道,“方寒,是个男人就说清楚,你凭什么好好的就把老娘我甩了?当初要死要活追老娘的是谁?”
  “呵~当初?当初的事谁还记得?”方寒冷冷一笑,抖了抖烟,抬眼看向女人,“说的好聚好散,你现在什么意思,啊?分手就是分手,哪那么多理由,再说了你看看你这样,疯婆子似的,谁敢要啊!”
  虽然长的人模狗样,但说的话着实很刻薄。
  对面的美女气的发抖,咬着下唇狠狠的瞪着无所谓的男人,“你说什么,方寒,你居然说我是疯婆子!”
  “怎么不是啊。”好笑的看着美女,那个方寒转头对着看戏的大家说,“嘿,大家伙来说说,这女人是不是太彪悍了。”
  
  “哈哈,没错没错。” 方寒话音刚落,店内就响起一片哄笑声,不少人都大声说说,“就是啊美女,您脾气太爆啦!人家消受不起!”
  “还是小家碧玉的招人疼嘛。”一句话就引出一大批人的真面目,猥琐笑着的模样吓跑了不少不谙世事的女大学生。
  羡慕的看着那些消失的背影,林言非想,早知道刚才就跟着跑出去了,那些女生好像也没付钱。
  “你们给我闭嘴!”哗啦一声站起来,美女抄起一个玻璃杯凶神恶煞的瞪着那些男人,“再说我就给你们开瓢!”
  “……”世界安静了。
  
  满意的看着不再有人插话,美女坐下来拉着一脸不耐的方寒的手,“方寒,你为什么一定要分手?”
  “我说你有完没完?”方寒扯开女人的手,眉头皱的死死的,“你说你还想怎么样?我们没戏了!你该哪去哪去!我现在对你没感觉。”
  “不行!”女人重又握住方寒,神情幽怨惹人怜惜,“你说过你喜欢我爱我的,怎么能说分就分!”说着,竟然小声的抽泣起来,这哪是刚才那只母老虎。
  原来,是这个男人吃抹干净,想踢了人家。
  坐在一旁,林言非无奈的耸耸肩,美女,遇见这种拿爱情当儿戏的人,算你倒霉,不过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就让我来帮你走出深渊吧~
  
  屁股一抬,林言非坐到了隔壁桌的中央,扬起唇对那两人笑笑,“你们好,大家能到一起吃个饭就是缘分,很高兴认识你们。”
  “你谁啊你!”正被自己的前女友又是哭又是闹,搞得一个头两个大的方寒厌烦的瞥向不请自来的男人,或许应该称为男孩?
  细碎的短发被他身后的阳光照得微微发黄,笑起来清亮的眉眼弯弯的唇,虽没有女生细腻却还算白皙的肌肤,下意识把他的和死拽着自己的手不放的女人比了一下,方寒得出结论,还是这个男孩看着顺眼一些。
  
  伸手不打笑脸人,方寒微微咳一下,口气也变的好一些,“你想干什么?”
  “我来劝劝这位梨花带雨的小姐啊!”理所当然的对方寒说道,林言非抽出一大卷面纸递给美女,轻声哄着,“别哭了,原来的妆化的多好看啊!哭花了多可惜。”
  “谁还稀罕这妆啊,男人都要踹了我了!”红眼瞪了一眼林言非,美女撒开一直握着方寒的手,接过面纸擦了起来。
  “那什么,美女,我跟你说,这大千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人了,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可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林言非指指不远处的母校校门,安慰着说,“你看,那里面的全都是人才,您去那找一个呗。”
  
  “那里?”美女瞟了一眼不屑的说,“就是一二流本科,里面的男人要钱没钱,要貌没貌的,我要了干什么?”
  “呃……这个……”林言非干笑一下,对美女说,“总归就是天涯何处无帅草,何必吊着一棵树?”林言非指了下右边笑看着他胡扯的方寒,接着说,“你看看他,虽然长得帅,可这能当饭吃吗?不能!你指望他干什么啊?当个花瓶做摆设?况且这么个花瓶还不让你玩,人家要分手!”
  说完,林言非自来熟的喝一口桌上没动过的绿豆汤,拉起两人的手动情的看着女人,“美女,你人生的路还长,何必为了这个负心的男人伤心哭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