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象牙塔里的魔王 作者:北冥幻世

字体:[ ]

 
 
文案
14年光棍节贺文
没有文案,所以,弄个排雷提示吧。
1、偏主受视角
2、双重弱攻强受
3、攻病弱残疾
4、受最开始有心如死灰的意味
5、有渣受(最后跪舔了算不?)
6、三观不正、文笔略差,逻辑混乱,表达不清楚(请自行脑补)
7、有变态出没
8、攻的描写如同弱受,把攻受倒过来完全就是受苏文的节奏。
= = 受不住的请点叉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天之骄子 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永恒,方宏 ┃ 配角:张堔,方耀,侯铭 ┃ 其它:弱攻强受,受宠攻
 
 
  ☆、第 1 章
 
  
  第一章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任性、高傲、自大,甚至是显得冰冷无情。
  郑永恒永远不会忘记在初见那人的时候,自己强烈的心跳。
  他知道他不喜欢男人,然而,却为了那么一个人,怦然心动一见钟情。这或许有点可笑,然而,确是实实在在的心动了。
  只是,一开始,郑永恒就弄错了一件事,本以为也许永远也得不到那人……
  那人自楼梯上走下来,白衬衫,浅色的休闲裤,踩着一双毛绒的拖鞋,没什么起眼的穿着,神色淡然显出高贵。这,也许是大家族里才会养出来的气质吧。
  郑永恒几乎拜倒在那人的裤腿下,他油然生出一种自卑感,这是云泥之别,那人不是他能够觊觎的。
  那人生的极俊,甚至偏向阴柔,勾人的桃花眼只需淡淡的一扫,他就觉得心跳加快,似极了那人在勾引他。
  那人便是农月的表哥,方宏。
  兼职家教本就只是为了赚取生活费,郑永恒从未想到,天上会掉馅饼砸中他,而后才知道,这砸中他的不是馅饼,而是一颗名为爱情的种子。
  只是,这颗种子被人拾去了,丢在了一座名为象牙塔里的方宏身边。
  方家的主宅并不在G市,目前自己所担任的农月的家教,去的地点只是方家未来继承人的别墅。
  方宏是方氏集团的继承人,普通家庭里出生的郑永恒不免有些吃味儿,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只是方宏的表妹的家教而已。
  郑永恒现年20岁,正读大二,家里只出得起他的学费,生活费根本不够,然而郑永恒是个刻苦的人,有时间当当家教,生活费自是不用愁,加上人长得帅气,人缘好学习好,在哪儿都吃得开。
  他的一同学的朋友想要为自己的亲戚请一个家教,因为报酬多,他就接手了,自此,他陷入了悲惨的境遇。
  农月是个16岁的漂亮女孩,在家也是备受宠爱的孩子,然而她的美貌与学习成绩却不成正比,家里给她请的家教她一个也不满意,于是找了朋友帮忙,故而郑永恒成了她的家教。
  对于帅哥,农月也同其他喜欢帅气男孩的女孩一样,花痴着,而郑永恒对待女孩子总是温柔了些,他学习好,几乎可以帮农月补习好几门课,农月自是乐的合不拢嘴。
  每周末上午来到农月这儿,一直补习至下午才会回去。
  农月似乎很喜欢方宏,最开始,郑永恒不知道她口中常常念叨的方宏是谁,直至农月把他带到了方宏的住处,遇见了刚睡醒了的方宏自二楼下来。
  当时的他即便是惊艳对方的高贵气质和容貌,却也没有要过度关注的意思,他只是礼节性的问候一句,表示对别墅主人的尊重。
  方宏没有理他,淡漠着脸色傲慢的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在一旁的菲佣把早已热好的牛奶给他端来。
  他几乎没有离开过注视着方宏的目光,他看到了对方慵懒的喝完牛奶,嘴角还残留着一些奶渍,被那艳红的舌舔去。
  农月向她的表哥介绍了方宏,对方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郑永恒,并未说什么,也许方宏不屑于知道郑永恒姓甚名谁,也许是他天生就是这样的目中无人,亦或是他懒得给人眼色,而那一眼,不过是偶然的一瞥吧?
  他的管家刘叔出现,轻柔的给方宏披了件外套,外套有点大,方宏的身形瘦弱的弱不禁风。郑永恒这才注意到,方宏那张俊美的脸庞透着惨白,而他的身体骨架当真瘦小的不堪一击,个子似乎一米七都没有,因为太过阴柔的容貌让人忽略了他是个如此瘦弱的人。
  农月一天的心情都很好,她学习完了之后便跑到了在花园看书的方宏身边,舌燥的讲诉着自己最近发生的有趣事情。
  郑永恒被留了下来,他可以走的,但是他心底的声音告诉他:留下来!
  在一旁听着,偶尔被农月问到了就答应几句,从不多言。他并不是话多的人,却也不是寡言的人,只是因为,他一直在偷看方宏。
  他发现方宏喜欢听叽叽喳喳的农月讲诉她的生活琐事,特别是讲到去哪儿玩了,见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人或物。方宏会淡淡的笑着,不插话,任农月滔滔不绝。
  天色渐晚,农月留了下来,而他郑永恒则是回学校。
  临近期末,读高一的农月似乎也紧张起来,学习也更认真了些,因为农月就读的高中离方宏家不远,便拜托了方宏让她住在方宏家,直到期末结束,而郑永恒的学校更巧的也是离方宏家不远不近,搭乘地铁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
  直至期末,郑永恒在方宏家待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他也对这个病美人一样的方宏更为了解。
  他知道方宏从小没有出去过方宏住的独立别墅,方宏从出生到现在的二十年,从未离开过,没去过街市,没去过学校,连山脚下都没有去过,就像是被困在象牙塔里的公主。
  他想,他不是盲人王子,他解除不了魔咒救不了公主。却有一个疯狂而龌龊的念头。
  他想做一件疯狂的事情,他对自己说:去吧,现在寒假了,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当农月的家教,这样就可以见到他了。
  他没有理由继续留在方宏家,而农月去了国外过寒假。
  他没有回家,他依然住在学校。
  只是因为,他一时冲动跑去了方宏家告白。
  方宏没有立即给出答案,甚至冷淡的让刘叔把他请了出去。他这是,拒绝了吧?
  郑永恒也许是个执着的人,他开始动用一切能够用到的手段来了解方宏,他知道方宏没有父母只有一个亲叔叔,而亲叔叔掌握着方家的所有,对方宏并没有多好,而方宏的确是方家的继承人,可是这继承人却诡异的极少出现在他人面前。
  其它的郑永恒并没有知道多少。
  他徘徊在那栋被农月称为象牙塔的别墅前,他想去看看他,他发觉自己真的是魔愣了。
  徘徊了一段时间后,刘叔终于出来把他请了进去。
  依旧是那座花园,依旧是那个人,依旧是安静的,淡然的,翻看着书籍。
  如此,岁月静好。
  刘管家转身离开了,花园里,只有他和那人。
  不知道如何开口,一时间,他觉得百感交集。
  像那次告白的时候,说“我喜欢你。”
  郑永恒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方宏,扫过他的头发,脸庞,脖子,锁骨,腰腹,交叠的双腿,还有那单薄的胸膛,手臂,最后,目光停留在那双白皙而指节分明的双手。
  他多么希望自己是那一本书,可以被方宏看着,可以被方宏轻抚着。
  那双手翻了一页,似乎书里的内容他极有兴趣,似乎,他没发现身旁有个男人在注视着他。
  郑永恒不出声,静静的望着方宏,似乎希望永远能这样望下去。
  合上书本,方宏站起身来,悠悠然的来到了郑永恒的跟前。他真的很矮,郑永恒几乎高了他一个头。
  老虎与猫,郑永恒如此想道。
  被突然的抱住,郑永恒的第一反应是推开对方,他推开了,却没想到,方宏一下子被推倒在地!真如他的外表一样,瘦弱不堪。
  郑永恒急忙去扶他起来,却被他抱住,轻推了一下他没放开,反而抱的更紧。
  “你喜欢我对吗?”这是郑永恒第一次听到他说话,他从来都没在他面前说过话,不是冷漠的脸色便是目中无人一般的微笑,只有在农月面前才会笑的那么温柔。
  声音低沉了些,带着一股魅惑的味道,郑永恒好想多听一些。
  “……对。”简单的一个字,甚至都带着颤音,郑永恒很激动,不禁想了很多。
  他这是要接受自己吗?是想确认一遍?是不是,自己可以拥抱他?
  “那我们在一起好不好?”对方笑了笑,如同温暖的太阳,洒下一片阳光,照暖了郑永恒。
  他想起那次告白,他说:“我会对你好,比任何人都对你好。”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第二章
  如果喜欢一个人,你会想方设法的对对方好,什么好的都想留给他,几乎把他当成了需要爱的孩子一般。
  即便是,方宏是个大了他五岁的人。
  了解越深,发现对方的缺点也越多,然后在忍无可忍之后,分道扬镳。
  郑永恒也想过,为何,自己还一如当初。
  房间里传来剧烈的喘息声,那是方宏的喘息,魅惑的引人犯罪。而他自己却只能在门外讽刺的听着。
  他想冲进去把那个能够听到这些诱人喘息声的男人撕碎,剁成肉酱喂狗。
  没有了农月,这里就是方宏的天下,这里没有谁能够忤逆他,哪怕是被允许留下来的郑永恒。
  他才发现,也许,方宏并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方宏,然而,方宏就是方宏,如假包换。
  郑永恒知道,自己也许是被耍了。
  他一厢情愿。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房门被推开,走出来的男人叫做候铭,是方宏的保吅镖。
  候铭长的英气十足,身板比郑永恒壮硕的多了,他走出来看到了一脸痛苦的郑永恒并没有多惊讶,习以为常的带着情吅欲后的餍足脸色,微红着脸离开。
  房间里有些热,躺在床吅上不能动弹的方宏促狭的转过脸庞看着门口一脸苦涩的郑永恒。
  “你生气了?”方宏好笑的对他招了招手,后者自己迈动脚步听话的来到了方宏床边。
  “……你高兴就好。”恨不得抹去那些留在方宏身上的吻痕,郑永恒暗自忍耐着,他怕,他怕自己忍不住而伤害到方宏。
  “嗯……果然,还是候铭更好呢。”方宏打量着郑永恒,仿佛在挑选什么商品。什么候铭更好?是床吅上伺候的你更好,还是那家伙有什么比得过自己?郑永恒恶劣的如此想到,他害怕自己伸手掐死眼前的人。
  然而,他深知自己不可能伤害方宏……
  方宏的目光仿佛看着一个小丑,他只是肆意的笑着,笑的无辜而怜悯。这样的目光,郑永恒受不住,那目光,让他一阵头皮发吅麻,几乎忍不住揍人的冲动,郑永恒痛苦的闭了闭眼,看向方宏的目光,咬牙切齿:“方!宏!”
  叫出方宏的名字之时,郑永恒再也忍不住一把拎着方宏没穿好的衬衣领子提起来,露吅出了大片的白吅皙肌肤,印着密密麻麻的吻痕,刺目异常。
  他突然间觉得肮吅脏,呕吐的欲吅望一下子冲入喉吅咙!
  用吅力推开方宏,趴在一旁干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你也觉得我很脏,对吧。”肯定的语气,他又听到了方宏低声的说,“是啊,我一直都很脏。”
  用被子把自己捂住,方宏微笑着,没有看郑永恒,那样若无其事的模样,真的让人以为他不过是在说笑话那般的随意。
  为什么觉得自己肮吅脏?郑永恒冒出疑问,然而,他以为这是方宏的恶作剧,方宏跟候铭上吅床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方宏从来不解释。而郑永恒也从来表现的没有任何不满的模样,哪怕是装模作样,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何,要隐忍着。他想了很多种理由替方宏开脱,一次次的企图让自己不在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