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沉罪+番外 作者:Gzgz96u

字体:[ ]

   
 
    黑道,渣攻狠受,天长地久。
 
    一句话文案:
 
    黑色利益面前,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而我一切罪孽的根源,是你。
 
    排雷版文案:    
 
    第一部分·七宗罪,玩诡计,又名《每个人都在无间道》    
    贪婪 · - yín -欲 · 滥食 · 嫉妒 · 骄傲 · 暴怒 · 懒惰
 
    第二部分·四枢德,谈恋爱,又名《我和我的狠心男友》  
    正义 · 节制 · 智慧 · 勇敢
 
    ————————以上剧情部分正文·完————————
    
    第三部分·尾番篇,述因果,又名《论渣攻狠受的炼成》
   
    什么叫尾番?既是尾声,也是番外;说着以前,看着现在【慎】
    
    第一部分和后续文风有明显差异,多视角,节奏略快略跳跃
    
    此乃笔者第一次开且第一个平的坑
 
    ====================================================
 
    沉罪 01 贪婪
 
    夜是掩盖一切恶行的帮凶。
 
    从窗外无尽的夜色收回目光,凯继续面无表情地走在巴洛克风格的长廊。
 
    繁复花型的华丽水晶灯将长廊照射得亮如白昼,两边鸢尾花图案壁纸装饰的墙上错落起伏地挂满肖像,那些曾经鲜活的面孔因年代久远而有些扭曲,都仿佛心怀叵测地注视着这个黑发黑衣的青年。
 
    凯 冯 莫法特,莫法特家族年轻的掌门人,确切而又不幸地说,最后一人。黑发棕眼,基因里渗入的东方血统给予了他线条柔和的五官和相对单薄的躯体,使二十岁的他看起来似乎依然带着一丝少年的文弱,却因面无表情而又显出一种古怪的强硬——本该是在大学里享受爱情和理想的年纪,如今身体被包裹在沉闷的黑西装里,灵魂被纠缠于那些陈腐晦暗的老把戏,太可惜。
 
    “实在是可惜”,站在走廊尽头门前的男人收回嘴角玩味的笑意,低叹一声从阴影里走出,“看来我来晚了”。
 
    满腹心事的凯之前并未察觉对方的存在,但男人的出现并没有给他的脸上带来多少表情的变化。在离对方一步半处停下,他需要一个并不亲密却又不必大声说话的距离。
 
    “瑟维尔”,凯的嗓音有些中性化,音调不高却很清冽。他审视着比自己高半头的男人及肩的浅金发,灰蓝色的眼睛和莫测的笑容,随后不着痕迹地偏开目光,“你并没有错过什么。”
 
    “是么”,瑟维尔走近,黑色大衣的前襟没有扣上,露出里面银底金线暗纹的复古上衣和暗花领结,不像个二十一世纪的黑帮成员,倒更似封建时代的领主富豪——他青年时跟随凯的父亲,后来一直就留下莫法特家族,能在暴力称王的黑暗世界里,一直保持着绅士的派头,可见也不是一般人。
 
    他进一步,凯就往侧后退一步,直到把青年逼到墙角,“ 那么是谁让我的小鸟儿看起来这么不高兴?嗯?”
 
    过于贴近的躯体和上挑暧昧的尾音,令凯反感地伸出手推拒,对方的衣料触感凹凸冰冷,几缕金发拂到他面上,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在面对一条华丽巨大的蟒蛇,正被越缠越紧。
 
    “呵……”,凯没有预兆地笑了,”这都让你看出来了“,刚刚还在推拒的右手转势勾住男人的后肩,将他拉得更近之余还拍了拍。本应是黑帮家族成员间以示亲近的意思,但两人的姿态却使这动作看来更像情人间的挑逗爱抚。
 
    瑟维尔只见那双浅棕色的眼睛凑近,两人几乎耳鬓厮磨地靠在一起,青年冷冽的声音轻柔地回荡在耳边,带有一种异样的妩媚,“亲爱的瑟维尔,我们是该好好谈谈刚才的事了。”
 
    …
 
    三个小时前。
 
    “我不同意,”凯皱着眉把手中的文件推回对方面前,因不满而骤然拔高的音调让他自己都感到不适——他并不喜欢露面,通常这样的会议都由瑟维尔出面,但今天男人罕见地告假,逼他不得不自己来应付。
 
    清了清嗓,他靠回椅背,尽量恢复平静的语气,“西里斯,这样突然提出交换部分辖区的想法很…,”他顿了顿,选了一个适当词汇,“有想法……但说实话,很难有实质上的价值。”
 
    “哈!”对面名叫西里斯,褐色短发梳成背头的青年夸张地笑叹一声,他和凯年龄相近,却要壮硕许多,伸过西服下肌肉鼓胀的手臂,一下一下地叩着桌面, 一双绿眼灼灼地注视着面前的抗议者, “凯,我想你还没有弄明白,这已经是元老会的决定了。现在是通知你,不是请教你的意见!”
 
    “西里斯,” 坐在上首的老者连忙开口缓和,他身量矮小,须发皆白,却顽皮地歪带着一顶贝雷帽,“我希望你作为特蒙德家族的代表,能对莫法特家族的代表表示足够的尊重。”
 
    未等西里斯反驳,凯却淡淡开口道 “兰德先生,我能否了解一下这次辖区调整的原因?我肯定会尊重并执行委员会的决定——但总得有个明白的理由。”
 
    “凯,我的孩子”,奥利弗 兰德作出长者的亲切姿态,像是教导子孙一般循循劝导着,“辖区的变动是很寻常的事,你才坐上这个位子,不必如此紧张。从你这里把D区调换出去是考虑到这一区人口复杂,需要更多经验和精力来处理。新调给你的A区是个很适合上手学习的辖区,等到有所积累,下次调整自然会按个人的能力再作分配。”
 
    凯抿着唇不再说话,看来已经无话可说,他垂下眼神,摩挲着椅子扶手上的花纹,但是紧咬的下颚出卖了他的怒气 ——元老会在过去,是由各方黑道家族派出有威望的代表来协商调停各方利益的中立团体;然而时代变迁,各家族起起落落,不少元老会成员本身的家族早已没落,如今他们做的最多的,是在每次决议前放出消息,大收各方贿赂,谁给的最多,决议就倾向谁——西里斯的特蒙德家族风头正旺,而他自己才掌权几年,在这种手段上,总是不敌对方的。
 
    “听懂了吗?新来的”,西里斯叼起烟,刻着狮子纹章的镀金打火机和它的持有者一样嚣张的地吐出火焰,“你还有很多规矩要学呢。更何况…”, 他站起, 一手夹着烟, 一手按着桌子俯下身靠近凯,他喷出一串烟圈。
 
    烟雾掩饰了他恶意的低语,“ 难道会因为你也是杂种,D区那群杂种就会服你么? ”
 
    …
 
    “西里斯…王八蛋!” 凯蓦地站起,愤愤地将杯中剩余的波本酒一饮而尽,全然失了平日里冷静强硬的姿态。事情已经发生,他很想尽量只告诉瑟维尔客观事实,再商量对策,但回想在会议上的遭遇,他依然无法自控地怒不可遏,“他就这样在委员会,在所有家族代表面前羞辱我!妈的,他才是个婊子养的!”
 
    此刻的瑟维尔一手持着酒杯,一手搭在沙发的靠背上。他平静地注视着青年在酒精的作用下发泄他的怒气,嘴角却挂着他惯常的玩味的笑容,“这样真好”,他想,“别人根本看不到他这个样子,只有我可以。”
 
    还在气头上的凯似乎要将长久以来积累的愤怒一并释放,他走到壁炉前,恶狠狠地将炉台上摆放的相框和装饰全都扫落,褐色的瞳孔映着火光泛起金色,仿佛也在燃烧,“奥利弗那只老狐狸!他带着委员会那一群贪婪的老不死,一个个都来落井下石!什么很寻常,我父亲在位时二十几年都没有变动过辖区,现在恨不得把我手里的地盘全分走! 他们当我是白痴吗!”
 
    “还有你,瑟维尔”, 力气用尽,酒劲也开始上头,青年背靠着墙, 火光和酒意染红了他的面颊,让他看起来似乎更加年少稚嫩,他面向沙发上的男人,半闭上眼,声音渐渐低下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在搞什么…”
 
    瑟维尔终于放下酒杯起身,踏过一地的碎片,将凯半拉半抱地揽进怀里,“嘘”, 怀里的人半醉半醒,他轻拂着青年的后颈,使他平静。
 
    凯迷迷糊糊地伸出双手环住男人强健的腰身,外套早就脱去,白衬衫下肌肉的轮廓若隐若现,他吐着 淡淡的酒气呢喃,“瑟维尔,不论你做什么,别离开我…”男人的手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抬头,他注视着对方蓝色的瞳孔缓缓凑近,柔软的唇舌覆盖住他的,两人便交换了一个醺然的吻,分开后带出暧昧的银丝,随即四片唇瓣又密合在一起,这一次要绵长得多,由浅入深,带着无法休止的情欲。
 
    瑟维尔一边亲吻,一边熟门熟路地从腰间探入揉捏青年柔韧的曲线和滑腻的皮肤,目光越过他的黑发注视着地上碎裂的相框,照片里是鼎盛时期莫法特家族的全员,凯的父亲——金 莫法特,还有瑟维尔自己,都在上面。
 
    “金,看看你的儿子”,他默默地流露出笑意,“ 你死了,却把这只小鸟儿留给我,等我下了地狱,一定好好地谢谢你。”
 
    沉罪 02 - yín -欲
 
    “啊…啊…”炉膛里的火已渐渐熄灭,而沙发上赤裸纠缠着的两人,欲火燃烧得正旺。
 
    凯跨坐在瑟维尔腰间,男人粗长的巨物已被他的后*吞入了大半,他一点一点往下坐,仰起头,喘息着发出呻吟,汗水顺着黑色的发梢,流淌过锁骨的凹陷,滑过白皙胸膛上已经由浅色转为艳红的肉粒。身体秘处被入侵开辟的快感让他暂时放下尊严, 忍无可忍地拉过瑟维尔的手按在自己胸前的敏感处,颤抖着乞求道,“瑟维尔…快点…帮帮我…”
 
    瑟维尔此刻也并不好过,汗湿的金发全部向后捋去,精健的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因为情欲的蒸腾而发红,尤其是一道从左肩划至右肋的疤痕看起来尤为狰狞,仿佛他曾经被一劈为二。他顺势捏住凯胸膛上的肉粒,另一手探到两人的连接处,用食指色情地按揉那里。身上的人扭动起来,愈加地急不可耐,瑟维尔含咬住青年胸膛上的另一点,同时下身用力一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