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尖白深渊(修改版)+番外 作者:DNAX

字体:[ ]

 
尖白深渊I(修改版)
 
文案:
一个杀手,一个警察加两个变态的故事。
文字流畅,情节起伏激荡,最后小警察改当杀手,
小攻风流倜傥,说话做事的方式亦深得我心,
做事也很潇洒,总体来说,值得一看。
第一部是讲一个杀手和一个警察的故事。诚如文中插花:
侦探小说多杀人案,耽美小说多Sm情节。
要对付的是两个SM杀人狂人。
 
第一章 白猎鹰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完毕,可能还会修改第二第三次……
  05年写此文时动机不纯,完全是冲著SMH去的orz,并且想当然地乱写一气。这篇文中有太多可笑幼稚的bug,还有一些照搬犯罪心理学案例的内容,对於看过的朋友感到万分抱歉。此次修改会逐一注明,出於以上两点的考虑,婉拒了出书邀请,将来也不会以任何形式(如个人志)出版。
  -------------------------------------
  这位年轻男士走进派翠西大厦时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他看起来好极了,像个体面的高层主管。年轻,英俊,活力十足,手边的高档皮箱里装著价值几亿的计划书,也许正准备去和某位大客户谈一笔生意,或者去办公室参加一个重要的电话会议。
  艾伦?斯科特带著迷人的微笑走进电梯,一位漂亮的金发女郎在关门的一瞬间赶上了末班车并对他抱以感谢的一笑。可爱的姑娘停在20楼,艾伦按动关门键,送走最後一位乘客後,电梯停留在44楼。一个好数字,离顶楼还有两层。他看了看手表,时间刚好,好计划是成功的秘诀之一。
  艾伦走过通道转角,推门进了洗手间,出来时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他穿著工作服戴上帽子,手里提著维修工具箱。接下来要躲开监视器。虽然他很清楚那些小东西的方向和位置,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成功的第二个秘诀。
  “宝贝,来做些早晨运动。”艾伦穿过走道,从安全出口走楼梯上顶层。这个高度非常令人满意,艾伦迎上了清晨反射在高楼玻璃上的阳光,整个城市已苏醒,强风正掠过他的耳边。他来到蓄水箱的阴影中,从水箱下的缝隙间取出一个黑色皮箱。皮箱中装著一把H&K PSG-1半自动狙击枪──枪管、狙击镜、消音器、弹匣,部件需要一一组装。
  这是个奇妙的时刻,杀手们通常认为保养和安装武器部件是一种向死神致敬的仪式,就像古代未开化部落里祭奠之前的仪式,祭品很快就会奉上。艾伦露出微笑,把蓝眼睛贴在狙击镜上,开始寻找目标。
  对面的大楼属於伊格纳缇伍兹?汉克,一个倒卖军火,贩毒以及靠女人卖- yín -过活的肥猪。他有数不尽的钱,但这些来历不明的钱将有很大一部分会成为艾伦?斯科特先生的囊中之物。艾伦开始搜索那张活动的巨额支票会出现在哪个窗户,委托人向他保证中午前那胖子会在房里。五分锺後,他找到了目标。一个挂著深红天鹅绒窗帘的窗子,窗帘开了一半,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艾伦的眼睛离开了狙击镜,想了一下之後,又重新贴上去,把狙击镜的倍率拉到最近。雇主是这样说的:“窗户里面的事可能不太好看,但这是个好机会,这种时候他不会有防备。”伊格纳缇伍兹来到窗边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将他的卧室照了个通透。卧室的床上躺著个赤裸的人。是女人吗?艾伦很快否定了这个结论,那是个未成年的男童。
  男孩的双手被紧紧捆在大床的黄铜栏杆上,双腿蜷起,无助地张开著。他被蒙著眼睛,堵著嘴,肥猪先生拉开窗帘回到床边,摆弄他的玩具。
  艾伦瞄准目标硕大的脑袋,也许开著窗户确实比较有趣,但为了保证工作效率,他必须打断汉克先生的雅兴了。想象一下做了一半失去大脑控制会是什麽情况,艾伦扣下扳机。
  消音器带走了射击的巨响,子弹穿过整条马路射进伊格纳缇伍兹的头颅,正在卖力干活的雄性生物向右微微一斜,接著前倾,倒在男孩身上。
  温热的血流出时,孩子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麽。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以及带著腥味的液体可能意味著另外一个残酷游戏,他拼命挣扎,但情况并没有改观,伊格纳缇伍兹逐渐冷却的“宝贝”最终会让他明白发生了什麽,但这和艾伦?斯科特无关。
  职业杀手正准备收走武器,迅速离开派翠西大厦楼顶,但是有一阵马达声。他弯下腰,蓄势待发,很快将整个身体倒向前方,并以手撑地滚进了天台的门背後。
  几发子弹从背後射来,其中一发正擦过他的脸颊,马达声是直升机螺旋桨发出的。
  艾伦摇晃了一下脑袋,换上手枪。这是个突发事件,正常人很难想到这样的卧室(或者说刑室)中会有探头。变态不但需要玩具,也同样需要观众。
  艾伦想著如何脱身。对於“White Falcon”而言,任何困境都只是带有乐趣的小考验。白猎鹰看中的猎物无处可逃,而猎人永远也别想靠近他。
  艾伦?斯科特该发挥特长了。时间很珍贵,保镖们坐电梯从对面大楼下来很快,而且他还必须先解决直升机。机翼声越来越近,就在楼顶上方。
  艾伦闭上眼睛说:“好了宝贝,要是一枪射中,我就带你去装新部件,会让你焕然一新的。”他亲吻爱枪重新睁开眼睛,蓝色的双眼冷静异常。天台的铁门被踢开,艾伦举枪的手稳定而精准,直升机上的人正用MP5对准他。艾伦的枪比他更早发射,子弹穿过副驾驶座射中了正操纵直升机的男人,突然而来的倾斜让直升机中的射手失去了目标,飞机以极快的速度下滑,撞在巨大的水箱上。艾伦掉头从安全通道跑下楼梯。他选择货运电梯到12层,再走楼梯下去。有一部分人会坐电梯上来,还有一部分人会在出口等著,等他一出来就把他打成蜂窝。总的来说,他们都不够聪明,或是办事不够卖力。
  艾伦迅速下楼,戴上墨镜往停车场的楼梯出口扔了个闪光弹,强光令汉克的保镖们产生短暂的暴盲。艾伦举枪射中其中两人的膝盖,从容不迫地穿过人群来到自己的车前。
  孤胆杀手不需要同伴。
  跃过车头,艾伦进入驾驶座,经过改造的发动机发出轻微鸣响,顺畅地滑出了车道。
  “结束,现在来谈谈尾款的事。”艾伦望了一眼後视镜,没有人追来。他的蓝眼睛里带著准备享受生活的愉悦,伸手拨通了中介人的电话。
 
 
 
 
第二章  狩猎
 
  对凶犯某种特别的性变态的了解可用来给某人一个空间,让凶犯与他觉得安全的一个人建立起某种程度的人际关系,从而使其暴露其与凶杀的牵连?(辨读杀手)
  这个测试是对凶犯某种特别性变态的了解用来给他一个空间,让他和他觉得安全的一个人建立起某种程度的人际关系(尖白深渊)
  --------------------------------------
  麦克?艾尔维斯警官正在喝早晨的第一杯咖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麦克喜欢在看照片时喝咖啡。他认为照片和档案有区别,照片更加直观,但也需要比较具有稳定效果的东西来缓和这种视觉冲击。
  这叠照片是同事艾瑞克送来的,一起连续杀人案的受害者照片。
  “真糟糕。”麦克皱著眉说。当他说出“糟糕”的时候,那双高度透明的浅绿色眼睛转向了他的搭档。奥斯卡?塞缪尔摇了摇头,用手支撑著身体靠在矮柜上,开始摆弄上面放著的奖杯。他说:“还不算太糟,或者应该说,将来会越来越糟,这个世界就是乱糟糟的。我只能说这是个难缠的凶手,很残忍且性变态,他对年轻人实施性虐,又极其残忍地杀他们。”
  麦克揉了揉额头,开始比对每一个受害者最後的照片和他们生前的档案照,每一个都是健康英俊的年轻人,年龄在20到25岁左右。
  “都是男孩。”
  “这不是什麽稀奇事。”奥斯卡试图从麦克手中看到点什麽,他用下巴指著其中一张照片说,“我认为他可能还有同夥。”
  “亚历克斯说的?”
  “是的,他在验尸时从这个叫肖恩的受害者身上发现了一些精斑,肖恩除了被捆绑鞭打之外没有受到进一步侵犯,凶手试图进入但没有成功,可能是时间不够被发现了,或者他泻精了。”
  “你是说他干下那麽多残酷、变态的事,实际上不但早泄,而且是阳痿患者?”
  “所以我认为他有同夥,受害者都是些年轻力壮的小夥子,他们不像十几岁的小姑娘那麽好对付。”
  “好吧,我们得扩大搜索范围,这是必须的,以免有更多受害者出现。”麦克放下马克杯,开始整理桌上的档案和照片。奥斯卡手指点著嘴唇,思考了一会儿说:“其实我们有一个嫌疑犯。”
  “安德鲁?凯斯。”
  奥斯卡点头说:“我们都想到这个名字,说明什麽?他在周报上刊登了征友启示。”
  麦克说:“一个笑话,可如果他是罪犯那就一点都不好笑了。”
  “事实上,他给志同道合的笔友写了很多信。”
  “我没看过那些东西。”麦克说。
  “那家夥以前被关进监狱是因为他性虐男童,几乎杀了那孩子。他控制不了自己。”
  “DNA检测可以证实你的说法,但如果他有同夥,很可能因为他被警方传讯而逃走,安德鲁?凯斯参军期间的工作是……”
  奥斯卡说:“他负责逼供。”
  “所以要从他口中套问口供也是个难题,他懂得所有避重就轻的诡计。我们有必要对他做一个测试。”
  “测试。”奥斯卡重复了一遍,“很有趣。非常有趣。”
  如果要让奥斯卡警官说说长相和性格究竟有何关联,那麽他一定会用习惯性的思考动作──食指敲打著嘴唇说:“假如你是个极端的人,或是过於固执己见不肯曲折,那麽你得长得漂亮,否则就只剩下乖戾了。”
  麦克?艾尔维斯警官27岁,体型标准肤色健康,四分之一的东方血统使他的外表显现出独特的柔和感。
  “说说看测试的内容。”奥斯卡往芝士三明治上撒胡椒,麦克则在喝一杯苏打水。
  午餐时间聊工作不是件愉快的事,奥斯卡咬著三明治等搭档说话。
  麦克说:“我们通过信件和安德鲁?凯斯建立联系,测试结果将使他洗脱嫌疑或者成为嫌犯。”
  奥斯卡也喝了一口苏打水,通过玻璃杯的边缘望著他的搭档。
  麦克接著说:“深入虎穴。开始是信件上的接触,表露出某些相似爱好,给他一些同类的信号。”
  “接著让他慢慢说出一些公众所不知道的细节,如果他在信里撒谎呢?”
  麦克耸了耸肩:“撒谎对犯罪者来说很难。这并不是指他们不擅长谎言,而是他们记得犯罪时的每个细节,总会在不经意中透露一点,如果没有,那麽他就洗脱了嫌疑。”
  “很好。”奥斯卡拧碎了一个柠檬浇在肉饼上,“谁来干这活?”
  “当然不会是个真正的笔友,我们需要演员。”
  “英俊年轻,像受害者一样,会引发他的兴趣……我面前就有一个。”
  “我不得不承认,你很有眼光。”麦克说。
  “开玩笑的。”
  “我不是那种出了主意却让别人去冒险的人。”
  “知道我在想什麽吗?”奥斯卡说,“这不是单纯的冒险,而是……我讨厌带血的牛肉。”他把盘子里的食物扔到一边。
  “我们的职业生涯本来就充满危险……我还以为你早就习惯了带血的东西。”
  “但不包括把自己送给一个变态佬。”
  “我们会准备一位女警官。”麦克说,“这是选择权,如果安德鲁先生选择女性,测试就提前结束了。就像狩猎,总要冒风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