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喜欢你 作者:沈糯

字体:[ ]

 
 
狗血梗,娱乐圈,包养出真爱,甜
 
1. 
 
凌粒不笑的时候眼睛很漂亮。 
 
这是他懵懵懂懂从谢嘉慈床上醒来时,对方立於床尾,一面扣袖扣一面微抬起头来这麼说的一句。 
 
于是他多年来在镜头下便习惯绷紧唇线,侧过脸露出冷峻线条,在粉丝间还得了个“冷面王子”的称号。在聚光灯下握著话筒缠缠绵绵地唱歌,眼睫低垂,眸光里煞是温柔,又煞是忧郁,著实吸引得人心跳不已。 
公司也很满意他的路线,每逢开年会时都拿他做艺人性格包装自我要求的范本。一眾或钦羡或不屑的目光里,凌粒坐得安安稳稳,仍然不露半分笑容。 
有人说他爱摆脸色,但也只是背后非议,谁教他面对公司高层也一样不假辞色,高层们还都对他客气有加,这麼一想,底层的小鱼小虾们也就平衡了。 
 
“凌粒,谢总什麼时候有空,你记得告诉我一声。”刚通知完凌粒今年年底要开演唱会的事,高董事便悄悄地拉住了他叮嘱道。 
高董事一向对他关照有加,这回也是先给了甜头才殷殷切切提出要求,凌粒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 
高董事是知道凌粒的,一旦点了头就会实在去做,於是笑得见牙不见眼:“我知道你的经纪人的合约要到期了,现在公司裡面可以动用的人,我都发了一份邮件给你,想挑哪个,到时候回复我就好。” 
这也是凌粒愿意和高董事打交道的原因之一,投之以木桃,报我以琼瑶。回报丰厚倒在其次,关键一码归一码,每一笔账都清清楚楚。回头谢嘉慈问起来,他也不至於心怀愧疚。 
 
上了车,司机问:“凌少,去哪裡?” 
凌粒想了一下说:“回家吧。” 
这个“家”是谢嘉慈的外宅,有段时间是两人固定幽会的地点。谢嘉慈曾说要送他,他不肯要,后来谢嘉慈便乾脆叫他住过去。他住进去之后,谢嘉慈每次提到都是说“家”,譬如“家裡的草坪是不是该修剪了”“我让人把一辆新车送家裡去了”,长此以往,凌粒也习惯了称此处為“家”。 
九月的傍晚,车窗上已开始凝结霜雾。 
凌粒在车窗上画了几隻卡通动物,过了一会雾气又重新凝聚起来,猫猫狗狗的图案都模糊了,还是没到地方。 
这所别墅的位置离市中心非常远,其实凌粒工作出行都很不方便。但谢嘉慈要他住过来,这个男人一贯强硬得让人无法辩驳,最后只能是凌粒妥协。 
凌粒又呵了一大口气上去,苦恼地想:谢嘉慈半个月都没回来过了,今晚还不知在谁的床上,等他通知到高董事,会不会黄花菜都已经凉了? 
他想他是无权过问谢嘉慈的行踪的。谢嘉慈是他的金主,他可以说凌粒是他的情人之一,凌粒却是不能的。 
 
下车的时候,守在门口的老管家对他点头:“凌少,少爷回来了。” 
谢嘉慈今年三十四岁,前三年就继承了家业做了家主,但让老管家依然喊他少爷。凌粒当时腹诽,这人可真不肯服老。 
凌粒的脚步顿了一下,居然觉得有点悚然,半个多月没见到,他都快想不起谢嘉慈长什麼样了。 
谢嘉慈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面朝著门口,视线直直投过来,也不知道他就这样等了多久。 
凌粒踏进门口时已经整理好表情,一分惊诧三分喜悦五分温柔,还有一分自己怎麼也填不上,怪不得谢嘉慈说他做不了演员。 
他本想坐到他身边,谢嘉慈抬了下眉毛,凌粒就面对面坐到他腿上去了。 
 
谢嘉慈很满意地拍了拍他的屁‘股,把他再往怀裡带了带,问:“想我没有?” 
凌粒半低头,看著男人成熟英俊的面孔,说:“想了。” 
“真的?”男人冷哼,“想了半个月都不给我个电话,嗯?” 
凌粒语塞,他能说我怕打扰到你跟别人花前月下翻’云覆‘雨么,於是软软地说:“我怕你忙……”而后哼哼唧唧地过去堵住了金主的唇。 
 
以下是该贴的隐藏部分: 只有 青花鱼平民 用户组可以查看试试【
 
 
这招果然奏效,金主也顾不上质问他了,两人在沙发上就做了一次。
男人的侵犯依然兄狠而霸道,可是沙发是黄花梨木做的,垫子虽然铺得厚,凌粒的后背也一下下被硌得生疼。趁著对方第一次泄出来,凌粒赶快揽著男人的脖颈撒娇:“我们上楼……到床上去,好不好?”
谢嘉慈在床上还是很宠他的,抱著人就上了楼梯。凌粒跨在他身上,眼角緋红,双腿修长白`皙,中间还有黏腻液体往下滴落,男人楼梯上到一半就又硬了,直接把人放到楼梯上再次捅了进去。
凌粒“啊”的一声叫出来,瞬间觉得自己腰快断了。而这还只是个开始,谢嘉慈藉著精`液的润滑一捅到底,再大开大闔地顶撞,凌粒痛得眼泪溢满眼眶尚不自知,只顾仰起头拼命喘息。
他抓著谢嘉慈的手呜咽:“疼,疼……”
男人反握住他的手,身下又是一记兄狠顶撞:“不疼你怎麼会记住?”
凌粒断断续续地哀求:“我错了……嘉慈,我错了……下次我一定记得打电话,真的疼,啊……”
谢嘉慈见他眼眶通红,声音都破碎了,知道他是真的受不了,手绕到他身后垫著,动作也放缓了一些。
凌粒依然是疼,但这疼痛慢慢也充满了快意。他腾出口气来,就试著收缩后*,谢嘉慈被他弄得更激动了,他自己也开始品尝到快感。
 
第一次给凌粒留下的记忆太惨烈,做完之后他整个人去了半条命,所以事后他才专门琢磨了要怎麼做才能让双方都爽。
碰上谢嘉慈的时候对方二十九岁,他十九岁。刚入行不到一年的娱乐圈菜鸟,被骗著参加酒局,又迷迷糊糊被灌了药,差一点就让那个肥胖的中年老板拖进酒店房间裡。谢嘉慈路见不平,拔屌相助,把凌粒带回了自己床上。
之后别人都说他走了大运。可凌粒有一阵子很搞不懂,这算什麼大运呢。谢嘉慈只是顺手拎回一隻看顺眼的玩物,而他,也无非是未来的金主要从一个脑满肠肥的变成一个年轻英俊、而且更有钱的。
金主还是金主,玩物还是玩物。
从没有人问过他想不想要,他愿不愿意。
说出来没人相信,但那时候的凌粒,确实是不愿意的。他抱著也许幼稚也许不切实际的幻想,一头闯进森林里,想做一隻乾乾净净的小鹿。
 
但凌粒自己也不大相信,真正踏入娱乐圈后,就算没有那天晚上,他单纯的初衷还能坚持多久。也许在衣香鬢影灯红酒绿中,轻飘飘就消磨掉了,也许到时候他将主动寻找一个各方面不如谢嘉慈但至少多金的男人。这样的话,他还要感谢谢嘉慈呢。
 
“在想什麼?”伏在他身上的男人有些不悦,“你专心点。”
“想你……”凌粒抬头笑了一下,但又很快收回——谢嘉慈只夸过他不笑的眼睛漂亮,他在他面前一直是控制著表情的。
也不知是这句话还是凌粒少见的笑容激发了男人的兽`性,谢嘉慈就著插入的姿势抱起他,大步往楼上卧室里走。硬热的凶器抵在凌粒身体深处,随著男人的步伐一顶一撞,凌粒扣著他的肩膀难以抑制地呻吟。
“很好,再叫得浪一点。”谢嘉慈附在他耳边,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说著令人面红耳赤的话。
“你……你!”凌粒喘著气瞪他。如果可以他很想骂人,不过对著这个人他还没那个胆。
谢嘉慈笑了,他正好走到床边,把凌粒放下来,手撑在他身侧吻他的眼睛,又从眼睛吻到嘴唇。
谢嘉慈的唇一覆上来,凌粒就没有空暇去思考了。他浑身发热,又浑身发软,脑子裡混混吨吨的,闭上眼睛也全是这个男人的眉眼,刻在脑子裡一样鲜明。
 
他们一直做到半夜。中间好像还下了一场雨,不过他们谁都无暇去顾及。
凌粒只记得自己有一阵子被抵在落地窗上,背后是谢嘉慈火热的性`器反复蛮横地嵌入身体里,眼前是一片透明闪光的水幕,淋漓飘摇又寂然无声,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
 
天地喜乐都在,唯独没有自我。
 
 
 
2.
 
谢嘉慈这次回来,说要住一星期,叫凌粒把时间都空出来陪他。
两人在床上腻了一整天,饭也是在床上吃的。凌粒这边还在吃餐后甜点,谢嘉慈那边手指已经捅进去了。凌粒惊叫了一声,只能不甘愿地把甜点放下,转身去伺候谢嘉慈。
男人的欲‘望来得无穷无尽,好像这半个月全都禁‘欲了似的,要一股脑发’洩到他身上。凌粒最后实在吃不消,用最软绵绵的声音一连喊了数遍“嘉慈”,才终於被放过了。
 
凌粒到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才想起高董事的事,於是对谢嘉慈提了。
谢嘉慈夹了一个杨梅丸子放到他碗裡,问:“他要做什麼?”
凌粒说:“可能是A市那边的影视基地的事,我不懂……”一面纠结地盯著碗裡的丸子。
“叫他来找我。”谢嘉慈这就是应下了,又看凌粒神情,说:“你不是爱吃这个吗,怎麼不吃?还跟我赌气?我就想看看你什麼时候能给我来个电话,结果一看你自个儿自在著呢,哪有我的份。”
凌粒在心裡说我哪敢。管家看他一脸苦相,站出来解释:“凌少最近牙疼犯了,吃不了这酸性的东西。”
“牙疼?什麼时候的事?”谢嘉慈眉头稍稍舒展了,问道。
凌粒说:“就这两天……”
“医生来看过了吗?上次不是拔了神经了,怎麼又疼?”
“看过了,这次是另一边,我是因為,因為……”
谢嘉慈看他吞吞吐吐的,笑起来把他拉到腿上:“又零食吃多了?你说你,还是个明星呢,也不控制著点。”
凌粒没话说了,耷拉著眼睛听训。
谢嘉慈说著说著手就摸到他腰上去了,凌粒骨架不大,虽然看著瘦,隐藏地方的肉却不少,摸起来糯糯软软十分受用。再摸著摸著凌粒感觉不大对路,抬眼一看男人眼眸深处的火焰又烧起来了,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说:“我还没吃饱呢……”
男人已经笑著吻了上来,声音喑哑中带著性`感:“马上就来餵你……”
凌粒欲哭无泪,认命地揽上了男人的脖颈。
 
虽然说要空出时间,凌粒好歹也是当红的歌手,有些工作实在难以推掉。第四天下午,他进了书房,谢嘉慈正在看文件,凌粒把手里托盘的青花小釉拿出来放下,轻轻说:“嘉慈,喝点茶吧。”
谢嘉慈看他规规矩矩,柔声慢语,那副小样要多贤惠有多贤惠,很满意地点头,接过茶抿了一口。
再看他一眼又感觉不对,凌粒上身穿了一件珍珠白的羊毛线衫,翻出来里面衬衫的领口是浅蓝色,很青葱学生气的感觉;下面穿了一条黑色的牛仔裤,腰带垂下一点银质的链子,衬得双腿漂亮且笔直。不由一挑眉:“你要出去?”
凌粒点点头说:“就一个访谈节目,录播的,晚上就能回来。”
他很喜欢看这节目,这次是好不容易档期对上了。他眼睛烁烁地看着谢嘉慈,目光里充满期冀,像一只讨食的小动物。
谢嘉慈再看他一眼。再看他一眼。终于叹了口气说:“我送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