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数罪并罚(罪恶系列之一) 作者:了了

字体:[ ]

 
 
 
 
数罪并罚 正文 第1章 ,“有种的——你自己来操我。”
章节字数:3690 更新时间:07-08-26 19:55
[题记:我有罪,数项并存,余生中,除惩罚外无所有,无所求。]
 
 
 
 
天空阴霾,阴影笼罩凄冷的墓地。穿黑袍的牧师低沉诵读着安息词。
 
棺材里静静躺着十五岁的少年,面容灰白却沉寂得俊秀,棺盖缓慢闭和,光线一寸寸褪去,少年
 
如同被黑暗吞噬。
 
齐雅!
 
含着哭腔,他声嘶力竭的叫喊:
 
不要把齐雅埋下去!
 
他奋力想挣脱父母的桎梏,如果齐雅下去,那他就选择跟随。
 
齐雅怕黑,齐雅不喜欢独处……
 
齐雅——!!
 
震耳欲聋的闹钟铃声吵得整栋楼不得安生,齐轩一手捂着混沌不清的脑袋,一手摸索着把噪音源
 
消掉。
 
额头上布满细密汗珠,齐轩深吸了几口气,起身呼啦一声拉开窗帘:
 
真他妈的,果然是——
 
阴天,快八点了太阳还不露脸,云层厚压在低空,偏又一副就不痛快下雨的臭嘴脸。
 
每逢这种鬼天气齐轩就无可避免的坠入那个挥之不去的梦境。
 
走进浴室,刷牙洗脸刮胡子,镜中映出一张阳刚硬派的面孔,剑眉浓厚上挑,双目犀利炯亮,鼻
 
梁直挺,嘴唇放松成一条平线,英气逼人。
 
十年前这张脸还跟齐雅一模一样的白净稚嫩,身材也单薄消瘦,完全不是现在这般修长健硕,皮
 
肤因亲近阳光呈现古铜色泽。
 
穿戴妥当,用面包咖啡草草打发了早饭,齐轩跨上自组的重型机车,一路狂飙,被交警拦下问为
 
什么超速,一脸不耐烦的回答:
 
“去西九龙警局,第一天报道不想迟到。”
 
“警队编号79625报道。”
 
“齐轩是吧?我就等你来呢”,顶头上司,重案组组长梁景文督察,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细小眼
 
睛里透着圆滑世故,“荣警司经常提起你,果然是前途无量,警校的桂冠不是什么人都能拿下的
 
。”
 
齐轩轻皱眉,极力不表露出厌恶,平淡应道:“我是第二名,第一是允落辰。”
 
“噢,你说那个允落辰啊”,梁景文不以为然,“他毕业居然不当警察,谁都知道进了警局一辈子就
 
有保障,不知道他脑袋怎么想的。”
 
落辰应该取得私家侦探资格了吧?齐轩嘴角不易觉察的微微上扬,他想到这个警校里结交的挚友
 
,眼睛亮如星辰的怪胎男人,喜好坐在天台大杯喝威士忌,透过喝空的酒杯看夜空。他说:我可
 
没法忍受朝九晚五的坐班,条条框框的规矩,拍上司马屁跟黑帮收钱,我只做我想做的事。
 
“哎,齐轩啊,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梁景文公鸭似的声音又响起,“听说荣警司的千金是你女朋友
 
。”
“梁督察误会了”,齐轩隐忍着闷气,摇头说道,“我们只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而已。”
 
“年轻人,还害羞,呵呵。”梁景文干笑两声,“你就先熟悉一下警局环境吧。”
 
齐轩如释重负,转身走出督察办公室。被指派带他的师兄名叫苏立其,进警局两年,担任文职,
 
为人亲切和善,极有耐性。
 
上午置妥了办公桌,电脑网络,到法医部和取证科走了一趟,午饭两人就在警局餐厅解决,然后
 
继续行程。
 
“这里是案情研究室。”苏立其打开门,房间宽敞明亮,正前方是偌大写字白板,上面有磁铁固定
 
的照片,中央的会议圆桌上档案资料散放得乱七八糟。
 
“怎么没人呢?”苏立其看着表,两点二十分了,规定上班时间是两点,无奈道,“可能又喝茶忘时
 
间了,齐轩,稍等一下我介绍同事给你认——齐轩?”
 
齐轩站在白板前,眼睛死死盯住上面的照片:一个十来岁男孩苍白的脸,瘦小的躯体甚至撑不起
 
裹尸袋。
 
“这是——现在正办的案子?”齐轩低沉的声音蓦然响起,眼睛却不看苏立其,目光落在另一张照
 
片,上面是条被撕裂的少年长裤。
 
“是,是啊。”苏立其有点不知所措,“是昨天刚出的一起涉嫌娈童的谋杀案。”
 
瞳孔急剧收缩,齐轩无意识的握紧右手,直到整条手臂微微颤抖——
 
没想到,第一天就会碰上这种案子。
 
齐轩霍然转身走到桌前,低头翻看起案件资料。
 
“哎,齐轩,别乱动,秃鹰发起脾气可厉害……”
 
整副心思都沉浸到案件里的齐轩已经听不见周遭其他声音。
 
现场调查员报告:被害人刘星,八岁,父亲刘丛启,一家金融公司主管,母亲胡心蓝,平面设计
 
师。根据口供是下午一点左右到达游乐园,三点四十分在乘坐完海盗船后发现刘星不见,五点十
 
七分游客发现从大喷水池的假山后漂出一团物体,起初没在意,后来才发现是尸体。喷水池和海
 
盗船附近都没有人对刘星有印象。
 
尸检法医报告:死亡时间在四点到六点之间,死亡原因是溺水,但死者额角有外伤,可能致使其
 
在死亡前昏迷,外伤形状跟假山后水池管道的阀门吻合。尸体下身裸露,大腿内侧有明显淤痕,
 
*门无损伤。
 
“今天送茶点那个小妞挺正,就是一副死人脸,连个笑都没有。”杨茂,诨号秃鹰,三十六岁,剃
 
着光头,五官里最抢眼的是长鹰勾鼻子,他剔着牙骂骂咧咧走进来,身后跟着老马和小陈。
 
“小苏啊,想你杨哥我了是不是?”杨茂看了苏立其,呲牙一笑手就搭上去。
 
苏立其尴尬侧身避开:“梁督察叫我带新人四处看看,这位是齐轩,以后就跟咱们同事了。”
 
杨茂咂吧着嘴摸了把光头:“就是你啊,听说是警校精英,在学校能混出个屁,来这儿好好学吧
 
。”
 
齐轩头不抬眼不睁充耳不闻,自顾看手头的资料。
 
杨茂面子挂不住,喊道:“妈的你个新来的也敢这么嚣张!谁让你动案件资料的!”说着上前抽走
 
齐轩正看的文件。
 
齐轩抬头冷眼看着他,淡淡问道:“游乐园的平面图在哪里?”
 
杨茂气结:“你算个屁,敢插手老子负责的案子!”
 
不想浪费时间在无谓口舌之争,齐轩低下头翻找。
 
根据图纸,死者最后出现的海盗船到案发现场的喷水池相距约五百米,中间并没有其他高大的娱
 
乐设施。父母的应该是发现小孩不见很快就开始寻找,只是很短暂的时间,一个十二岁孩子的脚
 
程能有多快?快到足以在毫无视线阻碍的情况下走出父母的视野范围吗?
 
绝对不要低估父母搜寻自己孩子身影的能力,那种血肉相连的本能,比任何机械雷达更为精准。
 
除非是藏匿,隐藏在看不见的地方,也许是小孩自发的恶作剧,或者——被胁迫。
 
“图上这些黄点是什么?”齐轩低声问道。
 
苏立其探身看了一眼,回答道:“是游乐园里安置的监控器。”
 
“案发当日的监视录象带呢?”
 
“都拿回来了,在证物科。”苏立其话音刚落,齐轩已一阵风般的疾步走出去。
 
杨茂紧随其后叫道:“你小子自以为了不起是不是?安置在海盗船和喷水池周边的监视录象早就
 
看过了,根本就没有线索!有胆子在公共场合犯案的,哪会不清楚监视器位置的!”
 
“都在这里了。”证物科的排出一排录象带,封面记录着拍摄地点。
 
齐轩扫过一眼,说道:“不是这些,我不要游乐设施和公共场所的,海盗船右侧有一个地下机械
 
室,只准维修工人进出的那种,图上标明那里也有监控设备。”
 
“有倒是有,你等着我找找。”证物科的人在角落纸箱里一通翻找,终于扒出那盘录象带。  
 
“你想看什么?”杨茂嗤之以鼻,“研究海盗船怎么运转的?”
 
始终是机械齿轮冷漠运转的画面里出现被害人刘星稚嫩的身影,甚至清晰看见他秀气面孔上好奇
 
顽皮的神情。在场除齐轩之外的人都大惊失色。
 
显示时间为三点四十三分,一个成年男人的身影切进镜头,虽然没有声音,但从刘星受惊回头的
 
神情看,那男人应该是大声呵斥他什么。紧接着那男人上前抬手狠狠摸了刘星的脸颊一把,伸手
 
粗暴抓起男孩纤细的胳膊,走出镜头的范围。
 
杨茂从呆楞中回过神,暴怒喊道:“快去把游乐园负责人叫来认人!”
 
“是,知道了。”老马唯唯诺诺应道。
 
“没那个必要。”齐轩淡淡说道,手指灵活操控播放流程,定格在男人切身进来时,放大画面,可
 
以看见男人制服胸前挂的名牌,再放大,字已清晰可辨——雷纪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