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罪释放(罪恶系列之二) 作者:了了

字体:[ ]

 
无罪释放 by了了 
 
 
(1)
 
言欢只能眼睁睁看着--
 
那个男人压倒雷纪秋,像头饥饿多时的野兽,撕裂他的衣服,架高他的双腿,硕大*器凶狠侵犯进那处狭涩的甬道,拉锯式剧烈摇摆着腰身粗重*插。雷纪秋并不挣扎反抗,空寂着面孔极力压抑下痛楚,似乎还带着几分嘲讽笑意,任凭躯体被暴虐对待。
 
那男人毫不留情在雷纪秋体内撞击,速度不断加快,力道也随之增大,雷纪秋的躯体像是松脱了螺丝的钢架随时会散得七零八落。
 
住手,给我住手!--言欢试图嘶喊,嗓子却发不出丁点声音,想扑过去阻止,四肢也像是被捆束着无法动弹。
 
他无能为力,只能任由那个男人疯狂- yín -辱雷纪秋,那男人慢慢转过头,言欢看见那张狰狞凶残的面孔,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像是被百万根细如牛毛的钢针刺进体内,言欢浑身冰冷的醒悟过来,侵犯雷纪秋的人--本来就是他。
 
突然一切都消失,只留下他在彻底的黑暗中,在所犯下的罪过里。他忏悔,只是连被聆听的资格都没有。
 
"小贱货,舌头不会动弹了吗?"男人喘息着怒斥声。
 
腹部被狠踹一脚,疼痛将言欢恍惚的心神拉回现实中,他嘴角轻微咧了咧,一种从噩梦中醒来的释然松弛。
 
他跪在地上,身前的高壮男人手掌插进他头发里,拉过他脸摁向裸露的胯间。
 
言欢顺从将男人勃发的粗大器官含进嘴里吞吐,舌头在前端打转,他有些刻意讨好,希望不要再被太过粗暴穿刺喉咙深处,窒息昏厥,就陷入那场逃脱不了的梦境中。
 
。。。。。。。。。。。。。。。。。。。。。。。。。。。。。
 
素有"同志滥交天堂"的十四街区,成群饥渴男人在寻找猎物。
 
允落辰习惯性用修长食指滑过眼镜边框,滑过自己的眉骨,向街头卖迷幻药的蛇头走过去问道:"在哪儿能找到他?"说话同时递过一张照片,上面的人相貌清秀出奇,年纪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难于分辨。
 
蛇头痞气十足扫了眼照片,色情意味十足笑道:"第八街最里面,这小贱货只要二十块钱就给男人口*。"
 
他盯着允落辰斯文干净的面孔,舔过下唇:"我的功夫可比这些装嫩的骚货厉害得多。"
 
允落辰温和笑道:"多谢了。"转身走进那条黑暗狭长的街道。
 
男人放纵情欲的嘶喊呻吟络绎不绝,纠缠涌动交叠重合的躯体透出糜烂的气味。允落辰目光逐一滑过这些人,不尴尬回避也没有丝毫热衷,只是平静的搜索,他像躁热沙漠里吹过的一缕凉风,肆意不羁。
 
看到言欢时,允落辰发现他本人比照片上显得更年轻,别说看不出跟自己相同年纪,简直就不像同一代的人。赤裸的上身锁骨突出,消瘦得像是处于青春期的少年,只不过虽然瘦,却并不是病态单薄,肌肉纹理能看出锻炼后的结实光滑。他的面孔长相更透着稚嫩单纯的气息,如果不是沾满男人干涸的*液,以及嘴上仍在为一个粗壮男人服务。
 
比起那张费力吞吐的嘴巴,那张青涩容貌更能满足围着他的男人们的欲望吧。允落辰心里嘲弄着,一步步走近。
 
"嘿,你他妈的懂不懂规矩?到后面排队。"等在一边自己动手套弄那处的男人拦住他。
 
允落辰退后,耸耸肩膀,笑道:"你们请便。"他又望了跪在里面的言欢一眼,酡红的脸,眼神迷醉,姿态- yín -荡--没有被强迫的迹象。
 
倚靠在墙下,点燃一根烟,悠然抬头看着天空,允落辰轻笑喃喃自语:"再恶心的地方,夜色也一样迷人可爱哪。"
 
。。。。。。。。。。。。。。。。。。。。。。。。。。。。。。。。。
 
最后一个男人加快速度在他口中长驱直入,濒临爆发前狠狠压住他的后脑,几乎抵穿了他喉咙里的软骨。言欢能清晰感到男人爆发前器官上的抖动,射出的体液溅进他的咽喉食道里。
 
舒解后惬意吹了声口哨,男人掏出两张钞票甩在他脸上,像丢弃垃圾一样松手任由他趴倒在地上剧烈咳嗽起来。
 
今晚应该结束了吧?言欢的眼皮变得沉重无比,支撑不住的不断闭合。只是又听到走近的脚步声,迷迷糊糊看见两条笔直的腿立在他面前。
 
脖子酸得很,连再抬高脑袋看清这位嫖客长相的力气都没了。言欢自嘲勾了下嘴角,看不看也没区别,要对付的不过是男人下半身。
 
支起身子半跪半坐着伸手向那男人腿间,只是还没碰上眼前被展开的布料一挡,言欢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那男人脱下的外套披在他身上将他整个包裹住。
 
那男人抄过手臂打横把他抱起来,突然凌空的失衡让言欢下意识抓住那男人白色衬衣的前襟。
 
"喂,你他妈的干什么?"质问因为头晕目眩口干舌燥没有任何力度,言欢无惊无惧与这个眼眸深邃明亮的男人对视。
 
"放手别抓着我",那男人居高临下,眼中带几分嘲弄鄙夷的淡漠讥笑,"你这只肮脏的小狸猫。"
 
。。。。。。。。。。。。。。。。。。。。。。。。。。。。。。。。。。
 
[A市:允落辰的侦探事务所办公室]
 
事务所当家不在,准备上任的副手齐轩正翻看过去的案件资料,熟悉业务运营。
 
有人从背后搭上他的肩,暧昧在他耳边吹气低语。"警惕性变差了啊,退休的小警察。"
 
"雷纪秋!谁像你那样走路不出一点声响的!"齐轩愤然转身,"你又跑来捣什么乱?"
 
邪笑的男人突兀吻住他,牙齿轻咬他的嘴唇,间断着低声说道:"想来试试......跟你在允落辰......办公的桌子上作爱......"
 
齐轩身体一僵,脸涨得铮红,舌根躁热沙哑了音调:"你--"认真的?
 
只是没等他说出来,挑逗他*欲的男人已退开一步,若无其事转身去摆弄桌上的资料:"侦探事务所的名字居然就一个字--‘七',还真符合主人古怪生僻的性格。"
 
齐轩叹了口气,似乎是习惯了恋人的戏弄,答道:"大概是因为他喜欢《七宗罪》那部电影。"
 
雷纪秋思索片刻:"暴食、贪婪、懒惰、骄傲、- yín -欲、愤怒、嫉妒。"他突然笑了笑,歪头看着齐轩,"我们犯了几宗?"
 
"似乎是全部。"齐轩回之以微笑。
 
"那允落辰呢?"雷纪秋戏谑问道。
 
"难道你看不出来?"齐轩抱起手臂,抬脸望了眼窗外的天空。
 
"骄傲。"默契十足的两个人同时说出答案。
 
。。。。。。。。。。。。。。。。。。。。。。。。。。。。。。。。。。
 
言欢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对那个抱起他的男人残存的记忆很模糊,因为当时已是筋疲力尽,那男人还没走出十步,他已经歪头睡得雷打不动了。
 
坐起身,手捏了捏仍然酸痛的面部肌肉,然后活动下麻木的颈椎,看看这房间布局显然是家高级宾馆,听到开门声,扭头看见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人,修长体态松垮穿着棉布浴袍,头上搭了毛巾,但水滴仍随他步伐的移动坠落在地上的羊毛地毯上。
 
那男人坐到床对面的皮沙发上,擦拭头发后把毛巾扔在一边,露出那张冷淡倨傲的面孔,眼睛因为没有平光镜的掩饰,犀利得摄人心魄。他开了瓶红酒,倒进高脚杯慢慢品啜,自始至终没正眼看言欢。
 
言欢嗤笑一声,看不惯这种有钱人的姿态:"你大概不知道,60年份的红酒跟男人的*液味道差不多。"
 
男人送到嘴边的酒杯顿住,流光色泽的眼眸终于汇聚到言欢身上,似笑非笑牵动下嘴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盯着言欢,像是杰出猎手看待他的猎物,冷静里包含着热切。
 
言欢耸耸肩膀:"你提供的床舒服得让我几乎感激涕零,但我只用嘴做,想玩后面你最好找别人。"
 
男人不说话,看他的眼神也没有丝毫改变。
 
"你要想用强的也无所谓,但我得告诉你我染上爱滋了",言欢戏谑说道,"信不信倒也随便你,或者你打算用保险套,我要是反抗起来美国进口的套子也保不了你的命根。"
 
男人笑起来,像是看了一出不错的喜剧那样心情愉悦,淡淡问道:"你就用这些言辞击退那些想干你的男人?"
 
言欢不置可否,一副无关紧要的懒散样子。
 
"你还是昏睡时我已经给你抽血检验过",男人微笑道,"对你,倒是不知道该说恭喜还是遗憾,你的HIV是阴性。"
 
言欢愣住,仅是有些惊诧,并没有恐惧或惊慌,半晌长长舒了口气:"那就来吧。"他下床,动手解牛仔裤的扣子,那裤子紧裹着他的屁股和双腿,脱起来很费力,看来也是他防止男人侵犯的一道围栏。
 
那条裤子也是他身上唯一的衣物,踢腿甩到一边后言欢就是一丝不挂,表现的满不在乎,赤裸后却不敢再与欣赏他躯体的男人有目光接触。他转过身,趴在床上,腿自然分开着,他能想象那应该是一副不错的景致,毕竟至少有二十个男人说过他屁股结实漂亮。
 
地上铺着厚地毯,他听不见脚步声,但能感到那男人已站到他身后,言欢咬了牙,他早该被这么对待,之前却一直逃避。自嘲笑了笑,他仍是个自私懦弱的混蛋,能对雷纪秋残忍到禽兽不如,对自己却有所保留。
 
"你以为我把你弄来是想操你?"身后响起男人笑意里带着戏弄的声音,以及冰冷的触感霍然蔓延过他的背脊,腰身和臀部。
 
言欢不由惊叫一声,回头看见那男人正将手中那瓶冰镇过的红酒浇在他身上,言欢跳起来骂道:"你他妈的搞什么?变态!糟蹋东西还是糟蹋人?"
 
男人淡淡笑道:"我叫允落辰,私家侦探,受齐轩和雷纪秋的委托,带你去见他们。"
 
(2)写的这个烂啊,没脸见人,套着纸带出来喊一声:抢劫!
 
言欢面色变得惨白,之前那副发生任何事也无动于衷的模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雷纪秋......他们两个,找我干什么?"手蹭着裤子,轻微颤动着。
 
"我不打探委托人的目的。"允落辰淡淡应道。
 
言欢目光凝滞着呆了半晌,突然狠狠道:"办不到!我不会再见他!"
 
"你的意向跟我无关",职业化的语气,允落辰平淡说道,"我只需要带你去见他们,即使捆了你四肢,或者打断你手脚也算完成委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