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罪无可赦(罪恶系列之三) 作者:了了

字体:[ ]

 
《罪无可赦》 (全本+番外)作者:了了鲜网VIP
正文 第1-2章
 
    题记:我有罪,不可赦免,因为从未有过忏悔之意。]
    锲子
    黑发披散过座椅靠背,程零羽狭长双眼里沉寂着担忧,在屏幕上敲下一行字:
    “找到他了吗?”按下发送键,信息在全球最先进的保密系统护航下传送到网络那端。
    “没有。”简短的回应。
    “我想是时候实行最后一套计划了。”
    “不行。”闪烁的两个字透出断然。
    “这次,你不能再阻止我。”
    “你——”
    不再看那信息,伸手拔掉电源插头,屏幕啪的一声湮灭了光亮,程零羽闭了双眼靠近椅背,许久不再动弹。
    直到有人敲门,沉稳有力的三声,程零羽扬起嘴角:“进来吧,齐轩。”
    齐轩,警方派来的卧底,程零羽在心底揶揄着,真是个幸运的小家伙,我一手创建的天网,就送给你吧。
    (1)
    破晓,光丝在黑暗里挣扎,如同母鸡笨重肥躯下悸动的新生。
    蜷缩的身体冰冷,早就麻木无觉,他已经习惯,只是看着远方的地平线,目不转睛近乎贪婪。
    他瘦弱矮小,却也只能抱腿弯坐在这山穴里,连转个身都不行,四周泥石潮湿,虫蚁在身上肆意爬走。太阳完全升起后,就再无光线能照进来,因为这个洞穴天然生成低于地面。洞口上的铁栏,用来禁锢一个八岁男童,可说是牢不可破。
    这是他在这里欣赏的第七个黎明,灿烂到极致,应该是最后一个,他想把这副光华美景记在心里,以此驱散本能的战栗惊恐。
    尚不能理解死亡时,就已经要面对。
    太阳照亮半边天空,温暖柔光被霍然截断,他看见的黑影,像一把锋利剑刃手起刀落,斩得光华零落,行动迅猛矫健,似乎是眨眼工夫就站到了洞*口上,居高临下笼罩了他整个世界。
    “刺孥塔族人?”
    自下而上,他能看见斗篷连帽下男人硬实的下巴,嘴唇干涸没有血色,缓慢煽动发出低沉浑厚的声音。
    他点头,以前也见过外来人,但懂他们族语的倒是头一个。
    “山神祀的祭品?”
    他再次点头,看来这外来人不止懂他们的语言,连传统习俗都一清二楚。觉得有意思,就蠕动了身体向前挪动,最多也就是巴掌距离,那外来人却退后了一大步,浑身充斥防备。
    他不理解的摇头,他不是什么猛兽,毫无威胁力,更何况还被禁锢在洞穴里。
    外来人说了句他听不懂的话,转身离开,背上负着个青色帆布大包。
    “你——”喊出这个字,嗓子已撕裂般疼痛,他靠吸吮湿泥过活,早因缺水失声。
    外来人顿了下步子,却立刻走得更快。
    他急了,大声喊道:“刺孥塔神有精骨金虫守着。”他记得很多外来人,背着大包进刺孥塔神的森林,被撕得七零八落。
    他低头喘息,嗓子里火烧火燎,咳嗽着吐出些什么,伸手抹掉时闻了股腥甜味道。
    “小崽子,要我救你吗?”
    他抬头,那外来人不知何时又回来了,这次还蹲跪在洞口,抬手掀掉帽子。
    神对于他而言,从来只是虚幻,但如果真的有神灵,他相信就是眼前这副模样,冷峻如暗夜,目色却是破晓的晨光。
    “山神祀的祭品会被全族人以乱石围攻致死,没错吧?”
    他点头,年年如此,这次他被抽中,阿姆就亲自把他关进来。
    “要我救你吗?”
    他摇头。
    外来人冷哼一声,卸下背包从里面取出些古怪器具,嵌住铁栏用力绞下去,铁栏接连发生脆响,被截断扔在一边。
    那外来人将手伸进来,一把抓住他:“不要我救的,我就偏救了,给我出来。”
    被连脱带拽拉了出来,四肢霍然放开,像是适应不过舒展,全都麻木痛楚的抽搐不停。他眼睛瞪着像是在欣赏他狼狈模样的外来人,低声警告道:
    “你会被我全族人追杀!”
    外来人低头看着他,像一个猎人戏弄垂死的猎物,似笑非笑道:“我展意怕过谁?”
    。。。。。。。。。。。。。。。。。。。。。。。。。。。。。
    我展意怕过谁?
    说话的人,神态倨傲,眼里虽然有笑意,却是冰冷,只是这副音容,突然如雾气一般消散远离。
    “等——!”程零羽猛然睁眼,手抬在半空,想要抓住什么,徒劳。
    按住额头重重吐了口气,木头发出吱噶声,吊在半空的灯泡晃来晃去。这船舱已不算太小,可对于不喜欢任何封闭空间的程零羽来说,还是让他陷入不愿回想的往事梦境里。
    要不是昨天那场该死的暴风雨,就算被海风吹到发烧他也仍会选择睡在甲板上。
    拉开仓门,惊醒了倚靠着睡在门旁的少年战非——最后一个跟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的手下,几乎反射性握紧从不离手的短剑。程零羽不由嘲弄讥笑:
    “这是在海上,你还这么防备着谁?”
    战非尴尬站起来,习惯性垂下头,那一只完好的眼睛诚实流露着对眼前人的爱慕。
    暴风雨洗涤得天空万里无云,晴蓝一片,程零羽抱臂立在船头,长发被海风撕扯着跳动,秀淡五官寂静无波,慵懒中自然带着魅惑,像悠远神话中的海妖若有若无的歌。
    “落魄到要流窜海上,还跟着我不觉得委屈吗?”程零羽漫不经心对着递给他咖啡的少年微笑。
    除去那份青涩纯挚的感情外,战非拥有同龄人不可比拟的成熟冷静:“如果不是老板您故意放任齐轩那个警察盗窃,您的天网仍稳操东南亚交易市场。”
    程零羽抿了下嘴唇,似是无奈的戏谑调侃:“之后我还火上浇油偷了‘猎鹰’的伪钞印板,连最后的隐藏势力也暴露被剿灭得一干二净。”
    “‘猎鹰’能这么快查到您,也是因为有人故意走漏消息。”
    “那是谁放的消息?”
    “是您自己。”
    百无聊赖伸展下腰身,程零羽闭眼仰起脸,嘴角扬得很高,类似一种淘气孩童的得意:“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做这些自掘坟墓的事?”
    “不知道。”
    “你不问?”
    “我只听命行事就足够。”
    如果说外貌瑰丽夺目的程零羽像是海上太阳无遮无拦时撒下的光芒,那战非的沉寂冷静就是灿烂之下的孤独影子,只求随行,不敢有丝毫奢望。
    程零羽转脸看着他,眼里却是不常见的冷色,漠然道:“那你会死。”
    战非丝毫不感意外,仍然平静道:“因为你对我好,所以你要我去死,我立刻就去。”
    “你错了,一个人如果真的对另一个人好,是绝对不会希望他为自己死。你要记住我这句话。”并不强硬的口吻,流露出的却是让人想屈膝遵从的气势。
    战非不知所措了半晌,怔怔说道:“可是我愿意……死而无怨。”
    “那是你的忠心”,程零羽不再看他,目光延伸到海上远处,“但我宁可你对我是情谊,那就为我活下去。”
    战非突然直直跪下去,更像是倒在程零羽身前,肩膀颤抖如同被遗弃的初生小狗。
    “明天这个时候船会抵达法国一个小型港口,我要你在一周内到达瑞士苏黎世的中央银行,把‘猎鹰’的伪钞板放进我名下的保险箱”,少年的悲伤,程零羽完全不为所动,轻笑道,“这是最后一件我要你做的事,不要搞砸了。”
    说完转身正要离开,脚却被战非抓住,程零羽听到少年嘶哑的低声:“办完请让我回来……或者,在某处等候您调遣也可以。”
    我跟定你了,不管去哪儿,做什么事,你不要妄想甩开我。
    红润唇边溢出若有若无的自嘲和讽刺——尽管自己曾经的说辞听起来彪悍凶猛得多,实质却一样,都是失去自立和尊严的乞求。
    程零羽轻轻啊了一声,拍着自己额头笑道:“差点忘了,战非,我已经查到你并非那个村里唯一的幸存者,你哥哥也活下来了,似乎现在的名头还不小,不枉你把剑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它是你们兄弟相认的凭证。”
    紧抓着他的手松动了,战非仍然跪着,腰身慢慢挺直起来。
    程零羽转身,手抬起少年的下巴,那张脸上孤单的眼睛通红湿润,他不由轻轻叹息,俯身嘴唇贴上战非的面颊,轻蹭到耳边一字一字道:“还有退路,就不要为一个人孤注一掷赔上整个人生。”
    (2)
    大刺刺只身出现在荷兰的鹿特丹港口,对一个被“猎鹰”围捕的人,无异于自投罗网。
    “猎手7325,位置B71域F区,发现目标人物,监视待命,请传达指示。”三十出头的男人,站在港口上方一处绝佳的位置,用望远镜观察这个等待多时的猎物。
    视野里的男人,正用手理顺被海风吹乱的及腰黑发,扬起脸,眼睑下似笑非笑的痕迹,用柔和包藏起危祸气息,目光扬起直冲他投射过来。
    被发现了?猎手一惊,本能的向后撤,望远镜落在地上。凭肉眼只能看见两百米开外那一抹纤细单薄的身影。
    这根本不可能——猎手定下心神,重新拾起望远镜,校对焦距,继续观察他的猎物。
    “7325,确定目标是程零羽吗?”
    “我……确定。”回答的人并非迟疑,而是瞬间有些恍惚失神。他本来并不相信关于程零羽的传言——说他能在一个转身间,夺人呼吸。
    。。。。。。。。。。。。。。。。。。。
    丁朗带着“猎鹰”一队精英捕手赶到时,7325汇报程零羽一直呆在一家老式酒馆里。
    部署好战略,包括三个远程麻醉狙击,直到认为万无一失,才带了几名擅长近身格斗的手下走进酒馆。
    酒馆破旧昏暗,除了坐在里面吧台前的程零羽外,再没有其他客人。老板是个懦弱男人,噤声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程老大,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露面。”丁朗并不走近,他混在程零羽手下四年半,却依然摸不透这个男人漂亮皮相下的深浅心思。
    程零羽手里晃着酒杯,眼睛盯着杯中液体流转,淡淡笑道:“难为你还肯叫声老大,早觉得你在我手下跑腿太屈就了,原来是‘猎鹰’的人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