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顾少帅的哈皮生活+番外 作者:夏清明

字体:[ ]

 
顾少帅的哈皮生活的内容简介……
 
【本文属性】端着高冷的逗比文和揣着逗比的高冷文请可爱的读者们自选~腹黑狠毒忠犬VS温雅傲娇女王
顾上北和叶理的夫妻小故事~
如果你爱甜文,那么请进~
如果你爱权谋,那么也请进~
在这个激流勇进的时代它绝对戳中你的萌点啊筒子们!!!
夏导:“来来!别围观了!要演戏了啊!那个什么!叶理和顾上北各就各位!拉灯翻滚了啊!”
 
顾少帅的哈皮生活的关键字:顾少帅的哈皮生活,夏清明,忠犬女王,架空民国
==================
 
☆、第一章 叶理
 
顾上北注视着叶理的双唇,眼睛眯成一条线,心里觉得应该和半年前的触感一样,柔软而带点冰凉气息,他在十年前就无法逃脱这种带着JY感觉,今晚自然不会放过眼前的这个男人,顾上北觉得仅仅是自己这么想着就已经控制不住了,嘴角带着不知名的笑意。但是会议室里的其他官员,却是截然相反的心情。
“韩副司令,东北这一块的军火生意一直是你手下的人负责的,您是老元帅手下出来的,以前不出岔子我这做晚辈的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可是三个月前运输军火的路上死伤高达数百人,您连个解释都不给,我就只好自己去查,我这不查还好,一查真是跌破眼镜,我看您老可真是好个赚钱心思!”叶理说话的声音不急不缓,字字清晰,确实让韩副司令吓出一身冷汗。
“参谋长……这,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
叶理挑了挑眉,看得出不是很满意这句话,声音显得轻蔑而不屑,“那按您老的意思,我可是要好好向您请教请教还有哪些人在指望着这笔买卖中饱私囊?”
韩副司令似乎被这句话吓到了,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韩副司令,我今天在这儿把话也明说了,老元帅的天下是您们老一辈打下来的,按照辈分来讲,少帅也要敬你们三分,所以这中间有些东西,我们都不挑明了讲,可是现在的动静闹得实在太大了点,连别人的生意你们也仗着东北这片的势力给占了,那就未免太过分了。”叶理一双眼睛看向韩益,他的眼角比一般人的要狭长,因此带着绵延的意蕴,这是他在这场会议中第一次正眼看这个年老的副司令,那一眼却没有温度,“韩副司令也该六十了吧?”
这句话一出来,在坐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韩益知道这句话是摆明了请自己下台,“叶理!你不要太过分了!老子骑马打靶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你现在敢逼我下台!”
“让您退居二线是怕您晚节不保。”
“姓叶的!你也有脸跟我说名誉这些东西!别忘了你不过是张着腿——!”
“砰——”这一枪从韩益的耳边擦过,这个地方很微妙,如果再离头近一点,那就是一枪毙命,而叶理从掏枪到射击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更别说瞄准了,如果是子弹走偏了,那就说明叶理发狠要韩益的命,如果没走偏,那一枪便打的太过精准了——不偏不倚,只是擦破了点皮。
“可惜了。”叶理眯了眯眼,声音温和谦逊,他看着韩益留下的血,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在说打伤了头可惜,还是没有打中头可惜。
“行了!韩老您这些日子奔波的也累了,我这做晚辈的不懂得孝敬您老人家,还一味的差遣您,实在是上北不懂事,还请您老见谅,郊区有栋别墅,是上北近来找人看的,那里确实是个养生的好地方,上北就权当赔罪,过两天就亲手把地契送您手上!”顾上北在一旁沉寂了很久,终于发出了一句话,但这一句话确实致命的。
“少帅!”韩益一双眼睛泛红,有些狰狞。
顾上北摆了摆手,示意不想再听下去,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年轻的将领,从来不是善茬,过于啰嗦只会引起他更深的反感,韩益觉得自己说的话其实十分的过分,现在要再想靠辈分压他,那就显得十分不明智了,顾上北给你留面子,那是他的恩赐,如果你不识趣,那就别怪他撕破脸不认人,顾上北是个兵痞子,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他做的来。
“送韩副司令回府。”
 
☆、第二章 小别胜新婚
 
这是一场会议,但开的跟场闹剧似的,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杀鸡儆猴,不然这些老一辈的事只会私下里解决,绝不会到台面上折腾,万事总要留个情面,但这东北的政权已经有近二十年,难免滋生腐败,而顾上北刚刚上台不到三年,前两年被各方势力压着,不敢有大动作,如今却是大刀阔斧,看来是忍不住要真正的执掌大权了。
以后万事小心,该是夹着尾巴做人的时候了,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等到会议室里的人都散去了,顾上北从背后抱住叶理,凑到他脖子那儿嗅了嗅,“真香。”
叶理看了一眼顾上北,想要挣开,却被顾上北抱得更紧,“怎么了?生气了?”
“生气?如果我真在意那些话,那十年来不知死了多少回了。”叶理的声音显得十分的清冷,但顾上北知道叶理是真的没有在意那句话,叶理的性子就是如此,做事不看他人的眼光,只要自己有自己的底线就可以了。
“那你那一枪是怎么回事?想要吓他,对着天花板放一枪便好了。”
“难受,我的子弹不从他脑袋边飞过,我觉得晚上会睡不踏实。”叶理的这句话十分的随意,就像是在说一种习惯,而事实上顾上北知道,这确实是叶理的一种习惯,这种习惯称之为强迫症,在顾上北看来是一种骨子里的偏执所带来的习性,不过顾上北十分的喜欢。
要是仔细分析的话,叶理是个十分奇怪的人,他无法容忍一件事他做了二十三分钟,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一定多做两分钟,从而凑满二十五分钟。睡觉的时候即使再困,他也会等到整点或是半点睡,不然他一觉醒来就会神经衰弱,这点顾上北深有体会,因为有一次顾上北在十点五十九分的时候强制熄了灯,第二天起来叶理就呆了一整天,连他最不爱吃的白萝卜也连啃了几口,当然,最后全吐在了顾上北的身上。由此可知,当叶理就想挨着脑袋边放枪的时候,那他是一分都偏不得的。
事实证明,就算叶理朝着韩副司令脑袋边准确无误的放了一枪,这个晚上他也没睡踏实。
顾上北觉得自己受了半年的委屈,这事还要说到半年前,顾上北今年已经二十八了,要是其他人,儿子都已经生了一打了,但顾上北连个正房老婆也没有,大家不是没听到风声,叶理和顾上北的事大家都知道点,但和男人相爱是一回事,传宗接代是另一回事啊,于是各个小姐的照片是络绎不绝的送上门来。有一次有位富家小姐上门拜访,留下一副字画,那时叶理正迷着欧洲风,家里的布置从头到尾都是欧式,见了一副中国字画就极不舒服,这也不是叶理不懂国粹,他就是觉得放错了地方,所以这画再值钱叶理也容不下它,后来在一打听原来是相亲的小姐送的,那就更不乐意了,叶理愣是一周没理顾上北,等到快要缓和的时候,军火那条路上出了事,叶理一出远门便是半年,可怜年轻的少帅大人硬生生的憋了半年,有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憋坏了。
小别胜新婚啊,对于顾上北来说这哪只是小别,简直是生离死别!当天一进房门就把叶理给吻得七荤八素,找不着北。
顾上北是个典型的北方性子,带着点蛮气,再加上没当上少帅时在军营里浸- yín -许久,兵痞味是十足十!这一点就很好的体现在了床上,他喜欢在上方扣住叶理的双手,狠狠地压制住他,这时候叶理会显得不自在,即使他们两个在一起十年,叶理仍旧无法适应顾上北欢爱时的痞性。
这一夜显得极为的漫长,顾上北在叶理的SY中达到无数个GC,叶理也因为半年的相隔渐渐的变为十分的热情。
顾上北看着身侧早已睡熟的爱人,抚摸着他,哪里长肉了,哪里瘦了,哪里受伤了,分析的一清二楚,还细细计划着食谱,把掉了的肉都补回来。
“叶理,你知不知道,顾上北这半年简直把你想疯了。”
 
☆、第三章 强迫症的典型案例
 
叶理是被吻醒的,当他看到毛茸茸的头在他脖子那里蹭来蹭去的时候,他简直有一种想要把头拧下来当球踢的冲动!
“昨天你是从哪边上的床?”叶理的声音带着深深的凉气,顾上北顿时感到汗毛一竖!不得了了!
“……不记得了。”
“可是我记得。”
“……”顾上北和叶理注视了好几秒,突然爆发出一阵惨烈的哭声,“媳妇儿——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此时的叶理正因为强迫症没有得到实现而头痛欲裂,再听到这一声惨叫就控制不住使用了暴力,没错!我们的顾少帅被一脚踹到了地上,还不敢爬起来。
“谁让你从右边爬上床的?!”
“这真是控制不住的欲望……”顾少帅的声音很小。
“我有没有说过你只准从左边上床?!”
“犹言在耳……”顾少帅的声音更小了。
“那你是哪里想不开?!”
“……”顾少帅已经不吱声了。
“你说出来给我听听呢。”
“……”
“怎么不吱声了?!”
顾上北默默的抬起头,“吱——”
叶理觉得自己在那一瞬间疯了!他要暴走了!他要炸毛了!叶理下了床直接走向门口,啪的一声把门关上,在后面狂追的顾少帅只有被门板亲吻的份。
“老子那挺立的鼻梁啊——”
“参谋长,成武将军已经等候多时了。”
叶理微微的皱了眉,昨天军部会议各级高官都在,韩副司令被迫居于二线的事想必传的很快,只是叶理没想到孙成正会屈尊拜访自己。孙成正也是老一辈的英雄了,当年马背上和老元帅一起打天下,脾性大得很,自从顾上北上台后这老爷子就没有正眼瞧过叶理和顾上北,更别说参加什么军部会议了,今日来估计也是被昨天的事气急了。不过,来得正好!
“来人,备装。”叶理是个生活上极其注重细节的地方,见客的时候更是注重礼节,因此很多衣服都不称心意,久而久之见客就是一身军装,配上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看上去非常的精神。
叶理在书房穿好衣服的时候,就听到孙老爷子那如日中天的吼声,“参谋长人呢!怎么还不出来!怎么?这么不待见我这老头子!”
“成武老将军名震天下,叶理怎么会不待见您老人家,还望将军恕叶理迟来之罪。”此时的叶理站在二楼,俯看在客厅中等待的孙老将军,那个角度,刚巧将叶理眼中的歉意展现的一清二楚,就像是刻意表露的一样,但眼中的歉意却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恰到好处的让人找不出半分虚情假意。
“哼!”孙老将军看了叶理一眼,闷声坐在了沙发上。
叶理走到孙成正面前,微微施了一礼,不是军礼,倒更像是晚辈对长辈的礼仪。“近来我从南方那儿带了点新出的茶叶,香的很,今日老爷子来的正好,可以尝尝鲜。”
“我老头子今儿个来可不是为了喝你一口水的!”
叶理也不答话,只是转头对佣人说了声:“来人,上茶。”
待茶上完,叶理坐到孙成正对面,“不知老爷子今日是为何事而来?”
孙成正一瞬间像是被点了火的炮竹,爆了起来,“你昨天干的好事今天就忘了!”
叶理笑了笑,说道:“老爷子说的是昨日军部会议的事?”
“叶参谋长!你平日里目中无人也就算了,这东北一片可是我们兄弟几个拼死打下来的!你这么不知分寸,要抬老韩的杠,未免也太过分了!你说说!你这不是逼着他放权吗!”
“老爷子,这你可就冤枉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