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娘娘腔+番外 作者:水千丞(上)

字体:[ ]

 
 
  第一章
 
  “小李,哎,回头。”
  李程秀正忙着往锅里放盐,听到背后张经理的声音就赶紧先应了一声,放好盐才回过脑袋。
  这家酒店新开才三个来月,厨房里的器具都新的锃亮,茂盛的火光映在银白的柜门上,把李程秀白净的脸蛋照的更加熠熠生辉,连鼻尖上细细密密的汗珠也透着亮光。
  他抹了把脸上的汗,“张经理,怎么了。”
  张经理指着他旁边的人道,“小钱,你接下手。”然后对李程秀说,“你跟我过来一下。”
  李程秀紧忙把锅铲递给小钱,拧开水龙头冲了把手,有些忐忑的走了过去。
  张经理一边把他往外领一边说,“小李呀你这回走大运了。”
  李程秀一头雾水,不紧不慢的跟着,“张经理,我怎么了?”
  “今天刘总过来了,来这儿招待位贵客,连咱们老板都过去陪着了。结果那位客人对你做的几道菜赞不绝口,他下个月要在维多利亚港举办海上派对,中餐部分的主厨还没定,有意思想看看你行不行。”
  李程秀吓了一大跳。他以前跟过的大厨,也有被有钱人请去准备宴会啊年夜饭啊之类的,累也就累那么几天的,但碰上大方的主顾,做一次抵得上好几个月的工资,是天上掉馅饼儿的好事。他因为资历浅,还从来没轮到他过。
  今天他竟然能碰上这么好的事儿,一时高兴的脸都微微红了起来,兴奋紧张的心怦怦直跳。
  张经理笑看着他,“高兴吧,你运气也真是好,从总部调来才不到一个月呢。来,你进去换套干净的衣服,洗把脸,动作快点儿啊。”
  李程秀点点头,埋头就往衣帽间走,刚要推门,才想起来,回头道,“张经理,谢谢你。”
  张经理摆摆手,“先去换衣服。”
  李程秀赶紧进去,把洗好的带着微微香气的纯白厨师制服拿出来换上,又用水泼了几把脸。从厨房出来带的一身油烟味儿,好像消下去不少。
  出来后张经理就领着他往包厢走,一路上用心嘱咐着,“小李啊,我知道你不会说话,一会儿能少说就少说,人家问你什么答什么就行。”
  李程秀安静的点头,“哎。”
  “你记住了,一会儿进去之后呢,先跟咱们老总打招呼,然后是做东的那个刘老板,你可能经常听说他但没见过,秃头,蓝衬衫,叫声刘总好。然后他左手边就是那个贵客,姓邵,挺年轻,长得跟明星似的,好认,叫邵总好。知道了没有。”
  “恩。”
  “记住顺序啊,先是咱们老板,然后刘总,然后邵总,剩下的几个不重要,你点点头就行了。你平时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就怕你冷场子,所以你叫完之后就别说话了,除非人家问你。其他交给我就行了,知道吗。”
  “恩,谢谢张经理。”李程秀感激的连连点头,张经理平时不怎么跟他说话,没想到这时候这么照顾他,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俩人走到一间包厢前,张经理轻轻扣了扣门。
  里面传来老板的声音,“进来。”
  张经理推开门,领着李程秀走了进去。
  李程秀一看桌前围了将近十个人,齐刷刷的看着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脑子便嗡的一声,呈现了瞬间的空白,任那中央空调吹得屋子里凉飕飕的,他还是紧张的汗都下来了。
  他性格有些自闭,平时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这种被众人赤-裸裸的围观的感觉,他怕的腿都软了,舌头也直打结。
  张经理赶紧推了他一下。
  李程秀才从怔愣中反应过来,眼睛找回点儿焦距,先找到他的老板,小声叫道,“老板好。”然后顺着目光找到蓝色衬衣的刘总,“刘总好。”然后继续找,年轻的,长得跟明星似的……
  李程秀心里咯噔一下,仿佛被人照胸狠捶了一拳。
  白净的俊美的脸,光洁的额头,紧绷的光彩照人的皮肤,这个人……
  他心慌的垂下脑袋,眼前不断浮现刚才那张带着审视和探究的笑脸。
  这个……太像了,会是他吗,都过了十多年了,未必能认得出,可是都姓邵……
  张经理心里那个急,心想刚才说的都忘外边儿了,也怪他期望太高,指望平时连个屁都放不出来的人在众目睽睽下大声的放个屁,真是能要他命,于是急忙从后边儿怼他的腰。
  李程秀回过神来,脱口叫了一声,“邵总好。”
  一桌子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今天刘总做东,说好不谈生意,纯粹吃饭喝酒,席间除了政要趣闻,商场八卦,就是聊吃的喝的。从刚才邵总起了个头,夸这儿的菜做的地道,一桌人中心就转移到了聊美食上,所以这厨子一进来,几个老总都当余兴节目般看着。
  酒店的老板很高兴,觉得这年轻的小厨师挺给他长脸,不过他也知道这小李厨师脸皮比女孩儿还薄,就调笑道,“小李啊,空调不够大啊,你看你脸红的。”
  一桌人都笑了起来。
  张经理也跟着笑,“我们这小李什么都好,长得一表人才,做菜又是一绝,就是害羞,见了生人都不敢说话,几位老板可别介意啊。”
  刘老板明显喝高了,操着生硬的广式普通话大声调笑,“这为李师傅怎么跟我想的厨子不一样啊,每天做那么多美食,身材还这样的苗条,如何保养啊,可不可以分享我知?”
  桌上有人笑着插话道,“是啊,到咱们这个年纪谁没点儿三高的,你说人家成天油盐里打转,还这么瘦。”
  李程秀脸红的能滴出血来,头都不敢抬起来。
  张经理看他那没出息的样子,真是哭笑不得,连忙打圆场,“可不是嘛,我们酒店的小姑娘成天嚷嚷着减肥,一看他这怎么吃都不胖的,都嫉妒的不行。”
  底下的老总开始俩俩的说起自己年轻的时候多瘦,后来怎么胖了,现在身体有啥毛病了,一时注意力也从他身上移开了。
  李程秀一从被人关注的焦点中解脱,就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可还没等他喘出个囫囵气来,年轻俊朗的邵总开口了,声音充满了纯男性的磁性,非常的好听,音量也不大,可他一开口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
  “李师傅是吧,看着可真年轻,没想到可以做出这么好吃的菜。”
  张经理怕人家嫌他经验不足,忙补充道,“他看着年轻,其实有三十了。”
  刘总哟了一声,“看着很像大学生啊,真的很年轻啊。”
  李程秀在心里默默纠正,二十八。
  张经理从后面拿手指捅他的腰,“小李,就是邵总有意想请你担当海上派对的中餐主厨。”
  李程秀忙抬起头,一不小心正盯进他眼睛里,见那邵总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心里一片慌乱。
  “谢谢,谢谢邵总。”
  那邵总不动声色的笑着,随口问道,“李师傅全名叫什么呀。”
  李程秀愣住了,不仅揣测他是不是也认出了他来,一想到这种可能,心就一紧一紧的,有种莫名的忐忑。
  张经理见他跟发条娃娃似的,拧一下也就能对付个一下,然后接着发愣,心里气的想拿鞋底抽他,在后边儿拼命怼他,“小李,邵总问你话呢。”
  “我……”
  邵总眨着眼睛笑着,“李师傅这么紧张做什么?紧张的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李程秀强自镇定心神,看着一双双注视他的眼睛,骑虎难下,小声道,“我叫李程秀。”
  邵总发出长长的一声“哦”,听的李程秀心惊胆战。
  李程秀拼命在心里安慰自己,都有十三四年了,都是小时候的事了,他未必是那个邵群,就算是也未必记得他了,就算记得他,他有什么可心虚紧张的,做了坏事的,又不是他。
  这么一想,他心里就平静了不少,只是眼下海上派对的活儿,着实让他犯愁。这么好的差事他一点都不想放弃,可是如果这人真是那个邵群,他就真的不想去了。
  这个人给他的感觉,跟小时候相去不远。浑身撒发着高人一等的盛气,只不过年少时张扬狂妄,现在却是在表面上镀了一层修养和礼貌的外壳,虽不至于惹人反感,但骨子里的傲慢总能让人瞧出点端倪,所以同样的让人难于接近,只想远远地避开。
  那邵总笑了笑,“挺意外李师傅这么年轻的,不过也好,这个派对要提前定菜单,采购什么的你最好也参与一下,到了当天也会特别忙,年纪大了反而怕人吃不消,不过你也不用有负担,你们老板答应多借几个人给我,到时候都供你差遣。”
  李程秀尴尬的扭着手,那个邵总的语气尤其的笃定,仿佛根本不给人拒绝的余地。他很想将这事推掉,可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知道自己多说话肯定要出错,自己丢人事小,给他老板丢了人,麻烦就大了。
  他们酒店的陈老板在旁边附和着,“好啊小李,还不赶紧谢谢邵总啊。”
  李程秀小心的拿眼睛偷瞄了他一眼,小声道,“谢,谢邵总。”
  陈老板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带着几分讨好笑道,“邵公子呀,也就是你,不然我们酒店的师傅,是轻易不外借的,但是咱哥俩嘛,好说,你尽管用。就是我们这个小李师傅,小时候环境可能不太好,有点自闭,讲话什么的,不是特别利索,其实也不影响什么,厨艺那是一顶一的好,你多担待点儿,别给你添麻烦了。”
  邵总含笑点头,眼睛一直就没离开李程秀,“不碍事,厨师嘛,舌头能尝味儿就行了。”
  那“尝味儿”三个字的语调听在李程秀耳朵里,总觉得有些怪异,让他不太舒服。
  陈老板一挥手,冲张经理示意的抬了抬下巴,“那就这样吧,你们回去忙吧。”
  张经理和李程秀都如获大赦,转身就走。
  邵总突然道,“李师傅。”
  李程秀身子一顿,僵硬的转过身来。
  邵总微笑着看着他,“小李师傅,那么我过几天来接你,我们好好商量商量。”
  李程秀看着张经理高大厚实的背,从出了包厢就犹豫了一路,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小声叫道,“张经理。”
  张经理皱着眉回过头来。
  他对这个李程秀,平时接触不多,也说不上反感,真要说,就是有那么点儿看不上吧。
  一个年近三十的男人,瘦弱的跟高中生似的,怎么形容呢,就是弱不禁风,一个男人啊,让人觉得弱不禁风,还有救吗。这也就算了,讲话声儿小的让人恨不得给他嘴上按个喇叭,一副低眉顺眼的娘们儿样,就这样的穿个裙子走出八里地,都不带有人看出不对劲儿的。
  他知道他们酒店有些年轻的小工,爱背地里学他说话和走路姿势,还要额外配个兰花指吊吊眉角什么的。他知道他只是娘了点儿,到不至于跟社会上有些不三不四的人那样妖妖叨叨的,可是就是这个窝囊劲儿,也够让张经理别扭的了。
  今天他的表现,比他想象中还要差,进去连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竟低着头看脚丫子了。也就是今天来的都是老板的熟客,要不惹着客人不高兴,到时候还得他的收拾烂摊子。
  想到这里张经理对他的那么点儿看不上,就有点儿升级,口气也不太好,“怎么的?”
  李程秀有些胆怯的看了他一眼,迟疑道,“张经理,能,能不去吗。”
  张经理一眯眼睛,把耳朵靠近他,“你说什么,大声点儿。”
  “那个,海上,派对,能,能不去吗。”
  张经理这回听清了,啧了一声,“不去,为什么?”
  李程秀低下头,想不出什么说辞,只是又重复了一遍,“能不去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