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娘娘腔+番外 作者:水千丞(下)

字体:[ ]

 
  第四十章
 
  洗漱完毕后,李程秀就抱着茶杯躺在床上,一遍一遍的看着日历。
  还有几天就能知道会计考试的成绩了,他跟所有等待结果的考生一样,开始忐忑不安,回忆着自己答的题,猜想着各种各样的可能。
  小茶杯在他怀里直呜呜,过了一会儿就拿小爪子拍那个劣质的透页的日历纸,见李程秀没有反应,再上嘴咬。
  它一咬李程秀才回过神来,连忙把纸从它嘴里夺过去。
  他握着小茶杯的身体翻过来,把它的肚皮冲着自己,拿手指揉着他暖洋洋的肚子,“饿了?”
  小狗晃着巧克力色的毛茸茸的小身子,呜呜叫唤。
  李程秀从床底下摸出几颗狗粮,送到他嘴边儿,“不能吃多,已经,喂过你了。”
  他想不通这么小的肚子,怎么会这么能吃。
  还在邵群家的时候,邵群给他在网上查了好多茶杯贵宾的饲养方法,这么小的狗,绝对不能可它劲儿吃,会撑死。李程秀就很害怕,几乎是一粒一粒数着狗粮喂他,结果现在把小家伙养刁了,狗粮不送到嘴边儿绝对不吃,非得李程秀喂才行。睡觉的时候也一定要李程秀揉着它脖子,才肯安静。
  李程秀大概是天生的保姆命,他需要尽心尽力的把自己身边的对象照顾的无微不至,哪怕是一条巴掌大的狗。
  把小家伙喂饱了,他就把它放到铺着厚厚的被子的窝里,自己也关了灯准备睡觉。
  刚闭上眼睛,安静的小屋子里突然传来刺耳的铃声。
  李程秀吓了一跳,连忙坐起身,摸过桌子上的手机,连来电显示也没来的及,直接放到了耳朵边儿上。
  “喂……”
  电话那头没有说话。
  李程秀疑惑的看了看屏幕,顿时心脏一阵抽痛。
  是邵群。
  李程秀也沉默下来,想了想,默默按掉了电话。
  没想到他刚按掉,电话又急躁的响了起来。
  连茶杯都抗议的叫了起来,李程秀没办法,只好再按下通话键。
  邵群暴躁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你真能耐了,敢挂我电话。”
  李程秀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想把心脏那阵生痛给挺过去,连续喘了好几口气,才算缓过劲儿来。
  “邵群,什么事。”
  邵群嗓子有些哑,口气听上去别提多糟了,“你还有些东西在我这儿,赶紧过来收拾走,放在这里打算生蛐呢。”
  李程秀愣了一下,小声道,“好像,没有了。”
  “我说有就有,那些破烂不是你的难道能是我的。”
  李程秀抿了抿嘴,“那就,扔掉吧。”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随即骂道,“你他妈自己的东西不收拾干净,让老子给你扔?我有那时间吗,你赶紧给我回来!”
  李程秀坚决不愿意再踏进那个别墅,“扔掉吧,不要了。”
  邵群那边儿气的青筋都爆出来了,咬牙切齿道,“我住哪儿,我给你送过去!”
  李程秀再次重复道,“真的,不要了。”他不记得自己有拉下什么重要的东西。
  “告诉我你住哪儿!你这么一声不响走了,万一哪天电话也不用了,你欠我的钱我他妈找谁要去,你想赖账啊。”
  李程秀急忙道,“不是,我会还,只要,两年。”
  “不行!哪天你跑了我找谁去?我必须得找得到你,不然你就现在给我连本带利的还上。”
  李程秀脸色苍白,伸出被窝外面的手臂,冻的直抖。
  他从来没想到,邵群能这么混蛋。跟他分开后,邵群恶劣的本性就好像失去了控制一般逐渐暴露在他面前,让他越了解,就越心寒。
  他哑声道,“要不,你去,我工作的地方。”
  邵群那边儿顿了顿,“地址。”
  第二天李程秀正满头大汗的炒菜呢,外场的服务员就推门进来,“李师傅,你有朋友找你。”
  李程秀想到可能是邵群,腿脚就有些发软,他支吾道,“现在忙,让他等等。”
  小姑娘嗯了一声,临走前忍不住就略带期待的问了一句,“李师傅,你怎么认识长得那么帅的人啊,你跟他熟不?”
  李程秀尴尬的摇摇头,“不熟。”
  旁边工作的几个人就取笑了小姑娘几句。
  李程秀心神不宁,想到邵群就在这一墙之隔,几米之外的地方,他就觉得腿肚子直抽。
  周围的同事人都不错,对他这个新来的也算照顾。他炒完了那盘菜,旁边就有人接手了,说你朋友等着呢,早去早回。
  这时候正是中午最忙的时候,大家都应该各就各位的,少一个人都有些忙不开手。李程秀很是不好意思,连说自己马上回来。
  拐进大堂,就见邵群坐在靠角落的桌前,手里拿着菜谱,支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
  他余光一扫到李程秀,背立刻就挺直了,腮帮鼓动着,目光锐利的盯着李程秀。
  李程秀为了不惹人注目,过去后就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艰涩的开口道,“我拉下了,什么?”
  邵群一双眼睛从他出现开始,就没从他脸上移开过,随口道,“扔了。”
  “啊?你不是,要给我送来?”
  邵群理直气壮的说,“你不是说你不要了。”
  李程秀无语,低声道,“那就没事了……”说着起身就打算走。
  邵群一把抓着他的手。
  李程秀吓了一跳,紧张的看了看周围。
  他们坐的地方在角落,如果不是有人故意往这边看,实际上很难注意到,但即使这样李程秀还是害怕。
  邵群皱着眉头,“你这手都干成什么样了,不会抹点儿东西。”
  李程秀用力想把手抽回来,颤声道,“放手,你做什么。”
  “来看看你不行?”邵群紧紧握住他的手,呼出一口气,道,“程秀,这么多天你回过劲儿来没有?还打算继续跟我闹下去?”
  在邵群看来,李程秀是不舍的离开自己的。
  他看得出来,这个软弱的男人,是真心喜欢着自己。所以也不难解释为什么知道自己要结婚,他这么生气。
  气过了头,邵群仔细想想,就觉得李程秀这不就是吃醋嘛,然后再离家出走,想引起自己的重视。
  他虽然觉得这种穷折腾的事情很膈应人,跟娘们儿一哭二闹三上吊没什么区别,可是又忍不住窃喜,李程秀是这么喜欢他。
  他打从心底相信,这件事是可以解决的。
  婚不可能不结,如今瞒李程秀也瞒不住了,就只能多许他好处,想办法让他接受。
  李程秀这么心软,只要自己多哄一哄,做些低姿态,给他个台阶下,他应该也不会那么死心眼。
  比起用钱买来的爱慕和顺从,李程秀这种不加掩饰,至诚至真的喜欢,让他既新鲜,又欣喜。
  就冲这个,把人哄回去也是必要的。
  再说李程秀不在的这些天,他真是浑身不自在。
  屋子突然变空了,感觉什么东西都没归拢到位。晚上一个人睡觉,旁边连个抱着的,说说话的人都没有,他无法抑制的觉得空虚。不管多高级的大厨做出来的东西,他都食不知味,就想着李程秀做的家常菜。没有了李程秀,生活好像一下子有了脱轨的危机感,邵群突然发现诸事不便,看什么什么心烦。
  李程秀在他的生活中占据了这么一大块,他不是不觉得危险,可是对过往平静安稳的生活的迫切怀念,已经超越了自己的警惕性,所以他犹豫来犹豫去,还是主动打了电话。
  他这些天毫不夸张的说,是天天都在想李程秀,可是一见面李程秀就跟多坐一秒火烧屁股似的,急着要避开他,他忍不住就怒火直烧。
  李程秀拳头握得死紧,一字一顿的重复着,“邵群,我们分手了。”
  邵群脸上的肌肉鼓动着,勉强控制住自己,不至于在这里失态。
  他阴沉着脸,咬牙切齿道,“李程秀,你别给脸不要脸。”
  李程秀眼眶发热,急着就要挣开他的手。
  邵群偏偏用力握住,就是不让他动。
  邵群有些急切道,“你他妈说,说你想要什么!”
  李程秀急道,“放手。”
  邵群深吸口气,尽量平静道,“程秀,我送你个餐馆吧,深圳哪儿位置好你挑哪儿,你想做什么都行,好不好?以后你想工作就工作,不想就在家享福,你要是想去公司上班,我立刻给你找,别闹了行不行?”
  李程秀都要哭出来了,“邵群,别再,侮辱我了。”
  邵群一僵,就忘了使力,李程秀趁机抽出手,推开椅子就跑回了厨房。
  邵群狠狠捶了下桌子,在周围人的侧目中摔门而去。
  李程秀心慌意乱的挨到四点下班,Adrian的电话准时打了过来。
  他现在掌握了李程秀的排班时间,成天闲着发慌,就找李程秀玩儿。
  李程秀不善于拒绝人,尤其不善于拒绝Adrian这种热情爽朗,听不懂或者根本不在意别人的拒绝的人,无可奈何的坐上车后,李程秀忍不住就问他,“不用工作吗?”
  Adrian满不在乎的笑笑,“店里有人,要是我天天都需要在哪儿,那当老板还有什么好处了?还不如让人包自在。”
  李程秀对于他的某些观念不好评价,只是觉得人还是要工作的,谁都不要的时候,也要养得活自己。
  Adrian笑着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其实让人包那也是本事。我以前最大的志愿就是找个人包我,我每天就游手好闲,happy度日。后来给人一脚踹了,我才反应过劲儿来。觉得这样不行啊,我早晚得老啊,还好我有天分,现在活的也好好的,不过……”Adrian得意的一笑,“我可不像你那么好糊弄,看着我那个店了没有,还有这个车,就是从前任嘴里翘出来的,谁都像你这么傻,世界可彻底和谐了。”
  李程秀脸上青青白白。
  Adrian叹息的看了他一眼,“我知道我说话难听,我这人就这样,不过你自己想想,我说的有没有道理,还是那句话,人不为己活该倒霉。”
  Adrian这些天变着花样的带他去吃好吃的,今天又带他去了一家泰餐馆。
  一到地方李程秀就有些意外,这家泰国餐馆不就是以前跟黎朔来过的那个吗。
  Adrian把他推进门后,就挤眉弄眼的说,“给你介绍好男人。”
  李程秀一惊,想走已经来不及,Adrian所谓的好男人已经从菜单里抬起头看向他们。
  这一对视,两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那个衣冠楚楚英俊优雅的男人,正是许久未见的黎朔。
  黎朔在怔愣过后,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几步迎上来,不敢置信的叫着,“程秀。”
  李程秀也很是意外,“老板?”
  黎朔脸上满是喜悦,忍不住一把抱住了他。
  虽然动作有些突然,但却依然恪守着礼仪,只是轻轻抱了抱他的肩膀。
  Adrian在旁边怪叫道,“你们认识啊?你们怎么可以背着我认识啊,我当媒人的成就感呢?成就感呢?赔我!”
  李程秀心里也挺高兴的,对于以前的不辞而别,他一直对黎朔充满了歉意。
  黎朔急切的问道,“程秀,我一直很抱歉,上次一时意气用事,激怒了你的男朋友,我不知道这给你造成了多少麻烦,后来你彻底消失之后,我愧疚了很久。你没事吧?”
  李程秀勉强笑笑,“没事。”
  黎朔把他让进座位,“来,坐下我们好好聊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