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白杨+番外 作者:水千丞(上)

字体:[ ]

 
 
文案
 
好吃懒做的草包富二代被家人扔进军队调教,在这个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破地方,白小少爷求救无门,哭哭唧唧地被迫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每天忍受繁重的操练和自尊心的打击已经够让他痛苦了,为什么还要碰上一个处处找他麻烦、觊觎他屁股的煞星?这煞星长得人模狗样,却一肚子坏水,他白小爷绝不会屈服!
 
本文讲述一个扶不起的歪脖子柳在部队里被调教成英姿飒爽的小白杨的故事,且看白小少爷如何一步步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共和国军人!!
 
本文有热血、有基情、有笑也有泪,努力呈现中国军人正直、悍勇、刚毅、厚德的美好面貌~
CP:邪魅狂狷鬼畜攻X草包富二代受
 
PS:本文主角为《你却爱着一个傻逼》里简隋英的二百五表弟白新羽,
 
文中会有简大少和李二时不时出来打酱油哦。
 
内容标签:制服情缘 高干 军旅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新羽;俞风城 ┃ 配角:简隋英;李玉 ┃ 其它:军文强强
 
 
编辑评价:
 
白新羽今年二十二,是个劣迹斑斑,学习不行、生意不懂、成天吃喝玩乐的草包富二代。为了白新羽的未来,白家终于下定决心把他送到部队里历练几年。
从此白新羽这个扶不起的歪脖子柳踏上了艰苦的新兵成长之路…… 
 
作者文笔简练而精道,习惯通过对话从侧面塑造出主角的人物性格。文中主角白新羽好吃懒做、欺软怕硬,又爱哭鼻子的性格特点被描绘的淋淋尽致,跃然纸上。为读者一点点的展开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的白新羽在部队中有泪有笑,有热血有基情,不断历练成长的励志史。
    
    ☆、第 1 章
 
  闹哄哄的音乐、艳俗的灯光、疯狂扭动肢体的年轻男女,把这个近期京城最火的酒吧烘托得格外纸醉金迷,酒吧内明明已经开了十足的冷气,但因为热浪的人太多,白新羽缩在沙发角落里,依然出了一身汗,他烦躁地把衬衫扯开了两粒扣子,把酒杯摔在了大理石桌子上。
  “怎么了?出来玩儿你一脸大姨妈,扫不扫兴啊。”邹行抓着他的后脖子捏了捏,笑嘻嘻地说:“是不是没你看上眼的妞儿?”
  “不是。”
  “哎呀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你那脑子里还能装什么呀,看不上哥们儿给你换一批,今儿我做东,你不用给我省钱。”
  白新羽推开他的手,“谁想给你省钱啊,我是真没心情。”
  邹行一拍他大腿,“到底怎么了?”
  白新羽扒了扒刚染的栗色头发,“我前几天碰着我哥了。”
  “你哥?你哪个哥?简隋英?”
  “嗯。”
  邹行咧了咧嘴,“啧啧,他又揍你了?”
  “没有,他肯定想揍我来着,但是我当时在车上,直接开车跑了。”
  “你又怎么惹他了?不过你那个哥吧,也太横了,说实话我都有点儿怕他。”
  白新羽听着邹行说箭隋英坏话,心里不太痛快,但又没法反驳,因为邹行说得也没错,他想了想,还是说:“其实他对我也挺好的……”
  邹行拍了拍他的背,“你这是被虐习惯了。”
  白新羽灌了口酒,“不说了,你们HIGH吧,我回去了。”
  “哎?真走啊?这才几点啊。”
  白新羽踹了他一脚,“改天再宰你。”说完拿起钥匙和钱包就走了。
  出了酒吧,空气虽然不那么浑浊了,但这天儿也忒他妈热了,感觉身上还是粘糊糊的,大脑也直犯晕,他走到停车场,坐进车里,把冷气开到最低,然后倒在了椅背上,重重叹了口气。
  从那天碰到他哥到现在,他的心一直悬着,想起他哥凶神恶煞的样子,他就手直抖。
  简素英是他表哥,他妈妹妹的独子,他那个小姨命不好,被个小三挤兑死了,让他哥十来岁就没了妈,他妈心疼他哥,就对他哥特别好,他哥呢,长大了很有出息,也就对他好,虽然从小打骂没断过,不过自小给他塞零用钱、帮他打架、投钱给他做生意、替他解决赌债,这些事儿没少干,所以他哥虽然凶了点儿,但确实对他挺好的。他从小就怕他哥,基本他爹妈管不了的,他哥一出马他就老实,没办法,那是真怕啊,他哥一瞪眼睛,他就感觉那大耳刮子要下来了。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半年前哪儿来的胆子,敢坑他哥的钱。
  想起半年前的事,白新羽一脸懊恼,抓着方向盘拿脑袋使劲撞了几下,车喇叭嗷嗷叫。
  当时他赌球欠了三百多万高利贷,实在不敢跟他爸说,就硬着头皮去找他哥借钱,结果他哥也火了,把他一顿臭骂轰出去了,还说再也不管他了,他当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他哥的异母弟弟,就是那个小三生的儿子找上他了,说能帮他,他当时也真是走投无路了,就跟那小子合伙骗了他哥三套房子,转手一卖,才把赌债填上。他做完这事儿之后,又后悔又愧疚又害怕,就去澳洲他姑妈哪儿躲了半年。
  可是那个鸟地方,净说鸟语,没个认识的朋友,他天天在他姑妈的大庄园里溜狗,差点儿憋疯了,最后实在忍不住回来了。回来之后也不敢声张,没成想才回来没几天,带个新泡的小嫩模去玩儿,刚到停车场就跟他哥撞个正着,吓得他一脚油门就跑了,到现在想起他哥吼他那一嗓子,都吓得心肝儿直颤。
  他觉得自己完蛋了,真完蛋了,他哥不知道要怎么收拾他呢,他怕得连家都快不敢回了。而且他哥到现在都既没给他打电话,也没给他爸妈打电话,这指不定是酝酿着什么风暴呢,一想到他哥那些整人的招儿,他浑身一哆嗦,愁得差点儿哭出来。
  在车里呆了快一个小时,酒也醒得差不多了,他想来想去,兜里没几个钱了,早晚得回家,怎么想还是家里安全,至少他哥要是找上门儿来,看在他妈的面子上不能打死他,要是在外边儿被他哥逮着,得去半条命。白小少爷被自己的机智感动了,赶紧发动车,往家赶去。
  这时候已经一点多了。白新羽把车停在车库,悄悄打开家门,摸黑往楼上走去。刚走了没两步,客厅的灯突然亮了,白新羽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就见他爸妈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
  白新羽心一凉,赶紧环视偌大的客厅,没发现他哥的踪影,但他还是没放松警惕,他回国没几天,他妈对他的思念还没释放完呢,不可能一下子冷下脸来。他心想,完了,他哥肯定来找过他爸妈了。他心惊胆战地说:“哎,爸,妈,这么晚了你们怎么不睡啊,也不开灯……”
  白庆民一指沙发,“你过来坐下。”
  白新羽腿肚子有点儿发软,他小声道:“爸,怎么了?”
  “过来!”
  白新羽求助地看向他妈,他妈扭过头去。他吞了口口水,走过去坐下了。
  白庆民怒视着他,“你说,你回来是不是又去赌了?”
  白新羽哭丧着脸,“冤枉啊爸,我才回来几天啊,我没去。”他这回倒是没撒谎,不过没去不是因为真的克制住了,而是因为没钱,他爸最近管他太严了,在这么下去他都没脸出去玩儿了。
  可惜,他以前撒谎太多,他爸根本不相信他,他老爹一拍桌子,“今天隋英来家里了,说你从澳洲回来还不学好,又跟邹行那帮好吃懒做的纨绔子弟鬼混,又赌又嫖的,你看看你现在什么德行,染个黄毛,成天没个正形!”
  白新羽缩了缩脖子,“爸,我哥说什么了?你今天怎么了,白天还好好的……”他知道他哥肯定是来吹了不少风,不然他爸不能变脸这么快。他爸妈最听他哥的话,因为他们家的主要生意基本都要靠他哥带着,又有很亲厚的关系在,基本上在他的教育问题上,他哥只要想说了算,就能说了算,所以他才害怕。他害怕他哥把自己联合小林子坑他哥钱的事儿告诉他爸妈,那他爸肯定得打死他。
  白庆民深吸一口气,“成天谎话连篇,家里还有谁会相信你?隋英是关心你,才把你在外面的情况告诉我们,不然人家那么大一个老板,成天管你这些破事儿?”
  白新羽心里松了口气,看来他哥没把最严重那个事儿说出来,但是他还是有相当不好的预感,他再一次求助地看向他妈,拼命使眼色。
  李蔚芝推了推自己的丈夫,叹道:“你说正事儿吧。”
  白庆民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白新羽一眼,白新羽紧张地坐直了身体,大气都不敢喘。
  白庆民道:“要不是隋英告诉我们,我们都不知道你在外边儿简直是劣迹斑斑,你今年都22了,你还想混几年?成天跟邹行那帮人鬼混,你混得起吗?邹行他家十几亿的资产,咱家能跟人家比?你再这么下去,老白家就没人了。”
  白新羽局促道:“爸,你别这么说,我会改的,我也想做生意啊,那做生意有赚有赔嘛,我以后……”
  “你赚个屁!你不赔钱都是有隋英给你盯着,你自己赚过几个钱?就会吃喝玩乐,你是不是想一辈子这样?十年二十年,我和你妈都死了,谁给你钱花?就咱家那不上不下的家底,够你败几年?”
  白新羽被骂得很憋屈,但同时又有几份侥幸。如果他哥整治他的方式就是跑他家告他一状,那这个惩罚简直太轻了,他真应该感天谢地,反正他爸唠叨的话他都是左耳朵出右耳朵进,回头没钱了跟他妈撒撒娇就行了,他妈才不会不管他呢。这么想着,白新羽就尽量放低姿态,好言好语地说:“爸,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混了,我一定勤奋学习,不贪玩儿、不败家,要不我再回去上学吧。”
  “放屁!”白庆民怒骂道。
  白新羽吓得一哆嗦,心里嘀咕着,今天到底怎么了。他打小脸皮厚、嘴巴甜,只要犯了事儿,认错态度一向好得不得了,无非就是为了少挨点儿揍,少听点儿啰嗦,而且这招屡试不爽,一般他爸发泄一下也就完了,今天怎么火气这么大?
  “你还敢提上学?花钱让你留学,你把钱败光了灰溜溜回来,国内的好大学你又考不上,你说你这么多年干过一件让你爹妈张脸的事儿没有?有没有!”
  白新羽低着头不说话。他虽然已经锻炼得挺不要脸了,不过有时候还是会感觉到自尊心有点儿受打击。其实他也不是不想好好学习、不想像他哥那样做生意、做大生意,他就不是那块料嘛。
  李蔚芝再次推了推自己的丈夫,“行了,你别骂他了,这些话翻来覆去说,他听得进去吗。”
  白庆民迁怒道:“你还好意思说,他这样都是你管出来的!”
  李蔚芝脸色一变,“儿子是我一个人生的?你成天不回家,小时候都我自己带,到头来成我不是了?”
  白庆民面色发青,李蔚芝还想说什么,但是一口气没提上来,最终还是硬给咽下去了,她眼圈有点发红,“吵这个没用,你赶紧跟他说正事。”
  一提到“正事”,白新羽心里犯嘀咕,到底是什么“正事”?不会又是要扣他零花钱吧?
  白庆民清了清嗓子,把暴怒的情绪压下去了一些,“新羽,今天隋英来,我们三个人对你未来的发展好好讨论了一番,现在有了一个方案。”
  白新羽轻轻一抖,总觉得自己听到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白庆民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真是心乱如麻。他心想自己也算小有所成,基因按说也不差,这么帅气的一个儿子,智商正常,成长环境又样样都好,怎么就硬是长成了一个草包呢?他一狠心,道:“我们打算把你送部队待几年。”
  白新羽一听,晴天霹雳,差点当场给他爸跪下,他失声喊道:“爸——”
  白庆民一挥手,“你叫祖宗也没用,这事儿已经定下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