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番外 作者:水千丞(上)

字体:[ ]

 
 
文案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
 
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
 
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隋英,李玉 ┃ 配角:简隋林 
 
◆◇◆
 
编辑评价:
 
简隋英简大少爷好男色的事情简家上下无人不知,
 
连同父异母的弟弟简隋林带回家做客的同学也被他看上了。
 
可惜任简大少明示暗示,那个叫李玉的男孩始终坚一脸正直的说,我不是同性恋。
 
开始抱着玩玩心态的简大少屡次碰壁之后被激怒了,想要霸王硬上弓,
 
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成了被攻的那个。
 
而原本无比厌恶简隋英的李玉,却在三番四次被挑衅继而发生了关系后食髓知味,
 
对简隋英的态度起了变化。而身为同父异母弟弟的简隋林,对哥哥似乎也有着不同寻常的情愫……
 
本文讲述了一个直男被掰弯的血泪史,语言京味儿十足。
 
纨绔子弟简隋英看似吊儿郎当的一副流氓样惹人讨厌,高干子弟李玉则是一副清高又正直的样子,
 
这样的设定本不稀奇。然而文章充分展开后,简大少如愿以偿的把李玉掰弯了,
 
而自己却从攻沦落成了受,这是本文最大的萌点。
 
李玉看似正直实则腹黑,因为那些亲密的身体接触对简隋英产生的感情将要如何发展令人非常期待。
 
而简隋林这条伏笔,也将随着故事的发展,慢慢展开。
 
 
 
1、第一章 ... 
 
 
  简隋英第一次见到李玉,是在他自己家的客厅。
  他叼着烟进门儿的时候,就见到简隋林和一个男孩儿坐在沙发上,俩人有说有笑的样子。那男孩儿背对着他,费耶诺德的球服汗湿地贴着后背,背部宽阔矫健的线条若隐若现。他们的衣摆和裤脚还沾着泥,却一点儿不客气地坐在米白的真皮沙发上,茶几上倒着空的可乐罐和两块儿蛋糕,脚边还放着一个脏兮兮地足球。
  听到开门声,沙发上聊天的两个人,一个抬头,一个扭头,齐齐看向门口。
  简隋英和那男孩儿四目相接的一瞬间,他突然就有点儿挪不动步了。
  当时的感觉,文雅点儿的说法叫一见钟情,直白点儿的就是“见他第一眼就硬了。”只不过后来再想起来,都他妈是孽债呀。
  总之他当时觉得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脑门儿上的血管突突直跳。
  那男孩儿怎么说呢,眉眼那个周正啊,长得那个俊俏啊,按简隋英地说法,那就是“按照老子口味儿长得”。
  他简大少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矫健英挺唇红齿白小白脸类型的男孩儿。何况眼前这个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都要好看得多。
  他一直觉得他这个傻逼弟弟已经算是男孩儿里数一数二的清秀漂亮了,眼前这位却是有着全然不同的沉稳英挺的气质。
  他的目光从那男孩儿殷红的嘴唇,白皙漂亮的脖子,一路看到他短裤下面修长结实的小腿。
  他这辈子也算阅人无数,却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迫切地想要接近一个人。
  可这个人却偏偏是简隋林的朋友。
  他压下心头的欲望,假装不咸不淡地扫了他们一眼。
  简隋林看到他不虞的脸色,赶紧叫道:“哥,你回来了。”
  简隋英“嗯”了一声,跟往常一样爱答不理。
  “哥,这是我同学,李玉,老首长的孙子。”
  “哦?我怎么没见过?”
  “李叔叔之前不是调到外省去了吗。今年刚调回来,我们小时候就认识,但也是好久没见了。”
  简隋英想起前段时间他爸好像说过,李老的儿子刚给提上来,最近调回北京了。他也就那么一听,没往心里去,简家和李家属于逢年过节需要走动走动的关系,但也并不是特别地亲厚。但他要是知道李老有个这么如花似玉地宝贝孙子,一准儿窜门套近乎去了。
  他点点头,按捺着有些悸动的心,尽量维持面部平静,走了过去。
  简隋林站了起来,李玉也跟着站了起来。
  李玉发育得很好,已经跟他差不多高了。他的身材修长矫健,英俊地面孔有着介于男人和男孩儿间的青涩,小伙子看上去别提多带劲儿了,看得人心怦怦直跳。
  简隋英心里更痒痒了,他向来喜欢玩儿这样身材健硕手脚修长的,男人长这样的身体才叫漂亮性感。
  简隋英伸出手,笑道:“李老的孙子?那你可得叫我声哥啊。”
  李玉表情很是淡然,但并不失礼,跟他轻轻一握,点点头,“简哥。”
  简隋英对他的喜爱又多了几分,在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身上,能看到这么稳重的气质真是稀罕。
  他故意拍了拍李玉的背,“刚踢完球?空调别开这么大,你们衣服都没干呢,该感冒了。”手上柔韧结实的肌肉让他心头一颤。
  简隋林难得碰上他哥对他这么和颜悦色的时候,高兴地神情掩都掩不住,连忙拿起空调遥控器,“我这就把温度调高点儿。”
  简隋英瞄了眼桌上的蛋糕,“吃饭了吗?”
  简隋林道:“没呢。”
  “打完球累了不吃饭,吃这些甜了吧唧的东西干什么,吴妈呢?”
  “吴妈家里有事,早上就走了。”
  “那家里没人啊。”
  “爸爸不回来了,妈……我,我妈,也出去了。”简隋林意识到说错话,立时就紧张起来。
  这要搁平时简隋英怎么都得逮着机会奚落他一顿,今天却是心情异常好地样子,没跟他计较,反而道:“叫外卖?我也饿了。”
  简隋林应了一声,“哎,哥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那个……”简隋英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眼他那受宠若惊地弟弟,又看了看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李玉,改口道:“得了,不想吃外边儿的东西了,不干净。你同学难得来一趟,你下回厨吧,你上次做那个茄子不错。”
  简隋林愣了愣,“哦,好……哥你想吃茄子?我去厨房看看去。”他扭身就往厨房走去。
  他人一走,剩下李玉跟简隋英大眼瞪小眼,李玉多少有些尴尬。
  简隋英热情地拍拍他地肩膀,笑道:“站着干什么,坐啊。”
  李玉客气地笑笑,坐了下来。
  简隋英也跟着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光滑地脸蛋儿和清晰地轮廓,越看越稀罕,真恨不得现在就把人压倒在沙发上,把他身上的球服扒下来,肆意妄为一番。
  说起来他真没跟穿着球服的男孩儿玩儿过,以后把他弄上手了,怎么也得换换口味。
  简隋英尽量保持面部表情正常,以兄长地口味问道:“你们这都眼看要高考了,现在换学校,能适应吗?”
  “还行,在哪儿都是考。”李玉随口答道,眼神忍不住往厨房飘去。
  简隋英点了根儿烟,刚想放嘴里,看了眼李玉,笑道:“来根儿?”
  李玉几不可见地微微一蹙眉,“谢谢,我不抽烟。”
  简隋英看着他白玉一般的脸庞和那淡然生疏地态度,心里愈发喜欢。
  他不是瞎子,看得出来李玉不怎么爱搭理他。这也难怪,他是简隋林的朋友,那小子背后指不定怎么说他的,他的朋友能待见自己就奇了怪了。
  可是越是这样,难道不是越有挑战性吗。男人生理性征服,他简大少还就喜欢这样对他爱答不理的,够味儿啊。
  他仿佛看不见李玉眼里地尴尬一般,继续跟他扯淡,“你叫李玉啊,哪个玉啊?”
  “玉器的玉。”
  “哟,这不是小姑娘的名字嘛。”
  李玉微微垂下眼睑,没回话。
  “这名字挺好,要是放别的男的身上,肯定别扭,放你身上就越品越有味道。”最后那段话,简隋英的语气已经带了些许暧昧。
  李玉也不知道听出来没有,还是垂着眼睑,干笑了一下以示回应。
  “哎,我小时候见过你没有?你几岁离开北京的?”
  李玉低垂地眼眸中闪过一丝犀利地精光,沉声道:“应该没有。”
  “可能没有吧,我不太有印象了。简隋林是几岁来我家的来着?我也忘了……你当时也是个小孩儿,你要是像现在这么帅,我肯定忘不了,哈哈哈哈。”
  李玉脸上已经显出了一丝不耐,但是碍于面子,没法起身就走。
  简隋英问道:“你成绩怎么样,打算考哪个学校?”
  “还可以,考本地的。”
  简隋英脸皮厚,人家越不搭理他,他越来劲儿,继续闲扯,“对,咱北京多好,去外地人生地不熟的干嘛呀,是吧。你现在可挺累的吧,小林子经常熬到半夜两三点不睡,其实这样也不好,越是临近考试了,越要休息好,要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反而耽误事儿,你说是不是。”
  “是。”
  “你们没事儿多运动运动挺好的,身体最重要嘛。”说着又趁机拍了拍李玉的背,感受了一把那蓬勃年轻地肌肉,心神一阵荡漾。
  李玉尴尬地点点头,“我去厨房帮帮忙吧。”
  “哎,不要,这点事儿他再做不好,也太不顶用了。你是客人,坐着就行……对了,哥问你,小林子有女朋友没?”
  李玉摇头,“没有。”
  “没有?他在学校应该挺受女孩儿欢迎吧?我也是学生过来的,你们这个年纪谈谈恋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这个节骨眼儿就不好浪费时间了,要是有你得跟我说说,我也是为了他好。”
  “简哥,真的没有。”
  “哦。那你有没?”其实这才是简隋英真正想问的,简隋林交不交女朋友干他屁事。
  李玉真有些坐不住了,可还是不好起身就走,只好特无奈地说,“我也没有。”
  简隋英心里挺高兴。他看差不多了,也就不再拽着李玉扯淡了。李玉眼里的不耐烦已经掩都掩不住了。
  其实简隋英这个人豪爽大方纯爷们儿,朋友一堆,人缘极佳,不至于刚见面就惹人烦,对于李玉这个年纪的小男孩儿,随便忽悠两句都能让涉世未深的孩子开始崇拜他。只可惜作为简隋林的朋友,李玉从心里就不待见他,简隋英知道见好就收,留下个印象就行了,再烦他可就适得其反了。
  “那你先坐着,我去厨房看看去啊。”说着起身往厨房去了。
  李玉这才松了口气。
  
  简隋英一进厨房,就见他弟弟正围着围裙炒菜呢,脸上的表情很专注。
  简隋英往门框上一靠,“做怎么样了啊。”
  “啊,哥,快好了,你回去坐着吧,这儿油烟大。”
  “没事儿。”简隋英走到他旁边,看着锅里翠绿翠绿地青椒,“挺香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