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针锋对决+番外 作者:水千丞(上)

字体:[ ]

 
 
文案
 
一个腹黑叔受和兵痞子攻的故事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都市情缘高干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青裴,原炀
 
 
晋江编辑评价:
 
新官上任三把火,刚上任的总裁顾青裴第一把火竟是教导老板叛逆无畏的儿子原炀!
 
精明的顾总百般推脱而不得,只好软硬兼施的开始收服这位火气不小的太子爷。
 
原炀是个不愿下海经商的兵痞子,最看不得顾青裴的装逼精英样,
 
更不服气被他牵制,处处与之作对,却总落得下风。
 
偶然的机会,原炀得知了顾青裴的秘密,于是计上心头……
 
正所谓针尖儿对麦芒,针锋相对。商界精英顾总碰上桀骜不驯的兵痞子原炀,是一场征服与对抗的比赛。
 
顾青裴,成熟儒雅,正值事业有成的而立之年,与年轻气盛的原炀有着不可逾越的观念差异。
 
感情冲突的爆发激烈,情节紧凑高潮迭起。而主角们的心理描写则是缓缓道来,精致细腻,不显拖沓。
 
一张一弛间获得平衡。
 
 
 
  1、第一章...
 
  “佳佳,你怎么这个点儿才到,司机给我发短信,说新总裁马上就来了,你赶紧把他办公室的空调打开水换好啊,你麻利点行不行!”行政主管张霞正挺着六个月的大肚子,不顾形象地冲了过来,找急忙慌地抓着新来的前台干活儿。
  “张姐我马上马上,我打卡,马上就好。”佳佳放下包赶紧冲过去打卡,打完卡又跑回来找新的电热水壶,进进出出忙活了十分钟,才把擦洗得干干净净的电热水壶放到了总裁办公室。
  这时,公司的玻璃大门叮的一声往两边打开了,张霞和佳佳都一愣,回头一看,他们公司的司机老赵走在最前面,给身后一个人开路。
  他身后跟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穿着笔挺的西装裤和雪白的衬衫,头发如墨般浓黑,相貌俊朗,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步履从容,唇边挂着的那一抹笑容真能迷死人。张霞和佳佳几乎立刻就不会说话了。
  老赵拼命给他们使眼色,“小张,这是顾总。”
  张霞回过神来,感觉自己的脸烧得慌,“顾总,顾总您好,没想到您来这么早。”
  顾青裴温和地笑了笑,“我习惯早起,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怎么会,顾、顾总,我带您去办公室吧。”
  顾青裴看了看她,“不用,你歇着吧,我让老赵带我过去。这有五六个月了吧,怀孕的女人是最幸福的,来到新公司的第一天就能沾到你的喜气,这是个好兆头。”
  张霞感觉自己的心都快飞起来了。她从来没接触过这么性感又儒雅的男人,五官并不算很英俊,可是组合在一起就产生一股让人无法移开目光的魅力,还有那个身材,那个身材简直挑不出毛病来,又高腿又长,胸膛的位置鼓囊囊的,腰却那么细,站在他旁边,仿佛周围的空气中都弥漫着荷尔蒙,想到这样的男人就是董事长高薪挖过来的新总裁,她就觉得她们公司的小姑娘们一多半儿得疯了。
  最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如此地温柔绅士。
  张霞和佳佳目送他进办公室后,俩人对视了一眼,赶紧以最快的速度跑向自己的工作岗位,准备把这件事传播给公司的每一个人。
  顾青裴进办公室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环视了一下这间豪华的总裁办公室,感觉心情很好。
  老赵恭敬地问道:“顾总,董事长大概半个小时到,您现在有什么需要吗?”
  “暂时没有,这里布置得挺好,大家费心了。”顾青裴想了想,“给我去买一份早餐吧,清淡一些的。”
  “公司食堂的早餐可以吗?有白粥鸡蛋之类的。”
  顾青裴眯着眼睛一笑,“成,我不挑食。”
  老赵走后,顾青裴站起身,在办公室转了一圈,熟悉了一下环境。
  他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在一家做能源项目的国企任职,用了十年时间爬到了高管的位置,当他站在那个高度,每天最大的工作就是打高尔夫和跟客户吹牛之后,他觉得生活失去了挑战。以前累死累活工作的时候,他盼望着清闲的高层次生活,可是真的得到之后,他又觉得没有挫折和困难的生活太不符合他的个性了。正好在两三年前,他认识了原立江,原立江是京城有名的太子党,才五十出头,事业已经做得惊人的大,俩人第一次见面是在香港一个高尔夫球明星赛上,通过他以前的老总引荐的,当时俩人年纪差得不小,但却意外地聊得很投机,那个时候,原立江就表示出了想把他挖走的意图。
  考虑了两三年,现在时机也到了,原立江新收购的这家公司,员工不超过100人,经营状况也不理想,但是这个公司有一个非常大的价值点,那就是经过一次资产重组,曾经整合过一个上市又退市的公司,原立江想借壳上市。只是公司内部管理混乱,债务堆积,是个不小的麻烦,原立江用百万年薪以及诱人的股权把他聘过来,就是让他理清债务、肃清混乱,计划一到两年后满足上市条件,重新上市。
  他研究过这个公司的资料,以及原董的投资集团的未来发展后,决定过来跟着原董打天下,这不仅是为了谋求个人更好的发展,也是为了能让他的生活多一些刺激和挑战。
  一想到能够把一个混乱的像垃圾堆一样的公司摆弄成井井有条的样子,他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儿。
  二十多分钟后,佳佳敲响了顾青裴的门,给他端进来一份早餐,并告诉他原董十分钟后到。
  顾青裴刚打开电脑,正在看股票。佳佳出去后,他一边吃饭一边浏览行情,快速吃完早餐,顾青裴拿起笔记本和钢笔,去了董事长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一个五十多岁、精神饱满的中年男人已经朝门口走了过来,和他打个照面。
  顾青裴伸出手,爽朗地笑着:“原董,早啊。”
  “顾总,听说你不到八点就来了。”
  顾青裴笑道:“第一天嘛,熟悉熟悉环境。”
  “来来来,坐。”
  董事长办公室是个大L型的,顾青裴跟着原董往里走,才发现办公室里还有个年轻男人,正放肆地靠坐在董事长办公桌上,低头摆弄着桌子上的紫檀木镇纸。
  顾青裴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个男人的相貌,先是被那一双大长腿给吸引住了。那双腿穿了一条很普通的水磨牛仔裤,随意地交叠着,光凭这双腿的长度,这人的身高可能接近一米九。
  “这位是……”顾青裴疑惑地看向原立江,有谁能这么没礼貌地坐在董事长的桌子上?他心里有了个模糊的答案。
  坐在桌子上的那个人抬起了头来,露出了一张非常好看的脸,这个年轻人的五官用眉目如画来形容都一点不过分,偏偏却没有半丝女气,反而英气逼人,甚至隐隐透着一股张狂冷峻。
  那年轻人站了起来,双手插兜,也不说话,只是漠然地看着顾青裴。
  “顾总,这是我儿子,叫原炀,原炀,这是顾总,是我高薪聘来的能人,以前在XX集团管过人事、招标、采购,你以后可要跟他好好学习。”
  顾青裴笑着说:“原来是原家的大公子,幸会。”顾青裴上前一步,伸出了手。他脸上的笑容虽然不变,但心里已经开始打鼓。
  原炀的大名,他是听说过的。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原家的孙子,还因为他诸多的光荣事迹。这小子跟他爷爷一样,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兵痞子,这要放在战争年代,会是个可造之材,可是放在和平年代,还是原家这样的权重家庭,那可丢死人了。他小时候不好好上学,成天打架斗殴,家里实在管不了了,把他扔部队锻炼去了,没想到脾气没磨平,反而愈发嚣张跋扈,整个北京城没几个人敢惹他,那就是个活阎王。
  原炀看上去心情不佳,冷冷看了他一眼,勉强伸出手跟他握了握。
  顾青裴笑道:“我上任第一天,原董就带原公子来视察,这让我很惶恐啊。”
  原立江露出和蔼可亲地笑容:“哎,说什么视察,顾总啊,今儿是你上任第一天,是个大好的日子,我是带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来跟你学习的,学学你身上的书卷气,学学你怎么为人怎么处事,希望他能长点见识。”
  原炀翻了个白眼,撇过了脸去。
  顾青裴谦虚地说:“原董,您这是说哪儿的话,虎父无犬子,原公子也是叱咤京城的一号人物,说跟我学习就太抬举我了,我最多只能算是虚长几岁,多工作了几年。原公子的前途不可限量,跟我这样的打工的学习实在是太埋没了,原董应该在更高层次的人物里选一个最能配得上原公子的,让人家帮忙带带,不用多,三年就不得了了。”
  原立江露出有些尴尬的笑容。
  其实顾青裴已经猜到原立江想干什么了。原立江的二儿子太小,千方百计地把这个大儿子从部队弄了回来,想让他接手家业,但是原炀能是那块料吗,这不就是想把原炀扔自己身边儿学习吗,他可不想接这块烫手山芋。
  原立江自然不可能不知道顾青裴在想什么,但是他也实在没办法了,怎么也要把自己的儿子交给顾青裴。他的直觉告诉他,顾青裴这个笑面狐狸绝对能制得了原炀,以硬碰硬必然是两败俱伤,但是根据他对顾青裴的了解,这小子城府颇深,最会四两拨千斤,他见识过顾青裴在谈判桌上谈笑间把对手打得丢盔弃甲的气势,自己的儿子肯定斗不过他,只要能把他这个儿子教好,他这辈子就知足了。
  俩人跟打太极似的你一言我一语地把原炀踢来踢去,原炀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但是到最后脸色越来越难看。
  离得近了,顾青裴发现原炀这小子个子果然很高,一条普通的T恤衫将他上身结实的肌肉衬托无疑,小手臂上的肌肉成条块状,一看就充满了惊人的力量。人类的动物性在对自己私有空间的保护上被体现得淋漓尽致,这就是为什么和陌生人坐一部电梯会觉得不舒服,因为对方在一个无法回避的密封空间内侵犯了自己的私有空间,同样,当一个体型和气势上明显强壮于自己的人靠近自己,也就是侵犯自己领地的时候,动物的预警性会本能地对大脑发出警报,让人产生一种战栗和不安,所以,当拥有原炀这样强健体格和强势气息的人靠近别人的时候,会给人不小的心理压力。
  这种压力在原炀脸色阴沉、负手而立,以一个军人的姿态站定在俩人旁边,眯着眼睛盯着顾青裴的时候,变得更为沉重。
  原立江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妥,突然回过头狠狠瞪了原炀一眼,“去给我和顾总倒杯茶。”
  顾青裴摆摆手,“原董,不劳烦原公子了,您要是不嫌弃,我来展示下我的茶艺。”
  “不用,我今天把他带来,就是为了让他拜你为老师,希望你将他带在身边,好好教育,洗掉他那一身兵痞子味儿,有点我们原家人的样子。”
  原炀冷哼一声,这是自顾青裴进办公室十分钟后,他发出的第一个音节。
  原立江更重地哼了一声,“不服气?觉得自己了不起?你一心想着在部队里混,你倒是高兴了,想过家里的人没有?你妈一年到头看不着你,你奶奶都快去世了你才回家,以后我死了,这么大的家业谁来管?让你十三岁的弟弟还是十四岁的妹妹?就凭你这副不着调的德行,锻炼个三五年也未必能成材!”
  原炀呼吸有些沉重,但依然只字未发,他不好跟自己的亲爹横,于是把怒气全都转嫁到了顾青裴身上,冰冷的目光落在顾青裴的脸上。
  顾青裴尴尬地偏过了脸去,原立江在他上班的第一天就给他下了个套,他还不能不钻进去,因为这是董事长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作为一个新上任高管,他完不成哪一个,也不能完不成第一个。
  原立江继续喝道:“你奶奶临终前你答应她什么了?这就是你的态度?你可以转身就走,如果你走了,你不仅没个原家人的样子,还没个男人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