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针锋对决+番外 作者:水千丞(下)

字体:[ ]

 
  60、...
 
  王晋笑道:“怎么了,这么意外。我的眼睛总是跟着你走,对你周围发生的事,自然就会格外敏感,不过你放心……”王晋朝他眨了眨眼睛,“我知道这是秘密。”
  顾青裴不置可否,只是笑笑,“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说完他转身想走。
  王晋一把扣住他的小臂,在他耳边低声说:“青裴,你是聪明人,应该做出聪明的选择。”
  顾青裴淡然一笑,“跟王哥一比,我就发现我也不是那么聪明了。”他不着痕迹地抽回手,往会议室走去。
  这次的谈判效果不错,至少对对方的合作条款心里都有了个底。顾青裴打算回去和原立江进一步沟通,看在哪些地方还可以让步。
  下午结束后,王晋一定要请他们吃饭,顾青裴推脱不过,只好去了。席间王晋一直大肆夸奖顾青裴,顾青裴也笑盈盈地吹捧王晋,生意场上那一套说辞,听来听去都差不了多少,原炀心里忍不住地鄙夷。
  顾青裴喝了一点酒,不过并不影响他行动,他起来要上卫生间,王晋马上站起来,作势要搀扶他。
  顾青裴摆摆手,“王哥,不用。”
  原炀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我扶你去吧。”卫生间就在包厢里,不过七八米远,顾青裴看看这俩人,好不尴尬。他没法说王晋,只能对原炀道:“这几步路还用你扶,我真的没事儿,这几口酒算什么。”顾青裴推开原炀的手,自己上厕所去了。
  王晋挑眉看了原炀一样,“原公子真是尽职尽责。”
  原炀下巴微扬,挑衅道:“应该的。”
  王晋不动声色地笑笑,“青裴有你这样的助手,肯定省心不少,我想为我这个老弟谢谢你,来,我敬你一杯。”
  原炀看着王晋给他满上的酒,心里那个来气,心想你他妈是谁啊,代替顾青裴谢我,我照顾我媳妇儿用得着你谢!
  原炀推开酒杯,皮笑肉不笑地说:“王总,我还得开车呢,你不会忘了吧。”
  “哦,对,我还真给忘了,那就意思意思,抿一口吧。”王晋晃了晃酒杯,自己啜了一口,然后静静地看着原炀,等着他喝那口酒。
  桌上的几个人都看着他们,认他们喝得再糊涂,也嗅出了王晋和原炀之间的火药味儿。
  这要照原炀以前的脾气,早把酒杯甩王晋脸上了,可是想到顾青裴为了这个项目费尽心血,经常加班加到深夜,他的脾气就发不出来。
  要是他得罪了王晋,顾青裴又该用那种失望透顶的眼神看他了,那眼神叫他很不爽。
  他冷冷地看了王晋一眼,端起酒杯,喝了半杯,并硬邦邦地说:“怎么也得卖王总个面子。”
  王总哈哈笑道,“小小年纪,挺豪爽嘛。”
  吃完饭后,顾青裴上车之前,王晋抓着他说了半天的话,把原炀弄得极其不耐烦。
  好不容易上车了,顾青裴长吁一口气,呢喃道:“累死了。”
  原炀看了一眼他疲倦的脸,又生气又心疼。
  车驶进地下停车场后,顾青裴还闭着眼睛躺在座位上,好像睡着了。原炀拍了拍顾青裴的脸,“喝迷糊了?”
  顾青裴半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还行,不是醉,是有点困。”
  “让你中午不睡觉。”
  “他那会议室有点闷,我一下午都在说话,脑袋有点缺氧,没事……你把窗户降下来吧,我呼吸点空气。”
  “不行,停车场太冷了,一会儿到了家里,把窗户打开换换气。”
  “哦,行。”
  原炀破开他额前散落地头发,看着他泛红地脸颊,心里变得异常地柔软。他忍不住亲了亲顾青裴,埋怨道:“赚的钱够花就行了,干嘛这么拼命。”
  顾青裴摇了摇头,“我二十岁的时候觉得一个月能赚一万就了不得了,可等你越走越高的时候,你看到的却是更广阔的天,更了不得的人。跟他们一比,就觉得自己还差得远了,不用别人催,你自己都想往上走。”顾青裴看着原炀年轻俊美的脸,“你这个投对了胎的大少爷,肯定不明白。”
  “我用不着明白,反正你想功成名就,我会帮你。”原炀静静地看着顾青裴,心脏被涨得满满的。
  你想要的,都是我想给你的。
  顾青裴也看着原炀,温柔地笑了笑,“你小子……我是不是喝多了?怎么看你最近越来越讨人喜欢了呢。”
  “我本来就讨人喜欢。”
  “以前真没看出来。”
  原炀用额头顶着顾青裴的额头,笑道:“现在看出来也不太晚。”他含住顾青裴柔软的唇瓣,轻轻吸允着。
  顾青裴闭着眼睛,享受这个难得温存地吻。
  原炀哑声道:“怎么样,我讨你喜欢没有?”
  顾青裴低笑道:“有一点。”
  原炀感觉心里美滋滋地,有一点算一点,都让他雀跃难耐。他重重地亲吻着顾青裴,恨不得把这个男人一口吞下去。
  酒精的作用下,让顾青裴卸下了平日里的伪装,抛却了很多顾忌,有胆量表露自己真实的想法。他盯着原炀深邃迷人的眼睛,感觉自己要陷进那眼眸中了。他感觉身体里涌入一股熟悉的燥热,他勾着原炀的脖子,轻轻喘着气,“回家,我想做爱。”
  原炀兴奋了起来,“用不着上楼,就在这里。”
  顾青裴眯起眼睛,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嘴上却说:“不行吧,有人怎么办。”
  “能怎么办?又不犯法。”原炀跳下车,把顾青裴从前座拉了下来,塞进了后座,并把这辆商务车的后排座位全部放倒了。
  顾青裴笑道:“你个小流氓,脸皮真够厚的。”
  此时正是北京最冷的时候,车门一开一关之间,带进了一股寒气,顾青裴冻得打了个哆嗦,无意识地往原炀身上靠,原炀一把抱住了他,胡乱亲着他的脖子和脸颊,手也伸进了他的衣服里,解着他的扣子。
  顾青裴正是喝得晕晕乎乎最舒服的时候,平日里谨慎的性格此时也放开了不少,他现在就想痛痛快快地做爱,其余什么都懒得想。
  他配合着原炀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下身不断蹭着原炀,蹭得俩人都欲火高涨。
  原炀大力揉弄着他的臀瓣,雨点般的吻不断地落在顾青裴的胸口。
  顾青裴搂着原炀的脖子,大口喘着气,窄小的车厢里气氛热烈得仿佛下一秒会烧起来。
  
  61、...
 
  原炀往手上吐了点吐沫,尽数涂抹在顾青裴的*口,修长的手指揉按着试探着往里面挤。
  顾青裴忍不住摆动着腰,想要摆脱那种异物感的入侵,他低声道:“套子呢?”
  “在钱包里。”
  “钱包呢?”
  “不知道。”原炀咬着他的脖子、嘴唇,用下体蹭着顾青裴的*器,他根本无暇去考虑这个问题。
  顾青裴低骂了一声,趴在原炀身上胡乱摸索着,终于从脚边儿找到了原炀的钱包,他把套子扔到原炀脸上,“带上。”
  原炀用嘴叼着递到顾青裴面前,“你帮我戴。”
  “王八蛋……唔……赶紧自己戴上……”
  “不行,你帮我戴,不然我就直接插进去了,我本来就不喜欢戴套。”
  顾青裴愤恨地接过来套子。这里没有润滑剂,如果不给原炀戴上,任那大玩意儿直接插进来,倒霉的还是自己。
  顾青裴此时趴在原炀身上,下身大开,下身的那个小肉洞正被原炀的手指肆意拉扯、翻搅、玩弄,他勉强撑起身子,双手摸索到原炀的宝贝,那粗长的*棒生机勃勃地在顾青裴手里硬热发胀,顾青裴只觉得心脏狂跳,光是想想这根大*棒在他体内肆虐的感觉,就足够让他硬了。
  他摸着那火热的大宝贝,不轻不重地撸了两下,还摸了摸那湿乎乎地肉头。
  原炀“操”了一声,“你他妈还撩我,赶紧戴上,否则我就这么干你了。”
  顾青裴堵住他的嘴,用力吸允着他的嘴唇,逗弄着他的舌头,俩人吻得热火朝天,顾青裴趁机费劲地把套子顺着那肉头套了下去。
  “现在我可以插进去了吧,嗯?准备好没有。”
  “我说没有,你小子能等吗?”
  俩人的胸膛互相磨蹭着,顾青裴只感觉自己胸前的小肉球都要着火了。
  “等不了。”原炀干脆利落地说,他用力拽开顾青裴的一条大腿,两根修长的手指插进那紧窄的肉洞里,然后硬是往两边扯开了一个粉嫩的小洞,原炀亟不可待地抓着自己的大*棒,挤进了那湿热的肠壁里。
  顾青裴一阵抽气,手不自觉地揪紧了原炀的头发。被原炀这种尺寸的大家伙插进来,不管多少次都无法很快适应。
  “你他妈慢点儿,轻、轻点,嗯,轻一点。”
  原炀胡乱地亲着他,“我动了,我忍不住了,你里边儿吃得我真紧,呼,好热,好紧,爽死了。”
  “不行,慢一点,呜啊……”
  原炀一个挺身,那粗大的宝贝就跟着挺近了几分,顾青裴脸涨得通红,猛地仰起了脖子。
  原炀含着他的喉结,吸允舔咬着,他抓紧了顾青裴的大腿,一鼓作气,一插到底。
  顾青裴发出了短促的叫声,他浑身发软,趴在原炀身上动弹不得。
  原炀喘着粗气说:“每次一插你你就软得跟块儿豆腐似的,怎么摆弄都不反抗,顾总,你真是个天生的浪货。”
  顾青裴咬牙道:“闭嘴。”
  原炀调整好自己,摆动着腰肢,在哪高热的甬道里奋力*插起来。
  顾青裴的身体在他身上来回起伏,随着他的动作身不由己地晃荡着,几次都险些掉下去,原炀紧紧抱着他的腰,一边拍打着他的屁股,一边狠狠地插着他。
  俩人结合的地方传来噗滋噗滋地水声,在封闭的车厢里毫无保留地钻进来人的耳朵里,原炀欲火更炽,发狂地挺动着腰,每一次撞击都把顾青裴的屁股拍得啪啪作响,顾青裴大口喘着气,劲瘦的腰随着原炀的*插而奋力地摆动,不自觉地调整着自己,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快感。
  原炀抓着他的手臂把他拽了起来,“坐起来,我快累死了,你自己动一动。”
  顾青裴哑声道:“怎么坐,车厢这么矮。”
  “低着头就行了。坐起来,我想插得更深,我想看着你坐在我的*巴上扭屁股,然后把我的宝贝吃得更深。”原炀捏着顾青裴的下巴,手指伸进了他口中,逗弄着他的舌头。
  顾青裴舔了舔原炀的手指,双手撑着原炀的胸口坐了起来。
  他个子太高,只要一抬头就会顶到车顶,他只好垂着脑袋,找寻着合适的姿势,慢慢地、慢慢地往下坐,眼看着自己的屁股把原炀的大*棒一点点吞没,那种刺激让人亢奋不已。
  原炀似乎嫌他动作太慢,干脆扶着他的腰用力往下一沉,那儿臂粗的*物整根没入了顾青裴湿热的肉洞,顾青裴低叫了一声,身体都在颤抖。
  那叫声听在原炀耳朵里,让他眼睛都红了,他抚摸着顾青裴的胸肌,揉捏着他胸口的小肉球,哑声道:“再叫,继续叫,顾总,你叫的声音好听死了,我还想听。”他的腰用力往上送,把顾青裴插得浑身直抖,低吟连连。
  原炀拍着他的屁股,“动啊,自己动。”
  顾青裴急促地喘息着,轻轻摆动起了腰肢,一下一下地让那大*棒在他体内进出,但那进出的幅度显然太小了,满足不了原炀,原炀抓着他的大腿,又奋力*插了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