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约法三章 作者:云片糕/毛山楂

字体:[ ]

 
 
【简介】
 
世界上的巧合,有时候就是那么奇妙。 
薛亦光完全没有想到,某天在一间几乎是约炮专用的旅店门口和当年的小学同学盛小福相逢。 
而和他并肩走着的,居然是自己的亲哥薛一亮—— 
 
“诶,你之前干嘛和我装直的呢,难不成是怕我看上你?不是说了我喜欢的不是你这种类型的嘛……” 
“不好意思,其实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开什么玩笑!有本事咱们来一发,看最后谁离不了谁!”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于是这篇文的主题就是,一场因为乱说话而引发的孽缘。 
现代短篇,盛小福X薛亦光,HE~ 
 
———————————————————————————————————————————————— 
 
约法三章 
 
 
* * * 
 
这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带着S市独有湿冷的秋日清晨。 
 
早上八点,薛卫国坐在客厅沙发惯常的位置看报,刚泡的茶在他身前袅袅腾起白雾。翻页的瞬间瞥见二儿子正夹着公文包朝外走,左手还拎着个行李包:“干什么去?” 
 
“出差。” 
 
虽然离大巴出发的时间还早,薛亦光也不想在家里耽搁得太久,否则迟早会被问出更多的来。他简短地解释了这句就要开门,结果还是给老头子喊住了:“你等等!是要去哪里出差?” 
 
到了这个份上,挨骂是躲不了了。薛亦光干脆把行李包放在脚边,一五一十解释:“L市,后天晚上就回来。” 
 
“哎呦,你怎么不早点说!”杨慧兰本来正在厨房洗菜,听见这一句,大呼小叫走出来,皱着眉怪他,“早点让我知道,好包些饺子给你哥送去啊。” 
 
薛亦光说完上句就料到了这出,也不想再找其他借口,只是低着头不出声。他的哥哥薛一亮比他大了三岁,在L市读完大学后就直接留在了那里,两年前登记结婚的妻子也是同一所学校出来的高材生,完全算得上是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兄弟俩从小没怎么闹过架,关系也就一直停滞在客气的范畴里,长大后更是疏远了,再加上薛亦光去年闹出来的事,更是让他完全不想拎着大包小包去敲哥哥家的门。 
 
“早点说?他估计就是怕你让他捎东西给一亮呢。”见儿子不吭声,薛卫国重重哼了一声,放下报纸,“已经工作的人了还那么不懂事——好了!早点办完事回来,别在外面瞎混!” 
 
薛亦光就点下头,弯腰拎起包出门。上了年头的家属楼采光很差,楼道里到处都脏乎乎的,经年累月被人在墙上刻满各种鬼画符一样的东西。出了单元门迎面就是一棵上了年头的梧桐树,枯黄的叶子铺了一地,走上去都能听见咔嚓咔嚓的脆响。 
 
看了眼时间,薛亦光把行李包换去左手,踩着满地的叶子往公交车站去了。 
 
* * * 
 
这次去L市主要是为了一个新中标的项目和客户进行下一步的设计沟通,原本不会只派薛亦光这样一个才入行不久的新人,可负责的工程师染了肺炎需要住院,其他的工程师又都脱不开身,公司无奈之下只好把任务交给了他,再三嘱咐如果有什么应付不了的情况一定要及时打电话回来。 
 
不得不说,薛亦光做事确实是足够认真谨慎,只是有时候运气实在太喜欢离家出走了点儿。比如今天,明明提前到了车站,偏生就他们这趟大巴临时出了故障,一群人坐在候车大厅里等了半个钟头,结果上了高速开了一半又碰见前面车辆追尾,堵得浩浩荡荡一条长龙,明明两个小时的车程,硬生生给乘了个二。 
 
几番折腾下来,等薛亦光终于在L市的酒店登记入住,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他三点半就有一场会议需要出席,原本时间计划得宽裕,结果现在只能随便往肚子里塞了个面包,换好衣服就出去了。 
 
这一谈就谈到快七点。毕竟是第一次自己单独见客户,薛亦光开会时一直神经绷得紧紧的,此时走到街上才顿时觉得整个人都饿得不像话,一头扎进对街的麦当劳,足足吃了两个巨无霸才缓过来。 
 
L市华灯初上,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边消灭着剩下的薯条一边向外打量。因为是市中心,街上行人来来往往穿梭如织,偶尔还能看见一两对热恋中的情侣,十指相扣在一起,时不时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将薯条在番茄酱里打了个滚,薛亦光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十足十地像个猥琐男。他夸张地叹口气,却在再次瞥向窗外的刹那整个人僵住——一身休闲打扮的青年从橱窗外匆匆走过,背影熟悉得让他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目光还追逐着那个身影,直到对方彻底溶入人群中。 
 
别傻了,薛亦光对自己说。那个人就算现在不在国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但身体早已不受控制地站了起来,抓起一边的包就在满店的注目礼中推门冲了出去。 
 
青年走得很快。大街上熙熙攘攘,薛亦光无论怎么努力都始终同他隔了一段距离,额头上都沁出一层汗。最终那人总算转进了一条僻静巷子,让他得以拔足追上,一把拽住对方手臂:“凌坤!” 
 
“唉哟!”那人被他拉得一个趔趄,气冲冲地回过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后脸上怒火更胜,“你谁啊?!” 
 
“我——” 
 
薛亦光望着那张全然陌生的脸,只觉得先前上涌去脑子里的血此刻一点点全转移到了脸上:“我认错人了……抱歉。” 
 
讷讷放了手,他几乎是无地自容地在对方的抱怨声中往来时的路上回返。之前跑得急,现在才发现这条巷子里几乎是一家接一家的小旅店,各种“一室一卫”的招牌花花绿绿探出头,把原本灯光晦暗的小巷照得五彩缤纷。 
 
就在这个时候,薛亦光看见自己的大哥薛一亮和一个男人并肩走了进来。 
 
他一怔,虽然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依旧下意识地想要打招呼。哪知道一个“大”字还没说到一半,对方已经猛然转过身,大步流星地走了。 
 
“大——啊?” 
 
发了一半的音被对方见了鬼一样的行动堵在了喉咙里,最终变成了一个疑惑的语气词。他杵在原地愣了三秒,这才发觉先前和薛一亮一起进来的那个人还站在那儿望着自己,同样被招牌灯映得花花绿绿的脸上挂着个饶有深意的笑容。 
 
薛亦光盯着那张脸,只觉得心底那个影影绰绰的疑惑愈发明晰,最终变成了一团灼人的火,“轰”地一声把整个脑子都点燃了。他也明白自己此时的脸色绝对不好看,干脆就调了个头打算先离开这里,结果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对方给喊住了。 
 
“诶等等……”那个人在他背后喊,看他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干脆往前追了几步,绕到正面去盯着薛亦光瞧。薛亦光原本心里就乱成一团,被人拦着打量了半天之后更是耐心骤减,干脆就皱着眉主动问:“请问有什么事?” 
 
出乎意料地,那个人居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你是薛亦光吧?不记得我了?”笑嘻嘻地从对方脸上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青年抬手一指自己,大大咧咧地报上姓名,“盛小福。” 
 
 
 
* * * 
 
因为傍晚的那一连串遭遇,薛亦光足足折腾到凌晨四点过才睡着。快中午的时候爬起来对着镜子一照,满脸的胡茬映衬着背后散落一地的啤酒空罐,十足十的颓废风。也幸亏在L市的两场会议被客户安排在第一天的下午和第三天的早上,第二天的时间可以随意安排,否则要这个德行被客户看见了,估计还没等到回公司就会在电话里被骂个狗血淋头。 
 
他摇摇晃晃把自己和满地的啤酒罐子都收拾干净了,这才从茶几下面摸出昨晚上被自己摔出去的手机。这个漆都有些剥落了的老款砖头机被自己没轻没重地一扔依旧活得好好的,电量也没耗去多少,按亮手机的瞬间就弹出两条来自同一个发件人的短信。薛亦光皱着眉头扫了一眼,也不回复,直接转去通讯录里拨出了另外一个号码。 
 
电话过了很久才终于被接通,对方的声音有些低哑,但是听不出有多余情绪:“喂?” 
 
薛亦光张张嘴,最终只喊了声:“哥。” 
 
“什么事?”那边声音压得很轻,但是字里行间的冷淡还是透过听筒传了过来,“我在上班。” 
 
“好吧,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闻言,薛亦光也没了和他迂回的心思,干脆简洁明了地问。不过薛一亮像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出,当下不假思索地反问道:“什么怎么回事?” 
 
“我在巷子里看见你和一个男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薛亦光简直能够想象出自家大哥此时紧皱眉头满脸不耐的样子:“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大哥——” 
 
“我在上班。”薛一亮再度强调了一次,口气也变得强硬起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不要拿你那套乱七八糟的观念往我身上套。先管好你自己吧。”顿了一顿,又像是警告似地补充道:“别和爸妈乱说,你还嫌自己给家里惹的麻烦不够多么?” 
 
这场谈话的最终以听筒里传来的短促忙音作结。薛亦光结束了通话,把手机攥在手里来来回回走了几圈,最终趴在窗台上狠狠呼了口气,重新打开手机点进收件箱。 
 
迎接他的是两封还没被回复的短信,发件人是盛小福。 
 
* * * 
 
薛亦光一直在客房里磨蹭到快六点才出门,到了约定的路口,居然老远就看见盛小福双手插在裤兜里在不远处站着,像是等了一阵子。许多年没见,即便盛小福的身高从158变成了185,从脸上也依稀能找出些当年的影子,可性格—— 
 
他深吸一口气,朝着已经发现了自己,并且挥了挥手的盛小福走去。 
 
“抱歉,等很久了?” 
 
“哪儿呢,我也刚来。”盛小福冲薛亦光一笑,当先带路走了出去,“走走走,难得老同学见面,今天一定得多喝几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