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引路 作者:贼小猫

字体:[ ]

 
 
文章简介:
当两个男人都是追求精神世界的人,
在越来越多的肉体关系的建立下,
被对方所拥有的那根精神利刺慢慢穿透。
 
你引我前行,
我同你干杯
 
(本故事纯属虚构)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智东,陈鹏 ┃ 配角: ┃ 其它:贼小猫
 
 
 
  ☆、第一章 碰头会
 
  每一次旅行单身的总是比成对的要多的多,而单身并不意味着“单身”,像张智东这样已经有了家庭的“单身”,很多。
  张智东每年都会一个人出来长途旅行一次,或国内或国外,不带家人,不带朋友。
  原因很简单,只为放松。如果能在旅途中有一段艳遇,那是再好不过。
  张智东是个Gay,也是个已婚的Gay,但不是形婚。
  比起性取向正常的已婚人士通常将婚姻比作坟墓,那么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婚姻就是牢笼。
  坟墓代表死亡,是终点,是必经之路。而牢笼是上天给予随机抽取到的某个人一条看不见的枷锁,仿佛玩笑一般的作弄。
  从第一次碰头会张智东就注意到陈鹏,陈鹏一进来,张智东的眼睛就跟着他开始转。
  张智东心道,如果是普通人对他投射过来的目光也许不会在意,但如果是同类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反应。
  所以正如张智东所料,当陈鹏对上张智东的目光时,他向张智东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微笑。
  张智东耳边听着俱乐部里的人给他们介绍这次旅行的行程安排和一些注意事项,眼睛时不时地往陈鹏那边望。
  陈鹏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阳光帅气。穿的很休闲,一件白色短袖T恤,加了点张智东看不懂的印花。下身一条褪了色的牛仔裤,背着一个休闲包,仿佛随时都要出发启程的样子。
  张智东特意留意了下陈鹏的双唇,很饱满,很适合接吻,味道尝起来一定不错。
  陈鹏脸上的皮肤泛着古铜色的亮泽,一看就是经常跑户外的,身材在宽松的T恤下显不出太多轮廓,但是那露在短袖T恤外的手臂,却结实粗壮,充满力量。
  张智东想象着这双手环抱着自己,想象着将陈鹏压在身下的情景。
  坐在陈鹏身边的两个女孩子似乎跟张智东一样对陈鹏产生了兴趣,换着各种问题,小声地一直在跟陈鹏交谈。
  张智东离他们不远,那些初级的户外问题还是传到了张智东的耳朵里。
  张智东越听越觉得无聊,不尽然佩服起陈鹏能有如此耐心,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地解释给这些丫头骗子听。
  陈鹏视乎感受到了张智东的视线,往张智东这边看了一眼,并又附上了像先前那般一样的笑容。
  张智东挑了挑眉,不动声色,随意很自然地转开视线。
  这是今天的第二次,张智东不尽想到了《唐伯虎点秋香》中那秋香的三笑,然后眼睛再次转向陈鹏的方向,像是随时等待着那第三个笑容的出现。
  一刻钟后,户外旅行社的人介绍完毕开始现场收费。
  今天来参加碰头会的人不多,十来个,很多人都在网上通过网银或者淘宝付了款。
  而张智东每次都会来,因为他总觉得再碰头会上就遇到这么个人,更能让他对行程有所期待,毕竟这也算是一种机缘。
  收费的过程是最热闹的,要填表,要咨询,要交流,要付款。
  张智东的视线从陈鹏身上移开,接过旅行社的人递过来的合同仔细地看了看,低下头签了字。当张智东抬头的时候,陈鹏已经在那排队付款了。
  张智东从沙发上站起,站到陈鹏的身后。在张智东前面还有两个人,是刚才那两个丫头,然后就听到陈鹏在前面说:“那我先走了!”
  两个丫头对着回过身来的陈鹏,笑着挥手说再见,陈鹏笑着同样挥了挥手。
  然后张智东看到陈鹏跃过那两个丫头,第三次张开那张性感饱满的唇,对着张智东露出浅浅的微笑,转身走出了这家户外驴友俱乐部。
  从碰头会上一回来,张智东就上网打算去查陈鹏的资料。那两个缠着他的丫头唯一做对了一件事就是问了陈鹏的网名,张智东又特意在登记资料上确认了一次。
  可惜,进入俱乐部的网页,陈鹏的空间里没有显示任何资料,也没有加任何好友,连头像也是系统提供的灰色人像,而不能公开的那些张智东是无权看见的。
  张智东对自己说,没关系,还有一个星期。
  这天晚上张智东的妻子特意穿上性感的睡衣,那是一种明显的暗示,透明的粉色雪纺面料中显出女人丰满凹凸有致的身形。
  但张智东依旧在上床前避开妻子偷偷地服下药片,然后当张智东抱着妻子时脑中想象着自己此刻进入的是陈鹏的体内。
  然而,这样的想像既可笑又无用。
  毕竟在张智东身下的人是个女人,同时又是他刚结婚三个月的妻子,张智东无法对妻子做可以用在男人身上更激烈的性事。不过等事情办完后,张智东依旧没有忘记用甜蜜的话语继续缠绵,用肢体的抚触给自己妻子温柔的爱抚。
  张智东从一些书上得知,女人对事后的细节其实要比开始和过程更加在意,否则她会觉得你把她仅仅当成一个泄欲的对象,一个嫖客。
  半个小时之后,待俩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后,张智东抱起妻子走进浴室,替她清理完,再温柔地将她抱回床上。
  “你先睡?我洗完就过来。”张智东在妻子的额头上轻吻,然后转身进了浴室。
  张智东的欲望还没有得到完全疏解,但为了不让自己的妻子起疑心,张智东在浴室里自己很快地又解决了一次,燥热终于渐渐消失。
  其实对三十岁的男人来说在正常的情况下,一个星期如果能有两到三次的完全得到满足的性行为,才算是健康。
  而像张智东这样一个跟正常女人结婚的Gay,是无法从妻子身上得到这种满足的。
  因此张智东选择旅行,以这样一种方式来逃避现实的压力。
  同时另一方面他也的确想要一个家,想要一个孩子,想要一个老婆,一个完整的家。
  事业上再怎么成功,对男人来说一个家是无可替代的。
  可是老天却给张智东这样一副身体,让他在生理上无从选择,终究只会对男人有感觉。
  有时候张智东不仅会萌生出一个可笑的念头,也许回到古代当个太监也不错,最起码可以斩断这个让他头疼无法控制的欲望。
  张智东站在浴室柜的镜前,望着镜中的自己,一抹自嘲的笑容浮上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在接下来漫长的一星期里,张智东就像个在沙漠中饥渴难耐的旅行者,离启程时间越近,那种感觉就越强烈,使他兴奋不已。
  张智东其实可以去哪里找个伴,先过一把瘾,可是张智东想把这种感觉保留下来。人越饿,越是会觉得那最后到嘴的食物越是鲜香可口。
  终于张智东盼来了那一天,而出奇的,他显得比之前要平静的多。暴风雨之前总是宁静的,不是吗?
  张智东背起行囊,踏上旅程,前方是什么他不用去想,只需要尽情享受之后那九天的不可预知,以及呼吸属于他的自由空气。
  张智东体内的血液在沸腾,每一个细胞都在拼命叫嚣,而身边那些人来人往的人们,包括他的家人全然未觉,这实在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仿佛被关在那看不见的牢笼许久,终于迎来了难得一次的监外劳动。因为是监外劳动,也就意味着还要回到那牢笼之中,也就越发地格外珍惜,格外期待。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火车上
 
  五一的前一天,张智东所在的公司提早放班。
  于是张智东慢慢走到地铁站,坐上二号线到达人民广场,然后在人流拥挤的地下通道内换乘一号线前往上海火车站。
  一路上,张智东想象着陈鹏今天会穿什么样的衣服,应该依旧是简单的一件T恤配上下身的洗了发白的牛仔裤吧。
  其实五月的天气还是有点冷,张智东在T恤外还加了一件取出内胆的冲锋衣。冲锋衣的内胆被张智东放在了背包里,到了甘肃青海就会需要了。
  火车站的南广场原本有一家必胜客,每次旅行张智东都会去那儿先解决一顿。可惜这次去,它已经不知何时关了门,大概是觉得在这块地方生意不好做吧。
  于是张智东只好跑去附近的麦当劳简单的吃了顿便餐,毕竟在火车站这样的地方,不能奢望有什么讲究的餐厅,周围大多是提着大包小包,来去匆忙,满脸疲惫的人。
  这次同行的人不多,总共才十五人,包括一个领队,一个司机。
  说实话,张智东并不喜欢人少的活动,因为这样队员会很快熟识起来,也就无法单独脱离群体,否则他自身便会显得相当醒目。
  张智东拿着火车票,顺利过了安检,进入到候车厅。他四下张望,但很快放弃这种徒劳的寻人方式。
  实在是这儿的人太多了,而开往甘肃柳园的火车离进站时间还有四十多分钟,张智东觉得自己没必要激动成这样,他连对方的真实姓名都还不知道,当然也没必要知道。
  类似这种驴友户外活动报名的时候一般都是留网名,很少有人会直接留下真名实姓。
  张智东在这趟列车的进站出口附近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放置好随身的背包,便拿出手机开始阅读起小说。
  “你旁边有人吗?”
  “哦……没有。”张智东专心地盯着自己的手机,随口回道,眼角的余光漂到一条穿着洗了发白的牛仔裤的腿,张智东猛地抬头,往刚才说话的声音望去,果然陈鹏正对着他微笑。
  “你在看什么书?”陈鹏用眼睛指了指张智东手里正握着的手机,陈鹏的穿着与张智东料想的差不多,只是外面还多套了一件红黑两色的冲锋衣。
  “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张智东尽量克制住内心的兴奋,保持不高不低的语调回答陈鹏。
  “哦!这本书!我也看过!”
  陈鹏脸上神采突然飞扬起来,使张智东的心口漏跳一拍:“是吗?我刚开始看。”
  “看你刚才这么入迷的样子,不错吧,这本书!”
  “恩,是本好书。”张智东看了看手里握着的手机,道。
  “我就是看了这本书,开始有了想看看外面世界的念头。”
  “哦。”张智东心想要是陈鹏知道自己旅行的真正目的,不知道会不会觉得他这种人龌龊,看不起他。
  “你几点到得?”陈鹏看了看表,往进站口方向望了望,“还有二十五分钟。”
  “也刚到。”张智东顺着陈鹏的视线跟着望了过去,“差不多可以进站了。”
  “恩,是,要不我们走吧。”
  “好。”张智东收起手机,背起行装。
  “你是叫水壶对吧。”陈鹏问。
  “啊,是。”张智东对于陈鹏能叫出他的网名,即感到意外又仿佛是他意料之中的兴奋。
  “我叫炉子,哈!还挺般配的。”陈鹏的这句话,让张智东心跳又漏了一拍,看来这趟出行是出对了。
  陈鹏睡在张智东隔壁车厢的中铺,张智东则在上铺,下面的中铺和下铺分别让给了之前碰头会上遇到的那两个小丫头。
  张智东在心里给这两个丫头标了号,中铺的为B丫头,下铺的为A丫头。
  车厢里,B丫头对张智东主动让出中下铺的绅士风度极力表示赞扬,可张智东却是因为喜欢上铺的清净。
  看着陈鹏在一旁呵呵地笑,两个丫头缠着自己问这儿问那儿,他突然觉得,陈鹏现在的笑,是在报复之前碰头会上,张智东在一旁同样看他好戏的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