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何H才能不伤到骨折的那条腿 作者:枯米/九月九

字体:[ ]

 
 
文案
如文名,这是一个骨折了的受的故事……
这是个甜文
 
第1章
 
这半个月来白凡倒霉透了。
每天不是走路踢到铁板就是下雨没带伞,东西买回家一定是过期的,没过期的东西掉在地上他捡起来,居然包装坏了被人当场抓住。可怜他堂堂一个七尺男人,被人用看变态的目光抱着一袋卫生棉逃出商场。
这还不算什么,就算他一整天窝在家里照样停电停水,明明网吧就在马路对面,不过十来米的路程,还是被车撞了个右腿小腿创伤性骨折,当简岳火急火燎从地球的另一面赶回来,这个倒霉娃儿正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盯着挂在白色墙面上的老电视喃喃自语。
“我今天就不该出门,八十次扫雷四十次第一下踩雷,四十次最后一下踩雷,这摆明了是老天爷给我的暗示,我怎么就没悟到呢。”
 
简岳释然地笑了,看到他还是这么精力充沛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大碍。
白凡长吁短叹地摆弄自己掉在床尾的石膏腿,看到简岳提着行李出现,阴阳怪气,“你还知道回来啊,在国外肯定认识了不少细皮嫩肉的小帅哥,听说白种人在床上可带劲呢,改明儿我也去找个试试。”
简岳知道他在耍小孩子脾气。
自己在白凡生日的时候忽然接到电话要赶到国外去处理工作,本来这也没什么,白凡虽然平时任性了一点,但明白孰轻孰重,真正有事的时候他也是很懂事不矫情的。
坏就坏在他这些天一直都忙到不行,就算每天白凡都发来报忧不报喜的伊妹儿,他也没什么时间好好回复。
有几次的信件里提到了流血事件,白凡说他切菜切到手指头了。
把简岳给乐得,这小坏蛋要是会做菜,那就不会在认识他之前还生活在外卖盒堆里了。
 
现在他工作忙的差不多了,收尾工作交给另一个信得过的同事帮忙。
就接到白凡的电话说他撞车了。
简岳知道,虽然他平时会耍点小脾气,可从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跟他开玩笑。
于是连夜坐飞机,家里都没沾都赶到医院。
 
快一个月没见,白凡的脸胖了一圈,肯定是只吃外送的油炸食物。
小脸煞白,估计伤势还不好受着。
简岳心疼地揉了揉他毛糙的头发——手感比他走的时候差了不少,一定没好好打理。
“再带劲也不如你,”他低头在白凡耳边轻声道,“你让我带劲。”
许多天没碰到心爱的人了,简岳揉着揉着力度就有点变味,手指从白凡的耳垂边拂过,顺着脸颊划过去,在裸露着的锁骨上流连了一下,讪讪收回手。
小家伙刚出了车祸,就算他现在很想跟他温存,也该等他身体养好了再说。
 
谁知道白凡眼睛一蹬,没好气道,“怎么不往下了?是不是想等我伤好了再说?”
简岳亲了亲他,“宝贝,你真贴心。”
白凡眼眉一挑,笑嘻嘻道,“那好啊,你这么体谅我,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一百天后再来碰我。”
简岳一愣,他已经有半个月没碰到白凡了,再让他忍三个月他可吃不消。
“小凡,你别逗我了。”
白凡一点也不矜持地敞开衣领,摆出撩人姿势,“谁逗你了,我说真的,你要么现在就赶紧上,要么就给我老老实实等个一百天,自己选吧。”
事实却是白凡也有快一个月没见到简岳了,多想好好跟爱人亲热,可又拉不下脸,把人晾在一边十多天不搭理的可不是自己,怎么能就这样让他把事情当做没发生。
 
这个小笨蛋,也不想想这里可是医院。
 
简岳叹一口气,放下贴在他身上的手,“那就一百天后再说吧,我不能拿你的身体开玩笑,住院手续办了没有?我去找医生问问你的情况,再去给你买苹果吃。”
一面琐碎地交代,一面放下行李离开了病房。
“待会我回一趟家,拿点日用品过来,接下来我放长假,就在医院陪你,高兴了吧。”
脚步声渐渐消失。
白凡在床上呆呆躺了一会儿,仰着头继续看墙上的电视。
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脸上浮出红晕,整颗心像泡在蜜缸里一样甜。
 
如何H才能不伤到骨折的那条腿——
 
答案当然是不H了╮(╯▽╰)╭
 
===END===
 
文名的贡献者乃一只蟹……=L=
 
 
 
第2章 番外
 
敲碗的人都给我拿上碗接着!
 
涮楼主的都把楼主从锅里捞起来!
 
╭(╯^╰)╮
 
这天白凡出院。
说是出院,其实是白凡自己吵着要回家,过几天还要回医院去拆石膏。
 
为求速度他们直接在院门口打了个的,到家后,白凡很欢脱地不用简岳扶,自己就架着拐杖就往楼上跑。虽然现在他的伤势稳定,可简岳还是主张再修养一段时间,问题就是白凡自己在医院就已经闲的发慌,好几次简岳拿了饭过来,发觉病人不知道跑哪去了,急的他一通找,最后不是在花园就是在天台。
有两天还被他转到了停尸间,跟里面的值班人员打得火热。
简岳也只能哭笑不得地把他接回病房,第二天就谨遵懿旨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白凡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扑到卧室里,医院里的硬板床哪有家里的席梦思舒坦。
家里被收拾的整整齐齐,床单被褥都被洗过了,还带了一点消毒液的味道。
简岳拿了塑料套来让他套在石膏脚上,说是要帮他洗澡。
 
白凡躺在床上扭动身子,夸张地搔首弄姿,“好不容易回家没人打扰了,快来给我亲亲。”
简岳乐于满足情人的这点小小要求,将他圈在怀里甜蜜地亲吻。
 
亲着亲着就有点变味。
白凡的手不规矩地开始解简岳的皮带,手伸到他的内裤当中,摸着那个好久不见的大家伙,兴奋地吸着简岳的舌头不放,整个人贴在他身上磨蹭。
简岳很有理智地打断了他的发浪,“别搞了,你这样我待会怎么能忍得住帮你洗澡。”
白凡不高兴了,“干嘛要忍,我腿都好了,石膏就是个摆设,快来,几个月了你忍得住我还要憋死了呢。“
他利落地把简岳那已经被他挑起兴致,微微发硬的肉`棒拿出来,低头含上去。
简岳倒吸一口冷气,扶着白凡的脑袋,立刻就在他温热的口中涨大了一圈。
白凡满意地吮`吸着他的龟`头和柱身,故意发出啧啧的水声,抬起眼角去看简岳此刻的表情,看到他涨红着脸,极力克制着舒爽表情的脸,忍不住坏心眼地给他来了一次深喉。
 
简岳被这下刺激的,一个没留神,全泄在了白凡的喉管中。
白凡呛咳着把肉`棒吐出,白色的液体顺着他的嘴角涎下来,跟他微红的脸颊相映成一副艳丽的图画。
这个小坏蛋居然还故意舔舔嘴角,邪恶地笑道,“这么快,是不是不行了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简岳一把将他压倒在床褥上,脱下他的裤子,将手伸进白凡的衬衫里去。
为了照顾到石膏脚,所以今天白凡身上穿的衣服都非常宽大,十分轻松就被剥成一个光溜溜的白斩鸡。
右脚被小心地安放在床侧,白凡张开着大腿,让简约欺身压上来,吻做一处,胸前的两点被简约玩弄的通红肿胀,熟悉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涌上他的四肢百骸,白凡脸上满是情`欲,自发地伸手去扣弄自己的**,前面的肉`棒也硬邦邦的,往外渗水。
简岳不是没见过他这样骚浪的样子,两腿几乎要开成一字,**被他自己搅动的泛起水光,贴在床单上难耐的扭动,一副渴求着被插被干的姿态。
 
他眼睛瞄到白凡还未拆卸的石膏脚上,思量了一下觉得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便覆上白凡的身体,将已经硬到疼痛的阴*顶在白凡自己开拓好的*口上。
白凡兴奋地大叫,“快进来!来干我!”
简岳游刃有余道,“别急,我要让你好好看看我行不行……”说着,腰下一沉,整根没入。
 
白凡剧烈地抖动身体,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前端淅淅沥沥地射了。
简岳吻上他失神的眼角,伸手在他的身体各个敏感处抚慰。
然后,开始强而有力地撞击起来。
一开始白凡还受得住,可以抬起腰跨跟着他的动作起伏,前端也因为快感而慢慢抬头。
到后来就不行了,简岳的力道越来越快,白凡哭叫着抓着他的胳膊,只能瘫软着身子任由他冲撞,顶弄,那火热硬`挺的物件在他身体里快速进出,带出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
最后冲刺时白凡连话也喊不出,只能搂着简岳的脖子发出欢愉到极点的呜咽。
简岳吻上他的唇,在这个他用心爱恋着的小坏蛋身体里射出大量粘稠的液体。
……
白凡昏昏沉沉地睡着,被折腾了一天,浑身上下酸疼不已。
更可气的是为了保护他打着石膏的脚,简岳竟然堂而皇之地让他摆出很多平时都不会用的高难度动作。
现在他浑身上下,除了右小腿之外所有的地方都粘稠不堪。
尤其是身后的**,刚刚又遭受了一次彻底的疼爱,已经合不上了,一张一合地往外淌着半透明的液体。
肠道内被射入了简岳数次的精`液,这份异物感实在是令白凡面红耳赤。
仅此一役,他打死都不敢再撩拨简岳了。
 
迷迷糊糊间,白凡感觉自己被人轻柔地抱了起来,脚上套了塑料袋。
身体被浸入一片温热的水域,他惺忪地睁开眼,是简岳在为他清洗身体。
见他醒了,简岳低头亲了亲他,往他身上倒了草莓味的沐浴露,揉搓起来,带着歉意道,“今天做的有点过火,待会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买菜,晚上想吃什么?”
白凡脸红了红,闷声道,“红烧肉。”
简岳道,“行,顺便再炖个猪脚汤,再放点火腿。”
白凡皱起一张脸,“不喝汤,我这些天顿顿都是汤,你不嫌我胖,我还嫌腻呢。”
简岳好脾气地安抚他,“那不猪脚汤,改喝甲鱼汤。”
白凡恼怒,“说了不喝汤!”
简岳将他打上泡沫,白色的泡沫跟白凡身上星星点点的红色痕迹映衬起来,非常好看。
“好吧,反正你骨头长得差不多了,来,把头低一下,我给你洗头。”
白凡听话地把头低下头,热水顺着发丝冲刷在他脸上,暖洋洋的,就跟他此刻的心情一样。
 
===番外·END===
 
我是如此的小清新=L=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