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逆袭+番外 作者:柴鸡蛋(上)

字体:[ ]

 
 
逆袭的内容简介:
 
“当初我离开你,并不是因为我势利眼。” 
“我知道。” 
“他不爱我,我已经和他分手了。” 
“我知道。” 
“你知道?原来你还是这么关心我。” 
“因为他已经和我在一起了。” 
【这是一个穷屌丝逆袭成为高富帅并抢走前任女友的现任男友的故事,欢乐多多,精彩连连。】
 
逆袭的关键字:逆袭,柴鸡蛋,穷屌丝,京城公子哥,欢脱,京味儿
 
 
    逆袭  上卷:破茧成鹰
 
☆、内容导读 (411字)
 
  他是一个穷吊丝,因为屡遭女友的嫌弃和侮辱,最终抛弃现有的安稳生活,毅然决然地走上了一条自主创业,发家致富的逆袭之路。
  然而,这条路上偏偏出现了一只拦路虎。
  该虎乃京城公子哥,隐匿郊区,以养蛇为乐,不务正业。后被为官老爹强行绑出,责令其到各个机关单位实践磨砺。
  他当小贩,他被老爹踢去当城管。
  他走投无路当小偷,他被老爹遣去当警察。
  就连他给人送货违章驾驶,都赶上他交警上任第一天。
  最可恶的是,他的前任女友,竟然屁颠屁颠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行!我忒么抢不过你,我还不能抢你么?
  且看一个心地善良,宅心仁厚的穷吊丝在屡遭重创后如何逆袭成为阴险狡诈,城府极深的腹黑狼,一举攻下铁石心肠,冷血无情的风流公子哥,并调教成为一只有情有义,痴恋护妻的小忠犬的!!!
  【啊!感兴趣的亲可以试阅后面的章节,喜欢的一定要收藏啊!!!】
 
 
☆、1咱俩分手吧。 (1254字)
 
  “你找个阴凉的地儿待着,我这就来接你!”
  吴其穹撂下手机,用搌布擦擦手,美不滋的到里屋换衣服。
  “来了?”吴妈追到里屋问。
  吴其穹一边用那双糙皮厚手往下撸着被汗粘在身上的背心,一边用那双圆鼓隆冬的大眼珠子瞧着他妈,脸上敛不住的笑模样。
  “来了。”
  今儿是吴其穹的女朋友第一次见他父母。
  烈日当空,知了被晒得扯着嗓子干嚎,吴其穹家门口不远就有个大垃圾桶,一到这个月份,散发出的腐臭味儿能飘到各家各户的厨房里。吴其穹从垃圾桶旁边走过,脚底下粘了一个雪糕袋儿,鞋底儿在地上狠狠一跺,再使劲这么一蹭,成百上千的苍蝇一哄而散。
  岳悦就站在胡同口,一脸的焦躁和不耐烦。
  瞧着吴其穹往这边走,岳悦心里没来由的起腻。也不知是看到了他肚子上颤悠的那层膘儿,还是看到了他头顶上支棱的那两撮毛,或者是看到了他被油烟子熏得腻了姑拽的脸蛋子……
  “走吧,饭都快熟了。”吴其穹拉起岳悦的手。
  岳悦突然甩开,脸埋在树荫里,一双桃花眼凉飕飕的。
  “怎么着?你还紧张啊?”吴其穹笑得温厚,“没事,我妈就是个农村妇女,不会刁难你。我妈知道你来特高兴,头两天就一直盼着,今儿一大早就出去买菜了。”
  “要不……咱俩分了吧!”岳悦说。
  吴其穹以为自个听错了,直直地瞪着岳悦,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岳悦又说:“咱俩这样,真的挺没劲的。”
  “怎么没劲啊?我觉得挺有劲啊!”
  岳悦苦笑,“那是你。”
  说完,扭头要走,被吴其穹一把拽住。
  “岳悦,咱俩在一块七年了,不能说分就分吧,你好歹也给我个理由吧。”
  岳悦斜了吴其穹一眼,“七年之痒算不算理由?”
  “痒咱可以挠啊!”
  “挠你大爷!”岳悦无故爆发,俏丽的小嘴开口就是横话,“告诉你,少给我臭贫,我没跟你开玩笑。从今儿开始,咱俩正式分手了,以后就是朋友。”
  “好好的,怎么说分就分了呢?”吴其穹还在尽力挽回,“你说我哪不好?我可以改。”
  岳悦翻了个白眼,“哪都不好,重新投胎吧!”
  吴其穹挺固执地说,“我不信。”
  “你还不信?你有什么理由不信啊?”岳悦娇美的脸庞因气愤胀出两团潮红,“我不说出来是给你留点面儿,你还死乞白赖地问,既然你不嫌臊得慌,那咱今儿就好好说的说的。”
  吴其穹一副洗耳恭听,虔诚改过的模样。
  岳悦运了一口气,指着吴其穹的双下巴说:“你说说,自打咱俩在一起,你胖了多少斤?读大一那会儿你多瘦啊!条多顺啊!你再瞧瞧你现在,走一步一个坑,我和你一块逛街,就跟牵着一只藏獒似的。”
  吴其穹叫冤,“那会儿你不是说太瘦的男人没有安全感么?”
  “对,是我说的。”岳悦摔包,“可现在也忒尼玛有安全感了吧?安全得我都想掉眼泪儿。你知道么?这程子我见天儿做梦,梦见咱俩之间有小三了,每次我都是笑着醒的。”
 
 
☆、2来人啊!有人自杀了! (1234字)
 
  岳悦嘴损,吴其穹早就习惯了,也不和她一般见识,弯腰把包捡了起来,赔笑着塞回岳悦的怀里。
  “如果你不喜欢我这样,我可以为了你减肥。”
  “甭费那工夫了,根本就不是几十斤肉的事,肥可以减,抠门儿是真没救了!和你逛街要买打折的,逛超市买特价的,开个房都要挑没网没空调的。和我好的那几个姐们儿,人家都开上自个的车了,我还挤公交地铁呢!”
  吴其穹好脾气地哄道,“北京这么堵,油价这么高,开车多不划算啊!”
  岳悦气不忿,“是,你一个月工资才两千多,北京物价这么贵,养个女朋友多不划算啊!为了帮你省钱,咱俩就分了吧。”
  “别介……”吴其穹低声下气地求道,“钱花在你身上,我不心疼。”
  “是,拢共就两千来块钱,有什么可心疼的?你就卯足了劲儿造,也就一碗豆汁两个焦圈就秃噜进去了。重点大学毕业生,朝九晚五的,还不如一个专科生。我发小儿高中都没毕业,人家现在宝马开着,你就开不起宝马,起码也要开个帕萨特不?”
  吴其穹掏出纸巾,体贴地给岳悦擦汗,“别着急,别着急,过几年就买。”
  “过几年?就指望你那点儿死工资,你还想买车?就你们家这几间破平房,还好意思让我来这吃饭?吴其穹,无极穷,你是有多穷啊?就冲你这个名字,你丫也发不了家。行了,你进去吧,就和你妈说咱俩分了。”
  岳悦扭头要走,吴其穹又去拽她,俩人拉拉扯扯的,旁边院子的狗都跟着旺旺。
  “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么?”吴其穹眼圈泛红。
  说实话,岳悦嘴损,可心没这么狠,她要真狠,就不会熬到现在才说分手。看到吴其穹这副德行,岳悦心里也挺不落忍的,可实在是没感觉了,早晚得狠心给这一刀,优柔寡断的什么时候算个完?
  “吴其穹,说句实话,我不是嫌你穷,我是恨你没有上进心。自打我和你在一起,你一点儿出格的事没做过。哪怕你和我打一架,朝我嚷嚷几句,也让我新鲜新鲜啊!说好听点儿是踏实稳重,说白了就怂!杵窝子!”
  岳悦身后的电线杆子底下,有一块板砖,吴其穹呆愣愣地看着,突然想起《朝三暮四》里面的一篇小说,男主人公为了挽回爱情,一次次地将板砖砸向自个的脑袋,最终谱写了一段感人肺腑的爱恋。
  “我可以为你去死。”吴其穹突然就冒出这么一句。
  岳悦眼皮都不眨一下,笑得就跟闹着玩似的。
  “你甭为我去死,你就往胳膊上划一刀,我就尊你一声爷!”
  吴其穹颤颤巍巍地朝电线杆子走去,弯腰,捡起那块缺了角的板砖,两只手抖得像风中的烂竹子。好不容易攥稳了,扭头看向岳悦,哆嗦着嘴唇。
  “我……我可真砸了,你别后悔。”
  岳悦斜睨着他,压根没当回事,扭头就走了。
  砰!
  岳悦的脚猛的刹住,回头一瞧,吓得脸都白了。
  吴其穹倒在地上,身体不停地抽抽,脑门子都是血。
  “大穹,大穹,你可别吓唬我!来人啊!有人自杀了!”
  ……
 
 
☆、3诊所里的小医生。 (2036字)
 
  吴其穹醒过来,发现自个躺在一家诊所里,旁边站着医生,正在给镊子和剪刀消毒。听见床上有动静,姜小帅转过头来,温和地笑笑,露出两排小白牙。
  “醒了?”
  吴其穹发现,这个医生长得还挺帅。
  “谁把我送过来的?”
  姜小帅一边归置东西一边说道,“你女朋友找两个爷们儿把你抬过来的,她还特意叮嘱我,一定要给你用最便宜的药,而且必须是能报销的。”
  吴其穹笑得还挺美,“还是她了解我。”
  姜小帅俊脸微滞,嘴角捎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他走到吴其穹面前,递给他一杯水,“先把药吃了。”
  吃完药,吴其穹忙不迭地问:“我女朋友呢?”
  “早就走了,我给你处理完伤口她就走了,有三四个钟头了吧。哎,我说,你这脑门怎么弄的?”
  “板砖砸的。”吴其穹还挺自豪。
  “你和别人打架了?”
  “没,我女朋友要和我分手,我想给她点儿颜色看看。”
  姜小帅还是头一次听说给别人点儿颜色看看,要往自个脑袋上拍砖头的。
  “值得么?”调侃了一句。
  吴其穹没回答,拿起手机给岳悦打了一个电话。
  “你还要和我分手么?”
  那边沉默了良久,“你先养伤,养好了再说。”
  放下手机,吴其穹咧开一个得偿所愿的笑容,拿起手机朝姜小帅晃了晃。
  “她说了,先不和我分手了,你说值不值得?肯定值啊!”
  姜小帅掩藏着眸子里的鄙视情绪,脸上一直保持着友好的笑容。
  “医生,我这伤得多少天才能好?”
  “最少俩月。”
  “要俩月呢?”吴其穹苦大仇深的,“这得花多少钱啊……”
  天黑了,诊所里就剩下吴其穹和姜小帅两个人,吴其穹一只手打着点滴,一只手拿着手机玩祖玛游戏。姜小帅站在他旁边,瞧着他乱打一气,不同颜色的球也发射进去,没一会儿就死了,结果他锲而不舍地玩了一遍又一遍。
  “我说……”姜小帅轻咳一声,“脑袋都这样了,还玩游戏呢?”
  “待着太无聊了,我手机里就这么一个游戏,老是过不了关。”
  姜小帅俊美的脸上浮现几丝嘲弄之意,“你老是这么瞎打,能过得了关么?”
  “我没瞎打啊!我一直照着规则打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