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逆袭+番外 作者:柴鸡蛋(中)

字体:[ ]

 
☆、130还说不是来这显摆的?
 
 
    晚上六点钟,天就黑透了,姜小帅朝外面看了一眼,嘟哝道:“池骋应该下班了吧?”
 
    吴所畏说:“五点钟准时下班。”
 
    “那估计已经到酒店了,池骋单位女同事不少吧?那么多美女众星捧月仙的簇拥着她们的男神,作为男神拥有者的你,此时此刻有什么想法?”
 
    卷了个纸简递到吴所畏嘴边。
 
    吴所畏煞有其事的说:“我很感谢她们帮我分担压力。”
 
    “如果不仅仅是压力,还才体力方面的呢?”
 
    吴所畏猛咽了一口气,脸憋得有点儿绿。
 
    “那敢情好了,求之不得啊!”
 
    姜小帅笑着撤回纸筒,拍拍吴所畏的肩膀说:“你在这帮我看家,我出去买点儿吃的,晚上陪你吃完饭再走。”说完披了件衣服出门。
 
    吴所畏一个人待在诊所,外面就是马路,车辆往来不绝,特别热闹,心里却空落落的。姜小帅不提醒还好,一提醒他真有点儿后悔了。
 
    拿起手机,半个多钟头没有未读信息提醒了。
 
    应该进包厢了吧?肯定有不少女同事和他套近乎,问他:你有傍家儿了么?池骋要说没有,她们肯定得说:骗谁啊?我们才不信呢,罚你喝一杯酒。池骋要说有,她们一定又会说:太伤我们的心了,罚你干了这一杯。
 
    几杯酒下肚,饿了那么多天,四周全是肉,能把持得住么?
 
    这么一想,吴所畏又给池骋的女司事发了条信息。
 
    “池骋要是喝多了乱来,你就抽丫的!”
 
    走神是可怕的,它会让你在发短信的时候,选错了发送对象,顺手发到短信提及的那个人号上。吴所畏就干了这种蠢事,等他意识到的时候,短信已经发送出去了。此时此刻,恨不得蹿出去劈断电缆,阻止这条短信的传送。
 
    可惜,池骋一秒钟后就收到了这条短信。
 
    “池骋要是喝多了乱来,你就抽丫的!”
 
    “,,,,,,”
 
    此时刚子已经刹车了,池骋把手机揣进衣兜,若无其事的进了诊所。吴所畏正在焦灼不安中,池骋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视线里,说不清是恐惧还是惊喜,总之心跳得很快,却又莫名的踏实。
 
    “我刚才发的短信你看到了么?”吴所畏问。
 
    池骋回,“什么短信?”作势耍把手机从衣兜里拿出来。
 
    “甭看了,没什么。”
 
    吴所畏赶紧把池骋的手从衣兜里拽出来,就那么攥着不撒手,问,“你怎么到这来了?”
 
    池骋反握住吴所畏的手,他刚从车上下来,大手特别暖和。
 
    “过来接你回家。”
 
    池骋的语气很平淡,吴所畏的心里却掀起不小的波澜,有那么一瞬间,好像真有那么一个模模糊糊的家。虽然有点儿色情,有点儿变态,可那确实是他们两个疯子的安乐窝。
 
    这么一想,嘴里的笑就兜不住了。
 
    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特殊的生物存在,他们阴谋算计着别人,结果计划失败,自个儿反倒偷着乐,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池骋感觉到吴所畏的手有点儿凉。
 
    体贴的男人会说:“来,我给你暖暖。”
 
    牛逼的男人却说:“走,咱到外面暖和暖和。”
 
    十二月底,北京的天气已经很冷了,篮球架上覆了薄薄的一层霜。
 
    吴所畏很久没在这里打篮球了,他现在都是去正现的健身房,还有教练在旁边指导着,身上的肌肉线条越来越漂亮的了。
 
    可奔跑在这样一个空旷又简陋的篮球场,吴所畏心情却格外舒畅,身上的血都热了,好像找到了最初那份拼搏向上的激情。
 
    虽然穿得很多,但动作一点儿都不笨重,在池骋的围追堵截下左闪右躲,灵活应变,游刃有余。凌然一个转身,还没跳起来,屁股被两只大手钳住了。
 
    一年前也是这样被池骋占过便宜,那会儿只觉得愤怒,有股火苗乎噌噌往上冒。现在也是一股火苗乎噌噌往上冒,却变成了另一种火,一种可以让狗发情的鬼火。
 
    吴所畏急喘两声,把住池骋的手腕说:“我还想打一会儿。”
 
    池骋没强迫他,难得看他活蹦乱跳的,就任这只小公狗撇欢。通过这一年的锻炼,吴所畏现在的扣篮动作轻盈连贯,一气呵成。两只手狠狠把住篮球框不下来,成心显摆他的臂力。
 
    心里默默数着1、2、3、4……
 
    数到9的时候,腰身突然一阵摇晃,身体失去平衡,两只手从篮球框上滑落。池骋愣是把这大屁股按在了肩上,两条手臂狠狠卡着吴所畏的腰身,另一条手臂箍住吴所畏的腿,迈着豪迈的大步往车上走。
 
    吴所畏不敢贸然挣扎怕摔下去,又不想这么被池骋挟持着,最后干脆一条腿从池骋脑袋上迈过去,直接骑在了他脖子上。
 
    要是刚乎在这,肯定得来一句,你小乎无法无天了,敢骑在池骋脖子上!
 
    吴所畏不仅敢骑,还敢调戏。
 
    手拈在池骋喉结处挠了两下,挠得池骋心里有火,他却不痛不痒的说:“小时候我爸就这么扛着我,带我去天桥看卖大力丸的,你知道什么是大力丸么?”
 
    池骋就知道他的脖子上硌着两个大肉丸。
 
    吴所畏自顾自的说着,“那个卖大力丸的穿着皮坎肩儿,灯笼裤,炫耀他那一身的肌肉,我倒现在还记得他吆喝的那几句:哎,这里看,我这胳膊怎么这么粗?怎么这么带劲?哎,这是吃了祖传的大力丸。哎,您看这大力丸,一包一串一铜钱,您天天吃,月月吃,年年吃,您就和我一样……后面一句我忘了。”
 
    池骋插了一句,“我知道。”
 
    吴所畏惊讶,“你知道?你也听过?后面那句是什么?”
 
    “长两个沉甸甸的大肉蛋。”
 
    吴所畏先是一怔,而后猛地在池骋脖颈上砸了两拳,你姥姥的,怎么又给我扯那去了?
 
    池骋绕了远路,吴所畏说得兴起也没发现。手把着池骋的腮帮子,摸到硬硬的胡茬儿,突然就想起他死去的老爹了。
 
    “想我爸了。”吴所畏说。
 
    池骋开口道,“没事,有干爹呢。”
 
    吴所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靠,你管谁叫儿子呢?”“小醋包是我儿子,你是小醋包他哥,你不是我儿子谁是我儿子?”
 
    吴所畏用硬鸟狠戳池骋的后脖梗子,怒道:“信不信我拿这玩意儿在你脖乎上捅个窟窿眼儿?”
 
    “用不着。”池骋沉声开口,“用你那俩大蛋砸,一砸一个坑。”
 
    吴所畏狂嚎一声,接着被池骋塞进车里。
 
    姜小帅就站在不远处,眼睁睁的看着向他诉苦的徒弟活蹦乱跳的钻进车里,那股撒欢劲儿,都快赶上东街坊家那只小京巴了。
 
    草,还说不是来这显摆的?
 
    暗暗磨了磨牙,两只脚砸进门,晚饭撇在桌乎上,我一个人吃!
 
    姜小帅心里一旦憋屈,胃口就特别好,他没和吴所畏提过,他曾有过一段二百多斤的沉重岁月,比吴所畏那会儿“辉煌”多了。
 
    正狼吞虎咽着,一抬眼皮,对面突然坐了一个人,差点儿把姜小帅呛到。
 
    我草,你丫是从哪冒出来的野鬼?走路都没声么!
 
    郭城宇这两道眼神确实像恶鬼附身。
 
    “为什么对我这副态度?”
 
    姜小帅满不在乎的问:“什么态度?”
 
    “冷淡。”
 
    “我不是一直都这样么?”
 
    郭城宇轻松月两根手指掰折一根筷子,说:“以前也冷,但和现在的这种冷不一样,具体哪不一样,你心里有数。”
 
    姜小帅冷哼一声,“你这么讲,还猜不透我这点儿小心思?”
 
    “鄙人不才,还望姜大夫拈教。”
 
    姜小帅回得干脆,“没空儿。”
 
    说完,拿起筷子想要夹菜,却被郭城宇强行扭住了手腕,眼中寒光乍现,语气陡然转冷,“你丫瞧见人家俩人亲热,心里不舒坦,拿我撒气是不?”
 
    郭城宇莫名其妙,“我看见谁亲热了?”
 
    姜小帅不依不饶,“你敢说你不是跟着他的车过来的?”
 
    “我下班高峰期才出来,一路都在堵车,我知道我跟的是哪辆车?”
 
    姜小帅一摔筷子,“少特么给我装蒜!”
 
    郭城宇发现了,他俩之间真存在误会,而且这误会貌似还不小。
 
  
☆、131 安全感。
 
  揭开一层玩世不恭的皮囊,郭城宇头一次一本正经地和姜小帅谈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