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丫上瘾了?+番外 作者:柴鸡蛋(上)

字体:[ ]

 
文案:
【幽默欢乐疗伤系】
有一种人,
就像毒品。
沾了一口,
此生难戒。
【京味,高干,强强】
 
你丫上瘾了?的关键字:你丫上瘾了?,柴鸡蛋,高干,京味,强强,直男
 
 
  第一卷:悸动青春 1我妈要结婚了!
  “爸,我妈要结婚了。”
  “祝你妈新婚快乐!”
  白洛因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耳根子后面、脖子上全都是汗,暑伏天气还没过,每天早上都是被热醒的。他用手随便胡噜了一下,手心都滴答着汗珠子,一大早就让人冒火。
  拖着两只趿拉板,白洛因懒洋洋地走到水龙头底下,脑袋一垂,冰凉的自来水顺着脖颈子直接流下来,心里终于痛快了一点。
  白汉旗,也就是白洛因的父亲,此刻正在扫院子。一米八五的大个头,每天窝在家里操持内务,如果他能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也就算了,偏偏还做不好。
  所以白洛因一直看他不顺眼。
  刷牙缸子里的水被白洛因吞到嘴里再吐出来,他打开水龙头,想把这些白色泡沫冲下去,结果发现水池子里的水越来越多,貌似又堵了。
  一个分钟后,白洛因用一根木棍挑起水池里的一块破布,水流很快顺着水池子的眼儿流了下去。
  “爸,您又把我的裤衩倒水池子里了。”
  白汉旗刚扫到一半,听到这话,猛地顿住,扔下扫帚就朝晾衣杆走过去。一个、两个、三个……数了好几个来回,都少了一条内裤。不用说,肯定洗衣服的时候落下一个,连同洗衣粉水一起倒进了下水道。
  “哎,别扔啊!洗洗还能穿。”
  白洛因气得鼻尖冒汗,“得了,您留着自己穿吧。”
  走出家门,绕过一个胡同,碰巧遇到刚出门的杨猛。
  杨猛,名字和人大相径庭,他父亲年轻那会儿是村里有名的小白脸,比娘们儿长得还水嫩,可惜了,那会儿的民风不开放,但凡长成这样的都遭人膈应。于是杨猛的父亲为了改善下一辈的基因,委屈自己娶了一位壮妻,杨猛出生的时候,其父将全部的厚望都寄托在这根独苗子身上,所以赐他一个“猛”字。
  可惜了,这孩子自小就随他爸,人家同龄的孩子都在外面活泥巴、上树,他躲在家里剪纸、做针线活。为此杨猛没少挨打,他爸每次打完他,都会自己抹一会儿眼泪,然后义无反顾地继续他的训子之路。
  “你头发呢?”
  杨猛摸摸自己的头顶,俊美的脸上浮现一丝哀愁,“得了,别提了,大早上醒来就没了。”
  “你爸昨天晚上偷偷给你剃的?”
  “废话,除了他还能有谁!”
  白洛因哼笑一声,“咱俩还真是同命相连。”
  杨猛突然想起来什么,一巴掌拍在白洛因的脖颈上,“昨天你给我打电话,说到半截就挂了,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白洛因沉默了半晌,淡淡回道:“我妈要结婚了。”
  杨猛耸然直立,“你还有妈呢?”
  白洛因深吸一口气,“你以为我爸是蚯蚓啊?第5节能和第6节交配,自己就完成受精了?”
  杨猛笑得肩头直颤,“你别逗我,我说真的呢,迄小我认识你,就没见过你妈。”
  “胡扯!去年我妈还回家住过一个礼拜,你忘了?我妈经常去你家那边倒车。”
  “哦,我想起来了,那是你妈?怎么比我侄女还年轻?”
  “你是不是找抽啊?”
  “不是,我侄女刚生下来没几天,一脑袋抬头纹。”
  “新生儿都那模样儿。”
  这下杨猛没词了,瞧见白洛因面无表情地走在旁边,心里突然扫进一层阴霾。他最好的哥们儿,自小和他爸过着稀里糊涂的穷日子,现在他妈又要改嫁,心情可想而知。
  “这样吧,我找一群人,去他们婚礼现场砸场子,你觉得怎么样?”
  “就你?”白洛因摆出一副鄙视的模样,“你能找来什么人?一群唱戏的小白脸?和一群部队官兵作斗争?”
  “部队官兵?”杨猛面露惊诧之色,“你妈这是要嫁给谁啊?”
  “一名少将。”
  杨猛舌头打结,“这……这么高军衔啊……”
  “继续说。”
  “说什么?”
  “说你要找的人。”
  杨猛俊朗的面孔被头顶的阳光一照,白得都快透明了。
  “我要是再找,就等于找死了。”
  白洛因突然站住脚,定定地瞧着杨猛,眼睛里有一团暗藏的火焰,正在缓缓地压抑着,马上就要迸发出来的感觉。
  “没关系,你就告诉我你一开始的想法。”
  杨猛收住呼吸,略显底气不足,“我大舅是哭丧队的大队长,我开始是想让我舅找一群人,去婚礼现场哭一通,现在……”
  “挺好!”白洛因突然打断了杨猛的话,“怎么联系你大舅?”
  “你别害我们,我们就是平常老百姓。”
  “你放心。”白洛因的嘴角溢开一抹狡黠的笑容,“会把你大舅撇出去的。”
  第一卷:悸动青春 2我爸要结婚了!
  “小海,酒席已经订好了,咱们明天什么时候出发?”
  “我说过我要去了么?”
  孙警卫紧闭的嘴角微微开了一条小缝,一股清凉的气体沿着鼻翼爬到眉梢,这小子真难搞定,从小到大都这副犟脾气,软硬不吃。
  “首长说了,这是命令,不容反抗。”
  顾海站起身,挺拔的身姿彰显了军人世家的风范,他在屋子里溜达一圈,即便是以一种散漫的姿态,都散发出血气方刚的男儿气魄。
  “那就让他把我绑过去。”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孙警卫的两个外眼角多出三层褶子。
  “你何必呢?夫人都走了那么长时间了,首长不过四十来岁,总不能让他年纪轻轻就单过吧?”
  孙警卫的话戳中了顾海的伤处。
  “我妈的事,我记他一辈子。”
  孙警卫忙不迭地跑到顾海的身边,小声说道,“小海,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让首长听见了,他得扒了你一层皮。你妈的事情纯属意外,法医都鉴定过了,你怎么还能怀疑你爸呢?……”
  “行了,别说了,我心里有数。”
  孙警卫往后撤了一大步,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那我明天来接你。”
  顾海在击剑俱乐部玩了一下午,摘下护面,被一双充满韧性的手捂住了眼睛。
  “别闹。”
  金璐璐把手拿下来,眯着眼睛打量着顾海,顾海则把手放在金璐璐的脸蛋旁,轻轻拍了几巴掌,惹得金璐璐不时地发出爽朗的笑声。
  金璐璐,顾海现役女朋友,一米七二的个头,四十多公斤的体重,用飞机场来形容她都有些牵强,更恰当的形容词是前胸贴后背,真是要什么没什么。若是你觉得她这张脸会出彩,那你就错了,此人皮肤略黑,单眼皮,鼻子不挺嘴不翘,五十米开外看不出是女的。
  就是这么一位屌丝女,偏偏让我们各方面都极其优异的太子爷看上了,而且一好就好了三年。
  “你怎么又晒黑了?”
  顾海微微一笑,窗外的阳光全被他的脸吸了进来。
  “这程子总是去游泳。”
  金璐璐随着顾海一起到休息区,抽出两张纸巾给他擦汗,每次靠近顾海,都能闻到一股烟草夹杂着汗液的独特气味。闭上眼睛,会把这个人想象成三十岁的成熟男人,可是睁开眼,却瞧见一张少年老成的面孔。
  “傻丫头,看什么呢?”
  顾海伸出胳膊将金璐璐圈到怀里,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爸要结婚了,婚礼仪式明天低调举行。”
  “这么快?”
  金璐璐的头抬起来,炯炯有神的眼睛瞪着顾海,“那你呢?你去参加你爸的婚礼么?”
  “你说我是去还是不去?”
  “去啊!为什么不去?你就得让她明白,这里不光一个当家的,她没有兴风作浪的份儿!”
  顾海把心中的无奈藏得很深,“我是真的不想瞧见他俩,你知道么?在我妈出事之前,他俩就认识了。像我爸这样的身份,绝对不可以二婚的,所以,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
  “或许是你把事情想复杂了。”
  顾海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水,喉结处一跳一跳的,金璐璐笑呵呵地捏了一下,顾海险些呛到。
  “我问你,假如我找来一群记者,对明天的婚礼大肆报道,会不会给他俩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金璐璐一惊,“你想砸场子?”
  “我想报复老爷子很久了。”
  “我觉得,记者不好请,就算他们采集到了新闻,电视台不让报也白搭。”
  “你错了,我的目的不是让他们报道,是让他们扛着相机设备到现场搅局,反正谁也别想痛快。”
  “哦——”金璐璐尾音拖得很长,“我明白了,是不是记者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阵势,得给婚礼主办方和当事人造成心理恐慌对吧?”
  “你很聪明。”
  顾海的黑眸里透出异样的光亮。
  第一卷:悸动青春 3我们成哥俩了!
  杨猛他大舅给白洛因找来了四个人,分别是麻秃、剌剌蔓、三渣子、四铃铛。光是听外号,就知道不是什么机灵人,说来也是,机灵人谁干这一行啊!
  麻秃直愣愣地瞧着眼前这座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忍不住往手掌上啐了口吐沫,然后双掌一合,搓出了一层泥花,脸上尽是兴奋之色。
  “今天我非得哭抽过去不可。”
  三渣子不理解,“哭抽过去算三百块钱的,那小子就给咱们一个人二百块钱,你要是哭抽过去,咱们不就赔了么?”
  “那一百块钱算我送他的。”
  “……”
  剌剌蔓蹲在墙根底下朝麻秃问,“为啥?”
  “谁让他来这么贵的地方摆酒席!”
  四铃铛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眼睛盯着面前经过的一辆辆名车,心里越来越没底。
  “铃铛,干嘛呢?”
  “我发现这里停的都是军车,这人来头不小啊!”
  “废话,哪个来这里摆酒席的人是我们这副德行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咱们别把事搞瞎了,到时候再折进去,蹲个三年五年的……”
  “半不啰啰的颠儿了,丢不丢人啊?再说了,事成了还有一千块钱呢,不要了?”
  四铃铛蔫了,瞧着一排排的保安不发一言。
  “我看有人进去了,咱们也进去吧,请柬拿好了,把东西规制规制,进门的时候别露怯。”
  “等下!”四铃铛猛地顿住。
  三渣子没耐性了,“你麻利儿的行不行?不想进去就把钱拿过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