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恶狼住对门+番外 作者:柴鸡蛋(上)

字体:[ ]

 
    楔子(上)
    
    于弋和高野
    齐明鑫和郑可可
    一个草坪,两对夫妻,四个戒指,八位父母,无数张笑脸……
    “于弋先生,你愿意和高野小姐结为夫妻,永远的敬她爱她保护她,与她携手共伴一生吗?”
    于弋表情一滞,随即漫不经心地扫了新娘子两眼,答道:“凑合吧,没什么不乐意的,不和她过,也得和另外一个女人过。”
    婚礼主持人被于弋的幽默逗得嘴唇上翘,他又调整了一下情绪,把脸转向高野,一脸严肃地读道:“高野小姐,请您也上前一步。请问您是否愿意与于弋先生结为夫妻,永远的敬他爱他,无论健康与疾病,无论富有与贫穷,都与他携手共伴一生吗?”
    高野眼中的不屑更是明显,浓妆艳抹仍然挡不住她脸上的肃杀之气。沉默了一阵之后,高野清了清嗓子,用充满磁性的声音答道:“都到这个份上了,我再说不乐意还成么?”
    主持人没想到高野艳丽的外表下竟有如此中性的声音,更没想到高野竟然把问题回问到了自己身上。于是主持人尴尬一笑,会意了高野的想法,赶紧进入下一个证婚环节。
    证婚环节过后,就是新婚夫妇喝交杯酒和交换戒指了,于弋手捧着一个红色的锦盒,一脸麻木地看着高野。高野低着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锦盒出了神,直到于弋故意清了清嗓子,高野才抬起头来。
    “切!”
    两个人交换戒指的瞬间互相给了对方一个白眼,几乎是用戴手铐的方式帮对方戴上了证明爱情的信物。
    同时在这个草坪举办婚宴的有两家,彼此都不认识,只是因为巧合,恰好选择了同一个地点。另一家虽然没有于弋和高野这对婚宴的热闹沸腾,却显得温馨和谐的多。新郎齐明鑫模样斯文俊朗,说话待人都很随和;新娘郑可可羞涩清纯,一直跟在齐明鑫的身后默不作声,两人配在一起称得上郎才女貌,双方家长脸上都笑开了花。
    齐明鑫一直很拘谨,就算是帮郑可可戴戒指的时候,都是一丝不苟的神情。郑可可本身就性格内向,齐明鑫如若不和她搭话,她基本就是一个人不发一言。或许是两个人性格的原因,虽然算得上和谐,但是总觉得少了一丝甜蜜。
    “我们和对面那家婚宴单位一起搞个联谊Party吧!反正日子挑在一天,地点又挑在一处算是缘分吧,大家觉得怎么样?”
    于弋这边的婚宴主持人刚一建议,双方家长都觉得注意挺不错。反正都是大喜的日子,互相表达一下祝福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一辈子只有这么一次,热闹热闹也好。
    联系到齐明鑫和郑可可的那一家,对方也是很友好的态度,愿意一起庆祝。这样一来,两对新人就可以见个面互送祝福了,新郎新娘还可以做游戏比一比,看看哪一对更甜蜜。
    游戏很简单,就是要求新郎背着新娘跑上红毯,最先到达对面主持人所站的高台的那一对算胜出。胜出者可以要求输的那一对中的任何一个人做一件事。可以要求他们喝酒,或是说些难以开口的甜言蜜语,互相亲吻对方……
    “不成,我不用你背!”高野大吼着,眼睛里闪着熊熊烈火。
    于弋倒是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做什么他都不在乎,平时吊儿郎当惯了,一般就是别人让他做什么,他就偏要反着干。但是今天他显然没有这个兴致,一直很顺从地听父母的差遣。
    高野的母亲拉着高野的手,一直使眼色,满脸的哀求神情,示意高野给家长留点面子。高野虽然倔,但是最看不得自己的妈妈受委屈,所以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这边的郑可可听到这个建议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不情愿,但是没说什么。她偷偷看了看齐明鑫,齐明鑫起初也是有些不乐意,他不是很喜欢凑热闹,但是既然亲朋好友都乐意,自己也没什么好拒绝的。作为一个男人,这点勇气和担当还是有的。
    
    楔子(下)
    
    四个人从草坪的两头一起朝中间的红毯走过去,于弋和高野是各走各的,一边走一边用眼神扫射对方;齐明鑫和郑可可是拉着手,脸上带着微笑,俨然一副恩爱的表情。
    走到红毯的两端,四个人才互相注视,那一刹那,四张面孔同时僵住,呼吸也在那一刻停歇。于弋脸上露出少见的恨意,齐明鑫也从最初的稳重变得有些慌乱;高野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的娇小女孩,郑可可含着眼泪偷偷将目光移向别处……
    如此巧合,如此讽刺,如此无奈,如此痛心……
    上帝自己玩了一个很是有趣的游戏,只是游戏中的人知道彼此,游戏外的人不知道对方。谁爱着谁?谁又背叛了谁?红毯之上的笑容淹没了泪水,红毯下面的泪水夺走了笑容……
    于弋背着高野一路狂奔,尽管背上人的身高不逊于自己,也阻挡不了他必胜的决心。齐明鑫却深感无力,背上的人身形娇小,自己觉得很是轻松,却迈不开步子。
    最后,于弋和高野先到达终点,高野直接从于弋背上跃下,动作很是矫捷,仿佛等这一刻已经很久。齐明鑫和郑可可在亲朋好友的鼓励下也缓缓走上高台,他蹲下身,将郑可可小心翼翼放下来。
    细小的动作引来对面的两道目光,如此哀伤……
    于弋拿着话筒,在所有人的期待目光之下,朝着对面落败的那一对新人微笑着,接着说道:“我想要求新郎齐明鑫回答我一个问题。”
    众人还在讶异为何于弋会如此清楚对方新郎的名字,齐明鑫却已从人群中走出,四目交接,说不清的心酸怨恨。他不畏惧于弋的任何一个惩罚,只是希望于弋能够在众多亲人面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于弋会意了齐明鑫的意思,嘴角上扬,用无比调侃的语气问道:“我想问齐明鑫先生,您为何要结婚?”
    为何要突然告诉我你要结婚,假如不是你的这一决定,我也不会瞬间崩溃。也不会失去理智,在长椅上遇到一个女的就要求她和自己结婚……你可真懂得享受,才说完自己的苦衷,就在这里幸福地挽着新娘子的手,叫我如何不恨你……
    我想起你描述梦想天堂的样子
    手指著远方画出一栋一栋房子
    你傻笑的表情又那么诚实
    所有的信任是从那一刻开始
    你给我一个到那片天空的地址
    只因为太高摔得我血流不止
    带著伤口回到当初背叛的城市
    唯一收容我的却是自己的影子
    想跟著你一辈子
    至少这样的世界没有现实
    想赖著你一辈子
    做你感情里最后一个天使
    如果梦醒时还在一起
    请容许我们相依为命
    绚烂也许一时,平淡走完一世
    是我选择你这样的男子
    就怕梦醒时已分两地
    谁也挽不回这持离
    爱恨可以不分责任可以不问
    天亮了我还是不是你的男(女)人……
    
    第一章
    
    “终于忙完了……”高野进了自己的新家之后就把脚上的高跟鞋甩到地上,接着又摘掉头上那些零零碎碎的装饰物。最烦人的应该就是这件在高野眼里和降落伞无异的婚纱了。她旁若无人地拉开腰侧的拉链,接着动作麻利地把衣服用脚蹬到地上,露出两条笔直的长腿。
    于弋接了一杯水,转过身的时候看到高野正在扯胸上的两块海绵,笑得面容纠结。
    高野烦了,朝于弋大吼道:“笑什么笑,再笑塞你丫嘴里。”
    于弋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换成一种阴狠的语气说道:“告诉你,别以为你是一个女的我都得凡事不和你计较,我笑你是因为我看得起你。我最烦别人跟我面前说脏话,你最好安分一点,不然就趁早搬出去。”
    高野在于弋面前脱了所有累赘的东西,就只剩下一个贴身四角裤,上面连胸衣都没有。高野就这么光着膀子去衣柜里找出一个大背心套了上去,于弋还刻意看了一眼,高野的胸/部坦荡荡,与男人无异。
    高野换好了所有的衣服,就开了一灌啤酒解渴,她径直地走到于弋的面前。伸出中指在于弋的脑门上一点,戏谑般地说道:“靠你让着我,我呸!”
    于弋的眉头顿时拧开一道弧线,还没等他站起来,口袋里面的手机就响了。于弋一看是自己的爸爸,只好不耐烦地接了电话。
    “那帮亲戚争着要闹洞房呢,被我给轰回去了,给亲家的那份彩礼……”
    于弋有一声没一声地应着,高野没搭理他,跑到浴室去洗澡了。于弋心里的那点儿火去了大半,全用在应付他爸爸上面了。过了半个钟头,于弋实在不耐烦了,朝电话里面大声说道:“爸,我着急着呢,您就别这么墨迹了。”
    于爸误解了于弋的话,随即笑得合不拢嘴,手机里面都能感觉到那份振动。于弋一点儿兴奋的心情都没有,直接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又解开领带,一脸慵懒的表情朝浴室走去。
    “靠,滚出去!”高野大吼一声,将旁边的护理品的包装盒朝于弋扔了过去。
    于弋一躲,包装盒正好打在旁边的墙上,还弹出去几米远。
    于弋对高野的疯狂无动于衷,一脸无所谓地朝客厅里面走,一边走还一边咒骂着:“洗个澡不打招呼也不关门,还赖我闯进去,真把自己当盘菜了,我他妈还觉得自己的眼睛吃亏了呢!”
    他的话全部入了高野的耳朵里,高野本来心情就不好,于弋的这些话更让她心里面的火浪越窜越高。高野用凉水猛冲了一下脸,才慢慢让自己平息下来。还要过一辈子呢,知足吧!与其再找一个好一点儿的男人让自己愧疚,还不如留着这个让自己讨厌人的来宽慰自己。
    
    第二章
    
    关了灯,屋子里进入一团死寂。齐明鑫侧头看了看正平躺着看天花板的郑可可,一时间竟有一些愧疚,她是那么地信任自己,才和自己相处了短短一个月,就将后半生托付给了自己。
    而他,却在此时一遍一遍回想着白天那个人提问题时的眼神。那个人也结婚了,曾经一口一个绝不背弃这份感情,如今也逃不掉世俗的压力。
    只有无奈,他们每天要上班下班,要聚会娱乐,每一个场所都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谁能大声说出自己是异类呢?那样即便不会丢了工作,也不会再享有如今的这般尊重了吧!
    两个人一起走过的六年,哭过,笑过,挣扎过,颓废过……从未想过将来,以致于前一天两个人还计划着去三亚旅游,第二天就因为短短的几句话而分道扬镳。
    “滚!窝囊废!”
    一个月前,于弋说完这句话,扭头就走,留下提着蛋糕的齐明鑫一个人在路上傻站着。
    蛋糕是用来庆祝齐明鑫升职的,齐明鑫一时高兴,便谈起来自己的家境,和父母古板的思想。他只是感叹生活在越变越好,却被于弋看成了一种心理暗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