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霉情媚意 作者:幽阁尘香/绯村薰薰

字体:[ ]

 
 
                      正文  全一本  《霉情媚意》
 
  霉情媚意
 
  穿著葡萄牙传统式黑裤子、红背心装束的守卫从眼前掠影而过;穿金戴银,手拿着行动电话四处闲逛的放高利贷者在眼前不停地穿梭。
 
  环身之处,以钟声、电子音乐以及硬币撞击金属盘的罄音为曲。入目之色以百家乐、廿一点、轮盘、法国轮盘、番摊、赌大小、摇银机……为景。
 
  “花天财团”的老大“花黔奕”漫步在亮丽整洁的葡京赌场之中,淡看着赌桌上那些千姿百态的赌徒们,他不禁鄙笑到:想在这里发财?不是脑子有问题吧?无论是从概率学出发还是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在赌场里发财致富的概率都太过低了吧?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人会痴迷于此,终至倾家荡产、卖儿卖女呢?“哼哼……”
 
  他的私人助理“辛笛洱”听到他这不屑的笑声,不免出言到:“赌博无必胜,轻注好怡情,闲钱来玩耍,保持娱乐性。这里不过就是一个游乐之地罢了,大帝您若是到了这里还在计算着那些概率……D点K点什么的,那可真是枉来了一趟赌城。到了这里若是不赌上几局,可不算是来过澳门呀!呵呵……生意好不容易谈完了,您也该放松一下了!”
 
  “呵呵……说得也是!那咱们就随便赌几局好了!”
 
  “先去玩赌大小吧!那个最简单!”
 
  花黔奕一边向着赌桌走去,一边已然是职业病一般地小声盘算了起来:“首先假设骰子是"公平"的,这样掷出时每一面都有1/6的概率…………可以计算出掷骰方获胜的机会为244/495,即49.3%左右……”
 
  辛笛洱听着那一串串的臃长公式,不禁愕然到:“花大帝……您难道就不能让您那人肉计算机稍微休息一下?照你这么使用下去,小心哪天彻底系统瘫痪!”
 
  “根据‘用进废退’理论,脑子是越用越聪明的,呵呵……”
 
  主管“花天财团”财务的花黔奕在精密地计算过了一番之后,便开始神态自若地玩起了赌大小。
 
  “押小!”
 
  “开……小……”
 
  “押小!”
 
  “开……小……”
 
  “押大!”
 
  “开……大……”
 
  …………
 
  ……
 
  当花黔奕有如神助地连赢了数把之后,他身边的人都不禁羡慕到:“这家伙运气真好!”
 
  辛笛洱听着这些羡慕之词,不禁偷笑到:运气么?花天财团的人可是从来不相信运气这种东西的!花天财团的“花天九帝”相信的东西只有那如山一般恐怖的公式而已!呵呵……
 
  当辛笛洱暗自在为自家的花大帝洋洋得意之时,忽然一个身材娇小、眉清目秀、肤白若雪的男人不由分说地挤坐到了他和花黔奕的中间。
 
  辛笛洱面现怒色地抱怨到:“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规矩?”
 
  那清秀男人转头莞尔一笑对到:“我没规矩么?明明是你没有规矩吧……呵呵……你不赌就别占着地方。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是占着WC不…………呵呵……”
 
  随后这个男人便跟着花黔奕投了注。
 
  片刻之后……当股子开出之时,辛笛洱不禁惊到:花大帝竟然会输?
 
  一局……两局……三局……N局……为什么这个眉目清秀的男人一直都要和花大帝押在一起?为什么从他出现之后,花大帝就一直在输?这绝对不会是巧合……难道他是什么老千?
 
  就在辛笛洱和花黔奕都在兀自纳闷之时,人群中忽然有人小声地议论了起来:“看到那个小男人了么?”
 
  “嗯!看到了!他难道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宇宙霹雳无敌大霉神’?”
 
  “应该是!据说他挨着谁,谁就一定会逢赌必输呢!碰上的人想不霉都难呢!”
 
  “那咱们还是躲远一点吧?”
 
  “嗯!赶快闪……千万别粘上霉气!”
 
  辛笛洱听罢了这些人的细声小论之后,不禁满脸苍白地思虑到: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霉神?难道真的人也有运气一说?
 
  听过这些流言蜚语后,花黔奕淡薄地笑了笑,算计到:如果说胜出概率是51.7%的话,现在输赢不过是刚好符合了这个概率而已。怎么可能与运气有关?不过这个莫名其妙的人一直跟着我下注到是有些讨厌。
 
  本着“惹不起还躲不起?”的忍让精神,花黔奕站起身来,拉了一把辛笛洱说到:“再去玩会儿摇银机(老虎机)吧!”
 
  辛笛洱用近乎仇视的目光瞪了那个清秀男人一眼后,她便跟随着花黔奕走向了摇银机的方向。
 
  在这么短短的几步间,辛笛洱的耳朵中竟然又飘进了花黔奕那如魔音穿耳一般的细算之声:“1000种标志组合……把所有中奖组合的赔付加在一起……为750……就是说塞进去1000个币……只能指望退回750个……返奖率为75%……收益率为25%……嗯……”
 
  辛笛洱无奈地拍了一下脑门,叹到:花天财团的这九个怪物,恐怕除了会做生意之外,就不会别的了!竟然连玩都要玩的这么辛苦……
 
  花黔奕站在摇银机的旁边看着走走停停的人玩过了N局后,他便开始玩了起来,他几乎是每玩一次都要换一台机器,说来也算是奇了……只要是到了他玩的时候,竟然就只有赢没有输……
 
  就在辛笛洱看得热血沸腾之时,一只碍眼的白净玉手竟然如春风扶栏一般柔弱无力地放到了花黔奕正在玩的机器之上……这只手的主人不是旁人,正是方才的那个霉神……
 
  片刻之后……辛笛洱满目惊异之色地叹到:花大帝竟然又输了?不会吧?刚才明明一直都在赢的……难道这个小子当真是什么传说中的霉神?他才不过是把手搭在机器上而已,就可以散发出霉气来么?太恐怖了……
 
  花黔奕闷笑了一声后便又换到了另外的一台机器上,他才刚刚站稳,方才的那个娇小男人竟然又跟了过来,他竟然还是像刚才一样神情自若地把手搭在了机器之上。结果……花黔奕竟然又输了!
 
  如是几次之后,连天生就不相信运气的花黔奕竟然也开始动摇了他那多年未变过的信念。
 
  他凝眉望着这个如影随形的男人,终于忍无可忍地张嘴问到:“你找我有事情么?”
 
  娇小男人甜甜地笑了一下应到:“有呀!”
 
  “哦?什么事情?”
 
  “借运气!”
 
  “什么?”听到这里花黔奕不禁惊愤到:“借运气?运气也是能借的?我看你不过是一派胡言吧?你是不是那种所谓的老千?你一定是精通赌术,在玩老千对不对?”
 
  娇小男人无辜状地摇了摇头:“我没有在骗你!我真的是在借运气。呵呵……因为我的运气是全人类……全太阳系……全银河系……全宇宙最差的了!我也不想总倒霉的呀……所以你就分一点你的好运给我嘛!呵呵……”
 
  花黔奕依在机器的旁边,冷笑了一下,问到:“你是全宇宙最倒霉的?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这么倒霉?”
 
  “证据要多少有多少呀!恐怕说上个一年半载也说不完,你就这样站着听我说?”
 
  “你先说几条让我听听,若是值得再听,移步也不迟!呵呵……”
 
  “好呀!先从我没出生开始说吧……话说我母亲大人十月怀胎之时,由于我在她肚子里经常跳跳街舞、练练太极……所以她老人家平日里不是撞墙就是从楼梯上滑下去……就因为这样她可是曾经N次想要把我这个妖胎给堕掉呀!不过……无论她吃多少的堕胎药、无论她怎么折腾,我这个霉气天成的妖胎就是没有流掉!然后……当我的母亲大人临盆之时,竟然难产仙去了……呜……我对不起她老人家呀!”
 
  花黔奕听着这完全不符合“常理”的故事,笑到:“骗人的吧?世界上哪里有连堕胎药都堕不掉的胎?”
 
  “哎……所以说倒霉呀!因为我母亲大人拿的药是错的……是保胎的……这种错误的几率是何其之低,竟然都可以碰到,你说我够不够霉?”
 
  “啊?医生渎职么?这也不能说明你霉吧?只能说明现在的医生不负责而已!”
 
  “哎……你且往下听……话说我上幼儿园之时,无论多么结实的小凳子只要是被我坐过的……一定会在一天之内瘫痪……最后,可爱的幼儿园阿姨们都说我是小凳子的克星,竟然就不让我再坐小凳子了!我上幼儿园的期间都是坐在地上的,还好土地爷的命比较硬,不然若是被我坐地震了,我岂不是罪过大了?”
 
  花黔奕撵着下巴想了想,插嘴到:“那也只能说是你们幼儿园的小凳子都是假冒伪劣产品吧?你确定真的与你有关?”
 
  “确实与我有关……小凳子的产品返修率为10%……而我们幼儿园的100个小凳子里,我刚好就坐过10个,那10%的返修率都被我赶上了,你说这不是我的霉运太重是什么?”
 
  “哦?真的?”
 
  “真的!千真万确呀!不信你可以到我们幼儿园的校友录上去看看……大家口中的‘凳子杀手’就是在说我呢!我有100多个证人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