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地下拍卖所(出书版) 作者:典伊

字体:[ ]

 
 
 
《地下拍卖所》作者:典伊[出书版]
 
绿叶森林系列753
作者:典伊
书名:地下拍卖所·上
绘者:猫树
出版社:鲜欢
出版日期:2012/8/7
 
 
文案:
 
引起了他的兴趣,他便会穷追不舍,不到满足绝不罢休。
为了自由,他可以卑微、可以屈膝,更可以用命相搏。
凌越是黑暗世界最有手段的调教师,
经营著欲望横流的地下拍卖所,
却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沦为「货品」!
没人能在得罪聂潜後全身而退,
权势通天的他囚禁了凌越,
夺走了他的骄傲、掌控了他的自由,
猫逗老鼠般用身体征服对方,
只为逼出那假意顺从下、挣扎又不得不臣服的一面。
然而凌越并不甘雌伏沦为玩物,
诱惑主人、放松圈禁,成了他出逃的第一步……
是伪装、是臣服,更是欲望的极限——
 
凌越双手勾住聂潜的脖子,眉 目含情的看著他,「既然被您买了,您还急什麽?」
聂潜的目光透出几分意外的看著凌越。
凌越在聂潜的默许下跪坐在床 上,按摩著聂潜的颈项。
聂潜很享受,凌越深谙此道, 人体的穴位他了若指掌,调教过程中,这些知识能帮他快速驯服猎物。
下一秒,聂潜却狠狠的推开了 凌越,拳头劈头盖脸的砸向凌越。
聂潜伸手摸上颈後,收回的手 上染了不少血丝……
凌越紧握的手心中揣著半截牙 刷,很短,但在恰当的时机和位置,这半截塑胶也是能够杀人的。
「没杀了你,算我倒楣!」凌 越嘴角一阵抽痛,表情却凶狠似狼。
 
 
  第一章
 
  在三一○一年的新纪元,看似更加光鲜亮丽的社会里,角落的阴翳处也更加黑暗。
  嘉兰,座落於H市这座国际大都市的地下拍卖所,拥有地球上最罕有的货物,各地珍惜的「货品」,都被汇聚於这座地下六层的建筑里。
  从上面数来第一层是各种娱乐设施,给人们提供些不痛不痒的休閒,第二层是观赏厅,从这一层开始,开始进入嘉兰的主要营业项目,第二层放置著各种吸人目光的「非卖品」,或是有待估价的商品。
  第三层,是嘉兰最主要的拍卖厅。馀下几层,则是嘉兰老板的私人领地,并不对外开放。不过凡事也有例外,嘉兰VIP的客户可以经由经理人预约,进入其中与老板洽谈,私订货物。难度越高、要求的时间越短,价钱越不菲。
  凌越———嘉兰的现任老板,也是嘉兰的顶级调教师。不过到了现在,他已经很少亲自出手,除了一些或珍贵或特殊的货物。凌越那高岭之花一般的相貌,还有那冷漠疏离的性格,都让他在这一行快速打响了名号。
  冰块一样的凌越还有不轻的洁癖,据传曾有一名「货物」在调教的过程中失禁弄脏了他的手,虽然凌越承认自己也有失误,但他还是阉割了他,将一个好好的尤物毁成了残废,跌了身价後,被一名中东买家收去做了*奴。
  「啊……!」纤细的少年仰躺在柔软的床垫上,双腿大开的被天花板上垂下的吊环锁住脚踝,形成了下体高高抬起、不雅却诱惑的姿势。
  奶油般的柔嫩肌肤上布满汗水,晶莹的像颗颗水晶,秀美的脸紧紧皱在一起,像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旁边的高脚椅上坐著一名青年,黑衣黑裤,脚下蹬著一双皮靴,手上戴著薄薄的白手套,衣领也尽可能的盖住更多肌肤。
  拿起放在脚边小桌上的皮鞭,青年起身,缓缓走到少年的身边,抬手……
  「唔唔……」少年挨了一鞭後胸膛剧烈起伏,本来被药物侵蚀的身体已十分敏感,这一下又是抽在他细腻的大腿内侧,鞭尾更是甩在他的*器上。
  「很漂亮。」凌越轻挥长鞭,对少年的反应很满意。
  脸蛋上佳,年龄上佳,皮肤上佳,可以卖个好价钱。
  去掉绳索、口枷後,少年呜咽著爬到凌越的脚下但却不敢去碰他,按住喉咙将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凌越蹲下身,拿起丝巾擦掉他如珠串般滚下的泪水,「好了,我知道你被人封住了声音,乖,你只要听话就好。」
  少年将头摇晃得更厉害了,手也激动的比划起来。
  这样的情形已经重复了无数次,从他被送进来开始。
  齐希是凌越的老主顾,喜欢猎豔,喜欢珍宝,这个少年就是被他送来调教的,凌越不知少年的来历,但他并不好奇,对他来说,好奇心是无谓的,不管少年是何种身分,他现在只是齐希送过来的货物,凌越很知分寸,他只做自己能做的事。如果他的性格一如外表,他又怎麽能在这个社会生存,他的心早就被磨合得圆滑世故。
  经过半个月的开发,少年的身体已经由一个青涩的花苞逐渐蜕变,已臻成熟,偶尔在情欲中迸发的媚态连他看著也觉得很诱人,所以他对少年少有的更具耐心。
  墙上的立体投影时钟指向晚间九点,凌越瞥了一眼少年,「乖乖休息一下。」
  然後便对身边的助手吩咐道,「替他清理身体。」
  出了房间後,凌越坐上直达电梯来到第三层,今天是拍卖日。
  窝在拍卖场後方的休息室喝了杯咖啡,又粗略的浏览今天的电子新闻,凌越这才慢慢走向前台,开始今天的压轴活动。
  弧形的展示台布置得美轮美奂,各色灯光从不同的角度射向台上,置身其中就像是被一个巨大的琉璃罩笼入其中,随著凌越的登场,一个巨大的蒙著黑布的水槽被推上台。看台上,三三两两的观众凑在一起好奇的小声议论起来。
  凌越勾起一抹笑,这个货物绝对会从他们的口袋中榨出一大笔钱来。
  「各位先生女士们,我想只要不是初次来的客人都清楚我们的规矩,只有最珍贵的货物才会由我亲自出手……」凌越稍稍停顿,果然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那黑色箱子上。
  「最珍贵的海洋秘宝———人鱼。」凌越扯下黑布,水里那青色的鱼尾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凌越对著玻璃敲打几下,「枫叶,过来……」
  听到凌越的呼唤,被腻称为枫叶的人鱼原本瑟缩的身体舒展开来,快速游到凌越那边,被钢化玻璃阻挡後,摆动著鱼尾,用脸颊蹭起透明的无形栅栏。
  凌越很得意,这是他创造出来的人鱼。是的,人鱼是不存在的,但科技可以创造奇迹,灿烂的,肮脏的,美丽的,丑陋的,可以创出怪物,也可以造出妖精。
  克隆出一条鱼尾,裹住原来的双腿,改造呼吸系统、膜化手指、尖化指甲……本来是不准备给予他这天然的锋利武器,可是光有尾巴的人鱼是不完整的。
  枫叶很单纯,是他五年前从外面捡回来的,很依赖他,只要是他的要求,枫叶都不会拒绝,即使拿掉他的腿……凌越自动忽略自己若有若无的暗示:如果不乖,我就扔掉你唷……
  喧哗的看台,几十秒後才在凌越的示意下安静下来。
  「大家都知道,克隆是违法的,人体试验更是明令禁止,所以,这是独一无二的宝物,耀眼的金发、碧蓝的双眼、精致的脸蛋……为了更好的给大家提供服务,保留了他原有的*殖、排泄系统,但为了美观,都隐藏在一层特殊的膜下……」凌越缓缓开口。
  观赏之外的服务,自然是性服务,不仅可以为男性所发泄,保留了*殖器的尾巴还可以满足那些施虐的富婆,这让现场的女客人沸腾了起来。
  明亮的灯光集中在枫叶身上,他不安的游动起来,凌越没有带他来过这里,他很惶恐,为什麽凌越没有像以前一样温柔安抚他。
  「那麽,现在开始叫价,没有底价,没有最高价,价高者得!」凌越提高声音,退後一步将主持权交给了拍卖师。
  看著凌越离开,枫叶拍打起玻璃,指甲在上面不停的划著,他不傻,凌越说拍卖……被蒙上透明膜结构的眼睛在水中滴下泪水,他知道,自己被凌越抛弃了……
  回到办公室的凌越接到了齐希的讯息———
  「……是的,很顺利,再过一个星期,您就可以接他。」
  「……」
  「什麽?现在?但是……好的,您若不介意那些瑕疵就来领走吧,但薪酬还是要按之前谈好的……是,那麽再见了。」
  虽然不明白齐希为什麽要匆忙将人带走,但凌越交接完後,还是转身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後,因为他又捕获了一个珍贵的宝物。
  正当凌越兴冲冲的要前往第六层查看宝贝时,接到了助手的通知,说是有一名大人物要见他,并且刚才这人已经力压其他客户,以超乎凌越想像的钜资买下了枫叶。
  比起已是囊中物的「宝贝」,还是有钱的凯子比较难得,凌越转而对那位大人物感到兴趣,於是和他约在三楼东端的VIP室里相见。
  打开门的时候,凌越连呼吸都为之一窒,好强的气势。
  只是单单坐在那里,却连周围的氛围都影响了,从他放在地下的长腿就可以推测出他的身高至少有一百八十公分,肩宽腰窄,身材不错。
  注意到凌越的进入,正在翻著造价高昂的纸质书籍的男人抬起头来,一双锐利的眸子直勾勾的盯向凌越,像是打量,更像是审视。
  凌越走到他对面坐下,微咳一声,让自己的表情尽量表现出没被他影响到的样子,「我是凌越,不知贵姓?」
  男人翘起双腿,放下书籍递给身边的助手,薄唇吐出低沈的音节,「聂潜。」
  凌越的瞳孔微缩,「原来是聂先生。久仰大名……不知聂先生有何指教?」
  知道了他的身分,凌越决定少沾为妙,钱是越多越好,但命也总要越长越好。
  聂潜突然起身走到凌越的身边,因为凌越是坐著的,为了礼貌,凌越就要起身,但却被聂潜伸手阻止。
  「聂先生?」凌越皱起眉毛。他不喜欢被人居高临下的俯视,虽然那个人的确让他高山仰止。
  聂潜的下一个动作更是让凌越的眼中烧起重重火焰。
  当聂潜的手抬起他的下颚,凌越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用那戴著手套的手掌打落聂潜的手。压抑住怒火,凌越低声道,「很抱歉,我不喜欢和人肢体接触。」
  聂潜挑了下眉,不动声色的又回到原位坐好,「看来耀眼也有几分可信。」
  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凌越道,「……个人原因,敬请原谅。」
  「时间不早了,我也不废话了。」聂潜正色道,「我要看看凌老板的货物。」
  凌越有几分不悦:「什麽?我想聂先生误会了,我这里是拍卖所,不是商店。」
  「那我就全部买下。」聂潜用指头转著左手的戒指,淡淡的道。
  凌越虽然爱钱,但却不爱被人用钱砸脸。
  可是为了日後安宁,凌越思索一会儿後,「那请和我来吧。」
  货物就只是货物,无论他们的房间宽敞或是狭小,都绝对没有自由和隐私。
  路过一间间焊有铁栏的房门,凌越泰然自若的走著,从底层开始,他走得很慢,给够时间让聂潜观赏。聂潜是在找什麽?
  「有您需要的吗?」凌越回头道。
  「就只有这些?」
  「当然不,上面一层是挑选出来的精品,请跟我来。」
  然而逛完了最後一层,聂潜还是摇头。
  凌越语气中透出惋惜,「如果这些您也不满意,那只好抱歉了,或者您可以说出要求,我们会帮您订货。」
  聂潜深邃的眼眸锁在凌越身上,「什麽样的都可以?」
  「这……」在他面前,不是为何,凌越并不想夸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