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放不开(心魔之一) 作者:朝音日

字体:[ ]

 
书名:心魔之一 放不开
作者:朝音日
 
内容简介︰
仕灯杰把那个男孩的照片放在制服上衣口袋内,最贴近胸口的地方。
只要如此,他就会觉得自己的世界不再阴郁黑暗,就算被组织驱逐的组员用刀架在脖子上,他也不会瑟缩害怕。
因为对灯杰来说,照片中的男孩就是照亮他黯淡无光生命中唯一的阳光。
总是为他驱逐生命中的黑暗,让他得到救赎的太阳。
 
☆、楔子
 
仕灯杰把那个男孩的照片放在制服上衣口袋内,最贴近胸口的地方。
只要如此,他就会觉得自己的世界不再阴郁黑暗,就算被组织驱逐的组员用刀架在脖子上,他也不会瑟缩害怕。
因为对灯杰来说,照片中的男孩就是照亮他黯淡无光生命中唯一的阳光。
总是为他驱逐生命中的黑暗,让他得到救赎的太阳。
此刻的情况有些混乱,嘈杂的人声不绝地回荡在T市19区的废弃码头,已经向政府申报废弃的渔港照理来说是不会有如此多的人群聚集,不过自从盅火帮力敌三派,将这处划为自己的角头,这块地区就成为黑帮活动的据点之一。
这里成为黑道斗殴、跑路、走私最佳的场所,未登记的渔船隐匿地来来回回,或停靠或行经,不过绝不会空船离开。
正如此刻的情况,被强迫靠岸的船只畏颤颤的将套索套住岸边的索套柱,船夫不停抖动的双手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紧张、害怕,造成他如此惧怕的原因并不是正对准他脑袋的黑色枪管,而是持枪男人左手持刀架在胸前一名少年的脖子上。
「干!还不快把船开过来!」左手持刀架在少年下巴上的男人大吼一声,激动的挥舞着右手的枪枝。
「沈奕!你做什么!你敢动少爷一根寒毛,组织绝对不会放过你!」
「背叛老大别以为你跑得掉!」
「没交出你私藏的A货你以为你走得了!」
围绕着狭小出海口的人群哄哄嚷嚷的发出一阵一阵的叫嚣,不过却没有人敢靠上前去,不仅受惧于被称为沈奕的男人手中不长眼的枪枝子弹,更因为受沈奕牵制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盅火帮帮主仕烽烈,外号石狮子唯一的独子──仕灯杰。
仕灯杰似乎完全不在意眼前的情况,双眼茫然的望向远方,毫不反抗的任由沈奕将他半拉半推的甩上船。
「开船!」沈奕朝着船夫大喊,紧绷的嘴角显露出他的紧张。
船夫颤抖着解开绳索转身去启动马达,但却怎么也没办法启动,强烈晃动的双手让他无法以平常心操作船只。
「干!马逼垃圾阿?!」看着船夫再三的重起开关,沈奕再也忍耐不住的咒骂一声,朝船夫开了一枪。
憾天的枪声响起,周围的人群产生一秒的沉寂,随着船夫中枪掉落海中,才再次沸腾起来。
「干!别让他跑了!」
「放枪了!快解决他,条子来了就麻烦了!」
四周又开始充满了叫嚣声,有些兄弟已经耐不住性子,开始逐渐往船只围聚,大家都心知肚明,让沈奕顺利逃掉才是最糟糕的情况,比起帮主少爷被枪杀,那批攸关黑帮多派利益的毒品下落才更重要。
沈奕也在开枪后才后悔,他并不会开船,射杀了船夫等于把自己推入险境,于是他焦急的环顾四周,发现渔船上还有一个人,看样子应该是跑船小弟,于是他发狠的枪口对准跑船小弟:「操你妈的,还不过来开船?!」
仕灯杰原本一直被刀顶着下颔,沈奕朝船尾的跑船小弟大喊的时候左手往上顶了顶,仕灯杰只得被迫抬高了头,这一抬眼,便看见船尾的跑船小弟紧张看过来的五官。
乌黑的眼,利落的眉,轻抿的唇……
如此熟稔,一如他胸口内袋内,片刻不离身的那抹身影。
然后……
「砰!」
TBC
 
☆、第一章
 
熙熙攘攘的热闹操场上充斥着学生打骂嘻笑的声音,时值春末时节,逐渐开始进入夏季,躁热的天气却仍然阻挡不了学生群旺盛的精力。
仕灯杰穿着不符合此刻季节的长袖T恤,面无表情的走在跑道上,感觉自己跟学校环境格格不入。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种场合内,16年的精英式教育,让他跟群体教育完全脱节,如今却放他转进普通高中内,这是什么笑话?
被炙热的太阳晒得有点脱力,仕灯杰低着头躲进跑道旁种植的一整排菩提树下,阴影成了最好的屏障,为他隔离不适应的气候以及环境。
「可笑……」啐着嘴,烦躁烦躁还是烦躁。
「该死的!」低骂一声,仕灯杰干脆坐了下来靠着树干。
想着自己难以解释的家庭背景,如今却得融入一般家庭的生活环境中,除了苦笑仕灯杰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调适自己的心情。
仕家是T市地下世界中势力颇为庞大的黑道世家,其历代帮主命名皆延承了盅火帮传统,以火为主辅以盛燃之意,代表着盅火帮永远丰燎,不过不知是如此命名的关系还是其他原因,盅火帮历代当家的性格都十分火爆,和其它角头火并起来都有种不死不休的气魄,也是这种不怕死的精神奠定了盅火帮在T市的地位。
盅火帮现任当家石狮子是个骁勇善战的角色,正如他在道上的绰号是个犹如顽石般的人物,对内对外皆是如此,尤其是对待自己膝下唯一的独子仕灯杰更是严苛。
仕灯杰的童年就是在道上滚出来的,他看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物,面临过许许多多的场合,接触枪枝的时候他只有十二岁,同年他扣下板机射穿了一名背叛组织的成员的右腿。
因为复杂的背景,仕灯杰一直都受着家庭式教育,他没有朋友只有兄弟,他的休闲活动是和帮派内的混混去挑衅其他帮派的小弟,干架、吸菸、嫖赌样样来,似乎也是因为仕灯杰这种乌烟瘴气的生活方式,才让石狮子发现他的教育方式并不适任一名正值少年的孩子,于是他果断的将自己的独子转学进市内一所知名高中内,也导致了仕灯杰目前尴尬的状况。
本来以为自己就该如此浮沉在社会边缘,挥洒汗水和血液,叫嚣着过一辈子,如今被强迫导回正道,怎么想都让人不爽,一肚子鸟气。
仕灯杰想到此,又恨恨的啐嘴起来。
「马的……」伸手遮掩视线,眼前陷入一片黑暗氛围,心中满是无处诉说的怨忿。
今天他就是来办转学手续的,带他来的是组织内十分照顾他的何哥,两人闷头跑了一间一间处室组所,脾性本就火爆的仕灯杰自然无法忍受繁复的手续,当下翘了头在校园内乱晃了起来,留下何哥无奈的帮他继续手续。
半躺在草地和树干间,失去了视觉的刺激,仕灯杰只剩下感受环境的能力,虽然是炎热的天气,但气候却至不闷热,微风吹拂而过的感觉十分惬意,远方传来的嘻闹声听在耳中也越来越模糊,不知道是昨天听到老头子说要帮他办转学的事情,一气之下跑去找隔壁街闹事的混混大打出手,身上挂了彩睡不好觉,弄得他今天精神欠佳还是什么原因,仕灯杰在微风徐徐的情况下打起了瞌睡。
「在这边睡觉会着凉喔。」
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让仕灯杰吓了一跳而睁开了眼睛,乍入眼瞳的刺目光线让他微瞇着眼,好一阵子才看清楚声音主人。
那是一张爽朗帅气的脸庞,浓眉大眼,篆刻着主人如阳光般的个性,上下抿起的嘴唇正对他微微勾勒出令人舒服的微笑。
「还是你在沉思?你菩提了吗?」来者笑了出来,露出洁白的齿。
「什…什么?」仕灯杰有点跟不上少年的思考方式,不由得露出疑惑的表情。
「菩提在梵文中是『觉醒』意思,佛家说觉悟了后会得到跳脱生死轮回的智慧,修成正果,听说释迦牟尼就是在菩提树下大彻大悟。」
仕灯杰完全听不懂眼前的少年在说什么鬼话,只能一个劲的瞪着他。
似乎发现对方完全无法理解自己的幽默,莫树海有点尴尬的搔了搔头:「哈哈,你大概听不懂吧?其实我也不太懂,就是昨天看了几本佛书,哈哈你别介意。」
「你好,我叫莫树海。」莫树海伸出手想和仕灯杰礼貌上的握手,但是仕灯杰毫不领情的撇开了头,莫树海只得窘迫的缩回手。
本来只是好心想提醒眼前少年别在这种地方睡着,没想到却碰了一鼻子灰。
「……呃,你是转学生?」
听到自己目前最不想听入耳内的三个字,仕灯杰立刻狠狠瞪了莫树海,恶狠狠的道:「多管闲事!」这让再三主动表示友好的莫树海也有点不悦了起来。
「性格真差……」莫树海皱着眉,小小声的嘀咕着。
不过这小声的抱怨在目前周遭只有两人的情况下,丝毫无法躲过仕灯杰的耳朵,冲动的个性让仕灯杰二话不说一拳就往莫树海招呼去,却在半途就被来人截住。
「小灯,别闹事!」何哥右手捉住仕灯杰的手腕,左手拎着一大份文件,看来应该是处理完转学手续找仕灯杰来了。
「事情弄完了就快走!这地方我待了就烦!」仕灯杰甩开何哥的手,双手插入牛仔裤口袋中,不满的狠瞪莫树海,转身就往出口走去,何哥只得对莫树海点了点头,追随着仕灯杰的背影而去。
不过这厢差点被海K莫树海却咽不下这口鸟气。
什么嘛……脾气这么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天龙人大少爷。
越想越忍不住,莫树海于是扯开了嗓子,对已经远在操场另一端的仕灯杰大喊:「2B莫树海,给我记住!那个拳头我会讨回来的!」
而当莫树海忿忿转身离开之际,遥远的操场另一端传来了三个字──
「仕灯杰。」
TBC
 
☆、第二章
 
躺在轿车后座,仕灯杰双手垫在脑后,两腿交叠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离开了学校后才发现,因为后半段被那个叫做莫树海的家伙分散了注意,原本极度排斥学校的心情竟然冷静的不少。
哼,莫树海是吧?有意思……敢跟他放话的家伙已经不多见了。
「心情不错?」何至诚挑眼从后照镜看着后座的少年,那个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
当初刚加入组织的他只有十七岁,除了当帮内的打手外没什么实质的份量,却因为一只变形金钢的机器人而受到小少爷的赏识,当起了褓母,从之获得帮主的信赖,爬到到今天的地位,现在,道上的人若谈论起盅火帮帮主石狮子,无不提及石狮子最信赖的左右手何至诚,何哥。
仕灯杰看向前座,挑了挑眉道:「那小子挺有种的,我或许会开始期待学校生活。」
何哥在他的成长历史中担任了很重要的角色,教导他许多事情、替他挡刀、无条件挺他,宛若自己的亲大哥……不,何哥就是他的亲大哥,仕灯杰如此信任着何至诚。
看着后照镜内神采飞扬的少年,何至诚顿时醋味横生,调笑着说着:「小鬼头,可别有了新朋友就不要兄弟了阿!」
「我才要说何哥可别跟老头子去了日本就忘了我!」仕灯杰笑着坐起身趴在驾驶座的椅背上,捶了捶何至诚的肩头。
「欸别闹,我在开车。」何至诚轻喝了声,却还是没忍住的伸手揉了揉仕灯杰一脸贱样的脑袋。
当初只是根小罗卜头的家伙也长这么大了……何至诚忽然内心无限感慨。
「你阿,到了学校可别把你道上那套搬出来。」
「知道啦,本少爷才不跟那些没种的下三滥计较。」仕灯杰高傲的抬了抬下巴。
闻言,何至诚严肃的皱眉:「小灯!」
仕灯杰自知理亏的啧啧嘟哝,「马的这也不能说……」然后别扭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接着再度躺回后座,面靠着座椅睡了过去。
何至诚看着后座的少年,身上穿的长T在不良的睡姿下被扭折成一陀,露出了大片的背部,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被火灼烧过的疤痕,沿着脊椎而走,遍布了约2/3的肌肤,也正是因为这丑陋的印记让仕灯杰在炎热的季节仍穿着冬衣。
默默看着镜面内反射出怵目惊心的伤痕,何至诚开了车窗,点燃了菸,慢慢驶回仕家。
=====
因为是学期中突然决定转进市区学校,仕灯杰被安排在入学前一天到校进行学力测验,原本该陪同的何至诚临时被组织一场小型械斗牵绊住,于是仕灯杰只好自行前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