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敢跟我争+番外 作者:妖桃

字体:[ ]

 
  谁敢跟我争
  作者:妖桃
 
  第 1 章
 
  杜辉将公事包扔进车子里,正打算要坐进去的时候,有人拉住了他的车门。
  他不耐烦的转身,看是哪个不识相的敢打扰他。
  一个年青的女人,脸色苍白,神情恍惚。
  这令她的姿色大打折扣。
  他不禁有些迟疑,这不会是以前跟他有过一腿的女人罢,瞧她一脸怨妇相。
  “你有什么事么?”他低声并且口气不善。
  “你是不是男人啊——你老婆,到处勾引人家老公!你死人啊——”她一开口就是凄声厉言,神情抓狂。
  停车场立刻引起众人注目。
  杜辉在这一带原本就算得上是公众人物了,更何况世上多的是吃饱撑着好看他人笑话的人。
  他紧锁着眉头,低声怒道:“你疯了,不要再丢人现眼,赶紧回家看着你自己的老公罢,还在外面乱吠!”
  女人浑身发抖,死命的拉住杜辉本欲关上的车门。
  “我没有疑神疑鬼,我没有!我跟踪了她好几次,你就是她的老公——你看着你自己的老婆啊,她这么好命,这么有钱,还要来抢我的老公……我不想活了!”
  杜辉心里一惊,见四下的人都一脸欲罢不能看热闹的表情。
  他真的很想说:“要死你就去死罢!滚开啊!”但是他不能,他是温文谦和的银行经理。
  “你恐怕真的搞错了。我还赶时间啊!”他用力的甩上门,赶紧发动车子飞也般的逃开了。
  那女人头发散乱,在那原地又哭又跳。
  杜辉从观后镜中瞧着她的样子,心里倒有一丝不忍。
  “唉,何苦呢!”
  世人多有两面,更何况杜辉呢。
  他冷着一张脸打开公寓的门,看了一下手表,才九点钟而已。
  这是他屈指可数在十二点以前回家来。
  “我回来了!”环顾整个大厅,竟然象是毫无人气似的。
  他不禁皱眉,狠狠的将公事包扔到沙发上。
  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显然又是那班酒友催他出去狂欢,但是他今天非要弄清楚这件事不可。
  景燕勾引别人老公,在外人看来显然是无稽之谈,但他们夫妻两人却并非别人所想的恩爱。
  做丈夫的年青有为,做妻子的美貌高贵,简直是旁人嘴里的典范。
  “典范——哼!”他咕哝了一下,打开空无一物的冰箱。
  看看空空的饮水机……真是他妈的!
  无聊的打开电视任它吵杂的播放着……
  最后他再一次看了看手表。
  时间已是凌晨一点半……
  景燕摸索的打开大厅的灯,眼前的人让她吓了一跳。
  然后她无所谓的踢掉脚上的高根脚,将手提小包包扔到沙发上。
  “吓人啊……今天吹得什么风啊,你这么早回来……”接下来的话被涌上的酒嗝给打断了。
  她有些跌撞的想绕过挡在面前的冷面人,想去冲一下澡。
  杜辉抓住她的胳膊,用力的将她推倒在沙发上。
  “干什么啊?人家很困啊!”
  “你去了什么地方啊,现在几点了?”杜辉忍不住的火大。
  “哈——几点?你自己不会去看表啊!还有啊,还要五十步笑一百步了,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她干脆将双脚也缩上来,斜躺在沙发上。
  杜辉透过金边眼镜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凌乱的头发,半醉的双眼,酡红的面额,半褪的丝质长裙无一不透露着令人迷醉的颓废的性感。
  “你出去玩,我不管你。但是,麻烦不要去搞那些有妇之夫啊,那个女人到我单位去闹——明天真是热闹了。害得我很丢脸,你知不知道!”杜辉突然觉得有点担心。
  景燕坐起身,张着嘴。
  她的眼睛象是透过杜辉望向远方,脸上现出一种迷离的的神态。嘴角若隐若现透出某种喜悦。
  “那个女人真的找上门骂你啊?其实她还到我的公司骂我呢!但都让保安给请出去了。呵呵——有人说,忌妒是一切祸乱的开端。这话可一点都没有错呢!”
  杜辉以陌生的眼光盯着眼前是他妻子的这个女人。
  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第 2 章
 
  猛得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沉默,景燕一边捂着脸,一边用难以至信的表情瞪着杜辉。
  “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杜某人的妻子!你给我记住这一点!”
  猛然甩上的防盗门,让景燕咬牙切齿。
  她将琉璃台上红酒狠狠的砸在地上以泄愤。她会得到一切的,没有错!
  她将几上的电话拿过来,快速的拨了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
  她耐心的等待着,才不会管现在是凌晨几点。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声模糊的女人声音。
  “喂——三更半夜,你是谁啊?”那边的女人问着。
  景燕笑了一下,不开口也不放下电话。
  “喂——喂——神经病!”嘟的一声,电话已经被挂。
  她又重拨了这个电话,接着依旧是他的老婆。
  “喂——你说话啊!”那边的女人有些清醒起来,声音也尖厉起来。
  “是你这个贱货对不对,有种给我说话啊,你再敢打电话过来,我叫人砍了你啊!”电话再一次被挂。
  景燕已经乐得前翻后仰。她看上的人,从来还没有得不到手的呢!
  可怜的女人,突然她有点同情她,但不管怎么样,她的老公她要定了。
  她使坏的再打过去。
  可惜已经不通了。她终于心满意足的吁了一口气,打算洗澡上床美美的睡一觉。
  @@@@@@@@@@@@@@@@@@
  有人说,生活充满了寂寞和忍耐。
  背后的窃窃私语和不断涌来的目光,让杜辉的心头越来越沉重。
  中午时分,杜辉选了间银行附近的餐厅,正打算开动。
  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阿辉,那件事不会是真的罢?!”电话里的人带着隐约的笑意询问他。
  说好听点,是关心他,说白了还不是八卦。
  唉,输人不输阵啊!
  “阿伦,你的脑给电崩了么?拜托你好好想想再来问我行不行啊?!”
  “可是,大家都传开了啊?我跟你,谁跟谁啊!你就坦白了罢!我连那人叫什么都知道了啊!”
  “跟你说了没有就是没有,有客户找我了,拜拜!”
  他带着一丝狼狈和隐约的怒意干脆挂断电话。
  顿时觉得胃口全无。
  那人叫什么他也知道,没法子,这个名字出场率实在是太高了。
  不过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
  如果那天不下雨,相信他们也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
  “你是杜辉?”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让刚刚走出餐厅却不得不站在台阶上避雨的杜辉转过头来。
  一个男人脸上带着笑意,带着某种讨好的表情。手里提着一袋水果,一只手还抚着头发上的水珠。
  看起来脸生的很,衣着打扮也不象是他经手过的大客户。
  考虑了十秒钟,杜辉放弃了,不由的问道:“你是——?”
  那男子露齿一笑道:“我叫郑文森,是你太太的——也算是朋友罢!”
  笑容象是被冰冻住一样,僵在杜辉的脸上。
  但是凭借无与伦比的意志力,他克服过来了。
  此时此刻只有平静高傲带着某种不在乎的表情才能在气势上全面性的压倒对方。
  “那你怎么认识我,并且一眼就认出我来呢?”
  郑文森笑着指指杜辉银行制服的前襟,原来上面还别着他的证件。
  “你的名字在上面!况且你在XX银行工作,我想应该就是你了。”
  杜辉心里万分惊讶:一个女干夫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敢跟他套近乎,天晓得!
  连天气也想跟杜辉作对似的,雨越下越大。不过反过想想,这倒不失为一个了解对手的好机会。
  他很想知道,郑文森究竟有什么的地方出色得能让景燕看得上?
  杜辉开门见山。
  “我想知道——”他说,“你是怎么跟我妻子认识的呢?”
  郑文森望着滂沱大雨眉头一直皱着,但听杜辉问话,却显出吃惊的神色。
  “难道你不晓得么?景燕是我妻子的朋友,她经常到我家来玩,所以自然而然的就认识了。不过你妻子真是一个热心又好相处的人。”
  “什么?!”杜辉惊讶到想假装都无法掩鉓。
  天哪!景燕竟然跟上次那个象疯婆子一样的女人是闺中密友。她竟然在抢好朋友的老公。这个女人真是太无耻了又毫无道德感。
  还有人说她好相处又热心?!景燕,一个完全自我为中心的女人,专制而霸道,简直是翻版武则天啊!这个男人脑子一定进水了。
 
  第 3 章
 
  “你真是太夸奖她了——她不惹人生气就已经很不错了!”
  郑文森双眉微微一扬。
  “我说的都是实话,她一听说我想赚点外快,就热心的把她自已公司的活介绍给我干!”他一边说着,一边微笑着。
  杜辉迟疑道:“你是……在做什么工作的?”其实这个是他最想问的。
  “我是做CAD设计,也就是设计图纸!”郑文森简单的说着。
  “哦~~”这个字拉的长长的,却意味着一种轻视的态度,虽然只有淡淡痕迹,但是郑文森听出来了。
  他有一些自嘲的微微一笑,然后退开了一些,脸朝着大路,望着尘世中的男男女女,不再言语了。
  杜辉见他平顺的双眉,平和的表情,对于刚刚他的无礼似乎并不放在心上。
  或者说对于名利并没有一种迫切心罢。
  浑身上下没有尖锐的棱角,或者是所有的锐气已经被人情世故给磨平了。
  在这喧嚣的大街,仿佛他所站的一块地面是那样的静寂。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四下众人纷纷查看,唯有郑文森接起电话。
  “……我真的是上街了,刚刚去了银行存了一点钱,哎——”
  他将脸朝向玻璃墙面,低声道:“我真的是去了银行啊,我没有去见任何人。我还给你买了梨……我就回去,刚刚在避雨啊!你不要疑神疑鬼啊——”
  他的表情是忍耐的是苦涩的。
  人生啊,就象一潭死水,对于他来说,甚至于对于杜辉又何尝不是?!
  在狂欢之后,也要独自忍受着寂寞的侵蚀。
  原本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只待雨小一点,便可曲终人散。
  二个人心里大概都是这样想的。
  问题是——
  雨却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