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情发烧中系列出书版)傲娇小亲亲Ⅰ+番外 作者:林佩

字体:[ ]

傲娇小亲亲 by 林佩 
文案: 
台湾南部云跃会老大,外号金龙,本名不详, 
爱人面前笨龙一只,身穿夸张花衬衫, 
脖子挂条粗重金项链,长相粗眉大眼, 
是个阳剽悍,凶神恶霸的金龙老大,可惜, 
押塞夫人眼底,完全是只没有理性,只有兽性的大精虫, 
为了留住小贤贤,可是天天努力做「家事」, 
南部名门望族第二代,外号神龙,本名张见贤, 
男人口中的亲爱小贤贤,温文儒雅,相貌俊美清朗, 
衣着淡色素雅,手腕戴的是简约时尚的白金饰链, 
颇有翩翩贵公子味道的他,不只是超级印钞机, 
更是只标准的「人前傲慢,床上娇弱」的傲娇兽, 
可,这回,当小贤贤乍见中枪的笨龙失踪, 
那本是冷淡的心湖被狠狠震住,从不想涉入黑道, 
更看不惯黑帮的耍狠恶斗,不过为了找回笨龙, 
云跃会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终于明白, 
原来,他心里其实很爱那只被精虫左右的笨龙, 
真的很爱很爱…… 
第一章 
夏天。高悬挂规格的越野车渐渐进入梨山山区,高山公路虽然路面保持得不错,不过蜿蜒处多,路上还常常跟送高丽菜跟水果到中南部的大货车擦身而过,开车的过程险象环生,可是越野车主老神在在,对偶尔与载货大车几乎亲密接触的惊险境遇不甚在意。 
「开慢点,又不赶时间。」前座的乘客抱怨了。 
司机呵呵笑:「小贤老是爱紧张,相信我啦,我开车的技术一等一,有职业赛车手的水准,真的!」 
「有一等一的开车技术,怎么没有一等一的避罚单技术?我每个月至少收到十张你的超速罚单,你也用不着以这种方式贡献金钱来回绩社会人民吧?」乘客气鼓鼓。 
司机心虚:「警察太女干诈了,总是在我想不到的路段上测速照相……」 
回话的是车主兼司机,外号金龙,身穿夸张花衬衫,脖子上挂一条粗重金项链,长相粗眉大眼,整体给人一种阳刚剽悍的气概,眼神凌厉,透露出主人凶神恶霸的本质。 
相对的,前座乘客却散发出完全不同的味道:温文儒雅的气质,搭配俊美清朗的相貌,穿着淡色素雅,手腕上是简约风格的白金饰链,乍看之下颇有种翩翩贵公子降临凡尘的感觉。 
此刻的贵公子其实紧张的很,右手牢牢抓住车窗上的支架,心中只想着,这辆车好像没有安全气囊…… 
近黄昏的时刻,天空暗了,毛毛细雨如羽绒般的飘上透明的车窗上头。 
「记得上回跟你来的时候,也同样下着雨……」乘客喃喃说:「……真巧……」 
「啊,难怪小贤贤坚持要上梨山来,原来想跟我来场二度蜜月、旧地重游的说……」司机忍不住咧开嘴笑,笑得喜不自胜。 
「笨龙,谁跟你二度蜜月?待会见到熟人,嘴巴给我缝紧点,别在人面前乱说话!」 
乘客小贤贤,本名张见贤,白了金龙一眼。 
往梨山的方向开。改装过的专业级Off-road车种在山路上奔驰,目前为止。经过的道路都是平整的柏油路面,这让金龙有点大才小用的感慨。 
「……车轮胎放大了尺码,可以轻松克服高低落差大的地形……嗳,小贤贤,不如别去找穆大哥了,我们来个山林探险,顺便测试粗花放大轮胎的抓地效果……」金龙别有用心说 
「不许,我跟小异约好了见面,你别故意用些七七八八的理由阻挠。」贵公子说。 
金龙蓦然间生气起来:「我才是你现在的男朋友,结果你老提旧情人,想气我是不是?」 
「真要气你我就自己来了……你自己不也说很久没来看看穆大哥大嫂?我就想说约小异上山走走……哼,我才气呢,那个人干嘛也跟着来?店不用顾了吗?」张见贤皱眉说。 
他口里的那个人,是小异的亲亲爱侣秦大同。张见贤因为小异的缘故,跟秦大同有些嫌隙,不过那都已经是些陈年旧事,只是两人日后见面时,也不太给对方好脸色看就是了。 
「大同哥说他堂弟秦大鹏跟前招牌店员小程免费义务性看店,所以……」金龙回答,又爱又恨。 
爱的是能跟失联多年的大同哥聊聊往事,很好,恨的却是小贤贤每次跟小异见面时,两人语笑嫣然态度亲密,看在眼里简直伤死他金龙的心了。 
张见贤当然知道笨龙的想法,故意不理会,只是问:「那个人跟穆大哥好像也很熟?」 
提到过往,金龙脸色和缓了些,回答:「大同哥跟穆大哥以前是惑帮的左右护法,我则是大同哥的直属小弟……嘿,他们两人可神了,人称龙虎二将,一旦联手,打遍天下无人能挡。」金龙说到这些事的时候,眉飞色舞,愈说愈兴奋。 
「那个人居然也是黑帮的高阶成员?」张见贤讶异了。 
「是啊是啊,十年前南部两大帮派火拼,惑帮帮主被六合会抓了,外号猛龙过江的大同哥调派一支敢死队,亲自冲入六合会总部救人,当时那个场面啊……」 
摇摇头,金龙当年也是敢死队里的一员,想起大同哥狠酷的拳头,所到之处血流成河,敌人派出了精锐队伍都没能成功挡住他,这件事还成为了黑道传奇故事之一。 
张见贤有些无法想像,问:「他居然那么冲动?」 
金龙大力点头:「嘿咩,六合会里头的重要干部挂掉一半,大同哥顺利救出帮主,不过警方也刚好赶到,逮捕了大同哥……帮主想尽办法贿赂检察官,判了个小罪,大同哥蹲两年监就出来了。」 
张见贤嘴巴张了几张,轻声问:「我以为入了帮派之后,一辈子很难脱身的,他为什么可以?」 
「大同哥救了帮主啊!出狱那天。帮主亲自去接人,问大同哥有什么打算,大同哥说想远离黑帮,到台北讨生活,帮主也就阿莎力的答应啦!」 
想了想,张见贤偏着头问:「你为什么没留在、呃、惑帮?却跑出来,成了云跃会的老大?」 
金龙嘿嘿笑:「大同哥是我的偶像嘛,他不在,我待得没意思,趁着惑帮内斗的时候,联合几个过气的好兄弟出来,顺便接收一些零星的小组织,自己创了云跃会。」 
愣了半晌,琢磨琢磨笨龙的笨脑袋,张见贤问:「你们云跃会众头目都取名什么金龙银龙的,该不会就是因为你崇拜的那个人……」 
「哈哈哈,就说小贤聪明,对对,大同哥是猛龙过江,我就给自己取名金龙,二弟听了说不错,吵着要当银龙,三弟四弟顺势当铁龙铜龙,现在又多了一条神龙……」愈说愈得意。 
小声嘟嚷,张见贤:「到底是哪个家伙喊我神龙?要让我揪出来,一定、一定……」 
本来想学金龙呛些砍手砍脚的常用语,可是端庄斯文惯了,残忍的词语到了舌尖,终究吐下出去。 
金龙偷瞧心爱的小贤贤:心想好险好险,他本来想喊自己的压寨夫人为神凤的,龙跟凤才登对,可是外头的人却因为张见贤从不公开露面,就说神龙见首不见尾,张见贤因此被安了个俗到爆的绰号。 
细雨中,沿途道路两旁都有未经开发的原始森林,没多久过了梨山宾馆,张见贤说要下车来买些水果给小异吃。 
水果没吃,金龙先尝了水果醋:「买什么?穆大哥家水果多的是,水梨、水蜜桃、蜜苹果,吃到你会吐!」 
见金龙气到吹胡子瞪眼,张见贤垂了眼不说话,俩人车上维持了半小时沉默,直到车子转上泥土路,金龙才松口。 
「穆大哥家到了……那辆车好像……应该是大同哥他们先到了。」 
等金龙将车停好在穆大哥的木造屋外,天色也暗下来,屋子的灯火早已点亮,给人温暖的感觉。张见贤当先下车,突地两只大黄狗跑过来,对着城市帅哥呼天喊地一阵吠叫。 
怎么又是那两只狗? 
狗儿好像还记得这位去年来造访的外地人士,就在两步之外的距离吠啊吠,吠到环状的山林里都有回音了,张见贤脸发青,不得已,天生怕狗的他回头喊人求救了。 
「笨、笨龙!那个……」 
金龙赶忙也下了车,挡在人前面,顺便发挥狗善被人欺、狗恶被恶人欺的处事态度:「大毛二毛,又是你们?不准欺负小贤贤!」 
两只狗低声呜咽,夹着尾巴逃回门廊下,仿佛金龙是它们的克星。 
张见贤躲在人高马大的金龙后面,很不甘心地说:「这两只狗怎么老看我不顺眼?上次来的时候,它们也专门对我吠……」 
嘿嘿笑几声,金龙一边把张见贤给护进大门前,一边回头用眼神跟黄狗打招呼,大毛二毛,干得不错!小贤不跟他冷战了耶,下次再带宝路干狗粮请客。 
打发了狗,揽着张见贤往屋子里去,大门这时主动开启,主人穆大哥听到狗叫声,知道客人来了,扯着洪钟似的大嗓门冲出来打招呼。 
「金龙老弟你们路上是混到哪里去玩?天都黑了,当心路上看见不干净的东西……边说边拉着两人进屋去。 
不干净的东西?张见贤回头想想来的路上,还好,似乎没什么奇怪的影于,不过听穆大哥这么一提,还是鸡皮疙瘩全冒出来,忍下住又往金龙身上靠紧了些。 
金龙心里对穆大哥竖起大拇指,暗赞,穆大哥,说的好,下次再带最新的日本A*当礼物。 
穆大哥继续说:「大同他们中午就到了,他带来的小朋友还一直问小贤怎么还不来……」 
金龙很哀怨:「小贤贤不准我用正常的速度驾驶……」 
「时速一百五、两百是正常的速度?替我的心脏想一想好不好?瞧,我手心都是汗!」为了验证话的真实性,张见贤真的把手伸出来,让金龙看看。 
太小看金龙那只色胚了,他一把抓了小贤贤的手,故意就往人家掌心舔一口,调情似的轻触,搔痒到心底。 
正经性格的张见贤脸都红了,搞不清楚那只笨龙怎么老爱在大众前发情,只好狠瞪着他,然后放低声音喝斥。 
「喂,笨龙,你、你别乱来!」想到了什么又补充说明:「还有,在小异跟那个人面前别喊我小贤贤,很难听。」 
掏掏耳朵,金龙皮样的答声知道了,心中却打定主意,就是要在大家面前表演些亲热戏,尤其是小异,要不,可爱的小兔子总是会故意借机去摸摸自己压寨夫人的手手脚脚,气死了。 
进入了客厅,一位英武矫健的男人坐在穆大哥自己制作的竹椅上,喝着茶,见到两位客人进来,先是跟金龙互打招呼,接着,冷峻的眼神落到张见贤俊美端正的脸上。 
两人互看了十秒钟,谁也没开口说话,空气中闪着劈哩啪啦阴诡的氛围。 
穆大哥虽然不清楚秦大同跟张见贤有什么过节,不过曾在黑道恶劣环境中打滚的他,对两方传来的诡异杀气全然不陌生,疑问的望向金龙。 
金龙耸耸肩,回一个少管的眼神。 
穆大哥这下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幸好,他虽然在梨山上安稳宁和的环境待久,趋吉避凶的本能还是有的,干笑了几声,说句随意坐的客套话后,颠颠就往厨房后头跑,把老婆抓出来应付大局。 
穆大嫂是位面貌娟秀的女子,比熊样的穆大哥更加温和亲切,从厨房中走出来,湿湿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毫不客气抓住张见贤,态度亲昵笑容可掬。 
「嗳,不是小贤贤吗?大嫂好想你……嗯嗯,城市来的帅哥就是不一样,哪像有些男人……」下巴指了指自己老公、秦大同、还有金龙:「……粗鲁……」 
有人称赞自己是很好啦,可是听到自己又被喊成小贤贤,张见贤嘴角不由得抽搐几下,眼睛瞥处,果然看见秦大同丢过来一个不屑的表情,即使如此。张见贤在女士面前一向彬彬有礼,因此也不说什么,只是礼貌性的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