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孔雀的美学意义+番外 作者:林佩

字体:[ ]

孔雀的美学意识(出书版) 林佩 
文案:
生平最恨人说我漂亮又可爱! 
好啊这只臭鹰,专爱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我的佛山无影脚,踹得你不敢再乱放屁! 
啊……爷爷,没事,我们只是小俩口闹闹情趣~ 臭鹰,你皮给我绷紧, 等这事一了,我领钱、走人、开店自己养自己, 后会要有期,我考虑考虑,谁教孔雀天生就爱摆架子?
第一章
气死了气死了!
退伍后第三个月,这已经是我第十八次找工作碰壁,真搞不懂,那些口口声声说要唯才是用的大公司,为何总爱在面试新人时搞以貌取人那一套?
生成这样的容貌又不是我的错!
恨恨从面试室出来,依旧对刚刚听到的质疑愤恨不已。
这家公司很大,是知名的利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我在报纸上看到他们的征才广告,很高兴,要是能顺利被录取,我这一生就无忧无虑了。
被唱名叫进去时,我真的很紧张,慎重检视自己的穿着--嗯,很好,因为自己的相貌偏向阴柔,我尽量选择正式的西装跟长裤穿,表现的成熟稳重些。
进入,气氛很严肃,三、四位看来是高阶主管的中年人坐成一排,在我进入后一齐抬头看了我,每个都愣一下……我习惯了,大大方方让他们看。
几秒钟后,其中白脸尖下巴的女性主管推了推脸上的眼镜,指示我坐在他们前头三公尺外的一张铁椅上。
乖乖坐下,在面试主管翻着我履历的一分钟内,我无聊的四下望。
面试室角落的一处坐了个西装毕挺的青年,相貌端正、态度闲散自然,高级西装穿在他身上极富质感,天生的威仪让我猜测他在公司内的位阶应该不低……
奇怪的青年,他年纪虽然比那几位面试官年轻,可气势一点也不输人,由他的位置跟屁股下的高级沙发椅待遇来看,说不定是总经理级的。
我又往他多看了两眼,他也一直瞪着我,眼睛睁的老大。
哼,看那个死表情我就知道了,就跟以前那些想骚扰我的色狼一样。可恶,我从国中开始对付色狼已经有十年以上经验,瞧瞧我百炼成钢的牡丹花下死一拳--
「呃……孔阙威?名字相当的男性化……」某位主管开了口,将我的注意力拉回来……差点忘了我正在面试中,收敛些,可是,他问的是哪国问题?
按捺下怒气,我回答:「我是男生,履历上也注明我退伍了,上面还附着我的身分证影印本,请查照。」
几位主管吸气的声音好大,惊讶莫名的眼神往我多看了一眼。
又来了,每次我去面试都会遇到相同的情况,明明我穿的够MAN、名字也男性,连退伍令的影印本都附上,结果每个面试官都有心或无意把我认成女孩子。厚,身分证上的资料难不成是假的?
对,我知道我长相是白净了些、身体骨架也小了些,唇红齿白眼睛大,可是像女生不代表个性就温柔,也不代表我很好欺负。
知不知道我是怎么对付那些当面喊我人妖的人?每个都被我揍到跪地求饶,说再也不敢用那两个字嘲笑我了。
主管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后,终于又问了:「你来应征电脑工程师,对本公司有什么期许?」
总算问到正经问题。要知道,之前有几家的公司经理面试我时,都说我看来太过年轻、不稳重、没担当,还说怕我进去会引起公司内部的麻烦。去,说那什么话?以貌取人就是以貌取人,我当场拍桌离去。
还有一家主管更可恶,说我比女人还漂亮,露骨的表示要包养我--我连桌子都懒得拍了,直接往那两主管胸口上踹一脚后,拿回履历走人。
我知道自己长相如何,也讨厌被误认成女人,可相貌是天生的,怪不得父母。我气的是那些光凭相貌就对我想入非非,甚至将我能力定了位的人。
个性偏激手脚暴力非我所愿,都拜那些没水准的人所赐。
现在好不容易这些人对我问了个正常问题,我立刻正经回答。
「对,我主修资讯管理,对程式设计非常有兴趣,也曾经在两家规模较小的公司里打过工,有相关的工作经验,希望能在贵公司里找到能发挥所学的适当职位……」
又问了几个正常面试应该询问的问题,我也照准备好的标准答案来应对,心里很高兴的想着,这次应该没问题了吧?
末了,坐在最中间、年纪最大的主管轻咳一声,问:「……孔先生,我想确定一下……你是不是人妖或双性人?性取向有没有问题?」
我反射性眯着眼,回视那个问了尖锐问题的秃头欧吉桑。
「没有,我不过是遗传了外婆的相貌。」捏紧拳头回答,冷静,冷静--
「可是,你……」面试主管你了几声后没说下去,只是面有难色。
我知道这回又玩完了,不必心存侥幸,而且我很生气,从出来找工作后,同样的愤怒持续累积又累积,累积到现在,我也不顾及礼仪了,站起身朝对面每个人都瞪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精疲力尽,真的,我知道我这样的相貌或许适合作别种事,就连妈妈也常常劝我干脆去当偶像明星算了,可那不是我兴趣,我的专长不在此,为何要硬逼自己去干不喜欢的事?
很累很累,这三个月,就连当兵也没这么累,可是如今想要进入社会找个喜欢的工作,却处处碰壁,原因却都只因为像女人的这张脸。
真的考虑去整形了,可惜我没钱。
走下楼,穿过这家公司一楼富丽堂皇的大厅,却听见有人叫住我。
「孔雀、孔雀!」陌生的男音。
奇怪,怎么会有人喊我学生时代的绰号?我叫做孔阙威,念快些的话都会听成孔雀,所以朋友都这么喊我。
回头找,有些惊讶,居然是面试室里那个窝在角落的青年。
我沉下脸,没忘记他之前用什么样的眼光看我。
「孔雀,你等等,我有事找你。」他显然是跑步追下来的,脸上落下几滴汗,即使如此,仍旧维持着风度翩翩的样貌。
我仰头看他,刚刚他坐着没感觉,现在他站在我面前,身高至少高上我十五公分,肩膀宽,脸是标准的英俊型,整个人就是个型男,还靠我那么近,示威来着是不是?
对他的不悦感更是加深。
「我叫孔阙威,不是孔雀,没事别乱喊。」反正知道自己不可能进这家公司了,管他是谁,也不用装模作样的客气:「找我干嘛?」
「啊,我为人事经理对你不礼貌的问话来道歉,我知道那种话太伤人了。」他说,笑的和善。
「我早就习惯了,再见。」瞥他一眼后,我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我其实还有别件事找你。」他拉住我:「很急……」
「我录取了?」冷笑。
他摇头:「是我私人的事,你到我家去,我给你一百万……」
不等他说完,我用力踩他一脚,他还来不及发出痛呼,我又一拳往他肚子招呼过去,这拳头劲道可不轻,是我苦练多年的一击必中绝招,目前为止还没人躲得了。
见他痛到抱住肚子弯下腰去,我骂:「狗屎啊你!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想包养我?哼,人面兽心的家伙,下次再对我说这种话,我把你命根子踹断!」
余怒未消,我又往他一踹,然后他就只能很不英俊很不风度翩翩的屈着身子倒在地上。
一楼大厅这时好多人跑过来,似乎都是这家公司的职员,就连门口的警卫都跑来了,每个人都慌张的喊:「总经理、总经理、怎么回事?」
什么?这家伙是总经理?糟糕,我往四周看,警卫已经打算把我抓起来了……逃走先。
逃之前往地板上看看,那家伙显然痛得不得了,活该,再踹一脚捞回本,毕竟我没踹过多少有总经理头衔的人。
一溜烟往人最少的地方穿过去,找到大门越过后就逃走。
那之后又过了十几天,没见警察找上门,看来那个啥总经理也不敢报案,怕他的不良企图被揭发吧?就知道他们这种人有钱有势之后会作怪,明明长得人模人样,一定有很多人抢着当他的入幕之宾,干嘛惹到我头上?
倒是我,找工作一直不顺,电话里跟妈讲这件事,她要我回南部家好了,别待在台北,台北生活水平高,工作竞争激烈,还不如回乡下慢慢找事做。
最重要的,我家孤儿寡母,她一个人寂寞,要我在家里陪她。
我想了想,既然这里不留我,回家算了,妈妈经营了一家小吃摊,我回家帮忙她也好,骑驴找马,看看能不能在附近的工业区找到好工作。
决定了就不留恋,租住的四坪大房间里,我慢慢收拾行李。
突然间有人敲门。
以为是房东要退还租屋的押金,我立刻开门,没想到居然是之前被我踹到地上的那个总经理。
怎么,直接上门来算账、还是对我的容貌不死心?
去,我当场甩门,请他吃闭门羹,没想他反应这次快了,一手挡门一脚踏进来,不让我关门。
「别关门,我们好好谈谈……」他摆了个迷人的微笑:「我不是色狼,是真的有重要事请你帮忙。」
门被他卡着,我关不上,好,给他一次机会……他要再说些或做些不入流的,我杀了他!
「说!」不客气地吼。
「不请我进去坐?」他笑着问:「我过去半个月都在美国办事,一下飞机就直接过来找你,很累呢……」
「等我听过你要谈的事才决定请不请你进来。」冷酷回话。
他耸耸肩,很无奈地说:「别防我防那么严,我是利达企业的总经理何天鹰,过来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拜托你。」
我不太信任他。
他知道我疑心甚重,立刻从口袋中掏出名片,我看看,头衔真的很唬人,总经理何天鹰……接着他又拿出一张泛黄的旧照片出来。
真的是旧照片,黑白照片里一位长相严谨的青年坐在椅子上,黑色的上衣类似制服,下身是白色裤子,脚踩拖鞋;旁边有个纤瘦女性站着,小碎花洋装,头发烫的很美,两人脸上都漾着浅浅淡淡的笑。
我有些惊疑不定,望向何天鹰。
「照片里的男人是我爷爷,这是他年轻时跟家乡的情人拍的照片。」他解说:「这女人是他的初恋情人,你看,是不是跟你一模一样?」
我把照片拿过来,想看的仔细些,也因此松了固定房门的手,他就这样大摇大摆闯进来。
「你找到工作啦?」他东看看西看看后,问。
「要真的找到工作就好了,只可惜,就跟你们利达的主管一样,只会以貌取人,也不问问我的能力胜不胜任。」我白他一眼。
他尴尬的笑笑,又问:「你在收拾行李,想搬家?」
「我面试十八次都碰壁,不待了,想回家去另谋高就。」我又说:「如果你公司要录用我,我就留下。」
「我不插手人事部的安排,那天会在面试会场纯粹是心血来潮,想看看来应征的都是些怎样的人……」他解释。
我不在意,把照片翻过来,没注明什么,我又看向正面。没错,那女人的相貌跟我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我若是也烫个同样的发型,表情羞怯些,没人会怀疑我就是她。
何天鹰拿这张照片来到底要想怎样?我不懂,于是瞪眼问:「你爷爷的初恋情人关我什么事?」
「我爷爷七十岁了,患了病,目前只能躺在家里修养。」他苦笑,说:「他最近脑筋有些胡涂了,也没甚么精神,常常拿着这张照片喊月美月美……月美就是她的名字。」
「那又怎样?你爷爷要找初恋情人就去找啊,凭你总经理的财力,花钱找征信社调查,台湾也就这么大,还怕找不到?」
「你说的没错,我是想过要找,但是再怎么美的美女,就算活着,也是个七十岁的老婆婆吧?还不如不相见,让爷爷留个最美好的回忆……」他说。
我哼一声:「既然如此,你还来做什么?」
「因为我发现到你了啊,太好了,你就扮成我老婆到我家去……呜!!」
他话没说完,鼻心已经挨了我一拳。
「干!我最讨厌有人把我当女人!什么,还是你的女人?受不了,今天你自找死路,再吃我一拳!」
愈说愈气,跳起来手肘攻击,往他胸部一个突刺,让他往后跌了好几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