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海盗拳皇(出书版) 作者:蓝刹(下)

字体:[ ]

 
海盗拳皇 (下) by蓝刹 
 
文案: 
狄斐尔的人生堪称贫乏, 
唯一称得上是娱乐的兴趣就是收集传说生物, 
放在自己的私人动物园里观赏。 
这个化名『黑狮莱恩』的少年拥有难得一见的好身手, 
蓬勃的生命力更令他目眩神迷, 
不惜一切也要将他纳为收藏品之一。 
他本来以为,这样就够了。 
然而他却发现,自己对郗博宇的欲望渐渐超过了尺度, 
只是观赏不够、只是触摸不够、只是亲吻也不够! 
当他撞见郗博宇跟侍女之间的暧昧情事, 
狄斐尔终于爆发了!这头小黑狮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可是,不顾一切得偿宿愿的结果, 
却是两人的距离越行越远。 
他该怎么做才能得到郗博宇的爱? 
难道除了让他自由之外,已无别路可走? 
 
 
 
 
第十一章 
奥斯特罗学院 
宿舍区 
虽然学院方似乎过于吝啬了那么一些,只给他们历史系一层楼作为教室,可在住宿方面却是异常大方,只有六个男生的男生宿舍,院方很是奢侈的给了整整一栋楼,就算他们每个人住一层也还有剩。 
系上唯一的女生苏珊娜,本来也跟他们享受同等待遇,只不过后来考虑到女孩子一人独居实在太不安全,最后院方研究了一下还是将她安排到其它系的女生宿舍内。 
终于摆脱了苏珊娜的百般纠缠,觉得精神极度疲惫的郗博宇,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电梯,将手按在感应器上,面前的两扇门悄然无声地向两侧滑开,举步走进宿舍,房门在他进入后随即无声无息的合拢。他依然保持着多年的习惯,才一进房间就踢掉脚上的鞋,赤脚踩着柔软的地毯在房间内随意走动。 
「伊凡,是你吗?什么时候回来的?」环视了一下房间,郗博宇发现沙发上正趴着一个人。 
虽然远方够大方,可他们也没兴趣一人住一层,甚至就连每个人住一间,都嫌太过空旷,曾有那么一阵子他们为了联络感情挤入一间房。不过,这群早就习惯了宽敞卧室的家伙们,很快就被狭窄的活动空间弄得失去兴趣,没几日就结束了他们短暂的同居生活。 
他们依然同住一层,每间两人,比邻而居,不但彼此的活动空间足够,还解决了一个人会寂寞,三个人太呱噪的难题,可谓是两全其美,现今比郗博宇提前回来的人,正是他的同居室友--伊凡。 
「唔!刚刚,好累啊!」趴沙发的人回答得甚是简洁,只是闷闷的声音中隐隐透着些许疲惫。 
「今天跟他们玩什么游戏?」在郗博宇的认知中,葢雅人的初、中级教育,全都是由一场场趣味性游戏所贯穿。而在别人眼中每天心甘情愿跑去自己找虐的伊凡,只不过是陪着那群大孩子一起玩游戏而已,他并不认为那是份苦差事。 
实际上特殊学院也没有他们想象中那般高深莫测,里面所教的东西也相当简单,当然所谓的简单是相对从小就生长在高科技环境下的葢雅人而言,对于正在向星际时代过渡的新兴星系子民而言,还是很难理解与消化的。 
「是对战比赛,由他们分别进攻,我一个人防守。」伊凡有气无力的答道。 
「哦!你的战绩如何?」对战比赛?应该是指空战游戏吧?双眼一亮,郗博宇兴趣盎然的问。记得这是满有趣味性的游戏,好像是为了培育年少葢雅人的战争意识而设计的仿真游戏,他以前也玩过而且战绩辉煌。 
「零战绩。」五官皱成一团,伊凡痛不欲生的答道。 
「难道你......一局也没胜?」郗博宇惊讶不已。 
本以为伊凡与他们接触都快四年了,总该有些进步吧?就算没有还击之能,可起码能够稍微抵抗一下,没想到竟然是全军覆没。 
「没错,惨败。」惨然一笑,一脸颓色的伊凡,无奈的点了点头。「一败涂地,全无还手之力。」 
「呃!看起来是惨了那么一点。」都四年了,他一直是百战百败,连将一切都看得很淡的郗博宇,也不由得对其深感同情。 
「唉!不是一点,而是惨透了。」伊凡翻身坐了起来,半躺半卧斜依在沙发柔软的扶手上,眉宇间尽是沮丧的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看起来非常简单的事情,怎么落到我手上总是一团糟呢?」 
「可能是起点太高了,你难以跟上,你或许应该先打好基础,不要急于求成。」 
随意在伊凡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郗博宇若有所思的答道。 
「起点高吗?」眉头微蹙,伊凡固执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他们从早到晚都在玩游戏,从来就没有正经八百的上过课,我怎么可能会跟不上?」 
「游戏?」微蹙眉,郗博宇似笑非笑的瞅着伊凡。「难道你真的认为,他们只是在玩游戏吗?」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葢雅人是通过拟真游戏,培养下一代的逻辑、创作、分析以及推理等各方面的思维能力,并通过各种游戏开拓他们的视野,提高他们的思考以及动手能力。就拿你今天玩的对战游戏来说,里面就包含飞船的驾驶技巧,战术的灵活运用,地形的勘探与分析,团队的配合与管理等等多个方面。关于这些,你难道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我也并不是全无所觉,我也尝试着适应和学习,可不管我怎么努力,最终的结果都是......」 
「我说过,你的基础太浅薄,根本就跟不上他们。」打断伊凡的解释,郗博宇再度强调了一下。 
「是什么基础啊?战术方面的?还是技术方面的?抑或是谋略......」 
「都不是,完全拟真的游戏环境,就意味着一切基本上与现实相符,而你的体质很明显并不适应。」 
「体质?什么意思?」 
「你是地上人,很难适应失重的环境,而习以为常的葢雅人则如鱼得水,因此,很明显你已经输在起始的第一步上。」 
「......」 
「其次,生活环境影响及战争意识,一个出生在科技高度发达的星际时代,一个成长在蹒跚起步的陆地时代,一个从未停止征服的脚步,全民皆兵的种族,一个被束缚地面上,习惯了安逸与和平的子民。这恰恰就是我说的基础,也就是你先天缺乏的条件。」 
「出生的环境,不是我所能挑选的,可战争意识?我相信我并不缺,从我八岁起,我的家乡,我的祖国,就沦陷在战火之中,而我也不是没有经过战争洗礼的雏儿。」 
「地表战争与星际战争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你所经历的战争只能算是内战,与星际战争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呃!从你八岁起?我记得你今年才满十八岁吧?」见伊凡神情严肃的点点头,郗博宇此时的表情堪称精彩,嘴里喃喃的低语道。「难不成,你说的是十年前的那场征服战?」 
「没错,就是那场极其不公平的侵略战争。」双眸中尽是哀戚的伊凡,再度点了点头。 
「你不会出身那几颗反抗的行星吧?」郗博宇小心翼翼的问。 
「没错!」又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伊凡语气沉重的说道。「宇哥,这件事我从来没有跟别人提起过,哪怕是视我们为兄弟的伊修斯他们也一样,因为除了你以外,他们几个都是星际移民,他们属于入侵的那一方,根本就不可能会理解我们这些亡国之民的痛苦与悲哀。」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本身就算是侵略战争领导人之一的郗博宇,实在是无言以对。 
和平过渡的星球,与血 腥暴力征服的星球,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待遇,兵不血刃主动投降的星球,能够保障他们所有人的生命安全,个人财产,以及人身自由。 
而需要出动战舰队武力征服的星球,不但生命没有保障,更不要提什么私人财产,连自由都被剥夺,彻底地沦为任任奴役践踏的奴隶,期限是一百年到三百年之间不等。 
「宇哥,我相信,你也不可能忘记那场屈辱与灾难的战争,你也绝不可能会忘记,我们的家乡在他们入侵的脚步下无力的战栗,我们的祖国被他们肆意蹂躏,我们的尊严遭到他们无情践踏,我们的财富被他们无耻掠夺,人民被他们残酷的凌辱与杀戮,我们......」 
「......」面对神情慷慨激昂,满心悲愤的伊凡,郗博宇彻底的无语...... 
而伊凡每一句的指责,都让他好不自在,虽然发生的那些事情都不是他做的,那些惨无人道的事情也大都与他无关,可这几个星系的星门,却是他的好友特莱尔发现的,而探索这些星门的资金更是他暗地里出资赞助的。 
也就是说,严格地算起来,入侵的战争也算他一份,甜美的果实他更是享受了泰半,因此被人憎恨,遭人咒骂,自然也少不了他那一份。 
除此之外,他对于伊凡口中的家乡啊,祖国啊,母亲啊......之类的更是全没实感。没办法,你能让星际海盗出身,属于标准的无根浮萍,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国籍的人,去理解那种对祖国,对家乡的热爱与眷恋之情吗? 
当然,这并不表示他是个冷血无情的人,而是没有任何参照物的他,根本就无从去想象,更没有办法去理解。 
「呃!先等一下,伊凡。」眼看伊凡已然将他划入同一战壕,视为同等受苦受难的同胞,再一会儿说不定就会被怂恿进反帝叛党组织,虽然他对葢雅人的确没什么好感,可也不代表他有反叛意图啊?他对他现在的地位以及优渥的生活,还是很满意的,根本就没有谋反叛乱的企图。 
「什么?」被打断的伊凡茫然不解望着郗博宇。 
「伊凡,你出身自哪个星系,又是哪个行星?」郗博宇记得除了特莱尔星系并没有经历战火的侵袭,得以完整的保存下来外。其它的星系总有那么几个不甘心投降而遭到暴力镇压的行星,甚至还有那么一个遭到炮火覆盖式攻击的星球,据说最终能够活下来的人,还不足原先人口的五分之一。 
「R星系,ETJ18379行星。」 
「......」郗博宇无力的翻了个白眼,一听名字就知道是典型的葢雅式冠名,除了字母就是编号,冷冰冰的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伊凡,你应该清楚,就算集你整个星球的人力及财力,想要与葢雅帝国为敌,都是极端不现实的事情。」 
「宇哥,你怎么能够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只有我们能够联合起来,就一定能够将侵略者们,逐出我们的家园......」 
「不,根本就不可能,莫说你一个,就算你联合你们整个星系的人力,物力,以及财力,也只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毫无招架之力。」 
「你......唉......」郗博宇毫不留情的话语,让备受打击的伊凡对他怒目而视,可随后又似拽了气的皮球,无力的叹了口气,因为他也不得不承认,郗博宇所说的全都是事实。 
没有高科技,没有宇宙战舰,也没有象样武器装备的他们,又能用什么去抵抗那威力强大的宇宙军队?还能用什么去阻挡侵略者们日渐逼近的步伐? 
「莫说连太空部队都没有的你们,就算你们什么都不缺,什么都齐全,可你们想要以一己之力,与军事力量无比强大的葢雅帝国为敌,根本就是飞蛾扑火,蝼蚁撼象,纯粹就是......自不量力。」 
「宇哥,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需要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我吗?我真的很怀疑,你是他们派遣的间谍、说客、狗腿子。」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而已,才不是他们那边的......」呃!什么间谍,说客,狗腿子,这等名号就算不要钱,也不必往他头上丢啊!他其实哪边也不算,纯粹就是中立人士,百分之百的局外人。瘪了瘪嘴,隐藏自己心里真实想法的郗博宇,心虚地喃喃反驳了一句。 
「宇哥,若是按照你所说,那我们岂不是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没错,一点都没有,瞅着近乎绝望的伊凡,郗博宇到嘴边的话语又咽了回去。 
「神啊!你为什么如此残忍!」虽然郗博宇并没有说出口,可伊凡也不是连察言观色都不懂的笨蛋,很容易就能猜出事情的真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