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相亲 作者:七里红妆/墨钱桃花

字体:[ ]

 
 
文案
 
靳洲是一条疯狗,在经历第一百零一次失败的相亲后,他遇到了大明星陈容,然后,他就被驯服了。
本文主要讲述同性婚姻合法后,狂躁症患者的相亲故事。
主攻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靳洲,陈容
    
    第一章
    
    “跟你说别动我的古董,那是我花十几万在拍卖会上买的!”
    “你有病啊,古董重要还是人重要?!”
    “把手机还给我!”
    “给你就给你,谁稀罕!”
    “砰”地一声,靳洲刚买的iphone6手机被一把摔在了地上,裂成了两半。
    “王成乐!”靳洲愤怒地大吼,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转身冲进洗手间里,从里面操了一把扫帚出来,拼命地往王成乐的身上甩,刚才还没什么表情的王成乐这一瞬间几乎被他吓傻了,尖叫了一声,连东西都顾不上拿,抱着头就冲出了靳洲的家门,鞋也没来得及穿。
    几天后,靳洲来到了成安街的一家咖啡店,整个人萎靡不振,像一条丧家犬。
    “今年这都第几个了,你自己说吧。”
    “我也没办法,”靳洲说,“我这脾气一上来,自己都控制不住。”
    洛明远拿手敲了敲面前的桌子:“你自己说你今年都几岁了,三十五!前前后后给你介绍了那么多对象,没一次成功的,脾气再好的人也经不住你那么造啊,去看过心理医生了吗?”
    “看过了,”靳洲说,“那医生跟我说了一大堆,我也听不懂,反正是说吃药没用,要自己控制。”
    “那你倒是控制啊!”洛明远也快要拿他没辙了,“这次是最后一次了,再黄了我也没什么人可以给你介绍了,你好自为之吧。”
    从咖啡店里出来,靳洲拿着洛明远留给他的电话号码,摸了摸头,再三告诫自己要控制脾气,要冷静,拿出手机,给那个号码的主人拨了过去:“喂,是魏乔吗,我是靳洲,对对,就洛明远给你介绍的那个……你现在在哪儿呢……那要不然先出来见见?是我脾气是有点急,好好,我在咖啡厅等你。”
    说完挂了电话。
    这已经是靳洲数不清第几次相亲了,想找个伴居然那么难,这是他人生前三十几年所完全没有料到的。
    两个小时后,靳洲约的人来了,两人聊了几句,果不其然,对方还是以“话不投机,性格不合”差不多这类的理由回绝了靳洲。
    现在快餐都可以用来形容相亲了,这一次的速度也是快得迅疾,靳洲整个人沮丧得不行,连发脾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从咖啡厅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又失败了?”洛明远给他打来一个电话,“我说你得了吧,要不先治治你的脾气,要不你就孤老终身吧。”
    靳洲像一头困兽,呼哧呼哧喘着气回到工地办公室,一个员工进来敲了敲门:“老板,采购那边出了点问题,昨天从X市买来的那批建材都是次品。”
    靳洲一下子摔了桌面上的一台固定电话,那小员工吓得噤若寒蝉,以为靳洲又要破口大骂,没想到他只是安静了三秒,又把那台电话捡起来放了回去:“没事,找人协调一下,看能不能尽快退回去。”
    晚上的时候,靳洲又开始给他的朋友打电话:“悦子,你就帮帮靳哥吧,靳哥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我妈还在病床上等着喝我的喜酒呢。”
    “靳哥,我真的是没办法,我认识的人都介绍给你了,现在再让我找也找不出来了,要不然这样吧,实在不行你就找个人假结婚,糊弄糊弄你妈也就算了,反正她也就这一年了吧……”
    “你说什么呢?!”靳洲的脾气又上来了,梗着脖子咆哮了两句,忽然想起自己要控制,连忙安定下来,强迫自己数了八只羊。
    悦子那头差点被他吓出心脏病,见他没有发火的迹象,这才道:“那既然你不想将就,就再等等吧,万一物色到好的,合适你的,我再通知你。”
    挂了电话,靳洲开车去常去的那家店吃面,面店老板是个年逾六十岁的老太太,膝下无子女,老伴两年前死了,她就独自经营这家店,和面的手艺很好,靳洲心情不好的时候经常会来这里吃面。
    “来了?”老太太和靳洲打招呼。
    靳洲应了一声,在店里挑了个位置坐下来,琢磨着再找不到对象他该怎么办,他已经三十五岁了,再过五年就是个大龄剩男了,万一……以后是不是要孤独终老?
    正在这时,外面进来个人,那人穿着一身雪白衬衫,戴了副墨镜,手上还配块名表,老太太一看见他就热情打招呼:“小陈,你来了啊?”
    对方笑了笑,在靳洲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老太太很快也给他上了碗面,是靳洲最爱吃的的排骨面,上面还放了个荷包蛋。
    感慨着没想到这人和自己的口味一样啊,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忽然店外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敲打声,靳洲抬头一看,一伙人正抄着家伙在面店门口,把老太太摆在门口的一口锅给掀翻了。
    靳洲一下子站了起来,那帮人明显是来收保护费的,这地方开店要收保护费已成传统,老太太一个人做生意不容易,估计保护费交晚了,就惹来了这么一帮衰神来砸店。
    “你们想干什么?!”坐靳洲旁边的那人道。
    “想干什么,砸店!”那帮人显然一点也不怕他,抄了家伙就进来噼里啪啦一通乱杂,那男人十分愤怒,拿出手机就要报警,被靳洲过去按下了。
    “报警没用,”靳洲说,“对付这样的人就得跟他们打一架。”
    说完飞来一根棍子,靳洲掳了袖子上去,把那根棍子一把接住,叮铃哐啷地和他们一通混战,靳洲以前也是混过的,根本不怕他们,再加上怒气值上来,战斗力飙升十几个百分点,没废多少力气就把他们打得落荒而逃。
    老太太过来谢他,面上的表情很有些心有余悸:“小靳,这次又多谢你了。”
    靳洲摇了摇头表示不用谢,老太太说今天这碗面免费,就当是谢他的,靳洲没办法受了,又在旁边的位置上重新坐了下来。
    “我叫靳洲,你呢?”
    坐靳洲对面那男人道:“我叫陈容。”
    “你也喜欢来这儿吃面?”
    对方笑了笑,靳洲这才注意到他已经把墨镜拿下来了,他说:“是啊,好几年了,我一直都在这儿吃,这里的味道不错。”
    “好几年了?那我怎么没见过你?”
    对方只笑不语。
    靳洲看着他,心想,这人长得可真好看啊,要是洛明远和悦子那两个不靠谱的货能介绍个这样的给他就好了。
    吃完了面,靳洲回去睡了一觉,第二天照样是跑工地,没控制住脾气又把几个小工给狠狠训斥了一顿,晚上回去买了包泡面蹲家里吃,一边吃一边看电视,看着电视又不想洗碗,索性直接把那口盛泡面用的碗扔了,第三天还是去工地,吃泡面,日复一日,这样的日子靳洲都快要过腻了,正想找个什么渠道报复社会,悦子的电话终于来了:“靳哥,在干吗呢,这次可终于帮你找着个好的了,人是个明星,岁数也才三十不到,说是能忍你的脾气,只要别对他家暴就好,我给他看了你的照片,他还挺喜欢你的,怎么样,要不要见见?”
    这可像是天上掉馅饼了,靳洲喜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见见!什么时候见?”靳洲忙不迭地说。
    “要看他安排吧,人大明星平时忙得很,也没什么空余的时间,具体什么时候见还得他说了算。”
    “这么忙啊?”靳洲说,“那行吧,看他什么时候有空,那我等你电话啊。”
    “好嘞,这次你可得收着点脾气,别把人给吓跑了。”
    “知道了,我出门前吃个药总行了吧?”
    悦子笑了一声,挂了电话。
    靳洲高兴得不行,扑床上打滚。
    这次可真的不能再黄了,靳洲心想,要不然让老妈怀着遗憾入土,他这做儿子的心里也过意不去。
    
    第二章
    
    几天之后,靳洲承包的那块建筑工地又出问题了,正匆匆忙忙地赶到工地,悦子的电话来了,催着他去相亲:“靳哥,快收拾收拾,今天下午两点,私记菜馆,大明星那边我都给你约好了,就今天有空,你可别把事情搅黄了。”
    “你说什么?今天?”靳洲那边已经闹翻了天,前两年就有记者扛摄像机偷偷上他们这儿采访,说靳洲负责的那块工地是豆腐渣工程,今天那帮挑事的记者又来了,手底下的负责人气不过,和那帮记者见面打了起来,到处都是横飞的板砖和灰尘,靳洲站在项目工地的防护棚后面,额角上的青筋突突直跳,“别他妈照脸上打,卧槽你往哪儿呢,给我抓牢了别让他跑了!”
    靳洲收了手机就追了上去,结果那帮记者找来了一帮人,直接把靳洲他们狠狠揍了一顿,几个工地负责人全去了医院,靳洲也不例外。
    “跟你说注意控制情绪,你怎么就不听呢!”靳洲的大姐急得在门诊厅外走来走去,“三天两头在外面跟人打架,我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这要是让妈知道了……”
    “靳洲这两年在外面也不容易,”姐夫过来劝她,“这事情我回头会去解决,别再说他了。”
    “要不然咱们过两天再找个心理医生给他看看?”
    靳洲正想说我不看了,看了又有什么用还不就是这样,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儿,忙拿出手机一看,上面十几个未接电话,全都是悦子打来的,靳洲心想这下子又完了,好不容易悦子又给他介绍了个相亲对象,这次又黄了,还没开始呢就放了人家鸽子,还能不能行了。
    靳洲满脸苦丧地去给悦子打电话,一边打一边心想人大明星今天肯定也很忙,说不定碰巧来的路上就改道了呢,再然后下次再约呗。
    结果悦子干脆连电话都不接了,只给他回了个消息过来:你且好自为之吧。
    靳暴龙瞬间整个人都蔫了,像只淋了雨的小绵羊,垂头丧气地送走了姐姐姐夫,一个人回到家里,倒头钻进被窝里就睡了。
    第二天靳洲想想还是很过意不去,缠着悦子要来了那个大明星的电话号码,自己打电话过去想给人家道歉,结果那电话是大明星的经纪人接的,娘炮兮兮地问他找我们家young什么事,语气还特别傲慢,靳洲听着就觉得不舒坦,想想还是算了,这样的人估计和自己也合不来,就把电话挂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那个人又把电话打回来了:“你就是靳洲?”
    靳洲说:“是啊。”为了防止发火还剥了颗泡泡糖放嘴里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