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用身体说爱情+番外 作者:暗夜流光

字体:[ ]

 
 
【文章简介】
只会“做”不会“爱”的自恋狂学生穆野,
遇上循规蹈矩的保守老师莫非,
出人意表又天性所定的误会引发一连串乌龙事件。
当悲惨变成爆笑,
当怯懦变成可爱;
不会用嘴巴演绎情话、
身体却离不开。
野兽也能学会迁就,
只要你乖乖躺在我怀……用身体说爱,
但愿你明白;你若不明白;我只好耍赖……
反正、总之、最后:我们要快乐相爱!
==================================================================================
【用身体说爱+番外】BY 暗夜流光
1.
手里拿着课本和资料,他站在一所很大的房子前面。
看起来就是这里,他做了个深呼吸,按下门上的电铃。
他叫莫非,就是那个“莫非”,xx大学年轻的助教,其实是因为学了最不实用的哲学,应该找不到什么象样的工作才干脆留校。从小一直到现在,都生活在家和学校之间,24岁的他尽管被学生们叫着老师,实则对很多事几乎是一无所知。
现在要进去的地方,是一个学生的住处。说起这位学生,他还是觉得有点奇怪。在全校几千名学生里,能叫出名字的只是极少数,他所教授的学科又是冷门,所以三天前,他们还是完全陌生的。只不过在校园中遇上,突然间被问了名字,出于礼貌,他微笑着回答了。第二天他授课的教室里就多了这个人。
下课后的走廊上,这位身材高大的学生拦住他,笑着咧开一嘴雪白的牙齿,要求他给予个别辅导。他有点受宠若惊的问:“你对这种科目有兴趣?”
这个开朗的同学只是继续用一口白牙对他笑:“老师你愿意来吗?我会很高兴的。”
在那么亲切的眼神下,他不自觉的点了头。反正个别辅导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只要去得不太远,他很乐于帮助别人,上百人散坐在大教室里,确实也学不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留给他的纸条上,地址就是这里,离学校不算远,是比较高档的住宅区,不管买或租,都需要不少钱。
门马上就开了,那位学生的神色很兴奋:“太好了,我就知道老师你一定会来的。”
他这才想起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请问你的名字是……”
学生的脸上闪过有点怪异的表情,似乎是吃惊:“我没告诉老师吗?我叫穆野,你可以叫我小野。”
“呵,小野,你好!”他微微弯下腰,良好的教养使他即使面对自己的学生,也不会失礼。
“老师用不着这么客气,请进吧。”
他跟在学生的后面进去,偌大的房子里好像没有其他人在。小野领着他往楼上走,看来是要直接到书房里。
房门被旋转、拉开:“就是这儿。”
他缓缓迈进光线有点暗的房间,微楞了一下,这里不象是书房,倒象是……卧室,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张很大的床。
他惊疑的回头,小野同学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有点不一样,虽然还是在笑,但不知为什么散发出危险的味道。充满压迫感的身高移过来,用一只手托起他稍嫌单薄的下巴。
“老师,你已经准备好了吧,我不客气了。”一股灼热的感觉覆盖在他嘴上。
这是……小小的失神后他警觉起来,扔下手里的书,用力推开那个无理冒犯他的家伙,义正词严的问道: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老师应该很清楚嘛,别说你是害羞了……来做吧!”超过一百八十公分的家伙一步步逼近,他顺势一点点后退,直到背脊紧贴上房门。
“做……做什么?”结结巴巴的问话完全失去了身为老师的气势。
“老师不要再装了,一见面就诱惑我,又那么爽快答应我的邀约,其实早就很期待了吧?”
已经……被那副巨大的身体牢牢压在门上,他全身都僵直起来,手悄悄从身后移向门把。
太……太可怕了,他心中有极为害怕的直觉——他会被打的。虽然实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惹毛了这个叫穆野的学生。不管怎么说,逃命比较好。
趁着嘴又被压住的一刹那,他扭开了门,可身体一点都动不了。呜呜的叫声被随后伸进的软滑物体堵住,那东西还在他嘴里翻搅,好恶心!那个是……男人的舌头!天啊,他想吐,所以他开始手忙脚乱的挣扎,指尖划过什么地方也没留意。
正在他口腔里肆虐的家伙闷哼一声,暂时放开了他,脸上有几处小小的伤口往外渗血,显然是被他抓伤了。
“原来,老师喜欢这种情趣,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灯光下闪烁着气愤表情的脸配合嘴里彬彬有礼的话,一记猛烈的耳光扇在他脸上。
果然……被打了,好疼。还没等他能想到更多的事,领口就被大力的抓住,整个身体一直向前拖,他无法呼吸,又本能的挣扎起来,腹部突然被狠狠揍了一拳,他已经顾不得丢脸的流出了眼泪,一生中,从来没被这样打过,真的太疼了。到底为什么呢?
下一秒,他被扔到身后的大床上,那只巨型野兽随后扑上来,毫不留情地撕开他的衬衫、咬住他的脖子。他以为自己会被吃掉,刚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整条长裤也被粗暴的扯下来,上面的拉链划过大腿,引起一阵撕痛,他瑟缩着决定屈服,就任那个人为所欲为吧,否则一定会遭到更残忍的对待。他不想再被打了。
“这样就对了,老师已经很兴奋了吧!”这么过分的施予暴力,却仍然若无其事的家伙注视着床上不敢再动,只是轻轻发抖的人,开始脱去自己的衣物。
“老师好像不喜欢接吻,没关系,先让我看看那个地方吧。”一点也不费力的钳住那瘦削的腰身,将之翻过去,一把拉下那条最后的遮蔽。
身下的人没有再挣扎,只发出了微弱的声音:“你到底要干什么?”
“讨厌,老师又在装了,明明连那种兴趣都有……啊,我忍不住了,老师的臀部真漂亮!”
一个湿热的软体来到他的两股之间,碰触到他身体上最脏的地方,好像是……他剧烈的震动了一下,不可自制的惊叫:“不要!”
“啪!”暴露在空气中的臀传来一声脆响,听起来无比羞耻,他又要哭了,但火辣辣的痛感使他安静下来。
“别动哦,否则……”
他再也管不住自己,豆大的泪珠滑出眼眶。那家伙的舌头竟然在他那里游移,脏得要命,强迫他接受这种奇怪又可怕的行为,比被打也好不到哪儿去。
只施予了极为马虎的润滑,凶狠的命令就响起:“抬高一点!”
他一边无声的流泪,一边照做,直到现在还搞不清状况,出身于书香门第的他说起来可能没人相信,到了24岁还没有什么真正的、性方面的实质经验,甚至连有限的性知识都只停留在课本上,更何况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事。
两腿分开,臀部向后抬着,虽然是非常屈辱的姿势,但起码不用被痛打。
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抵在他大腿上,腰被一双有力的手臂钳制住,不容许他有挣动的机会,随着一阵钻心的压迫感与痛感,那个平时连他自己也不愿意碰的地方被强行撑开,身体中挤进了不属于他的、坚硬而火热的器官。
“啊…………”他大哭着发出这个单音,全身抖得象秋天里的叶子,就算他再笨也猜到了那是什么。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他被一个同性、用自己身上也有的那个部分侵犯了。
对于这种他简直无法想象却又实实在在发生在他身上的惨剧,他唯一的奢望就是:昏过去。
2.
位于高尚住宅区的一间房子、二楼的寝室内,莫非,一个向来都洁身自爱的青年,正趴在一张很大的床上,被他所谓的学生,还是同性,实际上只是认识了不到三天的人强暴。除了强暴,他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自己的处境。
虽然很想昏过去,但昏迷哪有那么容易啊,他现在反而比任何时刻都清醒。
“呼……进去了,老师的里面好窄哦,就象是第一次一样,弄得我有点疼。”
什么好像是,根本就是!想到这个他哭得更凶了,他是个非常有感情洁癖的人,早就期待着将来跟唯一喜欢的人结婚时,才会献出完整的自己,可是……可是他再也不干净了,他的爱情……呜呜呜……早知道这样,只要单纯的被打还比较好。
在他身体里静止了一会儿,无耻的野兽说:“放松一点,我要动了。”完全是命令的口气,根本没有给他喘息的时间,就开始猛烈而持续的撞击,每一次*插都让他感觉到快要死去。一定是流血了,一股陌生的湿意使他浑身打颤,他的那里被血液润滑得顺畅了很多,被撞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自己的身体和那家伙相撞时发出的声音好难听,他却抬不起手来掩住耳朵。
连叫的声音也哽在了喉咙,他只有痛感和窒息感,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
下体渐渐麻木,耳边传来粗重的呼吸声,还有猥亵的话:“……哦……太爽了……啊……我不行了……”
一阵热流射进他身体深处,接着又被极快的*插了几下,那家伙紧紧抱住他,就此不动了。
……结束了吗?这种非人的酷刑,他只想是做梦,但变软了的男*器官从他里面退出时的剧痛又提醒他,这些都是真的,而除了哭,他不能做任何事。
所以,他一直哭、不停的哭。
极不耐烦的声音:“虽然不小心把你弄伤了,也没必要哭成这副德性吧?”
虚弱得根本不能动的身体被抱起来,他哽咽着嘟哝:“……别……别碰我……”
这句话没起到什么作用,他被抱进跟卧房相连的浴室,那家伙打开水笼头,刚受到摧残的地方一被热水刺激,痛得他哼了一声。
“真有那么痛吗?哇……怎么这么多血?”好像很惊讶的声音,他努力睁开红肿的眼睛看向自己的身体,真的太可怕了,即使在不亮的光线下也惨不忍睹,血迹从门口一直到里面都有,在白色的瓷砖上很清晰,甚至他两腿之间还在蜿蜒而下,混合着白浊的某种液体。他又哭了起来,好脏,好痛,他一定会死掉的,他身上从来没有流过这么多的血。
那个逞了兽欲的家伙好像有点慌,大声的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看他不回答,只好拿过毛巾帮他擦拭身体,途中几次他都痛得痉挛,好不容易凭身体的恢复机能不再流血,身子又被抱起,回到那张耻辱的床上。他还在哭,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眼泪,可就是想哭。
穆野匆匆的洗了澡,出来的时候看着他这个样子,低吼了一声:“你有完没完?做个爱也搞成这样!”
他终于止住哭泣,无力的开口:“你……你说什么?……做爱?”
“你别装不懂!做爱、SEX、f##k,怎么说都是一个意思。我一见你就知道你是,那么暧昧的对我笑……我一约你就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现在却哭得象个处女一样,真是麻烦!”
“我……我哪有……是你……”他恨不得冲上去撕烂那家伙的嘴,如果他还能起身的话。那些话里的意思是说一切都是他自找的?还有,把这种暴力说成“做爱”,就算是,也仅仅是痛苦的性而已吧,两个男人……他又想要哭了。
“喂!你可别想哭哦,否则……否则我就再硬来一次!反正你喜欢那个。”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他的泪水更是滔滔而下,为什么他要碰到这种事?为什么是他?
穆野真的生气了,把浴袍一脱,就伏到他身上,两只手拔开他的腿,左右分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