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个人的游戏 作者:LZ丢啊丢

字体:[ ]

 
 
 
 
《一个人的游戏》作者:LZ丢啊丢
 
文案
 
渣界代有人才出,一贱还有一贱贱。狗血文。非常不现实。
    
    第1章
    
    谈楚杰20岁这年终于把他的男神姜楚搞到了手,在此之前他们的关系是层层递进的,由陌生人开始,到兄弟,再到炮友,接着发展了一段似是而非的恋爱关系, 中间分了一次,最后姜楚不远万里把他捞回了自己身边。
    现在,姜楚就躺在谈楚杰身边,两人刚做完了一场“失而复得到几乎要鼻酸”的爱,姜楚反复对谈楚杰说“我爱你宝贝,我爱你”,谈楚杰流着泪,在令人头晕目眩的射*中再次感受到了某种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这种东西使他的胸口发热滚烫。窗外下起小雨,接近凌晨的时候姜楚睡着了,但谈楚杰还没有,他回忆和姜楚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发现每一次在他以为自己会为了姜楚粉身碎骨的时候都有什么东西像羽毛似的把他托住了。那是什么呢?谈楚杰思索着。
    姜楚揽着谈楚杰的腰,谈楚杰感受着姜楚的手切切实实地搭在自己身上,他的热度透过皮肤传递到心里,谈楚杰坐起身,他在夜色中端详自己爱人的脸,姜楚依然是这么英俊,即使是他睡着的脸也会让谈楚杰心动,他看了一阵,然后低下头深情地亲吻他,当第一个吻落下的时候姜楚就醒了,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姜楚带着心疼的表情再度把谈楚杰搂进怀里,谈楚杰问他我们真的幸福了吗?姜楚心情复杂地摸了摸谈楚杰红了的眼眶,谈楚杰又说其实我不在乎。他们在精疲力尽的情况下又做了一次爱。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谈楚杰说他还没醒过来,说话都觉得懒,姜楚亲亲他的嘴巴说那就不说话,两人光裸着身体抱在一起躺在床上,谈楚杰紧紧拥着棉被,他时不时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双灵动的眼睛笑嘻嘻地盯着姜楚,好像脑子里正在打着什么坏主意,姜楚抱住他在被子底下骚扰自己的一双脚丫沉声问:“干什么?还没皮够?”谈楚杰缓缓凑上去,伸出舌头虔诚地在姜楚嘴唇上舔了一下,他安静的表情显得纯真又早熟,似乎已经深知怎么勾引男人,却仍然带着青春的无知与坦荡。
    姜楚再次被他撩拨得情动,他把谈楚杰压在身下。
    “我爱你。”谈楚杰怔怔地说。
    他伸手摸姜楚的脸,姜楚在这一刻产生了某种错觉,仿佛他又重回谈楚杰十六岁那年,他第一次说他爱他的时间……
    谈楚杰有一帮狐朋狗友,他们算是谈楚杰的跟班。谈楚杰是典型的少爷脾气,习惯于被人吹捧,这帮人仰慕他的财富和家室,说出来的话常常能令人喷饭。谈楚杰瞧不上他们,时不时就在内心深处冷眼旁观他们的狗腿,但他嘲讽的并不是他们的趋炎附势,而是他们连个马屁都拍不好。有时候谈楚杰觉得这堆人的存在就是为了给他提供优越感的,他常幻想自己是他们中的一个,即使是装孙子他也有自信自己能装得最闪闪发亮,毫无疑问谈楚杰非常自信,甚至有点儿自恋,他总会按捺不住地感慨几句自己的聪明过人,然后再花两三秒钟陶醉于自己自恋得可爱的性格。谈楚杰谁也不怕,他在他自己的世界就是上帝,唯独对姜楚,他是谈楚杰的克星。谈楚杰每逢喝醉酒必翻来覆去地喊哥哥,哥哥,然后他的狗腿们就会心领神会地把他抬起来丢回家,回家后谈楚杰总能摸爬滚打到姜楚房间,尽管姜楚并不是那么愿意接收他。那时候他们还没现在那么好呢,只能算是暧昧期,但谈楚杰已经自创出了一种“这个人是我的,我也是这个人的,我们就是属于对方”的世界观,他强大的意念简直能媲美“神说要有光”的境界,总之,他听不进去任何人发表“姜楚不喜欢你”的观点,他会毫不在乎地耸耸肩膀然后用同情的眼光看着对方说:“我不怪你,你根本不懂”。
    谈楚杰会这样自信不是没有理由的,姜楚在他十六岁那年就把他吃干抹净了。十六岁这个年龄太小,并且什么都没经历过,姜楚对于谈楚杰来说很大一种程度上就意味着*爱的全部,他的身体是打上了姜楚这个烙印的,从嘴巴到屁股没有哪个地方的第一次不是属于姜楚,谈楚杰觉得自己就是被姜楚开发的,他这块田就认准了姜楚。这份感天动地的信念从某个方面反应了姜楚性能力方面的强悍,谈楚杰迷恋姜楚的大JB,可在被他插入自己的小PP之前他其实早已爱了姜楚好多年了。
    人类爱人的才华最早能在几岁展露这点谈楚杰并不清楚,但他很肯定的是从他十四岁那年第一次梦遗起他脑子里那个性幻想对象就是姜楚。一个闷热的夏天他躺在床上午睡,在梦里他恍恍惚惚地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上玩弄,那个男人揉着他的JJ,并且多次试图把自己的JJ塞进他的屁股里去,当然他并没有成功,谈楚杰只记得那个又热又硬的东西抵着自己的臀缝,他自己则巴不得被这个男人把他揉散了才好,男人用炽热的眼光盯着他的下半身,他难为情地被他分开双腿凝视,这个男人就是姜楚,世界上唯一一个难以被讨好的人。
    姜楚,姜磊的儿子,谈楚杰父亲情人的崽,比谈楚杰大十一岁,两人头一回见面时谈楚杰毛都没长出来,那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十二年,但姜楚当年英俊不羁的少年男神形象依然深刻而清晰地留存在谈楚杰心里。这种深刻是谈楚杰自己反复跪舔出来的,自打他意识到自己对姜楚的爱恋起便从早就落满灰尘的回忆里把属于他和姜楚的那一抽屉给拉了出来,他找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场景,然后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一笔一笔地把姜楚的容貌,声音,气质精心描摹出来,这种回忆的补完工程是漫长的,但它最终造就了谈楚杰心目中如日月星辰一般完美的姜楚,原本姜楚可能只是一个十九岁的混血帅哥(八分之一的意大利血统),浑身散发令人血脉贲张的青春雄性荷尔蒙,但在想象的加持之下他则隐隐流露出超然的神性,而谈楚杰则是他最忠诚的信徒。
    “哥哥,哥哥!”十八岁的谈楚杰敲着姜楚房间的门,他整个人倚在门上,脸上泛着酒醉的红晕,酒精使他眼神朦朦胧胧,仿佛里面正生着春潮,软得像是三月里打在湖心上的雨。
    姜楚打开门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个骨头都快酥了的谈楚杰,谈楚杰没地方靠了正好一下子栽在姜楚怀里,姜楚伸手接住了他,谈楚杰偎在他身上小声哼哼,一双手揪着姜楚的衬衫不放。
    “喝了多少?”姜楚低下头凝视他怀里的人。
    “不多不多,半斤吧!”谈楚杰的嘴唇在他脖子上蹭着,热热的呼吸喷在姜楚皮肤上,姜楚眯起眼把谈楚杰拉开一点,谈楚杰侧着头看他。
    “哥 哥……”可能因为刚喝了酒,谈楚杰有些大舌头,他结结巴巴地说:“哥,姜楚,姜楚,哥哥……”
    “抱,抱我……”他张开双手,像个小孩一样索求拥抱。
    姜楚没动作,尽管他下半身那根东西已经变硬膨胀,但他清楚谈楚杰撒起娇来绝对不止这两下。
    “呜呜。”谈楚杰皱起脸从鼻子里呜咽了几声,然后别别扭扭地解开自己的皮带,牛仔裤被踩在脚下,露出包着鼓鼓囊囊的一团,谈楚杰的手指沿着内裤的边缘勾勒,可能是里面的东西已经湿了,内裤的布料也隐约变得透明,气氛一时色情无比。姜楚忍受着鼓噪的欲望,谈楚杰的眼睛黏在姜楚脸上,似乎在问你还要忍多久?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手放在内裤上揉搓起来,伴随他不时发出的小声喘息,姜楚的眼光渐渐变得晦暗,谈楚杰瞟了他一眼,手指隔着针织衫捏住了自己的*头,他昂起头“啊”了一声,手上力气加重,布料摩擦嫩致的皮肤使他不住地哼哼,但不够,不是姜楚在碰他,他睁开眼,眼睛里一片雾蒙蒙,他欲言又止地看着姜楚,脸上的表情有些怨愤。
    “抱我。”谈楚杰口齿清晰地说。
    “嗯?你不是醉了?”姜楚玩味地看着他
    “我没醉。我装的。”谈楚杰自暴自弃地说:“我想借酒壮胆勾引你抱我。”
    “你都好久没抱我了。”谈楚杰很忧郁。
    怨气这么重?姜楚把谈楚杰拽了过来,一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抚摸他的嘴唇,谈楚杰张开嘴含住姜楚的手指,舌头在口腔里温柔地包裹着它。
    “小骚货 。”姜楚笑,他的手往下移,在谈楚杰的屁股上重重揉捏了一下,谈楚杰发软地贴着他,姜楚低声问:“这么久没做,还记不记得怎么做了?嗯?”
    谈楚杰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内裤,转过身用屁股对准了姜楚的裤裆:“怎么做?不就这么做啊?””
    “哈哈。”姜楚大笑,他扯掉谈楚杰的内裤,两团臀肉白皙挺翘,姜楚摸着谈楚杰的屁股,感觉到他不停抬起屁股往自己手上蹭。
    “被摸得爽吗?”姜楚略带讥诮地问。
    谈楚杰乱七八糟地喘着气,手指也往后摸索到姜楚的裆部来回抚摸。感觉到哥哥裤子里那玩意也硬的难受了,他回过头:“我要,姜楚,给我嘛。”
    少年细腻的皮肤仿佛有吸力似的,渐渐的姜楚也受不了了,他解开裤子拉链掏出*茎,谈楚杰感受到那根东西气势汹汹地顶着自己便情不自禁地兴奋,他脸红红地喘着气:“哥哥,啊,哥哥的……快进来。”
    姜楚沉下脸,在他屁股上使劲拍了一下:“急什么?”
    谈楚杰的屁股因为这一巴掌迅速泛红,他痛得差点飙泪,瞬间变身小老虎:“你打我干嘛?变态!我不喜欢SM!”
    姜楚哼了一声,二话不说直接往里面捅,谈楚杰头皮发麻地大叫起来。
    “好痛……痛痛痛……”他简直痛得快昏过去了,双腿不停打颤差点跌到地上,姜楚及时用手绕到他身前把他抱住。
    *棒一寸寸地往里面开垦,每进入一点谈楚杰都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承受的极限。
    他脸色苍白地哭叫着:“不行了,哥哥……好疼,太深了,又没润滑……求你……”
    “哪疼?”姜楚低声问,浑然不顾地快速*插着。
    “唔……”谈楚杰赌气地说:“哪里都疼,你是不是一年没做爱,技术这么差……”
    “是啊。”姜楚一笑:“我只干你,宝贝。”
    “骗人……啊……”谈楚杰心里又酸又涩,却又忍不住为了他这句话感到欢欣鼓舞。
    “哥哥……”他回过头拼命寻找姜楚的嘴唇,强烈需要姜楚唇舌的安抚。
    “乖,”姜楚置之不理,双手托着他屁股戏弄地说:“操死你好不好?小狗狗。”
    谈楚杰听着小狗狗三个字,好像身体里那个凸起的点忽然被姜楚狠狠戳中,他顿时像是被人泄了力气一般,只能勉强扶着墙任凭姜楚操弄“你什么时候结婚?”做完爱,谈楚杰被姜楚抱进浴室,姜楚把他放进浴缸里,自己则走到花洒下淋浴。
    热水不停打在姜楚身上腾起阵阵热气,谈楚杰看着他,186的个子,一身结实的肌肉,可看上去绝对不彪悍,更有一种修长韧劲的感觉。
    “明年吧。”姜楚走过来,顺手挤了点香波在谈楚杰头上揉出泡沫:“怎么了?不想我结婚?”
    谈楚杰顶着一头泡泡仰起脸看他:“你结了婚还会和我在一起吗?”
    姜楚笑了笑:“你说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