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徐记面馆+番外 作者:锦官菜人(下)

字体:[ ]

 
 
徐振彪脖子一偏,一面舒服的不行一面又害臊的不行,不忍直视薛凌宇那戏谑的眼神,他只紧紧闭了眼睛,却感觉到下面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随着脖颈处一阵濡湿的啃舔,他喉头滚动几下,稍显稚嫩的身体抑制不住冲脑的愉悦,咬紧的牙关微张,哼哼唧唧就呻吟了出来,
“嗯……嗯……啊……”
手上那话儿已经在不断的抚摸下越发胀大,铃口已经开出冒出晶亮的水渍,听到耳边徐振彪越加急促的呻吟,薛凌宇知道他要射了,便更加加快了手中的动作,不一会儿就听徐振彪一声高呼,身下身子霎时绷紧,僵持了一会儿,便瘫了下来。剧烈的快感盘旋在脑际,此时的徐振彪脑袋里却一片空白,两眼无神的望着薛凌宇,张了张想说什么,但快感还未褪去,他一张嘴便是低哑的呻吟,就像是邀请一般诱人极了。
薛凌宇眼眸一沉,低头就十分凶猛的吻了下去,这人真是太诱人了,就像是一杯稀世的红酒一般,香气四溢而不自知,非要诱惑着自己一口吞下,他太想尝一口那滑下喉头爽彻四肢的感觉了,他觉得自己再这么忍下去非要憋坏了不可,趁着徐振彪情乱迷茫之际,借着手上那慢慢的滑腻*液就沿着鼠蹊之处往下滑去。
“唔!你……你干什么!”
徐振彪身子一颤,还未再多说出一句话,就觉得自己后门一凉,然后有什么东西闯了进来。
薛凌宇轻柔的用手指将滑腻的*液揉进去,下身又去摩擦徐振彪瘫软下来的那话儿,嘴上在徐振彪胸口开垦掠夺,只把人又磨得火起,本就没劲儿的身体这么一被撩拨一下又本能的起了反应,哆哆嗦嗦的在后门被戳弄中,居然有些情不自禁的伸手扶住薛凌宇的胸口,十分不适的皱眉。
薛凌宇额头已经沁出细密的汗水,他耐心的用手开发着徐振彪的后面,身下人已经化成了一滩春水任凭自己摆弄,他心下情爱至极,只想狠狠将人贯穿,眼看已经疏通的差不多了,再也忍耐不住,几下解开自己的裤头掏出自己的勃发,然后俯身将人珍惜万分的抱进怀里……
“哇!”
徐振彪一声嚎哭出来,总算明白为啥薛凌宇这变态要一只掏自己后门了……坑爹啊不是说好了互撸娃嘛!!!
“嗯……痛……痛……呜呜你这骗子!妈的老子……老子杀了你!”
薛凌宇腰身挺动,缓慢而又坚定的一下一下挺弄,伸手捧住徐振彪依然绯红泪湿的脸,亲了一口,笑,
“不是你说要吃我的么?你看~不是正吃着么~”
“T_T”
薛凌宇低头去看自己的坚挺不停出入的地方,真他妈的太让人血脉喷张了!他心下满足极了,伸手抓过徐振彪的手往下摸去,坏笑,
“古人常说闺房之乐妙不可言,我今天算是领会了。”
“嗯……你他妈的老子……嗯……哎哟……轻点轻点……呜呜……老子要杀了你……艾玛!”
薛凌宇故意用力一挺,挑眉,
“嗯?杀我?”
徐振彪怒捶他,怒不可遏,
“你给老子等着!!老子非得剪了你的鸡鸡不可哎哟……呜呜就说轻点啦你听不懂人话啊哎哟……嗯……嗯……啊……”
接下来满屋子再没有了徐振彪呼痛声和咒骂声,只有两道变态至极的喘息呻吟声从始至终,贯穿了整整大半夜。
 
 
 
88——————————————————————————
 
 
 
徐振彪不仅怕了,他也深深的后悔了,他以为薛凌宇喜欢他或者是男人喜欢男人的最多也就是你帮我撸一撸我帮你撸一撸吧?再不行也就是我帮你含……咳咳……不是他不纯洁,自从见识过了蒋勋和李炙在一起的事实后,他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疑惑的,男人和男人睡一起要怎么解决生理问题?对于他这种没见过世面平时也不怎么上网的嫩头青来说,除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之外……他真没想到原来男人和男人解决问题根本不是手能够解决的啊!!
“嘶……”
他跟只鸵鸟一样窝在被窝里面,连大气都不敢换上一口,稍微动了一下脚吧就从屁股那处儿传来一阵难以明说的感觉,不痛,但是比痛还他妈的难受!又肿又胀就不说了,最可怖的是那种*插摩擦的感觉太过深刻,他现在仿佛都还能感受一般,特别是薛凌宇射出来的那一瞬间……里面热热的……然后他清理的时候,那东西流出来……
呜呜我不活了!!我都在想些什么啊!!这个世界真他妈的太疯狂了啊!!我要一头撞死!!
唰的一下掀开被子双眼狠狠的盯着床头的墙壁,咬着牙粗粗喘息起来,双手捏紧了拳头,胸口剧烈,眼神一个阴狠,
“啊!!我跟你拼了!”
“咔哒。”
卧室房门此时正巧打开,薛凌宇手上端着一个托盘装着一杯牛奶和两个已经剥了壳的水煮蛋走进来,看见徐振彪坐在床上,笑,
“醒了?我给你煮了两个鸡蛋,先垫一下,一会儿想吃什么我给巫霖打电话。”
“嗷!”
刚才还想跟墙头一拼死活的人呢撅着屁股就钻进了被子里,可惜动作大了点,带动酸软不已的腰身一下就瘫了下来,打着哆嗦去摸腰杆,嘶嘶嘶的吸冷气。
薛凌宇放下托盘就伸手去把人扒拉出来,皱眉,
“哪里痛?”
徐振彪生气,咆哮,
“老子哪里都痛!!”
“呵~”
薛凌宇低头就要吻他,徐振彪慌了,赶紧改口,
“我不痛我不痛!”
薛凌宇本意也只是吓他一下而已,他不想听徐振彪把满嘴的‘老子’‘他妈的’之类的词挂在嘴上,如果这些词汇能够变成‘亲爱的’‘老公’什么的,他觉得更好。
手上不轻不重的在怀里人腰际揉捏,他昨晚确实做得狠了点,床上来了两次,抱着人去浴室清理的时候又忍不住来了一次,现在看徐振彪酸软的爬不起来,心里有些内疚,低头把吻落在了那光裸的肩膀,
“这几天就不忙去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一下,下午跟我看个老中医。”
徐振彪被他按摩的挺舒服,干脆就趴在了床头上,这会儿听见这话,回头皱眉看他,
“我又没生病看什么中医?再说了我都休息多少天了!不行,明天我就得去上班去!”
薛凌宇双手游走在纤细精悍的腰肢上,看那蜜色的肌肤闪动着诱人的光彩,心思就飞到了昨夜时自己是如何把弄和亲吻这儿的了,吞了吞口水沿着满背的吻痕往下看去,只见挺翘紧实的屁股上面也是自己留下的几口牙印和痕迹,那种弹性十足的口感真真是让自己爱不释手,再往里看……罢了罢了,薛凌宇叹了一口气,还肿着呢,一口吃不成胖子,小孩儿也初承雨露,自己还是莫要逼急了的好,想罢这一点就撇去了脑里的小色心,正色对徐振彪说,
“这几天晚上睡觉你一到半夜就时不时的打颤,我给你盖了被子抱紧了你也照样打,脚也冰凉的捂半天不见暖,我就想带你去看看中医看能不能调理一下。”
“真的?”
徐振彪知道自己脚睡不暖倒是真的,夏天还好,一到冬天就苦不堪言,如是没有个暖水袋暖着一晚上都能冻得跟冰块似的,常常都是半夜就能给冻醒了,他又懒得起床弄暖水袋,也就那么迷迷糊糊冻到天亮,一身都是冰凉的,不过他倒是不知道自己晚上还能冷的打颤。
薛凌宇点头,
“所以下午跟我一起去看看,这几天也别去烟雨阁了,等下面不肿了再去。”
“下面肿……”
徐振彪正要问下面肿什么呢,就一下反应过来了,脸皮一红,搁自己腰际揉捏的大手就跟烫手的山芋一样,撩了被子就把自己严严实实的遮住,
“我…我…我……我……”
他说不出话来,这事儿他又不是不记得了,再说后半夜的时候他也得了趣,爽得不行的时候抱着薛凌宇那叫喘的一个急,啃来啃去的他也没少啃,这会儿一看薛凌宇那脖子上几点红点,可不是自己啃出来的么!
薛凌宇立马无辜看他,眨巴眨巴眼睛,跟自己多委屈似的,
“不准后悔,咱们都滚一堆儿了,你得负责。”
徐振彪瞪他,怒了,
“这他妈的话该是我说吧!!”
薛凌宇狐狸一笑,低头问他,
“嗯~我会好好负责的。”
“靠!你又坑老子!”
“不准说‘老子’。”
“唔唔!”
那俩水煮鸡蛋和牛奶还是进了徐振彪的肚子,没盐没味的其实不怎么好吃,可是薛大少能煮什么东西?他能把这俩鸡蛋煮熟都算是天大的一件能事儿了!若不是前面已经煮爆了两三颗得了教训知道不能煮太久,不然这俩水煮蛋也没得吃!
看徐振彪埋着脑袋乖乖吃了自己亲手煮的鸡蛋和热的牛奶,薛凌宇满意的笑了,伸手把人吃在嘴边的蛋黄捻下来放自己嘴里尝了尝味道,皱眉,
“不好吃。”
徐振彪嘲笑他,
“废话,白水煮蛋能有什么好吃的!改明儿我把烟雨阁那秘制的卤料给顺点回来,给你卤鸡蛋吃,味道可好了。”
薛凌宇掏手机,
“还顺什么顺?我叫巫霖直接带点过来就是了。”
徐振彪牛奶杯子一闪,慌了,
“我老板要过来?”
“送午饭。”
“不行!”
徐振彪一把抢下他的手机来,
“不准我老板来!谁都不准来!”
哪知电话那边已经接通,巫霖正好听见这话,疑惑,
“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不准来啊?小柠檬你就这么不喜欢我么?伦家可是一直都很担心你来着呢真是太伤人心了呜呜……”
“不是不是老板……我没……”
徐振彪赶紧对着电话解释。
巫霖却不停,也不知真哭还是假哭的反正哭哭啼啼的说,
“那我一定要来!我还准备给你带一锅热窝鸡呢想着你这几天都吃的太清淡……原来你这么嫌弃我……呜呜。”
“老板你请来!请一定要来!!!”
奶奶的嘴巴都能淡出个鸟了!
挂了电话他就喜不自禁起来,嘿嘿笑了几声,热窝鸡呢~~又辣又麻的肯定很好吃~~昨天在锳三那儿吃的一点老干妈拌面真是太不够味儿了!只希望热窝鸡能够多放些辣椒,他最好这一口了!
薛凌宇看他挂了电话就一脸向往的傻笑,心头觉得可爱,这人怎么就能真的单纯的跟小孩儿一样呢?什么痛啊苦啊一见到吃的就烟消云散了,早知道能够这么简单,他是不是应该一早准备点美食就把人圈牢了呢?
薛凌宇把手上最后一点牛奶给他喂进嘴里,又去拿了两件干净的衣裤来,还有一条他自个儿的四角裤,伸手要帮徐振彪穿,
“要吃好吃的就快些起来吧,楼上那菜园也给你修好了,要不要去看看。”
徐振彪傻愣愣的看着给自己穿衣服穿内裤的男人,还他妈是个这么帅这么有钱的男人……操……他到底是倒霉呢还是走运呢?
薛凌宇给他穿好了衣服,伸手去捏他的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